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无咎:搅乱中国的几种潜势力

平静_之心 收藏 0 230
导读:[/size] 对于资本来说,一个不幸的事实是,去国家化的意识形态虽冲击到了中国,但中国究非苏联,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意志及其领导下的国家能力并未被资本所完全掌控,对全球金融资本的限制和管控仍然相当严格,因此,使尽一切手段抹黑中国,抹黑中国共产党,也就自然而然地好理解了。

厉无咎:搅乱中国的几种潜势力


当代中国与近代中国刚好构成一个悖反现象:近代中国积贫积弱,备受欺凌,开明士人和知识分子都抱怨人民缺乏“国家观念”,爱国主义成为召唤人民站起来与帝国主义和卖国主义斗争的共同底线;在共产党领导的30年人民革命和60年国家建设之中,当代中国已经崛起于东亚,即将雄飞于宇内,令世界瞩目,但以西方主导的国际舆论和以自由派主导的国内舆论,几乎众口一词地教训我们,当代中国很丑陋,爱中国就是爱国贼,爱中国就是爱国虫。在当代中国,攻击爱国主义是冠冕堂皇的时髦话题,各类精英们生怕人民头脑里盘踞着“国家观念”,爱中国本身倒沦为羞于见人的偏激和狭隘了。何以我们的时代精神已经错乱到如此地步了呢?

长久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于这样一种思维模式:在中国/西方和传统/现代这样简单的二元对立框架中,极为粗暴地把前者视作落后与野蛮而后者则是先进与文明。这样的思维习惯缺少分析的能力,仅仅有利于浮在媒体的话语空间中被推波助澜。按照现代西方的标准和逻辑,中国总是显得有些另类,有些别样,有些扎眼,因此,即使当代中国韬光养晦,隐忍退让,在各方面各层次努力追求与国际接轨,但总是无法获得真正的认可,总是被视作低人一等,甚至被国内人和国际华人视作低人一等。

共产党在前三十年的建党、建军和建立革命政权的过程中,在党的内部、与国民党之间、还与日本和美国、甚至包括苏联,存在难以尽数的权力斗争、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及其他一切形式的斗争。在这些斗争中,无可避免会存在阴影、漏洞、偏差乃至错误。在后六十年的建国历程中,阴影、漏洞、偏差和错误同样不可避免。这些阴影、漏洞、偏差和错误曾经在不同的时地给不同的人群造成了或多或少的历史创伤。如今存在一股股强大的势力或势力联盟,通过各种形式地挖掘、刨根、放大乃至捏造历史创伤,试图将共产党近百年的这些阴影、漏洞、偏差和错误,归纳、总结和升级为共产党本身的原罪,蓄意将共产党与当代中国乃至与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因为共产党仍是当代中国事实上的立法者和执政者,原罪化共产党并离间党和人民之间的鱼水关系,最能导致当代中国不再可爱的政治后果。

无可避讳,当代中国虽然生机勃勃,但也问题丛生,矛盾突出,危机四伏。党政官员的腐败蔓延,社会阶层的裂隙拉大,民族分离的冲突加剧,贫富、城乡和区域三大差距出现结构化的趋势,中国工业经济长期盘旋于国际利润链条中的低端和下游,房地产业急速坐大及其对中国经济的绑架,流动人口和失业人口的交叉重叠带来的不稳定因素,乡村社会的空巢化和长期衰败,基层社会治理的涣散和混乱,食品安全和生态危机,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和土地财政,城市化过程当中的强制拆迁问题,社会伦理道德的溃败和宗教组织势力的兴旺,等等,等等。这一切均隐伏或暴露于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大局之中,但从长期来看,经济波动存在不可控的自然倾向;从国际来看,南海危机和东海危机掀起的巨浪也存在不可控的战争风险。对中国局势的洞察和预测,与是否爱中国并不存在直接而简单的关系,但是,不看好中国,并期待中国问题的大爆炸,亦即所谓“中国崩溃论”,倒也存在着一个长期且广泛的市场预期。

事物、事件和事实的存在从来不是自明而是幽晦的,对事物的命名和编码、对事件的描述和定性、对事实的概括和书写,无论与事物、事件、事实的存在是否符合或符合到何种程度,常常在一定的时间段内比事物、事件和事实的存在本身更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对当代世界的命名和编码、描述和定性、概括和书写,这一整套的知识体系和话语秩序,无可争辩地主要是由所谓现代西方文明所奠定的。当代渗透最深和肆虐最广的无疑是大众传媒与网络信息的各种势力,在表面上碎片化的存在态势中,以美国为主导的话语霸权体系从未受到过真正的冲击和动摇。当代中国的存在本身是一回事,对当代中国的命名和编码、描述和定性、概括和书写则是另一回事。由于当代中国不可避免地日益深陷于现代世界体系之中,从世界范围上来看,后者的主导权从未掌握在中国自己的手里;而在当代中国,甚至从本国范围内来看,后者的主导权也已经悄然移位。这就是为什么,当代中国之所以处境艰难和动辄得咎,时时处处总难以避免招致无穷无尽的“挨骂”之声;即使中国事实上似乎存在崛起和雄飞的势头,但中国人自身却不是越来越自信而是越来越自卑,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豪言壮语早就烟消云散了,跪趴在地仰视洋人的心态和姿势又重新回归了。

与近代中国长期遭受帝国主义一目了然的欺凌不同,当代中国流行的则是这样一种焦虑,即爱国主义容易引发大众心理的狂热激情,可能会变质为国家主义主导下的帝国侵略行径,并最终异化成20世纪30年代的德日法西斯主义。这种担忧在国际上的表述形式是所谓“中国威胁论”,在国内也是最有影响的表述形式则主要来自于所谓的自由主义。据说,在近代中国,正是因为“救亡压倒了启蒙”,民族主义的狂热激情淹没了自由主义的平和理性,使得自由主义丧失了统治中国的美好前景。这里隐含的话语是,要是没有爱国主义的煽情和民族主义的动员,请自由主义的各种精英们多跟帝国主义进行长期的理性交流和妥协交换,或者也不妨让随便哪个强势的帝国主义国家(当然最好是普世价值的化身美国)彻底殖民中国,同时也免不了要围剿和消灭来自人民群众的各种反抗斗争,自由主义统治中国的美好前景早就实现了。把爱国主义直接等同于国家主义,并且妖魔化为法西斯主义,最重要的动机也是害怕再丧失一次自由主义统治中国的良好机会。如何实现自由主义的精英统治,远比国家的独立富强和人民的普遍觉醒,是一项更有意义的普世事业。在实现自由主义的精英统治之前,任何爱国特别是爱中国的冲动都是魔鬼。

1980年代以来,一种去国家化的意识形态浪潮席卷全球,中国也未能例外。去国家化的意识形态根源于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意志和逻辑,表面的表述形式是去强权后的自由开放,但实际上,所谓自由开放不过是彻底解脱掉一切预先存在的社会伦理牵绊,放任资本的魔爪肆虐无忌,一旦因此带来严重的后果而遭致人民群众的自发反抗,资本的逻辑就会最迫切地呼唤国家的强制力量来维护法律和秩序。就此而言,所谓去国家化并不是真正的去国家化,不过是去管制化,是要消解掉对资本的监管和控制,转而根据资本意志的逻辑监控其他各种可能的反抗意志,这就是为什么资本逻辑的去国家化到最后反而比任何意志都更依赖国家的强制力量。对于资本来说,一个不幸的事实是,去国家化的意识形态虽冲击到了中国,但中国究非苏联,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意志及其领导下的国家能力并未被资本所完全掌控,对全球金融资本的限制和管控仍然相当严格,因此,使尽一切手段抹黑中国,抹黑中国共产党,也就自然而然地好理解了。由于当代大众传媒的主导力量均被控于资本之手,所谓新闻自由的实质是资本自由,抹黑中国的话语成为时代精神和主流意识形态,就更是不在话下了。

长期以来,在多重势力的相互混杂、交叉、结合和重组之中,搅乱中国意识的自我觉醒和人民阵线的再度集结,在国际和国内的媒体话语空间里一直占据着主流地位。在我们看来,从来不存在完美无缺的文明、国家和体制,我们并不否认中国的文明、国家和体制存在这样或那样的无穷无尽的问题,我们一直期待对中国的文明、国家和体制进行热烈地批评与探讨,但这种批评与探讨必须是分析性的,而不是笼统性地予以根本性的和整体上的攻击乃至否定。即使中国与当代世界的超级大国美国仍然存在不小的差距,但中国的文明、国家和体制一直自有其独特之处,且多年以来,与美国刚好相反,中国一直处在上升的势头之中。中国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是几千年来的文明积淀和文化熏陶,离不开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的浴血奋斗。不必避讳,将来仍然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挫折和曲折,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中国意识的自我觉醒和人民阵线的再度集结不被以上各重势力所彻底搅乱,那么,东济沧海,西开丝绸,中国道路必会越走越广阔,越行越深远。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