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对越自卫反击战东路军司令——许世友上将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许世友,1905年出生于河南省信阳市新县田铺乡河铺村许家洼。他出身贫苦农家,曾在少林寺当过和尚。

许世友上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一位具有浓厚传奇色彩的将军,他出身少林,先入军阀部队,再参加大革命,随后经历了中国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身经百战,于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他的一生曾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校务部副部长,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副旅长,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山东纵队参谋长,胶东军区司令员。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屡立战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全国解放(除台湾地区外)后,曾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常委等职,其最后一次指挥大部队作战是为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年已74岁高龄。

对越实施自卫反击作战,那是因为在1978年底,中国的南方邻国越南因构想恢复建立印支联邦国没有获得中国的同意和支持,便恼羞成怒,遂与中国北方的邻国苏联结成联盟(当时中苏两国兄弟关系破裂),欲对中国形成南北军事围攻,已给中国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越南当时欲于建立的所谓的印支联邦国,就是想将其邻国老挝和柬埔寨纳入其旗下,实现由其主宰的三国统一。越、老、柬本是三个国家,在被法国殖民统治之后曾有过一定的渊源。在二战结束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三国都开始了独立运动,而越共作为最强势的一方一直有恢复大印支的想法。

当时的越南在中国和苏联的大力支持下,打败了侵略其国土的美国之后,因有中国和苏联的支持,其军队装备达到强势实力,拥有苏式、中式、美式(属于缴获的)各类先进武器,越南便自吹自擂的号称起“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走上了军事扩张的道路。

1978年,越南在苏联的支持下,向柬埔寨发动了入侵,并迅速占领了柬埔寨全境。于此同时,越南在国内大规模排华,对中越边境的陆地、海洋提出主权要求,宣布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等岛屿纳入其版图范围,出兵继承了越南共和国(南越)对南沙群岛部分岛屿的占领,并在中国边境毫无顾忌的酿造军事冲突。而此前的越南(北越时期)则明确表示南海诸岛为中国领土。

对中国来说,越南在南方蚕食中国边境,不断进行武装挑衅,又在1978年底入侵中国南方盟友柬埔寨,这是赤裸裸的地区霸权主义,是对中国周边安全的严重威胁。当时的中国,主要的国家安全压力还是在北方的中苏边境,并且由于国内刚刚结束十年动乱,军队自1962年以来已经十多年没有打过大仗了(仅有1974年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的小仗)。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稳定,推动国际反霸斗争,对越南打一仗,还是需要下很大的决心的。

1978年12月7日中共中央军委召开会议,决策发起惩越作战,以多击少,用牛刀杀鸡,速战速决,震摄越南侵扰中国边境及在中南亚进行扩张的气焰。12月8日,中央军委下达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略展开命令。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邓小平当面任命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为东线广西边防部队总指挥。

1979年1月1日,中央军委又调曾经在1967年率友好代表团进入越南北方考察过军事形势的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上将任昆明军区司令员,担任西线云南边防部队总指挥。

中共中央军委下达给东西两线解放军的战役决心是:有限时间,有限纵深,集中优势兵力,迂回包围,各个击破,速战速决,歼敌速回。

1979年2月17日(即农历己未年正月二十一日)凌晨4时半,集结在中越边境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对越南北方6个省11个县份发起攻击。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就占领了越南北部20余个重要城市和县镇,随之便宣布胜利,撤出了越南。

东线中国军队在许世友上将的运筹指挥下,只用了3天时间便进击到越南的首府河内附近的凉山市。鉴于越军的顽强抵抗,3月1日上午9时30分,东集团集中19个炮兵营的306门火炮猛轰谅山,事后被颂称为 “万炮轰谅山”。炮击过后,中国军队奋力突进,经过2天战斗拿下了谅山北市区,迫使越军退守奇穷河以南的谅山南市区负隅顽抗。

中共中央军委原本的预定作战意图是打到奇穷河就可以了,不再前伸。然而越南的宣传机器却在叫嚣,声称“中国军队没有占领谅山市”。这个报道惹得许世友大为震怒,遂命令6个步兵营于3月4日打过奇穷河,攻占凉山南市区,最远向奇穷河以南推进了5公里。

英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可谓能征善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越南兵虽说能战,但是与中国军队较量,那只能是小巫见大巫,唯有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部队打下谅山后,中央军委命令撤兵。

许世友望着军用地图沉吟,不无遗憾的自语说:“全是平原了,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达河内。”

可是,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我们不无后顾之忧,苏联已在中国北部边境陈兵百万,北方安全压力很大,中央一再下令后撤。

许世友虽然表示服从命令,同时又坚持拖一下:“拱一拱,我要再拱一下……”。许世友是希望能将越南在柬埔寨的主力牵回来。他对部队领导说:“我们再前拱一下,吓唬他们一下子!……”。

他派兵前出谅山几十公里,当时吓得越南的政府机关纷纷撤出河内。接到报告,许世友哈哈大笑,捋起袖子,晃动着粗大有力的胳膊说:“瞧,吓尿了不是!撤了,吓的屁滚尿流啊!”

依照当时许世友的设想,他是作好了攻克河内的准备的,以至于在接到要他撤退的命令后,不由得火冒三丈,导致他回国时,政治局没人敢去迎接他,最后由习仲勋同志硬着头皮去接了,结果在机场就被刚下飞机的许世友将军摔了个仰面朝天。由此不难看出,许世友上将就是这么一个敢打敢拼的人。

许世友上将是我军一位有着特殊经历和丰功功绩的又富有个性、特色的传奇式将军,人们对他的某些不虑身份的弱点都能善意地给予谅解。

许世友上将为国为民的崇高品格和威震敌胆的军事谋略与无所畏惧的尚武胆识将永远鲜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的心中,永远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