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权和法制——三一在美诉讼成功的背后

贵金属 收藏 0 102
导读:美东时间7月15日,美国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联邦上诉法庭作出了裁决(点击进入相关新闻),认为由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缩写CFIUS,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议、奥巴马签署的总统行政令剥夺了罗尔斯公司(Ralls Corp)依据美国宪法应享有的正当法律程序(due process)的权利,这个总统行政令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名义,阻止了由中国三一控股的罗尔斯公司在俄勒冈州沿岸、美国海军基地附近建立风力发电厂的项目,上诉法院裁

美东时间7月15日,美国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联邦上诉法庭作出了裁决(点击进入相关新闻),认为由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缩写CFIUS,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议、奥巴马签署的总统行政令剥夺了罗尔斯公司(Ralls Corp)依据美国宪法应享有的正当法律程序(due process)的权利,这个总统行政令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名义,阻止了由中国三一控股的罗尔斯公司在俄勒冈州沿岸、美国海军基地附近建立风力发电厂的项目,上诉法院裁定罗尔斯公司“有权知道政府做这个决定时依赖的所有不属于保密(unclassified)范围的证据。” 联邦上诉法庭的这项裁决史无前例,使中国的投资商和美国大众有机会知道为什么奥巴马政府会认为这个项目威胁国家安全,并很可能因此改变CFIUS未来考证外国投资是否影响国家安全的处理方式,从而给在美国投资的外国公司以更多的权利。以下简要罗列的是这个案子按时间顺序的发展过程。

2012年3月,罗尔斯公司购买了俄勒冈中北部的四家有限责任公司,想用它们来开发风力发电厂,这些交易很快引起了CFIUS的注意,这是美国政府根据1950年通过的一项国防法案而建立起来的行政管理委员会。

CFIUS认为,“虽然罗尔斯是一家美国公司,但它的两个老板却都是中国人,因此这是一项外国投资项目,隶属自己的管辖范围”。CFIUS认为这个项目威胁到了美国国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于是发布临时阻止令,命令罗尔斯公司不能进入和继续这个风力发电场的项目,然后按程序把这件事上报到了奥巴马总统。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认为该项目对国家安全有威胁,2012年9月28日,奥巴马总统颁发了总统行政令禁止这个风力发电厂的项目,并要求罗尔斯公司在两星期之内从相关场地撤走全部的财产和装置,在90天之内从这个风力发电项目中撤出全部投资(divest)。

罗尔斯公司不服,于是将CFIUS告到了华盛顿地区联邦法庭,他们在起诉书中称,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剥夺任何人的财产需要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而美国总统和CFIUS却没有给出任何“夺走”自己投资财产的合理原因,属违宪,罗尔斯公司有权知道政府做出这项决定所依赖的根据。

2012年11月28日,华盛顿地区联邦法院举行了首场听证。

2013年10月9日,法院判决罗尔斯公司挑战总统令一案的证据不足,驳回其对CIFUS的所有指控。

罗尔斯公司不服上诉,于美国东部时间2013年10月16日依法向地区上诉法庭上诉。

美东时间7月15日,上诉法庭做出了就是本文开头的判决。


联邦上诉法庭的这项裁决是美国宪法的胜利。在美国的土地上,任何人的财产都受宪法保护,不论是外国人还是美国人的,也不管是好人还是罪犯的,任何人的财产都不能不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被夺走或征用,就是总统和政府也不能。

我介绍过的阿灵顿国家烈士陵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见《看看美国是怎样对待战死的军人的》一文),南北战争后期美国国家墓地几乎用完,于是国会批准购买新的军事公墓,而阿灵顿庄园因地势高、不会遭洪水袭击、风景秀丽和傲视首府哥伦比亚地区等原因成了第一候选,当然最重要的因素是这里是叛军首领李将军的家园。1864年,政府在仅支付了26800美元的情况下强征了阿灵顿庄园。十年后,阿灵顿庄园的原法定继承人李将军的儿子起诉美国政府,认为当年的强征没有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而违宪,政府采用强权侵犯了公民的财产,要求归还阿灵顿庄园,此案一路飙到美国最高法庭,最终大法官们投票以5-4判定李家获胜,阿灵顿回到了原来主人的手里。当然,李家提请这个案子并不只是为了钱财,更深的含义在于恢复法制的尊严,所以次年李家便把阿灵顿庄园以15万美元低于市场的价格重新卖回给了美国政府。

联邦上诉法庭的这项裁决也再一次证实了司法独立在保护公民财产上的重要性。美国人认为政府不是国家,而是为国家服务的,只有司法独立才能避免政府滥用国家机器来加害公民。就这个案子来说,禁令是由美国政府作出的,名义是为了国家安全,不论这个禁令是否合理、这个项目是否真正威胁国家安全,在美国都不能由政府一家说了算,更不能用“国家安全”做挡箭牌(911以后常发生)而省略必须的法律程序,不仅被禁的一方有权知道自己怎么“威胁国家安全”了,而且最终是否真正威胁国家安全还是要由法庭来依法独立做出判决,只有在法庭不受美国政府和强权干预的前提下,公民的权利才能真正得到保护。


那么是不是因为这个判决,三一下属的罗尔斯公司就可以在俄勒冈开发风力发电场了呢?答案是距离这个目标还差得很远很远。接下来有两个可能性,(一)败诉的美国政府机构CFIUS可能上诉,要求地区联邦上诉法庭的所有法官(不是目前的三个法官)联合作出判决,而这一步不论谁获胜败诉的一方都有进一步上诉到美国最高法庭的可能。(二)败诉的CFIUS不上诉,案子将打回地方联邦法庭,政府也可能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一是政府泄露足够能证实威胁国家安全的证据,法官会因此判决罗尔斯败诉,罗尔斯还可上诉这个决定,不过这时上诉成功的可能性就很小了;二是政府的相关证据确属国家机密,不能泄露,政府可以用行政裁决优先权(executive privilege)等相关法律来帮助自己打时间上的法律持久战,最终或许法官会有可能看到相关证据帮助作出判决,但罗尔斯和大众则不会知道详情。简而言之,三一目前赢得的只是漫长法律战争过程中的一个战斗,它确实很有意义,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死”,但是距离赢得整个“战争”的胜利还差得很远很远。

罗尔斯上诉胜利也给了中国企业怎样去利用美国司法体系保护自己的权益树立了极好的榜样。美国是一个依靠法律运行的国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政府不例外,总统也不例外。就像我在《美国司法部指控中国五名军人的背后》一文中说得那样,很多中美之间的纷争如果中方能运用美国司法体系对应的话,会比外交途径有效得多,而回避法律途径反而会授人以柄,三一的案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原文转载于 心路独舞 搜狐博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