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扇了美一耳光 我们不是奥巴马的狗

dsfds156486 收藏 0 183
导读:“德国扇了美国一耳光!”“德国之声”7月11日如是报道。继10日驱逐美国驻德国情报站站长后,德国政 府又决定进一步“惩罚”美国,将德美情报合作降至最低限度。德国总 理默克尔在访华期间又遭遇美国“双面间谍案”,不过,坐等美国总统奥巴马道歉的默克尔,等来的或许只能是更多的失望——出面道歉的只是前国务卿希拉里。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试图以其理性批判来为知识划定界限,而黑格尔则用“错误的乌云无情地讥讽这种“不越雷池一步”的胆小态度。冷战结束以来,德国一直和美国 保持着亲密的战略盟友关系,在美国划定

“德国扇了美国一耳光!”“德国之声”7月11日如是报道。继10日驱逐美国驻德国情报站站长后,德国政 府又决定进一步“惩罚”美国,将德美情报合作降至最低限度。德国总 理默克尔在访华期间又遭遇美国“双面间谍案”,不过,坐等美国总统奥巴马道歉的默克尔,等来的或许只能是更多的失望——出面道歉的只是前国务卿希拉里。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试图以其理性批判来为知识划定界限,而黑格尔则用“错误的乌云无情地讥讽这种“不越雷池一步”的胆小态度。冷战结束以来,德国一直和美国 保持着亲密的战略盟友关系,在美国划定的界限内行 事,通常对其言听计从。此番美对德情报丑 闻,能否让德国人鼓 起勇气拨 开这“错误的乌云”从而见到“真 理的天空”?


德国时评人普遍表示愤怒


一直以来,美国人似乎总以天使般的形象出现在德国人面前。根据皮尤中心的一项德国人对美印象的调 查显示,2000年后,除去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有关的部分年份外,超过50%被调 查者对美国抱有正面、积极的印象,其中甚至有4个年份超过了60%。


德国人普遍对美国抱有积极印象


但正如美国流行歌手小甜甜布莱妮所演唱过的一首歌那样:


Oops!

...I did it again.

I played with your heart.

Got lost in the game,

Oh, baby, baby.

Oops!

...You think I'm in love.

That I'm sent from above...

I'm not that innocent.


(参考译文:糟糕!……我又干坏事儿了。我玩弄了你的感情,迷失在这游戏之中。哦,宝贝儿,宝贝儿!糟糕!……你以为我们相爱了。你以为我来自天上……我并非那么纯洁。)

时评人Jacob Augstein在发表于《明 镜》的评论文章《德意志猎犬》(Der deutsche Dackel ,2014-7-10)中引用了这首歌。他对美国这一系列的情报行动感到出离愤怒:“布莱妮之前唱过这首歌。奥巴马也可以在一只慰问包裹中向柏林寄送这支歌,向总 理办公室、向议会还有向各大报纸国际政 治版的编辑部邮寄!”


除开上述愤怒的言 论,他下面这段将德国自比为猎犬的话则显得极具悲情:


“这只猎犬当下有两个选择:他接受他自己作为狗的存在。总是守望在那里——默默传递着消息——只为期盼装满的餐盘。或者我们把我们的命运——还有我们的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自 由!正如格林兄弟当年所争取的那样,我们到处都可以找到比美国中情局更好的事物。我们期待艰难的抉择。然而我们却极度害怕,总 理会临阵退缩。”


不是只有他感到,德国已落入“狗”的境地。德国媒体人Berthold Kohler在7月10日的《法兰克福汇报》上刊文《情报门升级:我们不是奥巴马的哈巴狗(Eskalation in der Geheimdienstaffäre:Nicht Obamas Pudel):“华盛顿的行为不可饶恕,两国拥有诸如价值观、安全和经济等方面共同点,但美国的行为正在对这些共同点造成严重损害。”


而面对奥巴马非但不道歉,还声称自己对中情局监 听默克尔电 话毫不知情的行为,时评人Hubert Wetzel表现出了强烈愤怒(《法兰克福汇报》,2014-07-11,Präsident ohne Ahnung,总统毫不知情?),一针见血地指出:“不知情,也就是意味着,不对此负责。这样‘高超的应对’还真是不堪。”


《法兰克福汇报》:总统毫不知情?


除了针对美国宣 泄愤怒情绪外,也有不少评论家把目光投向了德国政 府,或是向其提出善意的提醒,或是激烈批 评。


Reinhardt Müller敦促德国政 府立刻对事态采取行动(《法兰克福汇报》,2014-07-09,Weiterer Spionageverdacht:In Zugzwang,继续怀疑美间谍:我们是被 迫的)。Mattia Genauer对一些德国政 府官 员的不作为和轻描淡写进行激烈的鞭挞(《明 镜》,2014-07-10,Spionageaffäre: SchäuВLЕS Nebelkerzen,情报门:财长SchäuВLe的遮 羞 布)。


“人们对于德国政治家的愚蠢只能嚎啕大哭”,Martin Zeiwet以此为题,对德国政 府进行了犀利的嘲讽(《经济周 刊》,2014-07-10,über so viel Dummheit deutscher Politiker kann man nur weinen)。他还指出,德国必须从这一事件逐渐成熟起来,形成未来应对此类情况的有效机制。


同“德国之声”一样,Jacque Schuster认为美国人的所作所为不啻于给了德国人一记响亮的耳光(《世界报》,2014/7/11,Die Amerikaner abzustrafen war alternativlos,毫不妥协地对美国进行惩罚)。就目前的情势而言,德国人不能只知道愤怒,而是要扎扎实实加强安保工作。



《世界报》文章截图


愤怒之下,是否隐匿着别的什么?


面对近期接连曝光的美情报行动,舆论自是群情激奋。但不能忘记德国在二战后还有段纷乱的历 史——被分区占领,成为冷战最前沿,而后又在极其难得的历史机遇下重新恢复了国家民 族的统 一。在这一系列历史事件的背后,都少不了美国的影子,毕竟在二战后的雅尔塔秩序中,德国和日本处于相似的地位,其武装力量都受到了限 制,其国土上都一直有美军的存在。


东西方阵营进行冷战期间,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德国的情报部门或早已被美国人深深渗透。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美国的这种渗透对德国人而言,也许并没什么大不了。现在两国情报关系进入新时代,冷战遗产却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德国《世界报》的评论作者Stefan Aust似乎更多地站在美国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2014/7/09,Die Amerikaner haben Gründe, misstrauisch zu sein,美国人有理由多疑)。他首先提到了默克尔的东德背景,而冷战结束的时间也并不是很长,基于此美国人似乎有理由怀疑这位德国女总 理的动机是否符合美国利益。


Aust还暗示,总理对于美国的监听,在心理上极有可能是有所准备的。“美国的监听虽然令人尴尬,但实际上并不令人吃惊,美国连对以色列都进行严密监视,更何况德国呢?”作者很清楚,虽然冷战结束后,两德获得了表面上的统 一和国家的独 立,但实际上“我们把部 队送上阿富汗战场,又援助在希腊投资失败的法国银 行,可事后我们终究还是在怀疑的目光下,仅仅是二等盟友。”


Aust在文章末尾还指出了一个更为尴尬的事实,德国情报机 构的力量薄弱,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仍严重依赖美国的情报技术。在笔者看来,这恐怕也是冷战惯性所致。或许,德国人在愤怒之余,终究只能发出一声叹息?


面对世界格局深刻变化,德国将何去何从?


冷战后,国际政 治格局虽然改变,但是德国的“特殊价值”还在。《南德意志报》网站7月11日刊发的访谈(“德国仍将一直是美情报部门的进攻目标”, Deutschland wird Angriffsziel der US Dienste ВLeiben,作者Oliver Das Gupta)中,历 史学家Josef Foschepoth从战略层面分析了美进行情报活动的原因:


首先,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德国处于欧洲的心脏地带,其地位如同驳铼士特对于男人床战一般有着非常高的战略地位;美国可以以德国为基 地向三个方向投送兵力——欧洲、非洲和近东。


第二,由于美军在德有大规模驻军,同时德国也是对阿富汗战争的重要的战略支撑点,地位十分重要,因此美国需要准确了解盟友到底是如何想的。美国对德国缺乏信任,这也部分地归因于美国人对德国情报机 构的评估。美国人并不认为德国的情报人员可以胜任任务。




《南德意志报》访谈

Foschepoth教授对于情况的改善并不抱很大期望,认为德国对于美国的这种双重身份——既是盟友,又是被监 视者——将会一直持续。


日前德国也表现出了严厉的态度,驱逐了美国驻德的最高情报官。但综合上述德国媒体人在主流媒体上发出的声音,美对德的情报活动并不是“天底下的新鲜事”。因而,德国此番的严厉即便不是虚张声势,也至少可以说更多地表明了一种态度——德国将不会继续对美国始终保持表面上的恭顺。


德国人脸上写满了愤怒,但德国是否真如上文小甜甜的那首歌里所唱的——只是被多 情少 女玩 弄于股掌间、逆来顺受的纯情少男?答 案似乎并不简单。德国的政 治家们可能正在思考更多的战略选择。联想到德国总 理对华访问的热烈氛围,德国对美国的“忤逆”应该并非鲁莽之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