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節儉清廉:家裡用餐隻有一道肉菜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7 342
导读:史上曹操算是東漢、三國時代的“極品”:他的政治才能、軍事才能和文學才能是極致的﹔其節儉,也是極致的。   很多人可能會把曹操政治、軍事和文學上的才能,與其生活上的節儉區隔開來,其實不然,曹操的節儉,和其他才能是相通的。他的廉潔,促成其政治軍事成就﹔他的政治軍事生涯,養成其廉潔的品質。   節儉清廉   家裡用餐隻有一道肉菜 不准熏香   先說說曹操生活上的節儉。諸位讀者已經熟悉的故事我就不重復了,咱就挑幾個細節講一講。   在曹操的《內誡令》裡,有這麼一條:“孤不好鮮飾嚴具。

史上曹操算是東漢、三國時代的“極品”:他的政治才能、軍事才能和文學才能是極致的﹔其節儉,也是極致的。

很多人可能會把曹操政治、軍事和文學上的才能,與其生活上的節儉區隔開來,其實不然,曹操的節儉,和其他才能是相通的。他的廉潔,促成其政治軍事成就﹔他的政治軍事生涯,養成其廉潔的品質。

節儉清廉

家裡用餐隻有一道肉菜 不准熏香

先說說曹操生活上的節儉。諸位讀者已經熟悉的故事我就不重復了,咱就挑幾個細節講一講。

在曹操的《內誡令》裡,有這麼一條:“孤不好鮮飾嚴具。”大意是我不喜歡裝飾華麗顯眼的用具。例如行李箱,就用竹子為原料,用粗布縫裡子,“以帛衣粗布做裡”。曹操就是拎著這麼口簡陋的皮箱上前線的,而且這是他的常態,“此孤之平常所用也”。

至於吃的,家裡用餐也不過“一肉”,就是一道肉菜。甚至曹夫人卞氏請弟弟一家吃飯,連魚和肉都沒有,孤寒得很。

東漢時期,人們喜歡熏香,例如曹操的謀士荀彧,人稱“荀令香”,或稱“令君香”,說明這荀彧喜歡熏香。據《襄陽記》記載,荀彧每坐一個地方,那地方就要香三天。荀彧是曹操的手下,經濟條件不會比曹操好,都這麼海量地熏香,說明曹操還是用得起的。誰知道曹操不好這口,在他的《內誡令》裡說:“昔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內不得熏香。”曹操的閨女也很愛美,偏偏不能趕這個時髦,后來嫁給了漢獻帝,因為是皇家規格,才終於熏上香了,曹操還引以為憾,說沒法禁止嫁出去的女兒熏香,“恨不遂初禁”,恨不能執行當初的禁香令。

當然,曹操也不是不知變通,因此也有例外的時候,允許為了去掉房間異味,適當地燒香。那時候的香估計還能起到空氣清新劑的作用,能去掉室內異味,所以曹操允許“房屋不潔,聽燒楓膠及惠香”。這完全是從實用角度來熏香,迫不得已而為之。

曹操到死都很孤寒,臨終前還下令讓家裡的女人自食其力。

從這些細節看,曹操對物質享受沒多大興趣,何以如此呢?

使命感強

以“身非己有,不敢自私”自我期許

史上廉潔奉公的人,一般都是有使命感的人,此類人熱心事業,事業欲強,物欲卻很淡泊,曹操就屬於這類人。

建安十八年,即公元213年,漢獻帝要封曹操為魏公,曹操在給漢獻帝的回信裡說到對自己的期許時,有這麼一句話:“身非己有,不敢自私。”意思就是說,我的身體不是屬我個人所有的,不敢隻顧自己,有什麼私心。這句話雖然有點自我標榜的味道,但曹操當初出山,還真不是為了私利,他是個使命感很強的人。

曹操起初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是當一個郡守,“建立名譽”,“除殘去穢”,清除地方上的丑惡現象,讓世人都明白他的志向,樹立自己的美好形象。后來形勢所迫,他不得不回家,但也不急著出來找工作,而是打算用二十年時間好好讀書,鍛煉身體,“秋夏讀書,冬春射獵”。但又迫於形勢,他的這個主觀願望不能實現,不得不出來南征北伐,“為國家討賊立功”。

待在家裡,他讀書打獵﹔出來,他討賊立功。進退之間,他沒多少私心,有的只是使命感。沒有私心壅塞,沒有貪欲擁擠,就可以騰出更大的空間來干事業。其實,他也是給智慧騰出更大的空間,這樣事業就更游刃有余了。

庄子雲:“其嗜欲深者,其天機淺。”貪欲太深的人,聰明不成問題,但智慧成問題。曹操常常以智慧自許,他去西北和馬超打仗的時候,引來很多人圍觀,曹操指著自己的頭,自負地說:鄉親們,我沒什麼好看的,又不是三頭六臂,隻不過腦袋裡多一點智謀而已,“唯多智”。為什麼“多智”?和他物欲比較淡泊有很大關系。

所以,《魏書》記載,曹操每次臨陣時,“意思安閑”,好像沒事人一般,接下來便“變化如神”。從“安閑”中看出他從容,從容中看出淡泊,又從淡泊中生出智慧,所以他臨陣打仗不慌張,經常能克敵制勝,其實這點和諸葛亮挺像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