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神薛岳将军的--三次长沙会战之(二)

大雕与弓箭的关系是怎样的 收藏 17 790
导读:叶挺盛赞此战与平型关、台儿庄三足鼎立。有人称薛岳为中国抗日第一战将,就数量而言,薛岳是受之无愧的.[/size]

抗日战神薛岳将军的--三次长沙会战之(二)


薛岳[1](1896年12月27日——1998年5月3日),汉族,字伯陵,广东韶关市乐昌县九峰镇小坪石村客家人。抗日名将,时有抗日“战神”之称,陆军一级上将。功勋累累,被称为歼敌最多的将领,仅四次长沙会战就歼灭日军十余万。但使他名声显赫、排名靠前的主要还是万家岭大捷,此战全歼日军一个师团,是抗战八年绝无仅有的。叶挺盛赞此战与平型关、台儿庄三足鼎立。有人称薛岳为中国抗日第一战将,就数量而言,薛岳是受之无愧的.

第二次长沙会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之后,湖南战场沉寂了大约两年。薛岳利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大力发展湖南经济,训练军队与民众,也不时出击 骚扰敌军。特别是,第九战区的部队得到修整和补充,战斗力显著增强,对武汉地区敌军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

1941年4月13日,苏联与日本签订《苏日中立条约》,日本的北进派彻底失利,苏联赢得东线的安宁。但此举对中国人民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日本的南进派得势,立即挥师南下,关东军主力也陆续调出东北。日军南下的直接结果,首先就是严重打击了国民政府在中条山的军队与根据地。

与此同时,日本决意侵占南洋,而侵占南洋必须有决心同美英等国开战。为了达到上述目标,兵力准备是必须的,必须从中国战场抽调兵力。日本确实这样做了,1940年中国战场有兵力77万,1941年则降至65万。其中驻守武汉地区的第11军就必须抽调3个师团。如此一来,第九战区的威胁更为凸现。为此,日本决定尽快解决“中国问题”。

在另一方面, 1940年8月2日,蒋介石约定与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坂垣征四郎的谈判泡汤。日本方面寄以很大希望的“桐工作”失败,蒋所谓谈判的计划不过是延缓日本承认汪伪政权的计谋。日本认定和平解决中国问题已经绝望。而美国加强了对中国的援助,1940年10月英国对华贷款1000万英镑;12月美国国会批准对华贷款1亿美元;次年3月美国《武器租借法案》对华生效;4月美、英分别增加对华贷款5000万美元和500万英镑;美国为中国空军配备500架飞机及美国技术人员;6月9日,陈纳德志愿航空队抵华;7月3日美国决定对华派遣军事代表团。相反,美国增加了对日本的限制逐步升级:1940年7月26日,美国宣布《美日通商航海条约》无效;1941年3月开始的美日谈判遥遥无期,却始终坚持要求日本撤军。6月22日苏德开战,苏联完全无力牵制日本。25日日本政府和军部联合通过《关于促进南方对策问题》,决定以武力进驻印支南部。7月下旬美国冻结日本在美资产;8月1日禁止对日出口石油。


而1941年3月1日任命为中国派遣军司令的?x俊六,8月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策划对长沙进行攻击。在?x俊六任命时,日本第11军司令部也相应改组,木下勇出任参谋长。4月阿南维畿出任司令官,他们确定了“加号计划”,准备第二次长沙会战。经过反复的空中侦查,阿南司令官认为上次战役失败在于兵力分散,此次计划决定集中兵力进攻,力争在汨水以南长沙以北地区歼灭第九战区主力,并决定于9月18日即“九一八”事变十周年日开始进攻。

兵力准备方面,阿南决定以4个师团、4个支队、一个坦克联队、两个重炮联队、两个工兵联队、两个飞行团180架飞机、30多艘军舰200多艘汽艇参加作战。这些部队逐渐向岳阳地区集中,规定九月中旬必须进入攻击出发地。9月10日阿南下达攻击令,18日开始进攻。

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后,第九战区在薛岳的主张下,逐步袭击日军,阵地前推几公里到数十公里不等。为预防日军可能的进攻,不仅整训、补充了各部队,还加强了防御阵地。薛岳重视民众支援战争的能力,动员并训练了湘北民众破坏敌军交通线的能力。

在军力安排方面,基本上把第一次长沙会战时敌进攻路线作为已方重点防御方向,此外,鉴于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确定了反攻方针,薛岳安排拟定了反攻作战计划。反攻与御敌均注重鄂南、赣北、湘北三面。

始料不及的是日军第6师团先期于9月7日开始扫荡大云山地区。该地位于昌水以北,山高林密,除为第四军辖区外,部分由第五十八军防御。山中驻扎了第九战区第七挺进纵队,专事对日军占领区进行游击破坏活动。日军文件显示,该纵队“顽强破坏我铁路及通信线路,为我运输工作之大患”。第6师团对大云山扫荡,掩护了第九战区对大规模进攻的防备,第二十七集团军总司令杨森便未能从日军频繁调动中意识到总攻的威胁,于是仅以反扫荡为作战目的,命令第四军军长欧震加强大云山之守备。


日军第6师团猛烈打击大云山守军,使遭受重大损失。日军突破大云山东侧阵地,突进至大云山南侧,包围大云山,形势非常紧张。杨森命令第59师、新编第10师、第60师驰援,方使日军停滞于长安桥。10日,第6师团撤往桃林,扫荡大云山任务改交第40师团,两军交接空隙被新编第10师抓住,收复大云山。第60师则抵达长乐街并继续挺进昌水北岸。

10日,第九战区命令第二十七集团军于11日拂晓发起全面反攻,第6师团第13联队遭到惨重损失,固守待援。而第40师团刚换防上阵,不知道第6师团已报告扫清了的大云山又被新编第10师夺回,其重松支队抵达甘田时即遭受新编第10师猛攻,损失亦惨重,竟日苦战后方得以与固守的第13联队会合。却又陷入包围之中,重松支队换第13联队防后,第13联队归建第6师团。而驰援重松支队的第40师团,在白羊田遭受新编第10师侧击。13日起,中国军队四面攻击第40师团,双方均伤亡惨重。

日军为解第40师团之围,派荒木支队往援,杨森亦命第102师主力、第58师、新编第11师赶赴大云山参战。至15日,杨森始得知岳阳以南集结了数万日军,判断日军有大规模进犯第九战区之可能,遂急电第九战区司令部,并命令第四军在新墙河防线加强戒备,积极侦查敌情;命令通城之第二十军准备参加新墙河战斗。不过他太想全歼第40师团了,急令第四军、第五十五军17日拂晓发动总攻,务必全歼日军。当日我军攻克两据点另两高地,全歼在望。


18日晨日军发动全面攻势,新墙河遭到强大火力打击,整个第二十七集团军部署全被打乱,昌水以北各部不得不撤离大云山阵地,转入新墙河战场,但已贻误战机。如此,日军以大云山扫荡掩护主力进攻的企图基本得逞,以一个师团牵制了我军五个主力师,新墙河阵地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日军一举突破。薛岳应战不仅太迟,且布防于三个方向,而日军集中兵力只由北向南进攻。

日军的突破兵力为45个步兵大队、322门火炮,并协同战车、舰艇、飞机作战。我军虽英勇苦战,牺牲惨重,但终于不敌日军强大攻势,逐次撤退。薛岳打算在汨水两岸歼灭敌军,遂于18日电令第三十七军、第九十九军两个师由第三十七军统一指挥,设置阵地于浯口至三姐桥一线;第二十六军集结金井、将军坝;第九十二军调平江;战区炮团开金井先协助第三十七军守势作战,再协助第二十六军攻势作战。随即又电令第二十七军于汨水以北向敌侧背发起攻击,以迟滞敌军南下。此部署应属有效,不料却被日军破译电码,阿南决定立即变更原定在湘江两岸消灭敌军的计划,改在捞刀河以北捕捉敌军,然后直取长沙。

20日,阿南命令下达,将日军主力推进至汨水南岸,准备下一步攻击;第6师团以一部侧击第二十六军占领攻势据点;第3师团、第4师团各接守前部守备,然后转进。日军各部接电令后,于20日深夜至21日渡过汨水,准备22日黄昏总攻,决心全歼中国军队主力。至此,两军必在汨水两岸展开殊死战斗。同日,蒋介石命令第六、第七战区各派一个军驰援长沙,并命令中央直属的第十、第二十六、第七十、第七十四军划归薛岳指挥。


不知敌已破译密码从而采取了相应对策的薛岳,仍以为敌主力尚在汨水以北,遂命令第二十七集团军全力攻击北岸敌军。如此,日军仅以一个师团又一个旅团的兵力,在汨水以北牵制住本来就延误时机的第二十七集团军全部兵力达数日之久。直至9月26日,奉薛岳命令,第二十七集团军之第四、第二十军全部渡过汨水南下,但日军已在汨水南岸击溃了第二十六、第三十七、第十、第七十四军主力,进抵长沙城下。

而日军还在继续破译第九战区各项命令,有的放矢地抢先占领我军拟占领的阵地,拦截我军行进路线。所有部队均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只因我军将士拼死战斗,才避免更惨重的失败,并给日军以相当杀伤。

25日,薛岳命令第七十四军以先头部队两个师急速挺进黄花市,在夏家塘、春华山、赤石河、石灰嘴一线阻击南进之敌,保卫长沙城。不料此电令又被破译。敌军改变部署,先占领春华山,以逸待劳主动攻击奔袭过来的第七十四军第57、58师,企图先消灭中国最精锐的第七十四军再进攻长沙。在军长王耀武命令下,第57师拼死夺取春华山,第58师师长张灵甫率领部下变被动挨打为主动进攻,扫清了春华山附近各日军据点。王耀武立即抓住时机,发起总攻。

第57师猛攻正面之日军第3师团,遭到日军疯狂反扑。敌第4师团一部增援攻击57师左翼,57师顽强抵抗,顶住了敌军猛烈攻击,亦伤亡惨重达3000余人。第58师攻击敌第6师团,经激烈战斗后攻进夏家塘、伍家渡一线。27日,敌第3师团主力加入战斗,空军亦配合作战,第58师被分隔包围,陷入苦战。第51师赶到战场,立即向第6师团攻击,整个第七十四军都陷入苦战之中,至27日半夜,第七十四军突出敌围,撤至浏阳河南岸高地,稍事修整准备再战。本来不需战斗即可占领的阵地,却因电令被破译而苦战,唯一的成绩就是伤亡惨重的同时,也消灭了敌军相当有生力量,而且使敌军妄图全歼第七十四军的打算落空。


日军突破我军战线后,兵临长沙城。几乎与日军抵达同时,从常德赶来增援的第七十九军第98师进驻岳麓山,27日晨,第98师主动发起进攻,但不敌日军的猛烈反击,下午,日军突破98师防线进入长沙城。薛岳命令从广东增援来的暂编第二军暂编第8师占领长沙东郊杨家山一带阵地,其第一旅攻击日军受挫,退往打靶场一带。28日,第七十九军暂编第6师到达岳麓山,29日渡过湘江与日军早渊支队开战,30日攻入市区构筑阵地。同日第4师团主力抵东郊金盆岭一带,第3师团突破第8师防线,并占领株州,第6师团集结于镇头市附近,第40师团集结于狮形山附近,荒木支队集结于沙市街附近,平野支队在庐林潭附近,江腾支队在关王桥附近。至此,日军基本占领长沙。

此次长沙会战,可以说至此应算失败。但因我军浴血奋战,致使日军伤亡惨重,而供应线遭军队和民众破坏,后勤不济。而国民政府为援助第九战区的失利状态,命令第三、第六、第五战区分别向各处日军发动攻击,特别是第六战区进攻宜昌,孤守宜昌的第13师团已经抵挡不住,师团司令部除留酒田大尉之外,以内山英太郎为首的全体军官都准备剖腹自杀。阿南司令官只得于10月1日命令第11军主力撤出湘北驰援,而陈诚却未能攻下宜昌,也未能阻援由荆门开来的第39师团,使宜昌之战功亏一篑。

9月26日蒋介石就认定日军损失惨重,“其势已疲,其兵站线亦不易推进”,是切断其退路,歼灭日军的良机。要求薛岳不管长沙如何,英勇截击敌后路,力求全歼。但薛岳过于看重长沙保卫战,直至29日才看出日军已经无力继续,企图北返。遂命令第七十九军固守长沙待援,第十、第三十七、第七十四军侧击日军,第二十七集团军等严防日军北撤,第九十九军救援长沙,暂编第二军攻占株州,并连同固守长沙的第七十九军一起向北追歼撤退日军。各部队实际上已经从四面八方形成对撤退中的日军包围态势,日军完全是在苦战之中艰难北撤的,伤亡极惨重。原定5天内撤过新墙河,实际多用了4天,至9日才撤过新墙河。


第二次长沙会战,薛岳实际上是仓促应战。大云山之战转移了第九战区视线,牵制了第二十七集团军的主力,使日军轻易突破防线南下,而密码被日军破译而薛岳却浑然不知,导致我军处处被动。但我军顽强战斗造成日军伤亡惨重,伤亡达16200余人,尽管攻入长沙、株州也不敢久留,更不敢扩大战果。而国民政府中央则借机调动第五、第六、第七战区发动攻势,消灭日军相当数量有生力量的同时,也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日军上层因此而非议不断,11月23日阿南中将在南京参加军级司令官会议时,听到“长沙作战,反而给予敌人以反宣传的材料,很为不利”的批评性结论,不得不提出长篇申诉。

在当时,国际反法西斯战线处境艰难,大半个欧洲均已被德军占领,德军在苏联境内长驱直入,打到斯大林格勒城下。可以说是一片阴霾。英国《泰晤士报》社论评述说:“日军此次在长沙的败仗,是日本作战以来最无效的一次策动;日方事后所发表的谈话,较之过去尤为滑稽与矛盾”,“日军抄袭华军的钳形战术,结果为华军的钳形战术所击破;日军自称军力雄厚,但无论向何方推进,均被华军截断联络,时时都有弹尽粮绝的危险,因此不能不早日从长沙撤退了。”

尽管有不如人意之处,国内还是人心鼎沸,重庆等地民众连夜狂欢,举行火炬游行,因为“这是两年来中国军队击败日人的最大的一次胜利”。


换帖发表 第三次长沙会战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