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明末辽东战事:撕开“关宁铁骑”的画皮(一)

waveyoung 收藏 361 28840
导读:关于明末关宁军,即“关宁铁骑”的争议历来较大,特别是关于那些关宁军将领如袁崇焕、毛文龙、吴三桂的看法更是大相径庭,这主要是因为清朝在修《明史》时,为了粉饰其统治的所谓“顺天意、得民心”,竭力用春秋笔墨来掩盖历史的真相,同时又大搞“文字狱”查禁民间大批书籍文献,结果把那段历史搞的扑朔迷离、难辩真假,后来虽然人们都知道有问题,但由于资料的缺乏,而不得不采用它的说法,直到近现代随着满清的垮台以及东亚各国交流的加深,长期被清廷禁锢的资料被披露,而在国内遗佚的一些资料也在国外发现,人们才逐渐拼凑出那段历史

关于明末关宁军,即“关宁铁骑”的争议历来较大,特别是关于那些关宁军将领如袁崇焕、毛文龙、吴三桂的看法更是大相径庭,这主要是因为清朝在修《明史》时,为了粉饰其统治的所谓“顺天意、得民心”,竭力用春秋笔墨来掩盖历史的真相,同时又大搞“文字狱”查禁民间大批书籍文献,结果把那段历史搞的扑朔迷离、难辩真假,后来虽然人们都知道有问题,但由于资料的缺乏,而不得不采用它的说法,直到近现代随着满清的垮台以及东亚各国交流的加深,长期被清廷禁锢的资料被披露,而在国内遗佚的一些资料也在国外发现,人们才逐渐拼凑出那段历史的真实面目。

关宁军的“关”是指山海关,“宁”指宁远,关宁铁骑是传说中明末组建的一支兵力并不很大、但战斗力相当强的骑兵部队,是明末最精锐的部队,能与满清的八旗军正面交锋。真实的历史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关宁铁骑”的起源

首先说说“关宁铁骑”的起源,原来明朝在辽东军队主要是李成梁及其后人把持的“李家军”,但在萨尔浒之战中,处于居中位置的李如柏由于与努尔哈赤早有勾结且又抱有“养贼”心态,率中路军按兵不动,坐视努尔哈赤集中主力两次在他面前大摇大摆通过,从容不迫地、逐个解决掉位于他两翼的其他明军,然后几乎未损一兵的退军。后来明庭查明真相,要处置他时,他被迫畏罪自杀。随后在开原、铁岭之战中李如桢又继续与努尔哈赤勾勾搭搭,造成明军再次大败,战后李如桢随即被明庭逮捕。铁岭失陷后,熊廷弼走马上任,这是真正的干才,鉴于明军野战主力基本损失殆尽且军心混乱,熊廷弼重整军队整修城池,基本上遏制了后金军的攻势,然而不到一年,由于朝庭党争熊被罢免,志大才疏的袁应泰接替了他,随即努尔哈赤趁机大举进攻沈阳,本来沈阳城池高大雄厚,缺乏攻城器械的后金军根本不可能攻下来。然而诡谲出现了,原来李如柏的部下、总兵贺世贤不顾上级巡抚薛国的命令,擅自率千余家丁开门出战,不久就兵退西城门,而他在战前同样不顾劝告收留的“蒙古降兵”乘机发难占领西城门,一片混乱中,贺世贤死了,清兵也入城了。沈阳之战后,“李家军”基本上也就烟消云散了。

接着又是广宁之战,同样也是因为熊廷弼被同样志大才疏的王化贞压制,丢光了明朝在关外最后的主力,结果反而是熊廷弼因为焚烧剩下的城堡物资率残兵退回山海关而被“传首九边”。随后天启的老师孙承宗自请经略蓟辽,他否决了王在晋退守山海关的策略,采用了袁崇焕主守宁远的意见,筑宁远、锦州、松山等大城九,城堡四十五,招募辽人编练新军二十七营,水陆军共十一万,即后世所称的“关宁军”。孙承宗虽然稳定了局势,打造了看似牢不可破的辽西防线,但同时也挖了一个源源不断吞噬明朝国力的巨大无底洞。实际上关宁军很快就变成了关宁将领们要挟朝庭、半割据性质的“私军”,关宁将门牢牢把持军队,基本上“听调不听编”,一旦打仗则以保存实力为首要,而要起军饷来则毫不迟疑,遍观明末九边军队,唯有关宁军没有欠过饷,要知道明末岁入不过四百余万两,而每年投入到辽东的军费却高达三百多万两(明末三大饷除了被文官贪污,剩下的大头都给了关宁军),并且大炮等新式装备也是基本上供应他们,但他们的战绩又如何呢?

由于耗资巨大,朝庭对孙承宗的议论颇大,孙承宗急需一个胜利来证明自己练兵的成果,天启五年(1625年)九月,他派马世龙部的4个营(车炮营一、骑营一、水营二)7000战兵去偷袭耀州,因为据逃回来的人说那里的后金军兵力非常薄弱,事实也是,后金在耀州仅有一个牛录的无甲旗丁和老弱妇孺,另外有牛录额真屯布鲁的100战兵恰好路过耀州,然而就这么些人却乘夜袭击明军,结果明军全军崩溃,连两个主将都被砍了脑袋,几天后赶来支援的努尔哈赤都觉的非常的不可思议。从此,关宁军再也不敢踏出堡垒半步去主动进攻后金军了,孙承宗重金打造出了一支守城部队。此战后,孙承宗黯然下台。

二、扑朔迷离的“宁远大捷”

兵部尚书高第随后接替孙承宗上任,他继承王在晋的策略,认为守在关外根本没意义,命令全部撤出锦州及右屯等地,乃至全退回关内。但遭到以袁崇焕、祖大寿为首的关宁将领坚决抵制,因为这时的关宁将领以屯田为名,占据了大片的田地,并奴使大量兵丁替他们耕种,一旦退回关内,不仅将丧失关外的土地财富,还将丧失他们实际上半独立的政治地位。

此时正值辽东寒冬,后金粮食奇缺,努尔哈赤被迫冒着严寒南下进攻辽西,其意并不在攻城略地,而在于掠夺粮食物质以度过寒冬。这点高第看得很清楚,正月初六日,他就发奏报:“奴贼希觊右屯粮食,约于正月十五前后渡河。”,并命令锦州、右屯、宁远等地明军撤退。后金军经过锦州、右屯等地都一无所获,只得冒雪继续南下。然而袁崇焕、祖大寿等人却据宁远不走,甚至拒绝高第的命令,不准觉华岛的水军和8万余石粮食退入关内,他严令觉华岛的水军在严寒中凿冰,当时海水冰冻三尺,士兵们根本不可能凿穿冰层,相反冻死冻伤的士兵非常多,严重削弱了他们的战斗力。

正月二十三日,后金军四万余人(另有推着小车准备搬运物资的数万民夫)兵临宁远城下,明军有战兵一万五千多人,另有协助守城的数万辅兵和壮丁,小小的、四四方方的宁远长宽都只有一里左右,几万人把城墙站的满满登登的(平均每米城墙有近20个人在守,天晓得他们是怎样站下的),袁崇焕还命令用大条石将城门堵死,在摆出一幅死守的架势同时也断绝了自己反击的通路。其实正确地守城方法是守隅不守城,在城门前面设硬寨遮护城门,与城门互成畸角互相掩护,而攻城军因为要包围城池兵力分散,守军保留攻击通道会对攻方形成巨大威胁,而死守城墙是最后的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二十三日后金军长途跋涉才到,应该没有战事,不过有件奇事,据说袁崇焕命家人罗立向城北后金军大营施放西洋大炮,“一炮歼虏数百”,先不说炮的射程,单说那炮弹威力简直堪比现代导弹了。二十四日据说后金军开始攻城,一夜之间后金兵居然建造了大量推楯车、运钩梯、凿城车(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天晓得他们是怎样造出来的)。而明军的西洋大炮又发威了,“从城上击,周而不停,每炮所中,糜烂可数里”,恍惚间似乎到了现代战场。而当时宁远城有几门西洋大炮呢?11门,其余的全是自制的粗制滥造的虎蹲炮、法朗机之类的小口径火炮。红夷大炮实际就是西洋的舰载加农炮,最大射程也就在三四百米左右,有效射程更近,至于精度,则完全看天老爷的意思了,而每开一炮,就必须收拾炮膛、冷却大炮、重装弹药,至少要花上将近半小时,而炮弹呢,远程采用实心铁弹,靠落地形成跳弹打穿密集队形造成杀伤,但一般效果很差,恐吓作用更大些,近距离则用霰弹,但这是几乎贴近炮口时才有效,至于开花弹,也许有,但真正投入实用要再等一百年。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袁崇焕因为穿越搞到了速射榴弹炮,而且还是重型榴弹炮。

实际上,二十四日的攻城根本不可能发生,首先,按惯例宁远城墙外挖掘了壕沟、布满了鹿砦、陷阱等各种障碍物,以阻止敌军靠近城墙,后金军要冒着城头火力威胁清理出一条进攻通道都不止一天时间,即使后金士兵个个都是超人能无视这些障碍,那些大型攻城器械呢,飞过去?其次,看看前几次后金军攻城,没有一次是依靠强力攻击城墙得手的,要么依靠内应、要么在野战中歼灭明军主力,而在两年后,皇太极面对赵率教带领区区一万多民壮守卫的锦州都毫无办法,这说明此时的后金军还不具备攻坚作战的能力,同时后金人丁的稀薄也不允许后金将领们轻易采用伤亡巨大的“蚁附攻城”。真要象后来吹嘘的后金军伤亡一万七千人,后金早就被打残了,要知道当时后金的男丁才多少人啊。

真实情况是,努尔哈赤一看到宁远城墙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就脑壳发麻,干脆留点人马吓住明军,让他们不敢出来(确实不敢出来,连城门都堵了)。实际上,在二十四日当天后金军主力就在明军眼皮下越过宁远转向觉华岛,二十五日抵达觉华岛对岸,二十六日晨,后金军踏过冰层,明水军7000余人和商民7000余丁口全被后金军杀戮,粮料八万二千石被掠,努尔哈赤终于如愿以偿、满载而归。

面对惨不忍睹的局面,袁崇焕充分发挥出明朝文人的风格,他派心腹从城上系下,疾驰山海关,报告高第战况,汇报的重点在“炮毙一大头目,用红布包裹,众贼抬去,放声大哭,”,后又改口称伤一“大酋”,后金兵“号哭奔去”,但具体是哪个“大酋”却又留出想象空间。而对觉华岛惨败则是一笔带过:“分兵一枝,攻觉华岛,焚掠粮货。”同时又杜撰出与努尔哈赤之间惺惺相惜的“名将交流”:“崇焕即送一使,备物谢曰:‘老将横行天下久矣,日见败于小子,岂其数耶!’”,一个完美的儒将形象出现了,实际上他手下哪个敢吊下城孤身去见野猪皮啊。

此时的明朝正需要一个胜利,自萨尔浒以来,一直是恶耗不断,朝庭上下压力山大,这个胜利正来得是时候,至于真相到底如何,管他呢,反正后金军不是退了吗,而且是从宁远城下退的,至于被掠的粮食和损失的兵丁百姓,对于朝庭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位置不稳、才上台的兵部尚书王永光向皇帝极力盛赞袁崇焕:“辽左发难,各城望风奔溃,八年来贼始一挫,乃知中国有人矣!盖缘道臣袁崇焕平日之恩威有以慑之维之也!不然,何宁远独无夺门之叛民、内应之奸细乎?本官智勇兼全,宜优其职级,一切关外事权,悉以委之。”于是,惨败成了大捷,战败者成了英雄,皇帝、朝庭找到了柱石,书生们找到了“挥斥方遒”的儒将楷模,老百姓们找到了评书中的“岳元帅”,只是,他们迟早要为他们这时的疯狂热情付上惨重的代价。

三、宁锦之战,又一个“大捷”

公元1626年(天启六年)三月,明廷以袁崇焕为辽东巡抚,又给袁崇焕加官为兵部右侍郎,子孙世荫锦衣千户。袁崇焕首先把在宁远闹着要出击、战后又到处“散布谣言”诋毁他的蒙古将军满桂赶走,并为此与经略王之臣闹翻,但此时袁挟“大捷”之势迫使朝庭屈从于他。

八月,努尔哈赤病死,这下,袁所奏报击伤的“大酋”对上号了,但实际上五月份时,努尔哈赤还活蹦乱跳地在蒙古玩骑马打仗的游戏,这事连后来极力为袁崇焕涂脂抹粉的《清史》都不好意思说起。这时,袁崇焕做了一件完全超出他职权范围的事,居然派遣使者前往吊唁,明清此时已为死敌,没有朝庭旨意,一个边帅擅自与敌来往、吊唁敌酋这是何等性质之行为。皇太极顺势遣使回报,蒙古诸部落一看,都认为明朝衰落于是纷纷倒向后金。袁崇焕进一步甚至想要和后金议和,于是自写书一封再次派遣使者前往,这已经是杀头的大罪了。事后朝庭居然默认了他的行为,更进一步助长了他的狂妄。

1627年(天启七年)正月,皇太极以议和稳住袁崇焕后,倾巢出动渡鸭绿江征讨毛文龙和朝鲜,一是为了解决毛文龙,二来又是为了掠夺粮食物资。朝鲜和毛文龙向明廷告急,明廷命袁崇焕前往救援。袁崇焕仅仅只派了九千余人作势逼近三岔河,然而直到五月朝鲜战事结束,后金从朝鲜退兵,关宁军也没再前进一步,他们在干什么呢,又在筑城,筑锦州、中左所和大凌河堡三城。

但城还没完全修好,皇太极来了,他在朝鲜遭到毛文龙的顽强抵抗,没抢到多少东西,于是马不停步直接来找关宁军了。大小凌河、右屯卫等城堡迅速被后金拿下,实际上根本没发生战斗,关宁军守将一看到后金兵来了,跑都没跑,直接投降了,外带着参与筑城的数万兵民和无数的粮草。只有赵率教带着万余屯田壮丁闭门死守锦州城,皇太极不想死人,于是发生了明清战争中比较搞笑的一幕:皇太极派人喊话要赵率教投降,被拒绝了,于是皇太极提出后金兵出一百人,明军出一千人,如果明军获胜,他就退兵,赵率教不干,于是皇太极又减少到十人,赵率教还是不干。皇太极气极笑骂赵率教胆小如鼠,赵率教却说我开门出战你来抢我城门怎么办,皇太极说那我退兵五里,还真就退后五里,可赵率教就是不出来。皇太极没辙了,他很舍不得用八旗子弟的宝贵性命去换那座小而坚固的城池,于是赵率教和监守太监纪用就抓住他这个心理继续玩假投降的把戏,当然皇太极也不傻,留下一部分人马围住锦州,大队人马继续西进“打草谷”,此时正值辽西走廊小麦成熟,明军要么躲进城堡不敢出来,要么望风而逃,于是大片大片成熟的麦田成了后金的战利品,与上次宁远之战一样,后金军的后面也跟着几万推着小车的民夫。

锦州被围,袁崇焕在宁远按兵不动,提出:“坚壁固垒,避锐击惰,相机堵剿。”,这可与当初他提出修筑锦州与宁远互为犄角的初衷大相径庭。天启只得舍近求远,调他背后的山海总兵满桂去援助锦州,满桂兵少,在笊篱山遭遇后金大贝勒莽古尔泰、济尔哈朗、阿济格、岳讬、萨哈廉、豪格等六位贝勒率领的打援主力,明军被围,但“奋勇力战,虏死甚众”,满桂、尤世禄带伤率部拚力冲杀,突出包围,进入宁远,而袁崇焕的关宁大军仍然在宁远坐视友军拼命。

袁崇焕坐在宁远是怎么退敌军呢?他想出了四条“妙计”:一是,募死士200人,令其直冲敌营;二是,募川、浙死卒,带铳炮夜惊敌营;三是,令傅以昭率舟师东出而抄敌后;四是,令王喇嘛往谕蒙古贵英恰等从北入援,牵制敌人。以上诸措施,除了招募“兰博”搞特种战就是搞远水救近火,完全是闭门造车。不过没等他想好更好的妙计,皇太极来了。

五月二十八日,后金兵抵达宁远,袁崇焕仍然是老办法,“凭坚城以用大炮”,想堵门死守,但这次不行了,人太多了,光军队就有三万五千人,连民壮不下十万人,城墙上根本站不下,只得打开向海的东门,以战车营和骑兵出城列队,整整齐齐的队列一直延伸到海边,随后的事就是浆糊一般的扑朔迷离了。

据说皇太极说道:“昔皇考太祖攻宁远,不克;今我攻锦州,又未克。似此野战之兵,尚不能胜,其何以张我国威耶!”言毕,亲率贝勒阿济格与诸将、侍卫、护军等向明军冲阵,明军车阵先垮,随后骑兵对决,从早晨到中午,明兵死战不退,后金军伤亡重大。而袁崇焕亲临城堞指挥,“凭堞大呼”,并命从城上发红夷大炮攻打,“后金兵横尸城外,尸填濠堑,后金贝勒济尔哈朗、大贝勒代善第三子萨哈廉和第四子瓦克达俱受重伤”,至午,“皇太极以其三员骁将受伤,退兵,至双树堡驻营”。而明军这边居然又是满桂和尤世威再次受伤了,其他将领则安然无恙。实际上第二天后金兵就全部退回锦州了,而“被受伤”的济尔哈朗等人却没有一点受伤的意识,继续在骑在马上指挥打仗。

更妙的是,战后袁崇焕上《锦州报捷疏》言:“大战三次三捷,小战二十五日,无日不战,”但是战后统计战果,如同宁远一样,斩获后金兵的首级仍然只有两三百,据说因为后金有“焚烧自方尸体的惯例”,天知道后金兵是如何做到在几万明军和红夷大炮的鼻子下面,把双方上万具搅在一堆的尸体辨认分开,然后从容不迫一具具摆上柴火堆,再花上一两天时间烧掉,难道后金兵提前两百年打出了红十字旗号?还有明军的伤亡,如此击伤后金诸多将领的激战后,领饷的兵员却没减少多少,怎么也凑不出“大战三、小战二十五”应有的数千乃至数万的伤亡人数,要知道如此规模的大战,原来明军可是动辙要死伤几万人的。于是真正惨烈的笊篱山之战就只“伤亡60余人”了,被几万后金军围住、明军两员主将都受伤的激战只损失了60多人就冲出来了?都是“兰博”啊!

有意思的是,后金军如此匆匆撤退之际,毛文龙正带着他的那些如同乞丐的东江兵深入后金老巢赫图阿拉一带大搞“三光政策”,而留守的后金军居然学起关宁明军,“据城不出”,任由东江兵大肆掳掠。这点连袁崇焕在战后的奏报中都不得不提出,并为毛文龙请功。

朝庭这时还是需要一个胜利来鼓舞、乃至麻痹天下的民心士气,于是“宁锦大捷”出笼了,但这次天启不傻了,他有个更狡猾的“大伴”——魏忠贤,袁崇焕的把戏根本瞒不了老奸巨猾的千古大奸臣,满桂、赵率教、毛文龙等真正的功臣都得到了应有的赏赐,而袁崇焕仅仅增加一级官阶,这也是朝庭为了自身脸面拿来遮丑的。两个月后,待风头平息,魏忠贤悄悄以“暮气重,不思进取”为由将袁崇焕罢免。

四、昏君妄臣,自毁长城

公元1628年(崇祯元年),天启驾崩,崇祯朱由检即位,不顾天启遗言,首先除掉魏忠贤,然后就是东林党人“众正盈朝”了。在东林党人的极力推荐下,袁崇焕得以被重新启用,年少不更事的崇祯甚至以“平台招对”的高规格来显示他对袁崇焕的重用和信赖。然而,袁崇焕又是怎么对待信赖他的年轻天子呢?他说可以“五年复辽”!下来后其他大臣问袁崇焕,他却说是用这种话安慰皇上,如此欺君他还无所谓,狂妄到了不可思意的地步。后来他也觉得心虚了,于是加码:“五年复辽的计划不容易完成,陛下既然委托给臣,臣怎麽敢推辞这艰难的任务。但是五年内,户部转运军饷,工部供应器械,吏部用人,兵部调兵选将,必须朝廷内外事事配合,才能有所成功。”这其实是他想以赤裸裸的要挟来使皇帝收回“五年复辽”的决策,但病急乱投医的皇帝居然让四部的大臣按照袁崇焕的话办,这下袁崇焕骑到更大的老虎身上了。

公元1629年(崇祯二年),袁崇焕携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任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一连串吓死人的名头,带着崇祯亲赐的尚方宝剑、蟒袍、玉带出关。袁崇焕以祖大寿守锦州,赵率教守山海关,自驻宁远,随后将手伸到东江,但白手起家、在敌后九死一生才打下一片天地的毛文龙岂会将自己家底拱手交给他一向看不起的袁崇焕。于是袁崇焕首先开始利用职权对东江断粮断饷,其次利用毛文龙与文官们的冲突,指斥毛文龙“费粮费饷”而寸功不立,寸土未复,还有贩卖禁物,杀良冒功等等。这完全是

明朝文官们对真正英雄的无耻攻击,毛文龙的“费粮费饷”,实际上所拨的粮饷还不到关宁军的零头,每年仅区区二十来万,而东江军民基本上都是从后金那边逃过来的,最多时有数十万之众,要靠二十来万粮饷只能饿死,毛文龙于是与朝鲜进行贸易来获得粮食物资,何罪之有,而恰恰是袁崇焕自己在将战略物资——粮食大量的卖给后金。“寸功不立,寸土未复”更是扯蛋,毛文龙以两百家丁孤军深入敌后,几年间拓地两千里,成为后金心腹大患,颇有汉时班超定远之风。至于杀良冒功,他杀的是后金人,却在收留逃亡汉人,难道后金人也是“良人”吗?

袁崇焕断粮后,给东江造成巨大伤害,但毛文龙仍不屈服,袁崇焕决计杀毛。五月底,袁崇焕以送粮饷、检阅东江为由率水师赴双岛与毛文龙会面,袁崇焕决定最后一试,先是劝毛文龙更改营制,设立监司,毛文龙不同意,袁崇焕又用离职返乡劝说,毛还是不同意,袁遂下杀心。次日,袁崇焕设伏擒毛文龙,指责毛文龙违法之事,毛文龙与其争辩,袁崇焕厉声斥责毛文龙,下令将毛文龙的冠服去除并捆绑起来,毛文龙仍然表示不服,袁崇焕于是列数毛文龙的所谓的“十二罪状”,拿出尚方宝剑,将毛文龙斩杀,随后对毛部下慌称奉旨杀人。

这完全是袁崇焕矫旨越权、谋杀大将,如此弥天大罪事后崇祯居然默认了,因为他已经发觉掌控不住袁崇焕、掌控不住关宁军了,但为了那“五年复辽”的画饼,崇祯已经不顾一切豁出去了。实际上,三月份时崇祯就与袁崇焕因为卖粮给蒙古喀喇沁部发生过争执(而该部转手就卖给缺粮的后金,八月该部正式投向后金并参与年底的入关),最后也是以崇祯的退步为了结。

毛死后,袁崇焕以其亲信执掌东江,然军心不服,东江遂乱,直至后来分崩离析,终为后金所平,朝鲜失去屏障也被迫降服后金,后金长期两线作战的困境终于打破,年底,皇太极就率军饶过宁锦由蒙古入关直抵京师,爆发“己巳之变”,而袁崇焕也终为他的狂妄付出了最后的代价。

五、己巳之变,北京城下的迷雾

崇祯二年十月,在没有东江毛文龙的后顾之忧后,皇太极起倾国之兵联合蒙古诸部落近十万人,绕道蒙古由喜峰口破长城而入。而作为蓟辽总督的袁崇焕,却基本上抽空了蓟北的精锐,剩下的则是赢弱不堪的卫所兵为主的守军,袁崇焕也担心后金绕道蓟北,于是上疏提请加强蓟镇,但这实际上是他职内之事,他上疏朝庭则是毫不负责地将皮球踢给朝庭。

十月十一日,皇太极大军抵辽河,十月二十日西进与蒙古诸部落汇合,二十七日,毁喜峰口长城边墙而入。然后,皇太极在距离遵化城五十里处奇怪的停了下来。十一月一日,京师戒严,崇祯诏令各路兵马火速赴京勤王。

这时袁崇焕有两个选择,一是南下入关勤王,二是北上趁后金空虚集中大军攻击沈阳,皇太极虽然也留有相当的兵力来牵制关宁军,但毕竟不多,相对关宁军至少在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而北京城池高大,守军数量庞大,再加上附近地区的勤王之军,皇太极想要打下北京城难度不是一般化的大。而早些年于谦守北京,还是在明军主力丢光的情况下守住的。

但袁崇焕选择了入关,一是他认为皇帝的诏书他必须服从(全忘了他违旨卖粮资敌和矫诏杀毛文龙了),二是他觉得进攻沈阳,明军不可能在野战中击败后金军,但他忘了,去救北京还是必须同后金野战,难道他要去北京守城墙,那他想干什么!?

袁崇焕首先命令山海关总兵赵率教率四千骑兵星夜赶往遵化,要知道山海关与遵化直线距离都有两百里,而皇太极的十万大军几天前就在遵化五十里处徘徊。赵率教疾驰三昼夜抵三屯营,人困马乏,总兵朱国彦不准入城,没法只得继续向西,次日,在遵化附近陷入后金包围,全军覆没,赵率教战死。

消灭赵率教后,皇太极随即展开凌厉攻势,第二天,十一月五日,遵化陷没,六日,三屯营陷,巡抚王元雅、总兵朱彦国自尽,而这两座城池却并未发生激战,都是“内应纵火”,然后将领们一哄而散,扔下光杆的巡抚和总兵大人。皇太极接着统后金军迅速南下,直逼蓟北要冲——蓟州。

蓟州是横在遵化与北京之间的屏障,距离北京约150里。十一月十二日,袁崇焕率关宁军在皇太极抵达之前两天赶到蓟州,但此时蓟州已有刘策等将领的军队提前在把守了,于是袁总督就开始发号施令了,他居然把诸军打散,要么退回原驻地,要么离开蓟州去其他地方,而蓟州只剩下他的直系部队。

对于袁崇焕的部署,连他的恩师孙承宗都看不下去,他不久前刚刚被崇祯召回,帮助处理当前危难的局面,孙承宗认为袁崇焕的防线过于分散,部署非常不当。此时崇祯皇帝对袁崇焕己经起了疑心,他担心袁崇焕“诱敌深入”,要求袁崇焕的部队不得越蓟州一步,袁崇焕向皇帝承诺“必不令敌越蓟西”,然而他却再次食言自肥。次日夜,皇太极的十万大军就在袁崇焕以及数万关宁大军的眼皮下面,“潜越”天险蓟门关,开往京东,连陷玉田、三河、香河、顺义等地。

后金军越过防线后,袁崇焕没有对后金军进行追击,而是绕了个大圈,与十一月十五日赶到通州。袁崇焕在通州与诸将计议前往北京,本来崇祯皇帝己经下令不允许辽兵越过蓟州,他跑到通州己经是抗旨不遵了,如果再开往北京,就是错上加错,而且手下又劝他固守通州,拦住后金军,但袁崇焕一意孤行,以父君有难,顾不了这么多为由,放弃通州率军直接开到北京广渠门。不久后金军也开到北京城下。而一路上袁崇焕名为入援,却听任敌骑劫掠焚烧民舍,不敢与之接战,相反到是满桂带着他那支不大的部队一直咬着后金军在打。

由于先前袁崇焕将明军打散配置,明军在北京周围除了他的关泞军外,没有其他的集结起来的大部队,到达北京城的除了袁崇焕的部队之外,只有宣府总兵侯世禄、大同总兵满桂率领的少量部队。

十一月二十日,皇太极亲率大贝勒代善和贝勒济尔哈朗、岳讬、杜度、萨哈廉等,统领满洲右翼四旗,以及右翼蒙古兵,向德胜门外的满桂和侯世禄的部队发起猛攻。战事十分惨烈,侯世禄所部招架不住,率先溃败,满桂孤军奋战,寡不敌众,边打边走,最后仅剩百余名士兵退入关帝庙中,后来崇祯皇帝破例让其避入德胜门瓮城。

而广渠门外的关宁军的情况又如何呢?袁崇焕、祖大寿率领的九千关宁铁骑与一万余京营列阵城门外,后金军有多少呢?“莽古尔泰等未率大军同行,止以蒙古兵及护军二千往”。然而大半上午,两军却处于“静坐战斗”,直到将近中午,后金兵才突然冲过来,关宁军左翼的王承胤部登时大乱,“承胤竟徙阵南避,致奴众复回,径闯西面”,有些军士居然跳进护城河逃命,结果气的城墙上的京营官兵拿砖头砸他们。一个冲锋就打垮了关宁军左翼的后金兵又顺势扑向袁本人所在的中军,所幸后金兵不多,很快他们就退回去了,剩下的关宁军依旧稳守不动,但旁边一向以“花拳绣腿”著称的京营看不下去了,他们居然主动向后金军发动冲锋,而且竟然把后金军赶过了运河。

当天就得到战报的崇祯皇帝彻底对袁崇焕死了心,但大敌当前,他不好发作,甚至还赏赐御用酒菜及貂裘慰劳袁崇焕,但对袁崇焕入城休整的要求则坚决拒绝。二十二日,后金主力转向通州一带劫掠,二十三日,崇祯召袁崇焕、满桂、祖大寿、黑云龙等人入城奏对,袁崇焕着皂衣皂帽吊城入宫晋见。袁崇焕极力强调局势危急,后金军势大,暗诱皇帝议和,并请招自己军中所携之蒙古喇嘛入城,崇祯隐忍不发,顾左右而言它,只是对他表示慰问,并咨询战守策略。袁崇焕又再次请求援引满桂例,让部队进城休息,崇祯断然予以拒绝。

十二月一日,崇祯以“议饷”为由再次召袁崇焕入城,同时密敕满桂、黑云龙、祖大寿赴召。一见面崇祯就厉声质问袁崇焕矫杀毛文龙、纵敌犯阙、顿兵避战三件事,袁沉默无语,于崇祯下令将袁崇焕“拿掷殿下”,投入诏狱,一旁的祖大寿战栗不己。崇祯随后任命满桂为武经略,统领护卫京师的所有部队,要求满桂追击后金军,满桂以师老疲弱请缓,崇祯不听,强令出战。

十二月七日,双方在永定门外展开血战,在这场战役中,明军伤亡很大,满桂和总兵孙祖寿战死,另外两位总兵麻登云、黑云龙被俘。后金死伤也很惨重,也不得不撤出战斗,随后退往遵化。而关宁军此时在哪里呢?祖大寿当面向崇祯赌咒发誓效忠之后,一出北京城转身就和诸将秘议,当夜就带领关宁军往山海关跑了,结果满桂等人不得不以寡敌众,战死疆场。崇祯被迫让孙承宗出面,以个人威望招抚祖大寿、并替之担保,祖大寿这才回师,参加到收复遵化一带的战斗,关宁军“私军”面目暴露无遗,但此时的朝庭已经无力掌控它了,只得与之妥协。

崇祯三年八月,经过三司近八个月的审理,袁崇焕被宣判:“付托不效,专恃欺隐,以市米则资盗,以谋款则斩帅,纵敌长驱,顿兵不战,援兵四集,尽行遣散,及兵薄城下,又潜携喇嘛,坚请入城,种种罪恶。命刑部会官磔示,”没有一条是后来满清杜撰的、被英明的皇太极施反间计栽上的“通敌谋反”条款。实际上每一条都没冤枉他,他是自食其果,这个狂妄无底限的人,终于将自己带上了不归路,同时也将无比信任的皇帝带上了不归路,更重要的是,他将这个民族也带上了不归路,由于他的胡作非为,本来只是边塞一隅之地的地方叛乱,在他主持下不到两年就迅速成长为能够威胁帝国根基的心腹大患,明朝对满清从此再也没有回天之力,直到最后的崩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提到袁崇焕,我就觉得这个人有点二了。志大才疏,又喜欢专权,动不动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就杀人。而且还是政治白痴,甚至提出边军入京师驻防。擅杀了毛文龙后,任命的皮岛总兵威望不足。东江系最终内乱投敌。孔有德带着当时的登州火器营和专业铸炮师投靠了满清,终于满清进入了红夷大炮时代,终于可以和明军玩炮战了。从他的所做所为来看,他被杀有点自作孽不可活的意味了。而且他被凌迟的时候,百姓争食其肉,名声在当时也算够臭了。反正辽东那点事啊,多是文官们犯的傻

这么说大明灭亡的原因是因为袁崇焕了?看到这个地步,我感到这个民族是何等的悲哀,宁愿坐等国家灭亡,也不愿冒险改变现状。一个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舍弃忠心为国的人竟然被打上了汉奸的标签。一个只能起到牵制作用的小将竟然被神话到韩白卫霍的地步。我很庆幸目前国家不是危难时期,否则,现在的这群宁可不作为也要保全令名的废物还不将大部分人都逼成汉奸啊

这篇文章的用意很阴毒险恶、在将汉人在明末之时仅有的那一丁点自豪心,彻底打掉的罪恶念头,你以为你拉拉杂杂的写了那么多,就可以以你贱贼之心在现今又一次的打压中国人的自尊心了吗?你太小儿科太无自知之明了、告诉你你写的东西事是而非完全不真实不客观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我以定你一定是个汉奸卖国贱贼!

4楼 孤独志士
这么说大明灭亡的原因是因为袁崇焕了?看到这个地步,我感到这个民族是何等的悲哀,宁愿坐等国家灭亡,也不愿冒险改变现状。一个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舍弃忠心为国的人竟然被打上了汉奸的标签。一个只能起到牵制作用的小将竟然被神话到韩白卫霍的地步。我很庆幸目前国家不是危难时期,否则,现在的这群宁可不作为也要保全令名的废物还不将大部分人都逼成汉奸啊
44楼 zhuahai
去看看国民党编写的国军战史,再去看看国军的军事博物馆,你就会真正明白中国的悲剧在于一群无耻的文人胡编乱造。看看说岳全传吧,就该知道中国的阿Q精神的历史是多么悠久。总之袁崇焕拿了那么多的军饷却让清朝军队打到首都,就算不是汉奸也是个超级庸才。
47楼 孤独志士
辽东局势本就糜烂,然后袁崇焕一个超级庸才当上蓟辽督师后,竟然没有闻风遽退三百里,这也是奇才啊。还有当上总督后,竟然没有把辽东丢掉?你的庸才的标准是否过高?是否可以这样说,中国历史上除了那些战神级别的将军,其他的军人都是垃圾,庸才。

如果一个为国家鞠躬尽瘁的人都能被后人扯上汉奸的名字,我看不出来这个国家有存在的必要。所以明亡。

79楼 zhuahai
用举国之力,竟只能保辽东,首都被围攻,内地被洗劫,却无可奈何,不是庸才是啥?杀毛文龙,跟汉奸无异,毛文龙没花国家的钱,却在敌后立足,才是真栋梁。皇家贪得无厌,只知道读四书五经,才是明亡的根本原因。
扯了,什么举国之力?


西北洪承畴对高迎祥的作战才是主要战场,国家花费主要在这上面。东北差不多1/3而已,只能采取高第,王在晋等人主张的守势。主要目标还是放在了西北。

另外东南郑芝龙正在对付列强荷兰、葡萄牙、西班牙等的殖民战争。这也是主要战场。


明末的局势是极其复杂的,缺乏一个总调度者,崇祯不具备这个能力。这与读四书五经没关系。

218楼ddd6666

......
191楼 zhuahai
你讲的事更是子虚乌有,你以想象代替真实,并且胡乱对比。毛文龙何时跟金狗做买卖了?又何时收了歪明的巨额军饷了?
197楼 孤独志士
你个脑残,不和后金做生意,他哪来的钱?谁是想象,连亲眼所见的都未必是真的,你凭什么保证你的史料是真实的?史料连基本的常识问题都不能自圆其说,我看这史料也真实的有限。后金的弹冠相庆是你提出来的,最后到成了我胡乱对比了,你倒是给个解释啊。

如果毛文龙那么多军队都是靠自己的话,那他的军饷哪来的?地里长出来的?

210楼 名门高月
毛文龙的军队是没有军饷的。这点都不知道,你在铁血上乱喷?
211楼 ddd6666
毛文龙的军队没有军饷?你确定?还是你穿越来的?
217楼 名门高月
有,但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每年数十万石的口粮,单军饷就是十八万两白银,怎么能说“忽略不计”?简单科普下:

明朝的兵,军籍归五军都督管,调派由兵部,具体管辖由地方政府,军饷口粮由户部兵部省核,发放则依然由地方自筹然后发放(地方负担不起时,朝廷才来协调)。

东江镇的兵力来源:

1:设镇之初,为毛文龙本来的200人加上陈良策等人的辽东反正部队和溃兵,总人数不过数千。

2:后来增加的部队,主要是登莱总兵沈从容的增援部队,人数过万。

3:毛文龙接手增援部队后,打乱建制,任意安插将领管理,原部队将领几乎完全失效。

4:毛文龙向登莱巡抚和朝廷报告,说有大量难民和溃兵投效。朝廷要求将难民和溃兵送到登莱先由地方管安顿,毛文龙不理会。

5:登莱巡抚按照以前掌握的数目发放军粮军饷,毛文龙不干。登莱巡抚按毛文龙说的数目发放,朝廷户部兵部也不干。最后朝廷妥协了,说派人核实毛文龙的部队就可以发放,毛文龙还不干。你说毛文龙为啥不让朝廷来核实他的兵?

3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