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程步的头一步,《真秦始皇》不真(下)

程步的头一步,《真秦始皇》不真(下)

——与《真秦始皇》作者程步先生商榷

沈书圣/文

程步先生已列举了”七条理由”自己可能也觉得没有根据还是不行的,随在其后又写了“二,刑事侦查理论辨析借种生子真伪”,并称“现代刑事侦查中,符合逻辑是一个重要依据”,试图为自己找出一个说得出去的依据。

程先生曾从事最高法院的刑侦工作,这应当是其强项,他称:“把春申君的故事与吕不韦对比,春申君和楚考烈王的动机、过程,结果,皆符合逻辑,而吕不韦和秦庄王则不符合,其几点不同正好显示两件相同的事件一真一假”。

笔者未曾入过法律专业,实在看不出这“一真一假”,“假”在何处。且看下面程先生是分为5个小题节来讲的。

首先,他在“作案动机”这第一个小题节中,居然没有说出吕不韦的作案动机是什么,另人百思不得其解;在第二个小题节“作案过程”中也没有说出来吕不韦是怎么作的案,只是说子楚给吕不韦敬酒,一通恭维后,把一个女人要去了,“什么时候生子“,“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心知肚明”——这哪里是“作案”?这就是“作案过程”吗?是吕不韦作案还是子楚作案?难道子楚要去了一个女人就是作案吗?

而第三个小题节“事发时间”说的更是离奇。其全文如下:

《史记•春申君列传》记载:‘楚王招入幸之,遂生子男,立为太子’没说是否足月生子;《史记•吕不韦列传》则明确的记载:秦始皇的母亲是‘至大期时,生子政。’文字表述得很清楚,秦始皇是秦庄王幸其母亲之后足月而生”。(见于《真秦始皇》P42)

这是其刑侦理论辨析的核心所在,可谓是一份让人琢磨不透的奇文,故取其全文以便共析共赏,以防漏摘误断。

① 这怎么能叫做“事发时间”呢?“发”了什么“事”?是生子吗?

是什么时间发的,是“至大期时,生子政”就“事发”了吗?

②《吕不韦列传》中最核心、最关键的两句话是“吕不韦取邯郸诸姬

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和“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这两句话不言而喻的表明是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因为“姬自匿有身”是前因,后面才有“至大期时,生子政”的结果。“自匿有身”隐匿的是在姬与子楚成婚之前已与吕不韦“居”且已怀孕“知有身”的事实,“至大期时,生子政”那就无可怀疑的是吕不韦的儿子。

而程先生对“知有身”和“姬自匿有身”这二个关键词语却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只取“至大期时,生子政”这一句话,就把吕不韦的儿子生拉硬扯安到秦庄王身上去了,而且还十分肯定的说“秦始皇是秦庄王幸其母亲之后足月而生”,好像是亲眼所见,千真万确、生动、具体,无可怀疑。”问题是何谓“至大期时,生子政”?程先生从未做出过解读,是什么时间生的,尚且没有搞明白,怎么就能认定是秦庄王的儿子呢?文字确实表述得很清楚,但《史记》的原文是针对吕不韦的“与居”和“知有身”说的,是特指吕不韦的儿子说的,你怎么可能把它搬到秦庄王头上去呢? 秦庄王的儿子应是名正言顺的,是不用写上这句话的。

程先生只有这一次是言之有据的,而结论却是张冠李戴,父子错位的。

③ 世人皆知《史记•吕不韦列传》的主题只有一个,说的是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但凡读过《史记•吕不韦列传》的人,包括智能和知识水平最低下的人,百分之百(100%)都会说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不会说是秦庄王的。唯独程步先生横空出世,对《吕不韦列传》百般否定之后,却又从“至大期时,生子政”这七个字中读出了“秦始皇是秦庄王幸其母亲之后足月而生”这样不着边际的结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不知其所以然。

最后2个小题节是“事发后心理变化”、“作案后产生的结果”,说的是子楚“不但没有担惊受怕,没有恨之入骨 ”,“秦始皇父子先后继位,并没有要杀吕不韦灭口,……还授予兵权,委以重任”。与春申君立刻被杀满门抄斩不同,因此,程先生认定其“动机、过程、时间、心理以及结果,都否定了《史记•吕不韦列传》关于秦始皇为私生子的记载”。(见于《真秦始皇》P42)

上述“刑事侦查理论辨析”的5个小题节是“七条理由否定生子”的变相再叙,并无新意,特别是没有写出是什么动机,怎么作的案。“事发时间”及“事发后心里变化”,“作案后产生的结果”等都是一塌糊涂,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究竟是怎么否定的,局外人是看不出来的。更不可能成为“现代刑事侦查理论中”的重要依据。

尤为荒谬的是程先生还煞费苦心的替司马迁找出了为何会有私生子问题的错误记载的三个原因:

第一、被灭的六国造谣,以解心头之恨,是阿Q精神。

第二、是为了把刘邦灭秦南面称帝合法化。

第三、汉代刘姓君王都痛恨吕氏,编派出此论以贬吕昌刘。

他还肯定的说:“上述三条原因都有其合理性,是可信的”。

其实,这三个“原因”的出现与司马迁毫不相干,其真像是那些并未读董《史记》中相关文章,不知道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的那些文人编造出来用以遮羞、自慰、解嘲的,程先生合当算为其中的一分子。哪有什么合理性,和可信的呢?

就使先生认为是合理、可信的,司马迁就能苟同吗?就能如程君所愿给你编造出这么个故事吗?

历来,人们都相信古代写史的人都是力求其真实客观的,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报告文学,司马迁怎么可能按照上述这三个毫无道理的所谓“原因”去任意歪曲编写历史呢?这哪里是在写历史,连报告文学都不是了,反倒像是一个造谣专家了,司马迁岂敢如此妄为。这样曲解歪评不是往司马迁身上抹黑,对其进行诋毁污蔑吗?

此外,程先生在叙述完该故事情节时还立马提出了八个“如果”进行否定,为后文作铺垫 ,说“如果秦昭王晚死十个月,安国君就死在他前面了”,“安国君要一直宠幸华阳夫人,如果中途移情,子楚当了华阳夫人的继子也没用”。等等,等等,都是吕不韦不能预料得到的,因此《吕不韦列传》说的那些个事情都是不可能发生的,是文学创作,不是历史。

“治学之人讲究严谨,究竟谁是秦始皇的亲生父亲,要经过严密的考证。”

如果相信它是真实的历史,“这样一来谁是秦始皇的亲生父亲便有了两个说法。一曰秦庄王子楚,根据是《史记•秦始皇本纪》。

一曰秦相吕不韦,根据是《史记•吕不韦列传》。”

(均见于《真秦始皇》P35)

这说明他并未读懂《秦始皇本纪》和《吕不韦列传》;也未见过本人于2012.8.8,以来已发于网上的十余篇文章;不知道“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和“至大期时,生子政”该怎么解读,更不知道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既没读懂,也未见过笔者于一年前已经做出的解读,才出现那么多的质疑,那么多的“理由”,那么多的“如果”。

“如果”也就是假设,而历史是不允许假设的。假设是不靠谱的,也是假设不出来什么的。事实上,你假设那么多不可能的事并没有发生。

先生也知道,除了“人为”之外还有一个“天意”在起作用,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有“天意”相助他就都可能了,那有什么办法?

而你把他的真实性都给“如果”假设没了,那么吕不韦是怎么当上了秦相国又被称之为仲父的呢?你能假设出一部全新的程氏《吕不韦列传》吗?不能。就是写出来了也不顶用,白费心血,无人认可。

因此,这种“理由”、“如果”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因而可以说,你的七个“理由”八个“如果”百无一用,刑侦辨析,亦无价值。

在当前也不能否认,这些个“理由”、“如果”还是有市场的,也可能在诸多专家、学者、教授中找到共识,因为他们无暇或不屑看笔者的文章,没有见到庐山真面目,尚在迷宫探讨的长征途中,在这种情况下,出此乌龙之事,便是不可避免的。

当前无名氏的文章,难于登上大雅之堂,而有名的“名人”又都没搞明白;无名氏与名人天各一方、遥不可及,不在同一个领域,同一个档次,彼此无缘沟通,故也实不为怪;这便是小人物的悲哀,同时,也是大人物的不幸。恭劝程先生还是再重新严谨考证一下吧!不妨屈尊看看在下的文章,或许能释方家之疑惑。

总之:笔者认为,上述“七条理由”、“五个刑侦辨析”和“八个如果”都是属于分析、理解、主观臆断的说法,(一)无道理(二)无实据,(三)无说服力,是不足以立论的。在没有立论根据的情况下,又进一步评说“司马迁用文学创作的东西,来极力动摇秦始皇登基执政的合法性,以此动摇其统一天下南面称帝的根本”,这些指责便就都成了无稽之谈。基至可以说这是诋毁诬蔑,应该说是很不妥的。

上述这些就是《真秦始皇》一书并不真实的第一个要害之所在,不知程先生能否重新审视,待改弦更张后,再重新修定一下。

晚些时候拟将把我的《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之前“四谈”整理一下再发表于网上,可供先生参阅、并与大家共商之用。

此致

辽宁辽阳 沈书圣


预告:近期将发表程步的第二步,《真秦始皇》不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