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李出席英议会实录:抹黑中央掌控普选

ZB吃草的老虎 收藏 28 946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左)与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日前出席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举办的公听会

大公网讯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与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日前出席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举办的公听会,明显受到冷待,11个委员会成员中仅6人出席,公听会前后亦不足一小时。期间,陈李二人极尽抹黑《“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之能事,又称不满英国政府不如美国政府,并无第一时间“伸出援手”批评白皮书。但大部分发言的英国国会议员表示,并不认为中央对港政策有实质改变,白皮书亦无重新解释基本法有关条文。陈李“求援”不成,反自曝其短,丑态尽现。以下为本报记者根据会议现场直播记录而整理的问答撮要:

陈抹黑北京掌控普选

陈方安生:“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是香港的宪制基础,香港高度自治,除了外交和国防属于中央政府,行政、立法、司法独立,包括终审权。但是17年后,上述权力受到削弱。基本自由受到冲击,包括新闻自由、抽独立媒体的广告、增强对泛民主派的打压。白皮书冲击高度自治权,港人害怕被收回“一国两制”。

政改,现时是1200人组成的小圈子选举,无认受性、无竞争性选举。2017年普选,北京已经决定100%控制选举结果,提名委员会继承选举委员会。但提名不应受到不合理的限制,是香港真正的威胁,令香港变得无法管治,亦会削弱香港的经济地位,并对英国和其他海外投资者不利。

香港在国际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航运、贸易、经济等等,是亚洲重要的金融中心,英国政府并没有关注香港现时的发展情况,欢迎“香港半年报告”,我们理解英国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日益密切,但这并不能也不应破坏英国对香港在法律上、道德上的责任,希望英国发声维护香港的核心价值。

Sir Richard Ottaway(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英国的立场非常清楚,香港独特的宪制框架受中英联合声明的保证。你们希望香港人有真正的选择,担心中央控制提名委员会,但北京如何控制?

陈方安生:基本法规定提名委员会必须具广泛代表性,提名过程必须符合民主程序,我们正在讨论提委会的组成,但现时其组成实际上是继承选举委员会,但选举委员会是小圈子选举。但2017年,选举委员会被提委会代替,甚至可以有新的组成,因此提委会的组成非常关键,是代表港人,还是代表北京的意愿,而北京和香港亲北京的势力,表示北京希望控制提名,并100%控制选举结果,违反国际对普选的定义。

Sir Richard Ottaway:这是北京已经做的,还是即将做的?

陈方安生:我恐怕已经做了。

李柱铭:按基本法26条,2017年可以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但是提名权属于提名委员会,委员是由北京信任的,并且来自功能组别,950人受北京控制。所以,不被北京接受,却被港人接受的人不能成为候选人。

乞求英方“捍卫”司法独立

Sir Richard Ottaway:你接受FT採访时,认为美国在这方面的作用重要过英国?

李柱铭:白皮书有很多问题,“全面管治权”,要求司法人员爱国爱港,在过去的传统中,所有的司法人员只需要爱港,而爱国是爱社会主义的中国,对司法人员来说不可能。司法人员必须照顾国家的利益,白皮书推出后,美国国务院立刻发表声明,继续支持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显示美国政府支持中英联合声明,并且支持邓小平的“一国两制”而不是白皮书的“一国两制”。但是英国政府却没有表态,不符合我们的期待,我们希望英国发声。

议员:香港的新闻自由情况如何?

陈方安生:香港的新闻自由2008年以来持续下降,过去12个月来的新闻自由是歷史最差。抽广告,自我审查,明报总编辑刘进图遇袭等,李慧玲被解僱,这些让人担心言论自由空间收窄。

议员:北京对新闻自由有任何政策吗?

李柱铭:我们仍有集会自由的权利,但是正发生改变。在英国统治下,学生在示威中无人被捕,即使回归后也没有改变,但是现在不同,七一游行后,警方用尽各种方式增加示威的难度,限制市民受宪法保护的权利,我希望你们有机会亲自来香港体验。

议员:司法自由有何变化?

李柱铭:我看不到法官有压力,但不知道未来将如何发展,2008年习近平在香港公开表示,法官应与政府合作,白皮书更要求法官爱国爱港,虽还没有发生,但是可以预见结果。但英方在“香港半年报告”中却隻字未提,我们竭尽所能捍卫司法独立,我们需要帮助。

议员:白皮书并没有说法官是行政人员,但白皮书并没有改变什么,也没有改变对基本法的阐释。

李柱铭:如果中央不改变政策,为什么要公布白皮书,并翻译成7种语言,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提醒英国。

“公投”被质疑重复投票

陈方安生:你们必须完整阅读白皮书,看到“一国两制”的界限,北京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80万香港人参与公投,表达对白皮书的不满,51万人上街游行,表达对白皮书的愤怒,要求捍卫生活方式、社会制度和核心价值。

议员:公投如何进行?

陈方安生:是非官方的,部分电子投票,但是电子投票受到猛烈攻击,另外是实体,让市民可以亲自投票,(被质疑重复投票)没有重复投票!

议员:有没有任何政策显示北京收紧政策?或者改变根本国策?我只看到你们的诠释,希望你们详解解释实质的改变?

李柱铭:北京在白皮书中说“一国两制”多么多么成功,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是错的,让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习近平08年说的,已经写入白皮书,所以香港很多律师游行抗议白皮书。治港者是管治香港的人,法官绝对不是治港者,法官无需爱国爱港。

议员:白皮书并没有说法官是治港者。

李柱铭:白皮书有写。

议员:虽然英文翻译为法官管治,但中文仍然是“港人治港”,所以这部分只有少量争议,而白皮书原话根本没有说法官是治港者,你有何回应?

李柱铭:于中文版本,administrator是治港者,是管治香港的意思,所以可以说是管治香港,但这不是法官在普通法底下要做的角色,法官薪水不是与政府公务员挂?,所以法官不属于政府一部分,否则不会是三权分立。

还有,不是说法官不应爱国,因为其他国家也有要求法官爱国,例如英国法官要效忠于英女王,我同意,但在“一国两制”底下,法官是向香港宣誓,法官是维护基本法。我们是有别于社会主义,所以要求法官爱国,无问题,只要法官行使职责就是爱国,但中央不是要这样,现时中央是要求法官要维护国家利益,例如有一位老妇向法庭对港珠澳大桥申请司法覆核,而法官受理,但假如要求法官维护国家利益的话,桥一定要起。我又岂能受理老妇的申请。为何中国不公开作出保证,中央没有这个意图?中国有可能向英国作出保证,但中央隻字也没有公开向香港群众作出这样的承诺,而这份白皮书更不是由特区政府官员发出。所以这份白字黑纸的国家政策是十分危险。英国又没有说什么,中央就会在香港推行。

议员:英国外交大臣昨日指出,自白皮书发表后,有些评论称白皮书损害香港高度自治,即使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已明确表示管治方针没有改变,你是不是不同意他们所说?中国是不是试图重新定义“一国两制”?

李柱铭:中英联合声明有50年之效,而香港人的未来就是靠这份声明。但有一方指明这是我的政策,白字黑字写明,而另一方于闭门进行……

议员:白皮书是公开文件,不是闭门进行。

议员指两人滥用普通法概念

李柱铭:我明白这不是闭门,但我从未听过有中国官员公开保证,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明确地不会改变管治方针。中央或许私下向英国作出保证。

议员:你说的只是猜测而已。现时公开的文件就是,白皮书没有偏离联合声明。另外,智库Chatham House指出,中国其他地方无须跟随香港普通法。假如香港法官等同管治者,而法官只能在北京设下的两制下运作,为何别国都要求政客、律师、管治者要爱国,但香港却要忠于制度?

李柱铭:我强调,基本法是治理香港之法,但任何基本法也可以适用于全中国,所以这才叫基本法。这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基本法,所以那些评论是错误的。所以普通法适用于香港,中国没有人能够质疑,而外国人完全误解基本法的应用。如果我有机会阅读和评论Chatham House的报告,我会非常乐意。但现时英国竟然有人为中央重写“一国两制”而辩护。

议员:香港的普通法是中国宪法。

李柱铭:不是,是英国的普通法。

议员:普通法是源自基本法,而基本法是因为中国宪法而存在。正如苏格兰有自己的议会,是因为法律指苏格兰能拥有,这是基本的关系,如果要独立则另作别论。现时实行两制,政策根本无变。

陈方安生:需要指出,基本法源自联合声明。第一,联合声明第12段非常清晰,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针政策和本联合声明附件一对上述基本方针政策的具体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之,并在五十年内不变,所以基本法是中英共同签下的产物。我现在给予一个例子,明显有转变,因为中联办不断干扰香港,违反基本法第22条,这种干扰引起社会不安,这是事实,而不只是我俩不安,而你们的半年报告书没有如实反映香港实况,居然毫无批判白皮书。英国外交大臣竟称没有立场。英国于白皮书上当然有立场,因为英国也是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国,你不是旁观者。

议员:关于言论自由受损,市民于接收电台、电视台节目和网络时有没有限制?

李柱铭:如果指使用权,接受电台节目是没有问题。

议员:我指电台是否被停止运作?

李柱铭:那就没有。但是节目内容被收紧,如果主持经常攻击政府,主持人会被辞退,言论自由受窄的讯号很明显。香港市民能够如常上网。假如内地市民要上网的话,有些内容会受制,例如六四,香港的情况还未如内地般差。但是,中国这份白皮书,英国看?香港真的出事才出手,我们将不能承受。

Sir Richard Ottoway:感谢两位出席。我们将会撰写报告评估香港半年报告书是否认真反映香港实况。

陈方安生:我们相当欢迎英方的做法。

李柱铭:还有一句。希望议会能够认真看待香港发生什么事情,但不要将香港当作中国,因为中国面积很大,假如这样看的话,香港将会得不到足够的保障。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6楼kjkjkj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惩处汉奸有证据了。

直接注销这2个老不死的国籍

别再动辄说什么停水停电之类的话。。香港几百万普通民众不是汉奸卖国贼。。我一个发小20年前移居香港,20年来他经常回来探亲,我从来没有发现他思维方式有什么变化,从来没有发现他的国家认同感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他对那些洋奴也是深恶痛绝。而且我也从他口中知道,他周围的人几乎根本不存在国家民族认同感有偏差的现象。。也坚决反对那些一小撮汉奸的卖国行径。我要说的是应该把那一小撮卖国贼绳之以法。。叛国行为在任何国家都是必须严惩。。貌似记得美国人打阿富汗时候俘虏塔利班分子里有个美国国籍的,照样给送到关塔那莫监狱。我支持对例如对招显聪,张汉贤以及他们背后的后台老板之类的跳梁小丑进行审判。枪毙,绞死,砍头,腰斩,凌迟,车裂,匏鉻。。。怎么都行。但不赞成对香港所有人进行无差别惩罚。他们大多数人是我们的同胞,是我们的兄弟姐妹。香港现行法律法规无法制裁那些败类,那就推动香港立法来遏制汉奸败类。。实在不行,就由民间来想办法让这些败类走狗蒸发消失。。

12楼2016480

议员:你说的只是猜测而已。现时公开的文件就是,白皮书没有偏离联合声明。另外,智库Chatham House指出,中国其他地方无须跟随香港普通法。假如香港法官等同管治者,而法官只能在北京设下的两制下运作,为何别国都要求政客、律师、管治者要爱国,但香港却要忠于制度? 最后一段,那脸扇的啪啪响啊。英国人自己都承认基本法源于中国宪法,这两只狗居然说来自英国。逗,哪个国家的法律法规,肯定要符合那个国家的宪法。符合别国的宪法,那不是逗比吗。

16楼3622176

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不能驱逐出境,忘了国外那两个狗男女的教训了嘛?应该把护照没收,进行最高规模的看管。这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还不同于国外那两个,这两个是地地道道的汉奸,民族的败类。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