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官渡一次严重作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概略 建安六年(公元199年)六月,骄阳似火,袁绍重兵南下,由政治中心邺城,汹汹杀奔黎阳,揭开了袁曹大战的序幕。曹操遣臧霸自琅玡出击青州,略取各地,做为右翼牵制袁军,另派于禁兵拒延津,协助东郡太守刘延看守此黄河南岸一线,自率重兵筑垒于官渡。是年底,刘备据沛县反曹。次年二月,曹操亲率大军平定之,并收降关羽,备投绍,袁绍以子有病坐观刘备覆灭。曹刘鏊战之时,袁军兵屯河北黎阳,另遣大将颜良渡河击击白马,以保障大军渡河而击。四月,曹操兵扑延津,示形攻击袁绍侧翼,待袁分军抗守后,轻兵袭击白马,斩其大将颜良。 袁绍随渡河而战,以大将文丑追击曹操轻兵,曹操以物资饵敌,成功击斩文丑后,退至官渡严阵以待。七月,袁主力列阵阳武,八月袁曹大军对峙官渡。十月,曹操乌巢举火,一举捣毁袁绍粮草大营,情见袁军气衰,随全面发动攻击,一战而胜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细节说,并非神话

曹操不是神人,按历史的考证,一万对十万,也不致于,在当时装备极端简陋的情况下,没有神话。以少对多自可见,可是你真要1:10的话,就小瞧了曹操,曹操不傻。夸大些事实,造成心理畏慑,可见。把历史引向虚无,只能表明我们的无知。

公元199年,曹操向河内进攻,即昭示曹操做好与袁绍翻脸准备,趁袁绍与公孙瓒激战,曹操不会放过任何一丝机会。所谓盟者已是昔日,盟字以易碎之物而立誓,终究靠不住的。“讨曹操檄文”,骂人不留情,所谓无好口矣,“赘阉遗丑,本无令德,狡锋侠,好乱乐祸。”此前所谓赵高执柄,也声泪俱下,然袁绍不是笨蛋,他才不要这么一个无用的皇帝,尽受挟板气,然曹代为天子以令,袁绍也是大为光火。是以说,二虎不能并山林,袁曹之争难免,靠一场大战,岂在官渡吗?

当此时,曹操虽实力未逮,但意气风发,如重待张绣,当年相争,曹操被打得颜面无存,当张来降,曹操大为高兴,拉住贾诩的手,舍不得放松说,使我建立信义于天下的人,就是你啊。凡有大志者,不重小过节,曹操也。

袁绍方面反战的声音。代表人物田丰就纳闷,为何袁绍非要以一战而定乾坤?是以提其自己的质疑。田丰求证的结果是,袁绍大怒,系之于狱中。有理讲理,没必要拘禁自己不同的声音。也可见袁绍一意孤行。依田丰见,这场战争,可发动,也可暂缓,事有轻重缓急,何况袁绍刚踏平了公孙瓒,大战下来,百姓疾苦,田丰反对,是有理由的。然而袁绍却很得意,挟战胜之威以临曹操,可是袁绍没有注意,曹操早已不是当年,哪有这么容易对付呢?

颜良之临白马,沮授认为,颜虽勇,但为人相当狭窄,不应独往,于是袁绍派出郭图,郭终不能制颜良,一个卒不及防,被曹操偷袭成功。

此间发生关羽亡归刘备事。关与张辽友善,探知其情以报曹操,曹操就说劝一劝,然而劝人劝不住心,曹操一挥手,留人难留其心,纵之而去,以后为劲敌,然操不虞。可见这种大度,也造成了大争之世拴人留才的环境。无此度量,也难见曹操之胜利。

儿难与争锋也。孙策破黄祖掩有江夏,准备向曹操进攻。曹操应接不暇,更虞孙策难制。孙策是很厉害的,曹操知道,正在头疼,旋即发生了孙策遇刺之事。这很奇怪,多少人在研究,以为郭嘉之谋。确实郭嘉说过类似的话。史无考证,然有人分析一种可能,趁曹操无暇它顾,志在徐州。事实是,策死而曹操放心攻袁绍。曹操与孙策作战很头痛,痛下杀手亦难料。

神马都是浮云。袁绍大铠一千领是否开启发了重装骑兵时代?我们知道公孙瓒的白马义从,那是相当的威风,胡相语,当避白马长史,瓒军语云,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所鉴,白马为证。复不见大铠之语,所谓大铠者,即汉代铁器发达,打造的将领之甲士也。当时无马鞍,亦无马蹬,无法开启重装骑兵。拿曹操的话说,“袁本初铠万领,吾大铠二十领;本初马铠三百具,吾不能有十具”,马铠,亦只轻甲,列阵为防阵前弓弩之用。当其时,袁军势优,也见一般。当时,督关中诸军的钟繇,给前线送来二千匹战马,曹操大为高兴说,“得所送马,甚应其急。关右平定,朝廷无西顾之忧,足下之勋也。昔萧何镇守关中,足食成军,亦适当尔。”可见曹操骑兵的缺少。

汝南刘辟造反。这也是双方骚扰战的一部分。曹操以徐晃押运,徐晃在保护自己辎重运输的同时,一在故市袭击了袁绍粮秣。袁绍亦非善茬,派刘备策动汝南刘辟造反。刘辟本来黄巾军,降操后被置在汝南,趁曹操情急日,反水了。汝南是许都之颍川邻郡,袁绍另遣韩荀以攻颍川郡,一时京都震动。对此,曹仁分析道,刘备强兵以临刘辟,辟知我目前态势,这才首鼠两端,如我急攻,一击可破。于是,曹操就派曹仁杀回去,鸡洛山大破之,刘备逃走,刘辟战死。曹仁收拾完即离开汝南,刘备见袁绍不济事,趁机要说刘表,袁绍答应了,刘备领兵先去了汝南,与黄巾部的龚都会合,有众数千,曹操于是派出蔡阳,蔡阳为刘备所杀。

官渡对垒,互有胜负。如曹操之“霹雳车”,袁绍起土山,挖地道,都有办法。袁绍拿出对付公孙瓒的法子,拼命挖地道,多条地道一齐挖过去,若干营垒一时同被攻破,给曹军造成极大的心理震撼。

许攸新降。《三国演义》说法,曹操高兴得连鞋也不穿,迎出帐外,大泄了袁军老底,并贡献乌巢劫粮计,使曹军在战场之势出现逆转。许攸本为袁绍帐前智囊,还是很有一号的,就在两军打得难解难分之时,审配居然将许攸家人投进了监狱,可谓后院起火。我们要说,审配可能是处于公心,然许攸之重要,审配不会不懂,为何难容水火,巴巴的就内斗了起来呢?审配被委以腹心守邺城,前线鏊战正急,而收许家于狱中,这事相当诡异,是否许攸早有所谋要反呢?也不一定。看审配的死,就在审在邺坚守最后,杀了辛评全家,曹操在攻陷邺城之后,辛评用马鞭击打审配的头,说,腐儒有今日,你死定了。袁绍有人而不能用,相互攻讦也如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双方实力分析

《三国志》说袁军精卒十万,骑万匹,《世语》的数字,步卒五万,骑八千,究竟何者为确?也许二者皆不靠谱,为了心理战,兵力互有夸大,真实数字要保密。

依曹操战果统计,《献帝起居注》,有砍掉的脑袋就有七万余,更是夸大。虚报战果以为功,成为通例,看战果更加靠不住的。《汉纪》说曹操坑杀袁军八万余,恐怕水分自是不小。

袁绍灭掉公孙瓒,而有四州之地,众数十万,曹操在攻灭袁绍势力以后高兴,说独得一大州,可见袁军十万不算多,毕竟这场战争,有我没你,你死我活。如讨曹之檄,称之“长戟百万,胡骑千群”,应该说袁军势大,各种证据在此。

袁军既势大,曹操不能以一当十。如以袁军十万论之,那么曹操也当在五万以上。袁绍地盘不小,曹操也不小,经过多年战争,收编了不少武装,如果硬说一万,也是相当荒唐可笑的:

一、曹操做为军事家,当有一个基本上的双方情势判断。依照当时装备,以一当十,根本就不可能。

二、曹军势小,是可能的,采取了战术守势,营造官渡垒,又采取了较好的疲骚战术,奇正有变化,时而有战果。然兵少不够用,还敢分兵四击乎?

三、依其改编和收编的各种武装力量而论,也断不致于以一万之众与十万来争。

四、如果袁军十万,曹军至少也要在五万以上。这几乎是一个硬性战术指标,以当时曹操的装备,如骑兵、大铠等数字,与袁军而论,绝不占任何技术优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任人评说

袁军打败了,所谓成则王来败者寇,事实而论如何?

大败袁绍,使之一败不复,为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这个评价应该说事实求是的。除此之外,三国之世和后人又是如何看的呢?

诸葛亮的隆中对有抑亦人谋之说。应该说,这一点还是相当准的,以寡胜优,谋为其长。

吕思勉最后五分钟说。兵在精而不在多,袁军驻扎日久(三个月),锐气已挫,只有最后五分钟,才见功夫。也如是也。袁军战线拉长,过河运粮,战事迁延日久,确有疲像。一招不慎,防不胜防,致使粮草有失,军心更不可收拾矣。

二说如何?且待大家讨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