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中国变强必遭怀疑 美国仍保留30年领导力

丛林之蛟 收藏 1 137
导读:[/align]    新华网7月21日讯:随着中国在经济规模上的巨大成就,中国崛起备受关注;由于遭受经融危机,美国对世界的领导问题日益成为一个重要话题。相比于中国显著的增长引起邻国的怀疑,美国持续衰退被不断夸大。对此,美专家认为尽管美国人对未来有理由感到担心,但美国还是有优势的。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主任布鲁斯·琼斯,就“美国领导世界”成为重要话题、中国崛起对美国是否构成挑战、中美竞争会朝什么趋势走等问题做了回应。        奥巴马在西点

美国专家:中国变强必遭怀疑  美国仍保留30年领导力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琼斯

新华网7月21日讯:随着中国在经济规模上的巨大成就,中国崛起备受关注;由于遭受经融危机,美国对世界的领导问题日益成为一个重要话题。相比于中国显著的增长引起邻国的怀疑,美国持续衰退被不断夸大。对此,美专家认为尽管美国人对未来有理由感到担心,但美国还是有优势的。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主任布鲁斯·琼斯,就“美国领导世界”成为重要话题、中国崛起对美国是否构成挑战、中美竞争会朝什么趋势走等问题做了回应。

美国领导世界”成为重要话题

奥巴马在西点军校2014年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称,美国还要继续领导世界100年。琼斯认为,奥巴马总统的演讲针对的是美国国内听众,试图纠正一些关于美国正处于衰落和收缩状态的说法。尽管100年的表述本身可能有所夸张,但清楚的是,美国事实上会保有领导力,并且通过明智的决策在未来20到30年或更久远时间里,维持领导地位。

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在美国以及国际体系里产生了美国衰落的感觉。美国领导世界的问题已经成了一个重要话题。如果美国从主要的国际角色中退出,世界会面临更大的不稳定性。世界正在目睹一场权力平衡的重大转变,但美国及其盟友仍持有权力的很大一部分,并且美国到目前为止仍有最好的能力来领导国际体系。然而,美国必须调整自己领导世界的方式,以适应新兴大国以及它们的部分利益。

中美实力对比的事实

琼斯表示,对中国领导人和商界领袖对中美实力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的坦率态度表示震惊,中美差距在军事领域里尤为显著,但他们很清楚经济领域也是如此。经济的绝对规模是一回事,影响力则是另一回事。中国领导人和商界领袖似乎都深刻意识到美中经济影响力仍有巨大鸿沟。

经济影响力有三个衡量方式:GDP、购买力平价、人均GDP。中国大部分人尤其意识到人均数值上的差距----认可美国是唯一拥有高额人均GDP的人口大国,也因此成为举足轻重的角色。这一因素以及巨大的技术差距,看起来是最让中国领导人高度关注的。如果中国准备在下一个发展阶段取得成功,那么就有必要与美国进行持续深入的经济合作。

中国作为大国变强就能引起怀疑

就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等交流增加对双边关系的意义。琼斯表示,这些年来增加的交流对维护两国关系是重要的。中国在亚洲的崛起必将对该地区的稳定产生影响,不论中国追求什么样的政策,况且中国的一些政策已增加了不稳定性。但中美也有重要的合作领域,尤其是经济领域,还有诸如气候变化、反恐等全球性问题。这些交流对增进中美两国的合作是必要的,而且对于缓和不可避免的紧张局势也必不可少。

对于中国在亚洲的崛起,琼斯认为这必将影响稳定。仅仅变得强大,大国就能引起怀疑。认识到这一点,美国甚至不得不容忍拉美国家自“门罗主义”时代便存在的怀疑。并进一步解释,中国实在太大了,要在邻国不疑的情况下崛起是不可能的。不过,中国的政策更关键----政策可以缓和或加剧这些疑虑。

针对西方有学者认为中国外交正处于强烈转型中,“韬光养晦”已不复存在,以及这样的看法是否存在某种程度的误解或误判。

琼斯表示,误解和误判都为这样的看法施加了影响。

中国的抱负随实力增长而变大,引发误解的风险也是如此。过去两年,中国看起来不再像以往那样关心邻国和美国的反应,这使得许多美国人相信中国变得比原来强硬。我个人的观点是,美国需要在亚太安全事务上扮演更坚定的角色,同时也要寻求同中国在经济、气候、发展和许多共同关注的安全问题(如中东与反恐)上进行有深远意义的合作。但据我观察,这还没有发生。

新型大国关系”概念极其重要

两个像美中这样的大国是不能避免某些摩擦和竞争的,我们面临的挑战是需要确保这些摩擦或竞争不演变成军事冲突。在美国,“竞争”这个词是用于赞美的----我们可以和中国进行和平竞争,并且通过更深入的合作平衡我们的分歧。现实是,中国想积累足够的实力以压制美国封锁东海和南海海域航道的能力,而美国不打算离开这一利益攸关区。所以,双方都不得不去适应对方在这些海域存在的事实。我将此称做“相互确认的否认”,即一个我们都可以接纳并确保相安无事的稳定局势。

对于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 琼斯表示,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习主席应为此受到赞扬。一个新兴大国并不总是会和老牌大国产生冲突,这在历史上并不罕见。我们必须欣然接受“和平竞争”概念,认可竞争是内在的,在不会引发军事冲突的前提下可以是积极的。我们必须在可以双赢的事务及跨国威胁上扩大合作,并向公众展示。比如,解放军和美国海军在印度洋为保护国际贸易免受海盗侵害而共同努力,但我们却未以醒目方式向两国公众展示。此外,我们必须扩大而非限制经贸联系,甚至当我们在战略问题上出现关系紧张时,也应该深化经济合作,以构筑起一道防护墙。最后,我们必须就“游戏规则”开始一场密切对话。

——链接: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mil/2014-07/21/c_126776063.htm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