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司机王正的辩护律师寇翼说,事发后他们多次告知王正家属,尽量凑钱赔偿给受害者。“但家属表示由于家庭困难,修房子欠下10多万元外债,已经没有亲戚朋友愿意借钱给他们,何况王正也只是司机,帮人开车。”寇翼说,“根据刑罚的相关规定,对受害人的积极赔付将会作为量刑的重要情节予以考虑。肇事方不论出于何种原因,只要未对受害人进行积极赔偿,或将影响判决结果。

去年12月8日,成自泸高速公路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罐车连续碰撞前方多辆汽车,造成7死23伤,16车损毁,肇事司机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提起公诉。今日,仁寿县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

死者家属

部分表示不到庭 该咋判就咋判

去年12月8日15点50分的这场车祸,7人憾别亲人,23人伤痛缠身。成自泸高速交警责任认定书认定,肇事司机王正在此次事故中承担全部责任,其所驾车辆非法超载及存在安全隐患是导致事故的主要原因。

“我们商量了一下,应该不会去(庭审现场)。”谈起车祸,车祸中丰田车上遇难司机亲人李先生称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如果到庭审现场,反倒会更加难过。李先生说,车祸发生后,他们拿到了5万元的丧葬费,至今还未拿到其他赔偿。对于王正,李先生表示,心中不会宽恕他。至于判决结果,“(法院)该咋判就咋判。”李先生说。

“我应该会去。”死者陈某康的儿子陈先生说。据陈某康的亲人们介绍,陈某康是家中的顶梁柱,两个孩子,一个刚工作不久,一个还在上学,经济负担很大。

肇事者家属

无力赔偿死者家属 想向他们道歉

“这几个月来,几乎每晚都失眠。”肇事司机王正的妻子李万香说,车祸发生后,儿子王为去了绵阳打工,家里一贫如洗。

今日开庭,她会同儿子王为到场。车祸发生以来,想起死者和伤者以及看守所内的丈夫,她内心非常难过。“对不起他们。”李万香说,事发后她没有向死者家属登门致歉,一是没有文化,她不认识路;二来她没有钱,又不能给予他们赔偿。

而当记者问及其今日庭审如果碰见死者家属,该怎么办时?李万香说,想给他们道歉,说一句“对不起”。

肇事司机

4次询问律师“会被判几年?”

昨日14点40分,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廖行律师和寇翼律师两人来到了仁寿县看守所。两位律师表示,此前王正家属找到该律师事务所代理此案,后来考虑到其家庭的现状,以及此事造成的严重损害,该律师事务所免去了其所有的代理费以及差旅费。昨日下午,是两位律师开庭前最后一次会见王正。

“见到王正时,他很激动,也很紧张,整个会见时间近2小时。”两位律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廖行称,王正很关心自己会被判几年,就此问题,他4次询问律师。当律师告诉其法律规定的量刑幅度时,他很平静地回答,他愿意接受判决,但责任不应该完全由他一个人承担。

背后故事

连续查案27天 累倒专案组成员

今日,成自泸高速12·8较大交通事故案将在仁寿县法院开庭审理。但少有人知的是,因连续参与办理此案27天的眉山市仁寿县反渎局原副局长旷汉峰,因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昏倒家中,昏倒前曾拒绝妻子让他在家休息的请求。

“辛苦和努力没有白费,我想亲自到法庭上去。”昨日,得知自己参与的案件将于今日在仁寿县法院开庭,望着无知觉的右小腿,尚在眉山进行康复治疗的旷汉峰将肇事司机等人的起诉书拿在手里,长时间不愿放下。仁寿县检察院政治部主任童绍康介绍,旷汉峰已被认定为工伤。

连续查案27天案件材料1米厚

2013年12月8日,成自泸高速发生严重车祸,造成7人死亡,23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12月17日,四川省检察院成立了“成自泸高速12·8较大交通事故专案组”。作为专案组成员之一,旷汉峰参与了“12·8案”的外围调查工作。

专案组成立当天,旷汉峰与干警一道驱车赶赴宜宾展开调查工作。搜集资料、询问证人、梳理证据、固定证据……旷汉峰时时叮嘱同事:“这些在平时看来简单的工作在如此重大的案件面前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每一份笔录,他都要亲自检查,修改完善。每一份材料,他都要亲自整理,并做上标签。”仁寿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钟云翔告诉记者。

2014年1月2日上午,旷汉峰在吃早餐时无意中说道:“人有点不舒服,脑壳痛,可能是感冒了。”眉山市检察院反渎局长胡忠武便关切地问道:“你劳累了这么多天,去医院挂个号,弄一点药,也好休息一下。”旷汉峰却笑着说:“没事,大家都在忙,我扛一扛就好了。”

就这样,连续27天,专案组搜集、整理了运管、交通、住建、工商、安监、国土、街道办、运营公司等多个部门的各种文件、笔录、证据、材料近1米厚。

劳累过度患病致肺部严重感染

今年1月13日早晨7点,旷汉峰有些“反常”,往常早起的他还没有起床。陈雪梅不忍心叫醒他。从2013年12月17日办理专案近一个月来,他还没有休息过。

时过8点,旷汉峰起床朝厕所走去。“老旷,你再睡一会儿嘛,昨晚1点过你才回家, 你可要注意身体哟!”陈雪梅关切道。“要上班,案件正在关键时刻,我上个厕所,马上就去单位。”旷汉峰答道。

1分钟、3分钟、5分钟过去了……

“你掉进厕所了喔?”陈雪梅玩笑道。当陈雪梅走到卫生间门旁时,眼前的一幕把她吓住了。旷汉峰呕吐不止、大小便失禁,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旷汉峰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医生会诊后得出结论:“病人因劳累过度,脑动脉瘤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脑室大量积液、积血,肺部严重感染”。1月14日,旷汉峰在华西医院顺利完成脑部手术。

截至目前,只有右小腿尚无知觉。

被称“拼命三郎” 35年没换岗

“老旷自1979年到仁寿县检察院参加工作以来,从反贪局侦查员到侦监科任副科长,一直都在一线办案部门工作,吃得了苦、受得了累,从来没向组织提出过换岗要求。”仁寿县检察院检察长李知易说。

“这身体支持得了!”这是旷汉峰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因为这话,同事们送他“拼命三郎”的绰号。

仁寿县检察院资料显示,他个人曾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检察荣誉勋章,多次获得“优秀公务员”、“优秀共产党员”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