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的战略家们借日本右翼之手,挑起钓鱼岛争端,成功地阻断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谈判、中日货币互换的进程之后,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环境正日渐变得复杂和严峻。中日、中菲、中越之间此起彼伏地岛礁及海洋权益之争,不仅对我国现实的边海防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更对我传统的边海防观念产生强烈冲击和挑战。


首先,我们必须意识到,在全球资源争夺日趋激烈的大前提下,边海防安全不能仅仅理解为领土、领海及海洋权益的得失问题,而是关乎国家发展,民族复兴的国家生存大战略问题。


其次,我们还必须看到,在美国战略重心东移,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大背景下,中日钓鱼岛之争、中菲黄岩岛、仁爱礁之争、中越南海海洋权益之争,都不能仅仅看作是双边的岛礁领土和海洋权益之争,而是美国试图通过“代理人遏制”阻断中国发展,维护美国霸权大棋局的一部分。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确立新的边海防观。而确立新的边海防观,则需要先准确判断对手的战略意图和战略路径。


美国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答案只有一个:解除中国对美国霸权的潜在挑战和威胁。


那么,美国将如何做到这一点?自美国金融危机以来,我们看到美国人为此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压人民币升值,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提高关税壁垒,给中国从海外获得资源及并购外企设置重重障碍,把中国排除于TPP之外,等等,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这些小打小闹的动作,已很难从根本上撼动身量日渐壮大的中国。


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已对中国的强大无可奈何了呢?未必。我们眼下决不可盲目乐观,更不能掉以轻心。当中日、中菲、中越的岛礁和海权之争,几乎不约而同地在中国周边相继突现,美国人用地缘政治策略配合其金融大战略的图谋,也逐渐清晰地显示出轮廓——


自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国人真正获得金融霸权以来,通过向全世界输出廉价纸币,换取各国实物财富,就成了美国国家生存的基本方式和美国国家大战略的核心设计,也就成了不容任何人挑战的美国核心利益。四十余年里,美国人通过战争或其他制造、挑起地区性危机的办法,与美元起伏涨跌的趋势相配合,已经数次扫荡或攫取过不同地区和国家的财富。如果我们还有记忆的话,应该不会忘记1978年至1984年美元指数转强之后,拉丁美洲金融危机爆发。结果,一度欣欣向荣的拉美繁荣,瞬间繁华凋敝,阿根廷这些已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佼佼者,重新沦落为发展中国家!更令我们记忆犹新的是,1996年至2002年,美元指数又一次走强之时,与之对应的是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一时间,亚洲四小龙四小虎无一幸免,全部被这场风暴打得“倒退二十年”。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美元走强的时间全都在大约6年时间,显现出某种周期性。


现在,随着美国经济呈现复苏迹象,美元指数自2011年开始,已进入新一轮上升通道。一个重要信号是,美联储正在有步骤地退出量化宽松,这意味着美元的泄洪闸正在落下,美元的流量将会很快收紧,对已经习惯美元资本洪流的各国经济来说,流动性不足的时刻即将到来。而参照拉美金融危机和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情况看,这时候如果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只需要在某个资本云集的地区,制造一次地区危机,让全球投资人感到投资环境正在恶化,与此同时,美联储再趁机吹响“加息”的号角,全球的投资人就会恐慌性地竞相从该地区撤资抽逃,一来对该地区的资本产生强大的抽血效应,二来掉头去美国避险,追捧加息后的美元,推高美国的债市、股市,创造又一波美国经济大牛市!但故事并未到此为止。因为这时,除美国之外,其他地区和国家的经济已处在风雨飘摇、哀鸿遍野之际,已在债市股市赚的钵满盆满的美国人,会趁势杀回马枪,到那些深陷危机的国家去抄底,以极低廉的价格,收购扫荡各国的优质资产……


当我们看穿了美国的这一金融大战略魔术,再把它与时下中国周边骤然紧张的地缘态势联系起来看,美国人想干什么,不是一目了然了么?在美国宁可放俄罗斯一马,吞咽下克里米亚这枚苦果,也要不遗余力推动中国与周边国家因岛礁或海权争端,酿造一场地区冲突以满足其用地缘危机配合“币缘”攻势时,中国周边的边海防问题,也就不再是局部的单纯的领土主权争夺。


因此,中国的新边海防观和相关战略必须立足于对中国整体国家利益和安全的通盘考量,着眼于对对手扼制中国崛起,鲸吞中国财富的金融大战略的破解,而不能局限于传统的守疆戍边固土的小格局之上。


2014年6月22-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