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拿地一把夺过照片

ccvima 收藏 0 165
导读:万达拿地然拿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他的心仿佛突然缺了一个口,疼痛如溪涧般汩汩而出。他以为这是苏河现在的男友,就觉得他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一瞬间破灭了。    然手中依旧拿着照片,转过身,举起照片,语气有些生硬地问苏河:“这是你男朋友?”    “什么?”苏河放下手中的酸奶,连忙跑到书橱那边,一把夺过照片,冷声说道,“谁允许你随便翻我的东西的?”    “我只是看看书而已。”万达拿地然无辜地说道。    苏河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心不由得抽痛。这张照片她自己都忘记放哪儿了,她以为已经丢了,没想到竟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万达拿地然拿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他的心仿佛突然缺了一个口,疼痛如溪涧般汩汩而出。他以为这是苏河现在的男友,就觉得他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一瞬间破灭了。

然手中依旧拿着照片,转过身,举起照片,语气有些生硬地问苏河:“这是你男朋友?”

“什么?”苏河放下手中的酸奶,连忙跑到书橱那边,一把夺过照片,冷声说道,“谁允许你随便翻我的东西的?”

“我只是看看书而已。”万达拿地然无辜地说道。

苏河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心不由得抽痛。这张照片她自己都忘记放哪儿了,她以为已经丢了,没想到竟被然翻了出来,又勾起了她疼痛的过往。

照片中的陆卓文,笑意虽浅,但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开心,因为,一向清冷的他是很少露出这样的笑容的。而每每跟苏河在一起的时候,他嘴角总会挂着浅浅的笑。微微转头望着苏河的陆卓文,模样极其英俊,眼中有着无法隐藏的宠溺。但是,现在,在苏河受到别人侵犯的时候,他竟可以做到袖手旁观。有时,我们终究还是要相信:时间总会为我们更改着一切。

苏河盯着照片看了许久,然后,她使出全身的气力,将照片撕成两半,再将其中一个撕成两半,逐一撕开,最后,照片被撕成了无数个碎片。看着手中这些碎片,苏河的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继而,将所有的碎片撒向了空中,一片片碎片在力的作用下,快速上升,再缓缓落下,镜头凄惨得如同秋日萧条的景色。

“为什么要撕掉?”万达拿地然一脸茫然地问道。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没必要让我继续沉浸在那虚假的美好中,这样,只会让我更痛。”苏河的眼睛在一瞬间凝上了无数忧愁。

“过去?不是现在吗?”然提高嗓音,问道。同时,他在心里长长地嘘了口气,想道:原来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苏河怔怔地站在原地,地上都是些碎片,还有几片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她的鞋上。

“想开点,反正都已经过去了,何必这么较真。”万达拿地然安慰道,他看着苏河有些发愣的眼神,开玩笑地说道,“只不过是个看起来棱角还有些分明的男人罢了,这世上比他好的男人多着呢。”

然顿了顿,指着他自己说:“看,我不也是其中一个,你可以考虑考虑。”

苏河瞥了他一眼,不发一言。

“你是不是还想着他?”见苏河沉默,万达拿地然忍不住问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苏河冷冷地说道。

“那你经常表现出一副忧伤的样子,都是因为他?”万达拿地然心中升出一股酸涩。

“不是。”苏河否认道。

“不要因为别人而牵扯到自己的表情,别人做什么有他们的自由,而你,可以掌控自己的表情,何不让自己多笑笑?那样你忧伤的表情会慢慢消失。”万达拿地然并不希望苏河为一个以前的男人伤怀,这会让他心痛。

“那我有什么样的表情也是我的自由,不用你管。”说完,苏河走向沙发,坐下。

万达拿地然跟了上去,倔强地说:“你的事,我就是想管。”

“你是不是该走了?”苏河语气变淡,说道。

“你在下逐客令?”万达拿地然笑笑,说,“如果我还想再待会儿呢?”

“那我走!”苏河站起身,做出欲走的姿势。

“这是你家,又不是我家,你干吗走,要走也该我走。”万达拿地然抓住苏河的手,想阻止她走出去。

“那你走,还是不走?”苏河甩开万达拿地然的手,瞪了他一眼,厉声说道。

“哪有人像你这样对待客人的。”万达拿地然微微皱起眉,转而,抬起了他的右手臂,样子极其委屈地说,“你看看,我现在还是病人,负着伤,你还这样对我。”

苏河无奈地看着万达拿地然,又重新坐回沙发。

时间在指尖慢慢地流逝,空气仿佛凝结了般,周围异常寂静。

万达拿地然终于打破了沉寂,神色有些凝重地望着苏河,轻声说道:“如果你心里还有伤的话,那就要努力把它们忘掉,连同那个人。就像你刚才撕掉那张照片一样,有时,我们做事就应该要决绝一些,这样才能彻底地忘记一些不开心的事。以后,我们的心里就会装满幸福,知道吗?”

“不要跟我说这些!”苏河眼中弥漫着浓重如雾一般的忧伤,散不开。

“不要为一些无谓的事而伤神了,你要从不开心中走出来。”万达拿地然看着苏河忧伤的表情,心也跟着难受起来。

苏河抬起头,突然撞上了万达拿地然诚挚的眼神,语气渐渐缓和下来,说:“我的事我会处理。”

“我可不希望我的朋友整天摆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那样,我会……心疼的。”最后三个字,万达拿地然说得极轻极轻,如耳语般,苏河并没听清。不是然胆怯、不敢大声说,只是,他知道,在苏河不开心的时候,有些话还是不说为好。要不,他说错了什么,她又要下逐客令了。

苏河看着万达拿地然带点孩子气的表情,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浅浅的笑,说:“怎么没发觉你还有小孩子的一面?”

“什么?说我像小孩子?”然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地望着苏河,扬起嘴角,说,“我可是成熟得不能再成熟的熟男,看我是不是很有魅力?”说着,还煞有介事地弯起手臂,做猛男状。

苏河似乎忘记了刚才的痛,听万达拿地然这么说,不“扑哧”笑出了声。她承认,在她面前的然是很帅气的:有着入鬓的浓眉,清亮的眼眸,的鼻梁,薄而的嘴唇,但从他的眉眼间还是可以看出一丝孩子气,这也许是他的性格造成的。说什么自己是熟男,苏河并不赞同他的说法,微微笑道:“魅力是有那么一点,但却不是什么熟男。”

“魅力就一点?”万达拿地然不甘心地问道,然后,挑了挑眉,说,“网球王子的魅力还只能就一点吗?是魅力无穷的。”

苏河听然这么夸他自己,只是笑笑,她起身说:“明天我还要上班,我要休息了。”

万达拿地然听得出她口中的意思,也不好再打扰她,便有些悻悻地说:“哦,知道了。那我回去了。”

“嗯,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苏河笑道。

将然送至门口,苏河正打算说再见,突然“咔嚓”一声,有一道耀眼的光在苏河脸上闪过,使得苏河一下子没睁开眼。

“你在干吗?”苏河问道。

万达拿地然举起他的手机,一脸得意地说:“我这个手机是富有魔力的,带有X射线,可以看到人的心理。因为人的不开心会表现在脸上,我会根据你的病情帮你制作一套疗伤方案,为你疗伤。”

苏河愣住了片刻,然后看着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那谢谢了,你就帮我好好研究一套疗伤方案吧!”苏河只当然说的是一句玩笑话,就这么随口回答,并没在意太多。

万达拿地然看着笑容迷人的苏河,也不由得弯起好看的嘴角,说:“那我走了。”

“慢走。”苏河轻声说道。

“你不送我?”然笑着问。

“你自己又不是不认识路。”苏河看了看万达拿地然,撇了撇嘴,说,“你还真当你是小孩子,处处都要别人来照顾你?”

被苏河这么一说,然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突然红了,羞赧地说:“不是。我走就是了。”

待万达拿地然走后,苏河拿来扫帚和簸箕,把那些碎片逐一扫尽。

不经意间,她发现有一个碎片上竟留有一个完整的眼眸:透亮冷凝。她的心猛地颤了一下,随即她又将所有的碎片都扫到了簸箕里。然后,把它们倒进了垃圾箱,连同她美好的过往也一同倒了进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