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心腹”擅放豪言欲收失地 ——乌克兰新任国防部长瓦列里·格列杰伊

被称为“反恐行动”的乌克兰东部冲突在7月份进入新阶段,基辅政府军成功夺取有“叛乱中心”之称的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趁着军事行动带来的威望,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7月3日成功为政治伙伴瓦列里·格列杰伊谋得国防部长的差事。

不过,一些乌克兰学者却认为格列杰伊的履历充斥着政治活动,跟军队没有“半毛钱关系”。由他出任防长没有顾及军事需要,完全是总统的政治安排。


上任伊始 强硬表态

客观而言,信心危机是格列杰伊上任后遇到的最大问题。尽管他的前任科瓦利只是代理防长,且在指挥东部军事行动时遭遇挫折,但科瓦利毕竟是行伍出身,依靠严厉治军,硬生生把一盘散沙的政府军带上战场。如今,政府军逐渐掌握主动权,科瓦利却因伤回家养病。正因为有“标杆”在前,尚未证明自己能力的格列杰伊难免遭人质疑。

更糟糕的是,格列杰伊一出场就闹出了笑话。据乌电视台报道,7月3日,乌克兰最高议会以微弱多数通过对新防长格列杰伊的任命,可当他在宣誓书上签字时,却忘记取下笔帽。这虽然只是一个小失误,但遭到出席仪式的记者的嘲讽:“我们的新防长真是个强人,竟然可以让墨水透过笔帽流出来。”

也许是为了尽快提升自己的威望,格列杰伊上任伊始就催促部队加快向乌俄边境推进,争取在几周内完成对顿巴斯地区的合围,他还在自己的社交网页上晒出政府军收缴武器的照片,其中包括多枚俄制反坦克导弹,他声称这些照片是反政府武装使用俄制武器的“明证”。他还强硬宣称,乌政府军不会再单方面停火,只有武装分子彻底缴械投降之后方可开启和谈。

有意思的是,格列杰伊还在议会中扬言要在“乌克兰的塞瓦斯托波尔(目前已被俄罗斯合并)举行胜利阅兵式”。对于他的这番言论,俄国防部人士表示:“我们有在俄罗斯土地上对这种‘胜利者’给予应有接待以及组织后续‘阅兵式’的丰富历史经验。最近一次是在1944年沿莫斯科花园环路举行的。”

分析人士认为,有关“在塞瓦斯托波尔阅兵”的话喊喊可以,真要在军事上落实已无可能。格列杰伊目前的首要任务依然是在东部冲突中指挥政府军取得尽可能大的优势,为波罗申科赢得更多谈判筹码。


“告密”起家 又遭排挤

格列杰伊,1967年8月28日出生于乌克兰外喀尔巴仟州穆卡切夫斯基地区的一个村镇。中学毕业后,他在一家汽车运输企业担任钳工兼电工,后进入苏联克格勃边防部队服役。1988年3月,他进入苏维埃乌克兰加盟共和国内务部任职,一度官至内务部基辅总局第一副局长。苏联解体后,格列杰伊一直担任克拉夫丘克、库奇马政府的内务部高官,具体负责高级官员的警卫工作和国内反恐治安任务。

2007年,凭借“橙色革命”上台的尤先科总统与最高议会多数派出身的地区党总理亚努科维奇发生冲突。在两派对峙的关键时刻,格列杰伊突然向媒体爆料称有人策划刺杀尤先科总统和“橙色联盟”领导人。尽管后来查无实证,但亚努科维奇的执政团队因丧失舆论支持不得不下台。也许是由于“告密”有功,格列杰伊很快被尤先科提拔为国家警卫局长,专职负责总统安全事务。

不过,格列杰伊担任“总统身边人”的日子并不长,也许是担心他再次暗中搞“黑材料”,尤先科于2009年7月将他解职。从此,格列杰伊在乌克兰政坛成了“无依无靠的人”。从政遇挫,格列杰伊转而投靠企业家波罗申科,为其领导的乌克兰工业投资公司穿针引线,结交政府资源,使其将商业和政治资源实现合流,为波罗申科最终获得总统宝座提供巨大的人脉支持。

前乌克兰防长亚历山大·库兹穆克认为,让格列杰伊担任防长“非常不明智”,他根本不了解国防部如何运作,这项人事安排完全是波罗申科的“政治决定”。乌政治学家弗拉基米尔·菲先科则指出:“对波罗申科来说,能否信赖才是关键,总统希望国防部长是‘自己人’。”


加快行动 赢取筹码

波罗申科在5月成为乌克兰总统后,曾放话说三个月内搞定俄罗斯,恢复国家的领土统一,现在时间过半,民众仍看不到他有兑现承诺的机会。分析人士认为,当前的关键在于格列杰伊所领导的政府军能否尽快平息东部地区要求独立的事态,树立中央政府的权威,否则乌克兰政府能用的筹码少得可怜。

俄地缘政治研究院副院长西夫科夫表示,乌克兰政府军即便得到美国支持,在东部的围剿行动依然难以长期持续,乌军现有的武器数量已经缩减至1992年独立时的三分之一。更要命的是,过去几个月的拉锯战已使乌政府军筋疲力尽,新征召的预备役人员训练水平极低,继续实施大规模行动将导致后勤资源耗尽。有乌克兰专家认为,乌国内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格列杰伊如果不能尽快结束战事,那么波罗申科将面临更大的执政危机。

有消息称,乌政府军在东部冲突中动用了齐射火箭炮等重武器,俄国家议会独联体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表示,莫斯科不能对乌东部“屠杀人民的行为”熟视无睹。俄自由民主党议员尼洛夫也表示,“乌克兰是个主权国家,但俄罗斯也不会忘记生活在那里的俄罗斯居民及斯拉夫兄弟”。法国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雅克·萨皮尔甚至悲观地认为,基辅当局与亲俄势力在东部地区发生的流血冲突,让乌克兰未来能否维持独立都成了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