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医学著作简述


一,《本草崇原》

《本草崇原》,三卷,约始撰于康熙十三年(1674),著者张志聪

二、《证治汇补》

《证治汇补》八卷,康熙二十六年(1687)刊,李用粹撰。

此书分为提纲、内因、外体、上窍、陶隔、腹胁、腰膝以及下窍八类,已与过去诸书不同,以内科杂病为主,论述复见集中。深为临床医家使用所称便。

三、《本草备要》

《本草备要》,8卷,汪昂撰,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刊,本书可视为临床药物手册,亦为医学门径书。此书刊本亦多,流传甚广。

四、《张氏医通》

《张氏医通》为综合性医书,十六卷,清·张璐撰于康熙三十四年(1695),此书包括内、外、妇、儿及五官等科,分门分证。

此外,以《张氏医通》命名而实为《张氏医书七种》者,辑刊于1699年,包括《张氏医通”、《本经逢原》、《诊宗三味》、《伤寒绪论》、《伤寒缵论》、《伤寒舌鉴》、《伤寒兼证析义》,是刊丛书。

五、《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

《古今图书集成》是中国最大的一部类书,康熙中期,诚亲王胤祉命进士陈梦雷编《古今图书汇编》历十余年而成,康熙帝命改名《古今图书集成》,其部六千有余,其卷一万,集经史诸子百家之大成,集经史诸子百家之大成。

《医部全录》原隶此书“博物汇编、艺术典”下之“医部汇考”,共520卷,分类辑录自《内经》至清初120余种医学文献,有古典医籍的注释,各种疾病的辨证论治,医学艺术,记事及医家传略等,记述系统,分门别类明确,各科证治有论有方,引证材科均一一详注出处,标明书目、篇目和作者,便于查对原书,是一部比较全面的医学文献参考书。

六、《外科证治全生集》

《外科证治全生集》,又名《外科全生集》,1卷,刊于乾隆五年(1740)。五维德整理祖传秘术及生平经验而成《外科全生集》。此书后经清末马培之重新分卷并作评注,以前集三卷、后集三卷流行。


七、《目经大成》

《目经大成》为清代眼科名著之一,黄庭镜著,


八、《医宗金鉴》

《医宗金鉴》九十卷,吴谦等撰于乾隆四年至七年(1739~1742),为政府组织编修之大型医学全书。此书编纂、选材甚精,用功甚勤,理法甚严,共计有十五种:《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订正金匮要略注》、《删补名医方论》、《四诊心法要诀》、《运气要诀》、《伤寒心法要诀》、《杂病心法要诀》、《妇科心法要诀》、《幼科心法要诀》、《痘疹心法要诀》、《种痘心法要旨》、《外科心法要诀》、《眼科心法要诀》,《刺灸心法要诀》、《正骨心法要旨》。 此书所包括之分立各科,刊刻之后,受到广大读者欢迎,为中医临证重要读物,并成为清代医学标准教科书。

九、《医学源流论》

《医学源流论》二卷,徐大椿撰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此书堪称为“徐大椿医学论文集”,共收其评论文章九十九篇。上卷为经络脏腑、脉、病、方药,下卷则治法、书论(并各科)、古今。纵横捭阖,触及之处,每有新见,发前人之未发,言常人所不敢言,尤针砭时弊甚多,论述道理深湛,中医史上正缺如此大手笔之评论家也,大椿实古今第一人。

本书颇多先进之论,例如作“治人必考其验否论”,指斥“今之医者,事事反此,惟记方数首,择时尚之药数种,不论何病何症,总以此塞责,他认为,“若医者能以此法(效验)自考,必成良医;病家以此法考医者,必不为庸医之所误。”是颇具‘实践检验”为标准之义。种人痘法本非传统,当时推行尚多阻力,徐氏却具真知灼见,指出有“九善”(九大好处),作不遗余力之提倡。

十、《本草纲目拾遗》

《本草纲目拾遗》十卷,赵学敏初撰于乾隆三十年(1765),是清代新内容最多的本草著作之一,是对《本草纲目》的重要补充和发展,也是本草学的又一次系统总结。

十一、《续名医类案》

《续名医类案》36卷(原60卷),魏之琇,成书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魏氏本身是位学验俱富的临床医家。全书分345门,内、外、妇、儿、五官等各科病症兼备,分类条理清楚,选案广泛,尤以急性传染病治案所占篇幅甚大辨证精审,论治熨贴,记录详尽;而于抄录诸家案例,则加夹注和案后按语,着重于发明、辨析有关案例证治异同,议论较为平正可取。


十二《杂病源流犀烛》

《杂病源流犀烛》30卷,刊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沈金鳌撰,为《沈氏尊生书》主要组成部分。该书七十二卷,考其主治,因病用方,理法方药比较契合。

十三、《疯门全书》

清·肖晓亭撰。为祖国医学有关麻风病的三大专著之一。肖氏之书原为《疠病疾辑要》、《疠疾备要》各一卷,成书于嘉庆元年

该书对麻风病的传染性传播途径及预防之法认识颇为正确,对症状体证之描述逼真而通俗,治疗原则他强调:“总以凉血和血为主,驱风驱湿为佐,审元气之虚实,按六经以分治,斯治疗之要道”。

十四、《温病条辨》

本书为温病学的重要代表著作之一,共六卷,为学术理论升华之作。

十五、《伤科补要》

《伤科补要》4卷,刊于嘉庆十三年(1808),作者钱秀昌,以伤科闻名,其中并载有杨木接骨法治愈骨折骨不连续之经验,尤为难得。

十六、《傅青主女科》

《傅青主女科》又名《女科》,2卷,傅山撰,约成书于十七世纪,故颇受妇产医家推崇。

十七、《医林改错》

《医林改错》二卷,王清任撰刊于道光十年(1830),是他访验脏腑四十二年呕心沥血之作,也是我国中医解剖学上具有重大革新意义的著作。

本书约有三分之一篇幅为解剖学内容,以其亲眼所见,辨认胸腹内脏器官,与古代解剖作比较,画出他自认为是正确的十三幅解剖图以改错。从一般的解剖形态结构及毗邻关系的大体描述论,王清任所改是十分准确的。他发现了颈总动脉、主动脉、腹腔静脉及全身血管之动静脉区分;描述了大网膜、小网膜、胰腺、胰管、胆总管、肝管、会厌及肝、胆、胃、肠、肾、膀胱等的形态和毗邻关系。这些是很有革新和进步意义的。但是,他对不少器官的命名和功能解释从现代医学观点看是错误的。例如将主要的动脉称为“气总管”、“气门”,并认为动脉内无血而有气,将主要静脉称为“荣总管”,认为血液及营养等靠它供应全身等等。


十八、《重楼玉钥》

《重楼玉钥》为喉科专著,郑梅涧于乾隆年间撰。实为今日抗白喉合剂的祖方。

十九、《厘正按摩要术》

《厘正按摩要术》4卷,刊于光绪十四年(1888),著者张振,张质(幼樵)校订。此书为临床家所欢迎而易施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0楼梓凌

5楼 天威绥远
这样的技术贴居然没有多少人看?

医药学也是自然科学啊?看来我们大家对自然科学还是不感兴趣嘛。那就不要再骂满清不推广了。我们汉人对自然的天性就是宏观的态度,绘画是如此,治国也是如此,对创新科技更是如此,何怨满清?

6楼 大汉永生
你是汉族?那太可悲了!对了,写书得也是汉族.
7楼 天威绥远
你是汉族?希望中国今天内部和睦的人都不说你说的那些话。汉人是明智的,汉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尔缺乏汉人的素质,因此不能够是,是才是可悲的。

汉满蒙是一家,我身边有很多满族和蒙族的同学,我们认为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历史是纯洁的,是神圣的,汉人是最维护历史的纯洁性和真实性。不是为满清历史说句实话的都是满蒙人,赞扬大清的,汉人最多。

9楼 大汉永生
最多?你是我平生所见第二个说满清好的,你缺乏作为汉族的血性和素质,赞美屠杀祖先的文明,我无时无刻都在渴望和平,但我记住了历史.我憎恨满清,但我不仇视满族.你所维护的历史,好吧!你是要让中国人的历史观崩溃吗?
你说他是你“生平见过的第二个说满清好的”,这有两个问题,第一,这句话真假上有问题,任谁一看就知道你说了谎话,假话。第二个,逻辑上有问题,潜意识里证明了你的认识面其实很窄。如果前一个问题可以成立,那么就可以反推你一辈子只见过两个人,一个是你自己,一个是他。所以说这话很幼稚。你不但让我们中国人的历史观崩溃,还让铁血的认知观奔溃,又让汉人的诚实观奔溃。

4楼梓凌

清代的中医学已经到达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

这样的技术贴居然没有多少人看?

医药学也是自然科学啊?看来我们大家对自然科学还是不感兴趣嘛。那就不要再骂满清不推广了。我们汉人对自然的天性就是宏观的态度,绘画是如此,治国也是如此,对创新科技更是如此,何怨满清?

5楼 天威绥远
这样的技术贴居然没有多少人看?

医药学也是自然科学啊?看来我们大家对自然科学还是不感兴趣嘛。那就不要再骂满清不推广了。我们汉人对自然的天性就是宏观的态度,绘画是如此,治国也是如此,对创新科技更是如此,何怨满清?

6楼 大汉永生
你是汉族?那太可悲了!对了,写书得也是汉族.
你是汉族?希望中国今天内部和睦的人都不说你说的那些话。汉人是明智的,汉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尔缺乏汉人的素质,因此不能够是,是才是可悲的。

汉满蒙是一家,我身边有很多满族和蒙族的同学,我们认为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历史是纯洁的,是神圣的,汉人是最维护历史的纯洁性和真实性。不是为满清历史说句实话的都是满蒙人,赞扬大清的,汉人最多。

满清已经灭亡一百多年了,没有明粉说的文字狱思想禁锢愚民政策了,那就拜托各位明粉好好学习自然科学知识。

但是这样一个论及自然科学著作的帖子,就是没有明粉来光顾,连自诩注重自然科学的明粉都不来,还好意思把中国的落后继续推到满清身上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