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下一个目标:中国

平静_之心 收藏 7 3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马耀邦: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的阴谋


紧接在水门事件丑闻后,美国情报部门被发现参与了一些违法活动。美国国会在国内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和不光彩的行动不只是在国外进行,还针对美国公民。美国中情局在国外的不光彩行动涉及到针对外国领导人的暗杀行动,其中包括刚果的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Lumumba)、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拉斐尔·特鲁希略(Rafaeltrujillo)、越南的Diem氏兄弟和古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Castro)。它还成功推翻了经民主选举产生的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Allende),建立了皮诺切特将军(General Pinochet)军事独裁政权。


在美国,中情局通过邮件开启程序,调查美国公民的政治行为,它“在没有任何授权和通知的前提下,记录信封或包裹外面的所有信息,包括寄件人和收件人的姓名。”该机构还从事思想控制和化学药品审讯方面的研究,研制能够“支配人的精神状态、改变人的大脑机能”的药物。


到20世纪70年代末,对于中情局的残酷和野蛮的行为被披露,美国外交政策当局感到局促不安,最后得出结论:暗杀行动不是实现美国国外地缘政治目标的最佳手段,也不是唯一手段。美国达成其目标还有其它手段,因为美国的利益仅包括“无限制地使用外国的主要产品和原材料、劳动力和市场”。


经过深思熟虑后,美国外交政策精英们采纳了德国的由联邦政府资助建立基金会的模式。新组织打着促进民主政治的旗号,成为一个为执行中情局秘密行动提供金援的基金会。因此,成立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的目的,就是为美国外交政策提供一个便利的工具。表面上,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据说是一个私人组织;然而,它的所有资金都是由美国国会提供的。于是,美国纳税人的钱被输送到各种持不同政见的反政府团体和在野党,这些政治反对派要么是反对华盛顿“不欢迎的”政府,要么是“支持符合美国利益的政府,这些政府还避免了据认为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政治力量上台。”

因此,美国开始以促进民主的名义在全球粗暴地干涉他国内政。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的创办人之一艾伦·温斯坦(AllenWeinstein)曾公开表示:“我们[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今天做的许多事在25年前都是中情局所秘密干的。”因此,该基金会积极同欢迎美国企业进行投资和进入其国内市场的候选人建立关系。在拉丁美洲,它毫不费力地挫败了尼加拉瓜的丹尼尔·奥尔特加(DanielOrtega)等政客,并发起了反对委内瑞拉的雨果·查韦斯(HugoChavez)的运动。在2002年委内瑞拉政变成功前,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向反对查韦斯的组织输送了数以百万计的美元。在政变前,反查韦斯行动都是由国际共和党协会(InternationalRepublicanInstitute)赞助的,该协会是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拨款建立的四个组织之一。


2003年,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向委内瑞拉的许多项目提供了100多万美元的拨款,结果,委内瑞拉国内到处都是要求查韦斯下台的暴力游行示威。这种对主权国家的内政干涉甚至引来了美国国会议员的批评,如共和党人Ron Paul就明确表示:“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干预其他国家的选举活动和内政,对美国来说是弊大于益。它引起国外数百万人对美国的愤恨和憎恶。”

毫不意外,这种警告尽管来自美国国会议员,还是没能阻止该基金会对各反对派的资助和策划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颜色革命。于是,乌克兰橙色革命、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都成功推翻了美国所认为的不受欢迎的政府。结果,在苏联解体后,美国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都建立了军事基地。


然而,远在社会主义集团瓦解前,南斯拉夫就被选为扰乱的标靶。到1988年,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已经向南斯拉夫派遣顾问,资助政客、工会和人权非政府组织等各种反对团体,并通过金援将新闻记者和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都拉进自己的阵营。

这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助于南斯拉夫反对派,强行要求南斯拉夫进行结构改革。结果,南斯拉夫在这段时期每年都维持负增长。就如威廉·恩道尔(WilliamEngdahl)在《世纪之战》中所描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国有企业大规模的私有化。其结果是到1990年1100多家公司破产,失业率高达20%以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明确阻止南斯拉夫政府从其中央银行获得贷款,剥夺了南斯拉夫中央政府为社会计划和其他计划融资的能力。资金冻结造成了事实上的经济分离,这远远早于1991年6月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正式宣布独立。”于是,打着促进民主的旗号,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轻易地瓦解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以前本应由中情局执行的秘密行动。这是对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东欧许多前苏联集团国家进行的一次测试。


美国在这些前苏联集团国家从事帝国主义设计的目标是推举新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将进一步开放跨国公司对其国有资产的投资,以有助于孤立或强迫俄罗斯投入怀抱,使美国军事霸权得以覆盖该地区,保护由美国控制的欧亚石油管道。”因此,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及其资助组织公开干预其他国家的选举。美国白宫、国务院和中情局提供金钱给它们支持的政客,并公开以促进民主的名义操纵选举。随着美国政治顾问和非政府组织的大批涌入,美式选举模式被引入这些国家。这为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和其它美国组织提供了机会,使它们能够提供“金钱、技术支持、供给、培训计划、媒体技巧、公共关系援助和挑选政党、公民组织、工会、反动团体、学生组织、图书出版商、报刊及其它媒体的高级技巧与设备”。

1996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可以用来证明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他国赤裸裸的政治干涉。他们为叶利钦政府“大量的买票行为”提供了巨额贷款。美国顾问为叶利钦的选举活动提供了良好的金援。迪克·莫里斯(DickMorris)曾担任克林顿总统的选举顾问,他担当了美国白宫与叶利钦选举团队的联系人。他的一些朋友就供职于叶利钦的选举团队。此外,人身攻击和杜撰忽悠,这些在美国选举活动中经常使用的伎俩,首次被引进了俄罗斯。因此,叶利钦的共产主义对手遭到“各种反共策略”的攻击,并“在俄罗斯人中制造恐慌”。通过对俄罗斯人民的欺瞒哄骗,鲍里斯·叶利钦得以免遭失败,俄罗斯也脱离了共产主义。尽管叶利钦身体状况糟糕并有酒精中毒,俄罗斯经济衰退、腐败丑闻不断、车臣硝烟弥漫,叶利钦还是赢得了选举。


这种民主选举中的欺骗策略在许多前苏联国家被重复使用,导致政权更替,尤其是在格鲁吉亚共和国。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EduardShevardnadze),据称是西方世界的一个老朋友,在颜色革命中被赶下台。格鲁吉亚这个国家对美国特别具有吸引力,其原因是她处于巴库锡汗管道的战略位置,具有大量石油储量。在谢瓦尔德纳泽表示继续与俄罗斯开展石油交易后,小布什政府就决定替换他。一批受训于美国政治顾问的格鲁吉亚学生,在美国大使和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下属组织的帮助下,出色地策划了一出不流血的政变。萨卡什维利是一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在一场丑陋的选举后当选为格鲁吉亚新任总统。


虽然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及其资助的组织一直专注于策划前苏联集团的颜色革命和操控这些国家的选举,但它们没有忽视对古巴、越南、朝鲜等共产主义国家、尤其是对中国的关注。


从而,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在对华策略上双管齐下。一方面,打着培训当地官员举行选举和培训企业家掌握更好的业务管理能力的旗帜,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试图经营同中国社会的关系,对中国社会施加美国的影响,以便为美国未来的地缘政治利益服务。另一方面,该基金会公开支持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人士和西藏流亡者”,直接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国国家主权。


在2008年3月14日拉萨暴力事件后,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与西藏流亡者的关系成为焦点。不出所料,越来越清楚,该基金会资助了许多流亡在外的藏独组织,它们包括国际西藏运动、西藏基金会、西藏信息网络、西藏九·十·三运动、西藏妇女协会、西藏Longsho青年运动和西藏之音,这些团体“都呼吁并组织了当前的暴乱”。10此外,“藏青会总部位于印度,它是一个被中国界定为与达赖喇嘛关系密切的走‘强硬路线的组织’,也藏身在这场暴乱的背后。藏青会训练营地的资金来源出自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


在中国的许多藏人看来,“藏青会是这次破坏拉萨和平的暴力活动的幕后主使……暴力活动严重伤害了平民,给经济带来巨大损失”。12藏青会成立于1970年,主张“西藏完全独立”和“使用恐怖主义实现他们的目标”,认为“恐怖主义行动能以最低成本达成最大效果。”13因此,藏青会“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了“尽快开展游击运动秘密进入中国实行武装斗争”的决议。132008年3月14日西藏暴动后,警方在拉萨发现大量枪支弹药和雷管,许多华人遭到恐怖袭击,这使藏青会“完全无异于基地组织、车臣武装恐怖分子、‘东突’分裂分子和其它恐怖组织。”


令许多华人感到困惑的是,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作为一个由美国国会资助的组织,却使用美国纳税人的钱为藏青会等恐怖主义组织提供支持和经费,而美国同时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并据称同中国关系友好。

实际上,中美关系中充斥着矛盾,美国跨国公司从对华投资与贸易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而中国人民辛苦工作的果实又都以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回借给美国,使美国能够容易地在国外发动战争,并继续维持其财政赤字和贸易逆差。其实,在中美关系中,存在一种悖论的现象:中国一直借钱给美国,美国却转而向西藏恐怖主义组织提供资金,以残杀无辜的中国百姓。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指导两国关系的文件,美国作为这三个文件的签字国,承诺尊重中国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的领土完整,然而她接近于没有兑现她向中国做出的每个承诺。


很明显,这样的关系不可能稳定,由违背承诺而来的反冲力将对中美两国人民产生不可估量的后果。中美两国领导人早该将两国关系拉回正轨,阻止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等组织资助恐怖主义组织来对付无辜的中国公民。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