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空四师的地勤兵—逝去的岁月(25)煮苞米


空四师的地勤兵—逝去的岁月(25)煮苞米

煮 苞 米

赤日炎炎似火烧,

稻田禾苗半枯焦,

农夫心里如汤煮,

公子王孙把扇摇。

《水浒》传,在智取生辰纲一节里,白胜挑一担酒,边走边唱。一个社会,贫富相差大了,会生出许多的事来,那宋朝,小官向上面大官送的礼物,在这大热天,被一帮穷人给抢了。

空四师的地勤兵—逝去的岁月(25)煮苞米

这些天,我的地里的苞米可以煮着吃了,可是一大半在一个晚上,被人偷去了,这人肯定是穷人,要不这么便宜的东东也要啊;也许,他是吃货,我种的苞米,不用农药,化肥,新鲜的煮着吃,真是很好吃的,他是懂的。

那些年,在登沙河,在这季节,天气热了,机窝旁我们自己种的苞米也可煮着吃了,在飞行日,做完飞行前的准备后,派两名军械员去洗擦布,洗完后,他们会煮满满一桶新鲜的苞米来,大伙抢着吃;剥开那几张白嫩的包衣,里面是金黄的米粒,味道不用说了。这差事,我总是让吉林浑江的德华,和重庆合川的其华去做,这两个兵我放心。洗擦布是把我们平时,擦飞机,擦机关炮用脏的擦布一起洗,先用汽油,再放在肥皂水里用火煮,然后再用清水洗净,晒干;那时,我们都是很节约的,像每人都有一手帕,用脏了洗,到不能用为止;如果新的补上,换下的要消毁,数字不能错,工作前后都要清点,不能遗留在飞机上,否则,要出事故的。

机场的生活,星星点点,到某时某刻,那些事,那些人,总会出现,把它记下来,就成了一篇文字。

甲午盛夏·于慈溪

2014·7·19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