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黎阳工人来干,F35的发动机大概不至于刮擦起火了

kukubara 收藏 0 343
导读:中航工业黎阳典型人物系列报道之七 心怀责任 “跟着感觉走” ——记黎阳盘轴分厂“千分之九”车工能手团队 曹武 赵爽 2014-07-17 12:58:42 “感觉”是一个很难定义的词语,没人能用语言或是具体的文字来表述“感觉”,更没有一个界定来判断“感觉”的对错。对于工作就更不可能用“感觉”来评判完成工作的方法和结果。尤其是对精度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来说,设备、仪器都有可能产生的误差,靠“感觉”来控制,听上去非常不可思议。 可是,偏偏在中航工业黎阳盘轴制造分厂,就有这么一群人,长时间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航工业黎阳典型人物系列报道之七

心怀责任 “跟着感觉走”

——记黎阳盘轴分厂“千分之九”车工能手团队

曹武 赵爽

2014-07-17 12:58:42

“感觉”是一个很难定义的词语,没人能用语言或是具体的文字来表述“感觉”,更没有一个界定来判断“感觉”的对错。对于工作就更不可能用“感觉”来评判完成工作的方法和结果。尤其是对精度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来说,设备、仪器都有可能产生的误差,靠“感觉”来控制,听上去非常不可思议。

可是,偏偏在中航工业黎阳盘轴制造分厂,就有这么一群人,长时间高质量高效率完成生产任务,都是“跟着感觉走”,而这种“感觉”不是任何人都会有,也不是任何人都敢有的。

一直以来,盘轴制造分厂担负着黎阳公司航空发动机盘、轴类为主的核心零部件生产制造任务,对生产的精度要求很高,很多零件的公差带都是控制在极小的范围。这对于分厂一线生产员工来说,不仅是对技术的高要求,更是对责任心的高要求。

某型机一级压气机盘的车外圆工序向来以其精度和难度著称,当中某道工序加工直径是64.023毫米、公差是0.009毫米,仅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直径的十分之一。照理说 0.009毫米的公差带其实是磨床才能控制的精度,但是由于受该件号的形状限制,磨床的操作磨头无法伸入进行加工,因此这一方法早早地就被否决了。为了保质保量地完成此项加工,分厂想过很多办法来解决这一难题。在有了数控设备后,分厂也曾尝试在数控机床上实现这个零件的加工。但通过多次尝试,数控机床加工出的零件都无法满足精度尺寸要求。因此现在仍只能使用普通车床进行加工。目前,分厂正在使用的数控机床重复定位精度为0.008毫米,而普通车床刻度盘的最小刻度只有0.1毫米,这就意味着加工者要在小于车床最小刻度的情况下加工零件,这样就只能靠工人自己的经验和感觉来保证了。

而且,对于该工序加工难度的考验还远远不止这些。由于车床的主轴与其本身是存在无确定值的间隙,这样就很容易导致零件加工后出现锥度和椭圆度,零件的返修或报废几率很高。此外,该工序在加工完成后还要进行镀铜,镀铜的过程也会产生3~5微米的公差。为了保证在镀铜过程中不出现超差,在加工过程中对精度的要求就更加严格,稍有差池就会影响到后面工序的加工。可想而知,0.009毫米的公差,对于加工车床和操作工人的要求是非常之高的。

“这是费脑子的活,这活儿跟谁都学不来,因为没有客观标准。‘感觉’这东西,说来也神奇,谁都说不出,就自己知道,所以这项技术没有办法传授,只有靠自己摸索,凭感觉来下手。我干了这么几年,也不是百分百有把握,每一次机床启动我自己心里也是打鼓。” 已经从事车工30多年的李明每每谈到这道加工工序,言语中仍然带有小小的紧张和兴奋,因为他知道,要保证这么小的公差,秘诀就在两个字——“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不是谁都能有的。在加工时没有任何测量设备,刀具都是自己根据自己的需要来磨,0.009毫米没有刻度,就靠自己的感觉一点点调试,这讲究的就是心细;调试到自己感觉是对的了,启动机床,这靠的就是胆大。从2003年开始接下这个任务,每次加工,他必须长时间死死盯住刻度盘不能走神,因此视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但是他几乎没有出现过废品,超差也几乎为零。“他干着最复杂的工序,却从未在质量上打过擦边球!”每当谈到这位多年如一日的公司级先进,检验室的人们都不禁竖起大拇指。

在分厂,真正能完成这项任务的人并不多,说起干的年头,要数压气机一组的组长吴平跃。他进厂20多年,从1999年开始一直到2003年一直干这个。“干起这活来也是提心吊胆的,刚开始的时候一直不敢上刀。这活风险太大了,刚进厂时,没人能告诉你怎么干,也没人敢告诉你,因为每个人的感觉是根本不一样的,就靠自己积攒经验,对了就对了,错了就错了。” 为了找对“感觉”,他购买了专业书籍,忘我地扎进了技术的海洋当中。当看到一个个合格的零件,他心中无比高兴,因为他知道,为了这一刻的到来,他付出了多少。作为分厂的“车工”大拿,他多次获得公司级先进。“吴平跃不仅技术过硬,还乐于奉献。”“他挺实在的,谁在技术操作上有不明白的问题,他都告诉,从来不藏着掖着。”对于众人的评价,他也只是淡淡的一笑。用他的话来说,这都是应该做的。

随着人员的不断更迭,其中几位“千分之九”能手离开了这个岗位,同时这个“跟着感觉走”的团队也不断注入新鲜血液。2012年,36岁的王一洲调入盘轴分厂,一年多后便接下了这个任务。干了18年民品的他,下起刀来原本也是 “稳、准、狠”,但是干起这道工序的确让他有点“头大了”。“谁也不能保证加工百分之百的精确,其他的零件加工公差大,检验后还有处理的机会,而这0.009毫米的公差,一旦出现问题就无法处理,返修和报废几乎是家常便饭,因为返修或者报废,被罚过好几次钱了。”说完,王一洲还傻傻地笑了笑。这位憨厚的小伙,被吴平跃视为班组中的“宝贝”。他爱人和孩子都不在身边,机床就成了他的伙伴。“干活有钻劲、有毅力,还有悟性”,这是大家对他的评价。他常说“大道理我不会讲,反正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正是这个信念,让他逐步成长为分厂不可或缺的“干将”。

风险大、无规律可循、伤身费脑子、报废几率高……这些都让人对这0.009毫米望而却步。可是分厂这几十年来依然保质保量地完成着任务,靠的就是这支千分之九车工能手团队。他们凭着忘我的工作精神,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排除各种困难,只为生产任务顺利地完成。这0.009毫米的“感觉”,需要担起的是100%的责任。这100%的责任里,饱含的是不断退刀进刀的反复尝试,是无数个日夜加班的汗水,是顶着红肿双眼而通过检验的喜悦,是报废后重新默默调试的坚定。或许不是这0.009毫米的“感觉”选择了他们,而是他们选择了这100%的责任,或许他们并不知道在这样的选择背后需要付出别人千百倍的努力和坚守,只因为他们选择了航空,选择了黎阳,这样的选择注定了要心怀责任,“跟着感觉走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