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日本人虽对华不友好 但不信中国会侵略日

黑咪警长 收藏 0 56
导读:安倍政权不顾日本国内民众反对及国际社会强烈质疑,悍然以阁议方式解禁集体自卫权,这是日本继“购岛”、“参拜”之后又一颠覆性负面动作,它激活了日本积蓄多年的社会矛盾——关于战争与和平、人道与反人道、尊重亚洲与岐视亚洲等涉及百年日本最基本、最重要的大是大非争论,以及战后国际秩序基本框架及日本定位等。   本来,日本是一个均质化的社会,内聚排外的岛国性格,使日本近代外争不断却少有内战。世界大国中似乎只有日本未经历重大革命洗礼,苏东剧变后日本国内“西盛东衰”,进步的知识分子锋芒不再,长期和平稳定的生活孕


安倍政权不顾日本国内民众反对及国际社会强烈质疑,悍然以阁议方式解禁集体自卫权,这是日本继“购岛”、“参拜”之后又一颠覆性负面动作,它激活了日本积蓄多年的社会矛盾——关于战争与和平、人道与反人道、尊重亚洲与岐视亚洲等涉及百年日本最基本、最重要的大是大非争论,以及战后国际秩序基本框架及日本定位等。

本来,日本是一个均质化的社会,内聚排外的岛国性格,使日本近代外争不断却少有内战。世界大国中似乎只有日本未经历重大革命洗礼,苏东剧变后日本国内“西盛东衰”,进步的知识分子锋芒不再,长期和平稳定的生活孕育了保守主义的温床。再加上美国战后对日改造中为了维护自身霸权利益,不惜打压进步的和平力量,扶植保守、听话的政治势力,塑造了日本保守主义的政治格局及民众“安于现状”、少有抗争的性格特征。

但是,日本民众“安于现状”有一条底线:厌恶战争甚至不喜欢军队,更不愿意日本国家乃至自己本人再次卷入战争。原因很简单:第一是历史教训,战败尤其核打击等惨痛教训使日本民众基本奠定“不再战”的认知。第二,战后改造已使日本变成一个在政治体制、社会结构、制约机制、利益格局以及价值观念上都与战前完全不同的新国家,日本民众对战争的厌恶很突出。即使日本有心冒险,今天的时代、世界、东亚也具有足够力量制约之。日本民众了解这些,因此对于安倍的倒行逆施奋起说“不”。这次“解禁”,使冷战后日本由保守思潮主导形成的表面平衡被打破,民众的和平底线及生存利益受到现实挑战,他们认识到:原来日本无法在战争与和平之间骑墙,在大是大非上并无中间道路。从6月“解禁”以来,日本各家民调都显现出安倍整体支持率急速下降的情况。尤其安倍不择手段,制造事端恶化与中韩等国关系,为强行修宪铺路,更使日本民众觉得自己被愚弄了。因为,日本民众虽然对中韩好感度低,但要说中国会像当年日本侵略中国那样对待日本,日本民众绝对不会相信,因为他们已经在70年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中国人民改造日本战犯、优待日本侨民、放弃战争赔偿、推动民间友好的伟大胸怀,这又是一条底线。

日本人民虽然有弱点,但在重大的利益、道义乃至生存底线被侵犯时,他们的良知、觉悟和力量会展现出来。“解禁集体自卫权”可能使日本政治形势进入一个新阶段:安倍玩火,却点燃了日本的社会矛盾与冲突,凸显出日本社会的政治分裂、精神分裂,这不是五五开的对半博弈,而是大多数要求和平、安全、稳定生活的民众与少数保守势力之间的冲突。日本现在很像十年前台湾岛内因“统独”造成社会撕裂的情况,这对于安倍政权,是一个左右为难的危机。对于中国,则是一个因势利导的良机——这是中日关系恶化几年来,第一次出现日本多数民众及国际社会强烈质疑安倍政权,并要求日本政府尽快改善与中国等国家关系的局面,我们应该抓住这个良机,有所作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