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啦,老毛子神剧,有周星驰风格

只为军狂 收藏 29 17462
导读:板凳哥 门框哥 还有油桶哥 布列斯特要塞的红军大杀器 小样,亮剑精神

板凳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门框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还有油桶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布列斯特要塞的红军大杀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样,亮剑精神,不知道老子独立团还用过菜刀和扁担呢。

6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 hntyr007
回复:[原创]乌啦,老毛子神剧,有周星驰风格

刀刃朝后,咋剁人?

剁自己还差不多!

兄弟,这是破锋八式的拿刀方式,西北军的。

3楼 hntyr007
回复:[原创]乌啦,老毛子神剧,有周星驰风格

刀刃朝后,咋剁人?

剁自己还差不多!

9楼 东北虎Z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大刀破刺刀的拿法,刀背朝左,当鬼子刺刀刺过来的时候用刀背用力向左磕开刺刀,借着回来的力直接把刀刃落在鬼子脖子上,又快又省事,及其有效
学习了

3楼 hntyr007
回复:[原创]乌啦,老毛子神剧,有周星驰风格

刀刃朝后,咋剁人?

剁自己还差不多!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大刀破刺刀的拿法,刀背朝左,当鬼子刺刀刺过来的时候用刀背用力向左磕开刺刀,借着回来的力直接把刀刃落在鬼子脖子上,又快又省事,及其有效

3楼 hntyr007
回复:[原创]乌啦,老毛子神剧,有周星驰风格

刀刃朝后,咋剁人?

剁自己还差不多!

9楼 东北虎Z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大刀破刺刀的拿法,刀背朝左,当鬼子刺刀刺过来的时候用刀背用力向左磕开刺刀,借着回来的力直接把刀刃落在鬼子脖子上,又快又省事,及其有效
15楼 两个新兵
虎哥这都懂,还以为你就知道怎么打日本女人回复:乌啦,老毛子神剧,有周星驰风格
略懂,略懂

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凌晨三时十五分,猛然轰鸣的炮声打破了夏夜的宁静,苏德战争爆发了。在布列斯特要塞对岸,德军集中了十二个炮兵营和重炮重点轰击布列斯特要塞,同时,经过周密计算时间的德国空军俯冲战斗轰炸机也准时越过边境开始对布列斯特市和堡垒进行轰炸。在持续一个半小时的火力急袭下,德军密集的炮火集中轰击了要塞的大桥、城门、炮台、军火仓库、医疗救护站、食品仓库、军营和军官宿舍,每间隔四分钟就持续进行十分钟的炮击,在德军的炮击下许多苏军军需仓库被摧毁,最重要的是各个堡垒的供水系统遭到破坏而丧失功能。在德军强大的火力支援下,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攻击波只用了四分钟,于三时十九分强渡到布格河对岸,四分钟后,三时二十三分,主要由工兵突击部队组成的第二攻击波也渡过布格河。两批突击分队相互配合,经过短促战斗,迅速穿越过捷列斯波尔要塞和沃伦要塞,直扑中心堡垒第一批抵达中心堡垒的德军士兵惊讶地发现,尽管经过德军强大的火力打击,中心堡垒四周的营垒仍然完好无损,即使是500毫米火炮发射的重达一吨的炮弹对堡垒造成的破坏也不是十分理想。隆隆的炮声和剧烈的爆炸声只是将守卫堡垒的苏军从睡梦中唤醒,使其能够迅速进入战斗位置。第一批攻入中心堡垒的德军很快被清醒过来的苏军实施的逆袭而挫败,守卫者一举将德军赶出了中心堡垒。尽管遭受猛烈阻击,担任主攻任务的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三五步兵团和第一三○步兵团,还是按照事先的战斗计划,将四个堡垒孤立开。六月二十二日整日的战斗里,德军对各个堡垒发动了数次猛烈进攻,也没有能够完全占领任何一个堡垒,在中心堡垒的北门,从布格河对岸进攻的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三五步兵团第一营得到一些坦克的支援,两辆德军坦克一度经过中心堡垒北部的布列斯特门直入中心堡垒中心,然而后续步兵被顽强抵抗的苏军击退,进入堡垒内部的德军坦克一辆被苏军反坦克炮摧毁,另一辆也被勇敢的苏军士兵用炸药消灭。其他各个堡垒内的苏军也表现出英勇的战斗精神,在没有指挥员的情况下各自奋战,尤其是捷列斯波尔和沃伦城堡内的苏军第一二五步兵团和第八十四步兵团军官训练学校的学员和士兵们,积极主动出击,将德军突击力量大部牵制在中心城堡附近,为中心城堡和北部科布林城堡的苏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这两个城堡内的苏军于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在德军还没有完全围困城堡外廓的间隙里,有相当一部分辅助人员和伤员成功撤离城堡,到六月二十二日中午德军完全围困住要塞的时候,留在要塞中坚持战斗的官兵大约还有三千五百~四千人。留下来的人被孤立分割在要塞的四个堡垒内,彼此之间没有联系,整个要塞的守卫者们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系统,而是靠着各自堡垒内的军官和政治委员们领导着独立的抵抗战斗。到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德军占领了捷列斯波尔堡垒和沃伦堡垒的大部分,并通过这两个堡垒连接中心堡垒的桥梁,占据了中心堡垒捷列斯波尔门和霍尔姆门之间的一段营垒。在捷列斯波尔堡垒西部的布列斯特门附近的防御工事里,仍然有大约三百名苏军士兵坚持战斗,与捷列斯波尔堡垒遥遥相对的沃伦堡垒,在战争爆发前是苏军第四集团军和第二十八步兵军的医院,驻扎着苏军第六步兵营和第九十五医务营,还有一个第八十四步兵团的初级指挥员训练学校和少量国境守卫队的士兵,这里残余的守卫者在六月二十二日还有零星人员在坚持战斗。到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德军在一天艰苦战斗中阵亡了二十一名军官和二百九十名士兵,这大大超出了该师在一九三九年整个波兰战役中的总阵亡数目,可见战斗的激烈程度。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对留在布列斯特要塞的苏军官兵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记忆,中心堡垒苏军还保留有电台,尽管他们想尽办法,都不能和上级指挥部取得联系,他们不知道,整个苏联国境线都爆发了大规模战斗,六月二十二日白天从要塞北部耀武扬威地通过的德军装甲集群已经迅速推进到数十公里外的苏联境内,而且锐不可当。而且整个苏军西方面军的联系都是一片混乱,就连莫斯科的苏军总参谋部都无法和西方面军司令部取得联系,就不用说远在国境线的这个小小的部队了。各个堡垒内留下来的苏军官兵都来自不同的部队,尽管他们彼此之间无法取得联系,他们还是在各自的混合团体中选出了自己的指挥员。有战斗力的混合部队分为三块,他们分别被德军割裂在中心堡垒、科布林堡垒和捷列斯波尔堡垒内。其中中心堡垒的苏军分为三块,一块聚集在捷列斯波尔门,由苏军第十七红旗布列斯特国境守备总队和苏军第六步兵师第三三三步兵团部分官兵守卫着,他们的指挥员是国境守备队的基热瓦托夫中尉和三三三步兵团的波塔波夫中尉;第二块聚集在霍尔姆门及其附近的兵营和教堂中,他们的主要组成部分是苏军第六步兵师的第八十四步兵团,指挥员为该团政委福明;第三块则守卫在中心堡垒北部的布列斯特门,他们由一些炮兵和部分内务部部队的士兵组成,指挥员是尼古拉·切特恰巴科夫中尉、安纳托利·维诺哥拉多夫中尉和布列斯特要塞政治警察主任费奥提尔·库奇卡洛夫。中心堡垒的军官们在六月二十二日晚召开了一个联席会议,选举出中心堡垒混合守卫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并且发布了第一号作战命令,命令要求中心堡垒所有官兵坚决捍卫要塞并勇敢战斗,命令指出联合指挥部的最高指挥人员是苏联共产党员祖巴乔夫大尉,团级政委福明是他的助手。聚集在整个要塞最大部分的北部科布林要塞的苏军是最多的,大约有一千人,主要是苏军第四十二步兵师第四十四步兵团的官兵,另外还有一些炮兵和高射炮兵,装备也较其他堡垒好。他们的指挥员是四十四步兵团团长扎夫里洛夫少校,中尉伊万·阿基姆奇金和大尉级政治指导员尼古拉·涅斯捷尔丘克。由于北部科布林堡垒是原布列斯特旧城,许多要塞部队的军官宿舍都设立在这里,因此除了士兵外,该堡垒还用相当一部分军官家属。在白天的战斗中,德军主要作战目的是要攻取中心堡垒,而对北部的科布林堡垒则采取了围困的策略。整个白天,在布列斯特和要塞之间的空旷田野里,德军的装甲突击部队滚滚向东推进,而要塞内的苏军则束手无策。六月二十二日夜晚,少尉克拉姆科率领一小队士兵在科布林要塞外廓周围埋设了大量地雷,这一行动对后来北部要塞和东部壁垒的持久防御战有着深刻的意义西南的捷列斯波尔堡垒和南部沃伦堡垒是德军在六月二十二日的主要突击方向,在战斗开始的时候,这两个堡垒就遭到德军猛烈的炮火袭击,随后德军犀利的进攻具有真正的突然性,因此,战斗不久这两个堡垒的大部分就落入德军控制之下。但是在捷列斯波尔堡垒的西门——布列斯特门附近防御工事内仍然大约有三百名苏军官兵幸存下来,他们的指挥官是一个坚决和精力充沛的军官——上尉费多尔·梅利尼科夫。这批守卫者坚强地守卫着捷列斯波尔堡垒的南部,使德军不能随意穿越布列斯特门为堡垒内的德军运送给养。这批守卫者是要塞防御战初期战斗条件最艰苦的部队。在沃伦堡垒的苏军医疗单位在战斗开始时就遭到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三○步兵团第一营的突然袭击,从德军炮火下幸存的苏军士兵成为战争爆发后的第一批战俘,另外有一些士兵在德军没有封锁连接中心堡垒的桥梁之前撤退到中心堡垒去,只有零星的幸存者在这里坚持作战。6月23号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凌晨,中心堡垒内团级政委福明指挥下的苏军第六步兵师第八十四步兵团的剩余官兵,在中心堡垒霍尔姆门向二十二日白天占领了霍尔姆门和捷列斯波尔门之间的德军不断发起夜袭,占据这个前沿工事的德军是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三五步兵团第三营一部,在二十二日白天,为了便于指挥,第一三五步兵团团指挥所没有顾虑堡垒中还有残余苏军在战斗,已经从布格河对岸前进到与中心堡垒一河之隔的捷列斯波尔堡垒。日前突入中心堡垒的德军步兵封锁着中心堡垒内的一片区域,使得中心堡垒内三个苏军聚集区域不能自如地相互联系。六月二十三日白天,德军经过重新部署,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向布列斯特要塞各个苏军还在守卫的地域重新发起了猛烈进攻,进攻的重点集中在北部科布林堡垒和中心堡垒,德军的企图是将北部科布林要塞的苏军压缩到北门和东部壁垒一带,使其不能和中心堡垒遥相互应;同时,在中心堡垒内实行穿插分割,一一歼灭堡垒内的苏军。整个白天德军对中心堡垒内的苏军连续发动了八次进攻,但是都被守卫者击退,苏军第八十四步兵团甚至还有力量组织了数次反攻,企图将中心堡垒内的德军赶出堡垒,但是反攻在德军的强大火力掩护下都失败了。中心堡垒内苏军第八十四步兵团还有电台,团级政委福明通过这个电台一直试图能够与自己的上级——苏军第四步兵军取得联系,在屡次联系没有回应的情况下,福明无奈下使用明码发出如下电文:“这里是布列斯特要塞,这里是布列斯特要塞,我们仍在战斗……我们需要援助!”但是电台内仍然是一片寂静,没有人答复他们。在北部的科布林要塞,扎夫里洛夫指挥下的苏军第四十二步兵师第四十四步兵团的官兵顽强打退了德军从堡垒西侧发动的一系列攻击,二十二日夜里克拉姆科少尉埋设的地雷这时发挥了作用,从布格河对岸驶来的德军坦克在堡垒外廓被地雷炸毁了数辆,坦克里的乘员在逃出坦克时也被苏军击毙。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苏军家属也投入战斗,妇女们一边照顾伤员,另外还搬运弹药。到二十三日下午,进攻科布林要塞西壁垒的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三五步兵团第一营在得到布格河对岸德军炮火的大力支援下,终于突入科布林要塞的西部兵营并且坚持到入夜,二十四日德军在这个方向重新发起猛烈进攻,迫使苏军士兵先退守到科布林要塞北门附近的工事内,而后又被压缩到东壁垒,在这里苏军反而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火力支援,在东壁垒附近有一座苏军军需仓库还没有被完全摧毁,苏军士兵拥有了几门反坦克炮。这里以前驻扎着苏军第三九三高射炮营、第三三三步兵团的一个运输连,还有第九十八独立反坦克炮兵营的一个训练班,这些部队的剩余人员也在堡垒中战斗,炮兵们有了自己得心应手的武器了。6月24号二十四日,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在作战报告中称:“单独使用步兵对这片地区进行突击是不可能的,隐藏在坚固的火力发射点和马蹄型防御工事内经过精心组织的步枪和机关枪火力,会把一切靠近它的人消灭掉。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通过围困造成饥饿和干渴迫使俄国人投降——我们准备使用这个策略让俄国人精疲力尽。”北部科布林要塞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中心堡垒的战斗也在发生激烈巷战,德军从早先占领的捷列斯波尔门和霍尔姆门之间的出发阵地,开始准确指引德军炮兵逐个摧毁中心堡垒内苏军占据的建筑物,然后步兵再逐屋占领,在每一座建筑物里,德军都会遇到猛烈的阻击,因此德军进展十分缓慢。最令德军头痛的是捷列斯波尔门,这个直接通向捷列斯波尔要塞的大门里从六月二十二日就被苏军占据着,年轻的苏军第十七红旗布列斯特国境守备总队中尉基热瓦托夫和苏军第六步兵师第三三三步兵团波塔波夫中尉领导下的一小股苏军顽强坚守着这个坚不可摧的大门,使德军一筹莫展。同时,残留在捷列斯波尔堡垒内大约三百名苏军也不停地进行反冲击,这两部分苏军的抵抗让进攻中心堡垒的行动延缓了许多。为了拔掉捷列斯波尔门这颗钉子,就必须先解决掉捷列斯波尔堡垒内的残余士兵。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德军增调来一三五团预备队第二营,一步步清剿这个地区的苏军士兵,外无增援,内少弹药的这批苏军无法抵挡德军的凶猛进攻。二十四日夜~二十五日凌晨,堡垒守卫者们决定突围。借助夜色的掩护,他们向东部的沃伦堡垒方向进行了突击,但是在德军猛烈火力阻击下,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能够成功突围到沃伦堡垒。这几个突围到沃伦城堡的苏军于二十五日白天,被德军围困在沃伦要塞的南门内工事里,在那里他们英勇战斗到自己最后时刻,根据战后当时在场人员的回忆,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以后,就再没有听见过沃伦城堡内响起过枪声。捷列斯波尔堡垒中没有突围出去的苏军又在城堡内坚持了五天,五天来他们经受了死亡、伤痛、饥饿、干渴和缺乏弹药的困难考验,到六月三十日,绝望中的这批苏军循着枪声向东北方,也就是捷列斯波尔门方向勇猛出击,以期能够和中心堡垒的坚守者会合,在突击过程中,苏军士兵摧毁了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三五团团指挥所〔有资料说这次突击击毙了一三五步兵团的团长,但是我没有查找到资料,不敢下结论〕,但是他们在大桥外侧遭到德军强有力的火力封锁,许多战士倒在突围的道路上,突围失败了。随后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七月初,在捷列斯波尔堡垒内的的苏军士兵最后只有十五个人幸存下来被德军俘虏,但是他们给予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第一三五步兵团第三营和配合该营作战的第九十九炮兵团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有利配合了中心堡垒的保卫战。六月二十四日,纳粹外交部长里宾特洛普得意洋洋地在柏林宣布,苏联人在整个边境上的抵抗全部都被粉碎,德军正在前进中。也就是这一天,中心堡垒内的三部分守卫者终于取得了联系,二十二日晚成立的联合指挥部能够统一协调整个堡垒内的战斗了。6月25号二十四~二十五日,北部科布林堡垒的战斗十分激烈,中心堡垒的守卫者判断在科布林堡垒的苏军处境很危险,为了和他们取得联系〔也许是为了支援他们的战斗〕6月26号六月二十六日中午,中心堡垒的苏军派出一百二十人杀出中心堡垒的北门,试图穿过大桥突入科布林要塞,这批勇敢的士兵冒着德军猛烈的火力发起冲锋,许多人当场牺牲,只有几个人到达北岸,旋及被德军俘虏。6月27号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德军开始使用重型臼炮有计划地在炮兵观察员的指引下炮击苏军占据的地区,德国空军也协同炮兵向要塞投掷重型航弹,6月29号二十九日上午,一枚重达一千八百公斤的巨型航空炸弹被德国空军投掷在科布林堡垒,巨大的爆炸造成的震荡甚至在三公里外的布列斯特城内都能感受到。猛烈的炮火准备整整进行了两天,中心堡垒和科布林堡垒许多建筑物被摧毁。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一位军官鲁道尔夫·盖斯菲佛在战后的个人回忆录《我在第四十五步兵师的经历》〔奥地利林芝一九五五年〕中写道:“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猛烈的炮火,在以后的战斗生涯中我也再没见到如此密集的炮击……密集的弹幕炮击使大地都在颤动六月二十九日,持续了两天的炮击停止了,战场上出现了少有的安静,在硝烟还未散尽时,德军通过广播向坚守要塞的苏军宣读了最后通牒,通牒称假如在规定时间内守卫者还不缴械投降,德军将把整个要塞“碾成粉末”,北部科布林要塞的苏军意识到最后的残酷战斗就要开始了,经过指挥员们的研究,他们决定强迫所有在防御工事内的妇女和儿童撤出堡垒,向德国人投降,但是所有的军人表示将坚决战斗到底。最后通牒德军最后通牒规定的时间到后,中心堡垒和科布林堡垒的守卫者们宁死不降。德军又恢复了炮击,这一次德军使用了能够穿透两米厚钢筋混凝土层的高爆炮弹,这种炮弹在整个战争期间只在布列斯特和塞瓦斯托波尔使用过。德国空军也向重点建筑物投掷重达五百公斤的重型航弹。在北部科布林堡垒,德军炮火将东部壁垒的马蹄型防御炮塔完全摧毁,军需仓库也被命中,所有库存物资全部毁于炮火,仓库中被毁物资猛烈燃烧,将墙壁上的石头都融化了一部分。在中心堡垒,一枚重型航空炸弹直接命中了白宫,这个坚固的建筑物坐落在中心堡垒的西北,是苏军战前的要塞建筑指挥所所在地,有一股苏军坚守在那里,建筑物被航弹摧毁后,废墟中全部守军中只剩下两个幸存者;中心堡垒的指挥所所在地圣尼古拉教堂也被命中,许多苏军指挥人员当场牺牲,使中心堡垒完全丧失了指挥系统。猛烈炮火袭击后,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在坦克的支援下对中心堡垒和北部科布林要塞发起总攻。德军步兵冲入被炮火摧毁大半的东部壁垒,与守卫苏军在地下工事和营房中展开激烈近战;德军坦克从中心堡垒北门——布列斯特门冲入堡垒内部,彻底分割了中心堡垒。在第八十二工兵营的配合下,德军步兵向在炮火中残存下来的建筑物实施分割围歼。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师长施列伯将军在一份报告中叙述了他在当天亲临前线时的见闻:“第八十二工兵营担负着对中心堡垒建筑物进行爆破的任务……这是为了彻底消除它对北部〔指科布林堡垒〕岛屿的火力支援。炸药被工兵们从屋顶投掷到窗户处,然后点燃导火索撤离,当炸药爆炸时,我们能够听见里面俄国士兵的尖叫和呻吟声,但是他们仍然坚持战斗。”鲁道尔夫·盖斯菲佛在他的回忆录中也写道:“我们只能冒着猛烈的火力一个接一个地逐渐夺取反抗者的战斗阵地,在中心堡垒的守卫者也被称为是‘军官团’,他们宁愿和他们所在的建筑一起毁灭也不投降……守卫者坚持战斗,直到建筑物被我们的炸药夷为平地。”6月30号六月三十日,在德军绝对优势火力进攻下,布列斯特要塞绝大多数地区被德军占领。守卫在白宫的苏军在白宫被德军航弹命中后只有两人幸存,这两个人是库瓦林少尉和列兵沃尔科夫,这两人在废墟中坚持战斗了一夜,在三十日敌人的进攻中双双阵亡。中心堡垒的指挥员、身负重伤并且精疲力尽的祖巴乔夫大尉和团级政治委员福明在德军总攻后被俘,福明被德军当即枪决在中心堡垒的霍尔姆门外,祖巴乔夫大尉在一九四四年死于纳粹汉密尔堡集中营。这天中心堡垒战斗的最后地点发生在西北壁垒,战前这里是苏军工程兵营房,残余苏军聚集在这里,试图向一河之隔的北部科布林要塞东部壁垒突围,苏军第九国境守备队的基热瓦托夫中尉率领几个战士自愿留在最后掩护战友撤退,最后英勇战死,突围的苏军也被德军击溃在运河岸边。在北部科布林要塞,德军在长时间炮火准备后占领了东部壁垒的大部分,并且抓获了一些负伤的守卫者,堡垒的剩余守卫者被德军分割为各自孤立的几个小部分。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的一个指挥官在一个报告中写道:“六月三十日,使用火焰喷射器和燃烧弹进行攻击的准备已经就绪,我们用许多桶和瓶子装了汽油等油脂,并把它们投掷进俄国人占领的堡垒地下堑壕里,我们希望能够用手榴弹或者燃烧弹点燃它们,以迫使俄国人投降。”德军使用火焰喷射器对守卫者占据的几个炮台和工事进行攻击,仍然有一部分苏军成功转移到堡垒的其他部分坚持战斗。

7月份七月八日,在布列斯特要塞作战中的德军第四十五步兵师向中央集团军群递交了一份报告,报告称要塞已经被占领,这并不正确,一些被分割开零星活动的小股苏军还在堡垒的废墟中坚持战斗,根据文字记载的资料显示,这些倔强的战士一直战斗到七月中旬。七月十二日,扎夫里洛夫少校聚集了一小部分苏军在西北壁垒的外工事继续战斗,在这里扎夫里洛夫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弹药,但是他四处寻找武器和食物,在东部壁垒的残垣断壁中又坚持了十一天,一九四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德军终于抓获了负伤并且异常虚弱的扎夫里洛夫少校,他后来被送到战俘营并且活到了战争结束,一九四五年四月被苏军从纳粹集中营解放出来。布列斯特城的居民回忆,在七月底,堡垒内还经常传来步枪和机关枪的射击声,相信这时候还有个别战士在要塞内与德军交火,没有人知道要塞内最后的战斗在什么时候发生,也没有人知道要塞最后的守卫者是谁,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牺牲的。[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