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网上再次看到一个有名的广东老乡,可能同我一个市的,他就是美国华人英雄---吕超然

吕超然(英语:Kurt Chew-Een Lee,1926年1月21日-2014年3月3日)[2][3][4],生于美国加州旧金山,华裔美国人,以少校军阶退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首位非白人军官暨第一位亚裔军官,曾参与韩战与越战。[5]在1950年9月,因在韩战中的功绩,吕超然获颁海军十字勋章。

吕超然的父亲来自中国广东,1920年代移民至夏威夷,后于加州定居。他稍后回到中国,相亲结婚,与他的妻子一同回到加州,从事将农产品卖给餐厅与旅馆的生意。1926年,吕超然在旧金山出生,是家中的长子。吕家随后移居沙加缅度,吕超然在此长大,在他之下,有二个弟弟与三个妹妹。

吕超然曾就读于华人学校,会说中文与英语。自幼大量阅读父亲所收藏的诸多中国历史方面的书籍,如《三国演义》,逐渐崇拜中国古代军事人物。其父手臂上的刺青“宁死不辱”留下深刻印象,产生深刻敬意,以此为座右铭。

在珍珠港事变时,吕超然就读高中,他加入了初级预备役军官训练团(Junior 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1944年,他年满18岁,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部队指派他学习日文,获得少尉军阶。1945年至1946年间,他被派遣到美国海军陆战队基础学校(The Basic School),训练学员。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因为种族歧视,他一直没办法参与战斗任务。

因为美军改变了长久以来的种族差别待遇政策,韩战期间,吕超然争取加入7团1营B连,担任少尉排长,以参与第一线的战斗任务。1950年9月21日,吕超然随同第1营,参与仁川登陆战。中国随后派遣志愿军加入韩战。因为吕超然是军队中唯一的华人,身高也不高,为了激励队友以及避免友军误击,他总是穿着红色外套,站在前线最显眼的地方指挥作战。恪守礼节、一丝不苟是他的特色,他以杰出的自我要求与统御能力,多次在战斗任务中拯救队友,得到了白人部属的认同。

1950年11月2日深夜至3日凌晨间,吕超然所属第1营,首次遭遇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伏击。因为无法确认敌军方向,吕超然激励其部属集中注意力,针对对方的枪口火光反攻,同时带领所属的机枪排,在深夜大雪中进行主动搜查,以找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位置。他单人在部队前行动,以汉语向中国部队喊话,“别开火,我是中国人”的话语来诱杀志愿军。同时鸣枪并投掷手榴弹,吸引中国部队的注意力。吕超然因此遭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手榴弹与机枪的攻击,膝盖负伤,右手臂遭到狙击手射伤,伤口深及骨头。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位置也因此暴露,美军得以重新组织阵线,击退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击。吕超然随后被后送至咸兴市的野战医院救护。他因为在这场战役中的突出表现,获颁美国海军十字勋章。

吕超然在伤势未完全痊愈之前,带着绷带主动又回到前线,参加战斗任务。在长津湖战役中,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团第2营的五百名士兵,遭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包围。吕超然率领部属,前往救援,与第2营会师,成功引导他们一同突围,因此获颁银星勋章。[5]

1950年12月8日,吕超然在战斗中,遭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机关枪射击,严重负伤。后送至日本治疗,随后结束了他在韩战的任务,回到美国。

回到美国后,1962年到1965年间,他回到美国海军陆战队基础学校中担任教官,继续服役。1963年,升任少校。1965年至1966年,曾参与越战。

1968年,他从海军陆战队中退役。退伍后,他曾在纽约寿险公司(New York Life Insurance Company)服务7年。在这段期间,他的母亲在沙加缅度过世。他的弟弟吕超芒也在台湾过世。其弟吕超凡(Chew-Fan Lee,音译)从美国陆军退伍,成为一名医院药剂师。

他曾进入美国乡村电力合作协会(National Rural Electric Cooperative Association)工作。退休之后,居住在维吉尼亚州阿灵顿。

家庭[编辑]

他还有一个兄弟,叫吕超芒(Chew-Mon Lee,音译),1927年出生,在美国陆军中服役,同样是在韩战中立下过战功的美国英雄,曾获杰出服役十字勋章。1972年,担任美国国务院驻台湾武官期间,以上校军阶在台湾过世。逝世后,安葬于阿灵顿公墓[6]。

另一位兄弟吕超凡(Chew-Fan Lee,音译),1928年出生,亦服役于美国陆军,担任医官,在韩战中曾获得铜星勋章。

吕超然有过二段婚姻,但没有生下子女。在第二段婚姻时,有一位继子。

荣誉[编辑]

获颁勋章[编辑]

因为在战斗中的表现,吕超然曾获海军十字勋章、银星勋章与二次紫心勋章。此外还曾获得各项荣誉奖章。

以前,我看到关于他的事情后,感到非常愤怒,认为他是一个大汉奸。但现在我原谅了他,因为他虽然流着中国人的血,但他不但出生在美国,而且也加入了美国籍,从法律上来说已经不是中国人而是美国人了。既然他是美国人,那他对志愿军欺骗、开枪都不过是对敌人的正常反应而已,所以我们都不应骂人家是汉奸,骂他的朋友们都太傻太天真了。

一个人,甚至一群人,当他们离开祖国,来到一个新的地方,经过几十乃至一百年,在新的地方有了自己的根基后,就算他们还流着原来的血,说着原来的语言,也会有很大可能同原来的国家分道扬镳,如北美大陆的英籍人同英军开战,追求独立。更何况香港受先进的欧美、台湾受日本文化影响?所以香港、台湾很多人追求独立是理所当然的事。其实中华文化的包容性只存在于农耕社会,进入工业革命后,中华文化已经大大落后,所以我们特别是国家领导人必须要居安思危,保持警惕性,中华文化虽然有很大的吸引力,但远远达不到汉唐那个万国来朝的时代,香港台湾也可能被西方甚至日本文化所吸引,更不要说分布在北美、欧洲、东南亚的数千万华人了,千万不要以为中国在和其所在国发生冲突时,海外华人会支持中国。当然对于战争,大家都不希望发生的。有时,你对别人越好,别人就越认为这是理所当然,越不会感恩。你看近年来,中央政府化了这么大精力去支持香港经济,得到的是什么结果?是反华越来越烈,对中国越来越仇恨的结果。鲁迅先生说的好,这是中国人的劣根性,是中国文化的劣根性。美国人都是一手抓大棒,一手抓面包呢。所以,对香港台湾不能一味统战让利,必要时也要给点教训他们。大陆人民才是维护祖国统一,推动国家富强的主要力量。只有搞好大陆经济、推进社会改革,让广大大陆人民生活提高了,对海外华人有了吸引力,香港台湾人才不会小看你,祖国统一才有希望。

铁血朋友们,如果万一有一日你在战场上见到说汉语的华人外国兵,不要犹豫,马上开枪,因为他们不是中国人而是外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