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的“非洲之星”马尔塞尤死得太惨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9月30日,德军王牌飞行员“非洲之星”马尔塞尤因为弃机跳伞时降落伞发生故障而阵亡。此时他的身体已经被摔的完全扭曲了,头上缠绕的纱布是为了阻止脑浆溢出,但死去的他给人的印象竟是分外的安详。画一样漂亮的脸孔,战斗时的骑士精神,平日生活里的潇洒泼辣。这位个性少年长眠在另一个世界里,留下了4枚耀眼的骑士十字勋章、击落158架敌机的战绩和一个伤心欲绝的姑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单枪匹马的空中斗士

尽管这位空军最老的准尉因为自己的傲慢延缓了他的晋级。但在战场上,他的作战实力毋庸置疑。

1941年4月23日,在中午进行当天第二次的任务时,马尔塞的单位在图卜鲁格的上空遇到了“皇家空军”第七十三中队(No. 73 Squadron)的七架霍克“飓风”,在一轮混战中马尔塞顺利击落了一架“飓风”。不过,在当天下午他参加的第三次的任务中,马尔塞的座机被一位属于“第七十三中队”名为詹姆斯·丹尼斯的自由法国飞行员击中,迫使他在回到了自己的基地后迫降。

4月28日,马尔塞击落了一架布里斯托“布伦海姆”轰炸机。

5月1日,他击落了两架“第二七四中队”(No. 274 Squadron)的“飓风”,此时他的战果达到了十一架。在这段时间,联队的指挥官爱德华·纽曼(Eduard Neumann)不仅比马尔塞过去的指挥官更加关注于引导这个喜欢反抗的年轻飞行员,在此期间纽曼也经常让自己的部队发挥想像来度过业余的时间,纽曼在营地里建造了一所叫做“马拉布”(Marabu)的小型沙漠电影放映厅,马尔塞在一度参观了昔兰尼城的遗迹。

1941年6月14日,马尔塞的飞机引擎被击中导致了他在友方地区进行了迫降。

6月17日,“第三中队”(3./JG 27)被要求为准备袭击图卜鲁格归属“第二俯冲轰炸机联队”第二大队(II./Sturzkampfgeschwader 2)的“容克”Ju-87“斯图卡”群提供掩护,同日,马尔塞在海尔法亚关口(Halfaya Pass)成功击落了两架“飓风”。

8月份早期,马尔塞从加查拉到的黎波里运送一架飞机的途中遇到了一场从撒哈拉吹来的恶性大风暴,在汽油只剩下四分钟并且能见度只有一百米情况下,马尔塞在“费勒尼拱门”周围的一个机场中成功降落脱险。同月,埃尔温·隆美尔的“非洲军团”向东方开始了推进。

9月9日,马尔塞在萨卢姆(Sallum)周围用了二十二发子弹击落了一架“飓风”。

9月24日早晨,他击落了一架“马丁”A-22“马里兰”轰炸机,此时他的战果达到了十九架。当天下午五点,马尔塞的“第一大队”(I./JG 27)迎击了“南非空军”第一飞行中队(1 Squadron SAAF)的九架“飓风”,他通过了俯冲攻击对方的“防守飞行圈”(每架飞机跟在各自的尾巴上,形成一个保护圈子)的战术击落了四架“飓风”。

而这仅仅是他作战生涯的缩影,对大多数德国人民而言,马尔赛尤简直就是“单枪匹马的勇敢战士”的代名词,也是德国青年们的偶像,然而这样的青年才俊,却很快遭遇死神的降临。

非洲之星陨落 魂归埃及

1942年9月30日早晨十点四十七分,由马尔塞尤率领的“第三中队”(3./JG 27)开始了护送“容克”Ju-87“斯图卡”的护航任务。当日,马尔塞尤的座机也是架全新换装的Bf-109G2“古斯塔夫”。中午十一点三十分,马尔塞的飞机引擎在离友方阵营差不多五分钟的距离时突然着火,到了十一点三十五分,马尔塞尤在经受了来自引擎几分钟的浓烟后说到“我现在必须马上跳伞,我受不了了”。十一点三十六分,马尔塞尤的身体在降落伞没有打开的情况下坠到了地面。一位归属于“第一一五装甲掷弹兵团”(Panzergrenadierregiment 115)的队医随即发现了马尔塞的尸体。在事后的调查中,大部份在场的医生认为马尔塞在跳伞后撞到了机身后的垂直尾翼导致他失去了知觉,所以未能打开自己的降落伞。1942年10月1日,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和爱德华·纽曼(Eduard Neumann)参加了马尔塞尤的葬礼。 马尔塞尤死时只有22岁。

假如马尔塞尤有幸在战场上作战至1945年5月8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那天。那么,王牌中的王牌很可能是马尔塞尤,而不是哈特曼。马尔塞尤在有限的时间里充分证明了自己,在人才辈出的德国空军中独树一帜。

1975年10月24日,在前指挥官爱德华·纽曼的推荐下,西德空军把在于特森的兵营改名为了“马尔塞尤兵营”。1944年夏,当盟军开始在希腊登陆时,“第二十七联队”(JG 27)的人把马修·勒图库(马蒂耶斯)混在了当地的一个战俘营中,勒图库在同年9月被英国陆军释放。1984年秋,当数个“第二十七联队”的退役队员在发现了马修的联络地址后邀请了他参加了在同年举办的重聚会,勒图库在聚会中也为前朋友马尔塞尤祝了词。1989年10月21日,几位包括纽曼在内的老队员来到埃及悼念了自己的前同事,并且在当地建立了一座“马尔塞尤金字塔”,金字塔一直被保留到了今天,他的墓碑碑文写着“不败”两个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死都死了,有什么惨不惨的,摔的粉身碎骨和要害部分吃一颗子弹又有多大区别。再说了这时候死他也算是幸运的,起码他死前一直没有失去希望。奥托基特尔,诺沃特尼,海因里希埃勒这些人虽然比他晚死个一两年,可是他们都是在绝望的挣扎中丧命的,这又何尝不悲惨呢

9楼oiuu

他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击落的大多是战斗机 从 喷火 到 野马 都有 而他自己架驶的却一直是梅-109早期型号

没有被敌人击落,却因为机械故障坠毁,跳伞时又出现故障摔死,这是上帝要收了他啊

战死对军人来说是最好的归宿,你的生命也许结束了,但你的精神,你的勇气,将永存历史,后人会敬仰你,你在历史里没有死。。。

军人还是值得尊敬的,侵略者的暴行归根到底是可耻又疯狂的政客的过错。军人为荣誉而杀戮是职责使然。我认为军人应该为超出战争必要的个人行为负责(比如屠杀平民,劫掠,强奸)。但是如果他杀的是手持武器的军人。他不应该被谴责,应当是值得尊敬的。看待战争不应当带着有色眼镜,日本鬼子杀中国军人就是该死,中国人杀日本人就是大快人心(好像就是那么回事)。不论敌我,每一个死去的生命背后都有伤心的老母亲和痛苦的妻儿。战争是邪恶的。宣扬战争论的政客是邪恶的。把战争带给别人的政客就该被吊死。顺带一提,奥巴驴,安狈不得好死死得其所,早死也不超生。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