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空四师的地勤兵—逝去的岁月(15)天寿山


空四师的地勤兵—逝去的岁月(15)天寿山

天 寿 山

天寿山,像一座巨大的屏风,挡住了大漠吹响北京的寒风,又是一块风水宝地,明王朝的许多帝王,死后都葬在它的南坡,那个水库边就有十三个皇陵;那条长城在山岭间蜿蜒爬行,把许多的山头连在一起,古代的汉人建造了一个个的关隘,想拦住那北方的狼。北京有个昌平区,就在天寿山的脚下,北京大学有个分部,也座落在这里。那年九月,正值秋天,我陪儿上学报到去,到过昌平,到过天寿山下。满山是红叶,满树的红柿子,还有金灿灿的板栗和核桃,我儿说,那里村头卖的驴肉也特香,好美的天寿山啊!

想起了天寿山,想起了北京的昌平;想起了老战友,我部军械王主任,是昌平人,转业后,没见过面,也没有联系,那年真想去看望他。因预先未准备,一时也联系不上,又急于赶回程的飞机,未能实现,把这念想藏了起来,藏到了现在。他是位和蔼的兄长,又是严厉的领导,他魁伟的身材,他笑咪咪的双眼,浓重的京腔,典型的北方汉子。他注重人与人间的情感交流,和新的老的都处得来。对于机务工作,他是很严格的;他常讲,特别是我们军械专业,与枪炮弹药打交道,来不得一丝的马虎。大家都喜欢他,很听他的。作

为一个领导管理者,能在业务上严格,在情感上用心,应是合格了。我们国人,由于文化原因,特重感情,不是有句“士为知己者死”的话吗。西方文化的浅薄,只知用利益来制约,这样的管理效果是不会很好的。讲法律,也要用道德,用情感去连接。

空军航空兵,在团的层面,分飞行大队,机务大队和机关;机务大队分外场中队和内场定检中队;我们刚到部队时的大队长,姓朱,是老广,长长的个子,大大的肚子,后来转业去了深圳,成了拓荒者;团里分管机务的是梁副参谋长,是我们的老乡,台州黄岩人,黄岩是著名的蜜桔产地,也是个子高高的,肚子大大的,听说这位和霭的老人已走啦。后来的大队长换了好几任,记得有一位姓郑,有一位姓孙。军械是王主任,特设是吕主任,无线电主任老赵,赵主任也是同乡,绍兴的诸暨人,诸暨现在产珍珠,古代出了一个美女西施,帮勾践打败夫差,灭了吴国。那位副大队长,是我们的原来的一中队长,他姓胡,沈阳人,东北大汉,高高的个子,一头黑发,总是梳的光光的。……

写着写着,多年前的事情,那些人,那些物,那些景,都会活起来,都会向你涌来,像涨潮时的海水,那段当兵经历,实在是刻骨铭心;那个情感,将来一定会带到那个遥远遥远的彼岸……。

甲午之夏·于 慈溪

2014·6·19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