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四师的地勤兵—逝去的岁月(11)未来不可知

未 来 不 可 知

人生啊, 过去不可知,现在不可知,未来不可知;人生是一道多元多次的无解的方程式,诸多的未知数,如何能知晓?

如何解这方程?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说:笛卡儿发现了变数,辩证法进入了数学;用微积分的方法,用辩证逻辑的方法能解得

此方程,变不可知为可知吗?

近日,在翻一本旧书《航空电子技术》时,见到一张贺年片,是有一年的春节,国雷从东安寄来的,上题“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出自唐代诗人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的诗句: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好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结尾四句点明主旨,收束全诗,“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两句感叹美貌

的少女转眼之间将化作白发的老妇,惋惜青春难驻。“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翡”

两句, 一切都如同过眼云烟,迅速消失了!往日繁华热闹的游乐场所,如今只有几只离群

的鸟雀在清冷的暮蔼中发出几声凄苦的悲鸣。

鸟尚且如此,人何以堪。末句的最后一个“悲”字,是此诗的基调。

诗人在《代悲白头翁》中表现的感情虽然是悲伤的,但并不颓废,因为诗人在认真地

思考着人生,眷恋和憧憬着生活中的美。

那年春节,我在师机务处工作;今日见此,我想到国雷,我们同岁,同年参军,同学同专业,后来同在定检分队;记得有一 年的秋天,天高气爽,风清月朗,在蓝球架下,喝着高粱,剥着煮花生,谈天说地……。

他字写得好,业务技术也很好,部队留他,改为志愿兵,满十五年转业,政府负责安排工作,享受排级军转干部待遇,为居民户口;后来,他转业了,政府把他安置在棉织厂,当机修工,又是技术尖子,再后来,政府把厂卖给了资本家,他下岗失业了。他和其它企业下岗失业工人一样,没有土地,没有工作,连自留地也没有。四川的代文,是我二中队时的军械员,后来也改成志愿兵,转业后,分到重庆的一个军工厂,改革后,都不知怎样?有的地方志愿兵在上访,官方在维稳。

人生,命运,确实是过去不可知,现在不可知,未来不可知;因为一切都在变,每时每刻都在变;一切又似乎没有变。政府没变,

政策没变;社会改革了,不变也变了,有官员如此说。这些志愿兵战友,如今变得怎样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怎能让人不想念。

身无物,心无累,也是古人所崇尚所追求的。

无产者光荣啊!

甲午夏月·于慈溪

2014·6·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