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愿介入中日纷争 日代表:这是什么盟国!美国不愿介入中日纷争 日代表:这是什么盟国!美国不愿介入中日纷争 日代表:这是什么盟国!美国不愿介入中日纷争 日代表:这是什么盟国! 台湾《中国时报》15日文章称,安倍内阁决议案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后,日本各大媒体的民意调查,几乎是呈现一面倒的反对声浪,首相安倍晋三支持度遭到重创下滑过半,自民党内异议四起,逼得他必须暂缓配套修法的脚步。分析则指,一个“围堵中国”的外交计谋及行动,无疑是安倍念兹在兹的终极目标。

文章摘编如下:

基层民意反集体自卫权

二度回任掌权的安倍,显然是踢到铁板了。但任何一个精明政治家都能明了的民意走向,何以重新主政的安倍会没察觉?是自信本钱雄厚尚可支撑政治冲击?还是背后有更深沉的政治算计?

在内阁决议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前夕,(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至少就有24个地方议会表态反对,而且反对最激烈者多属自民党议员,显示对于安倍欲摆脱宪法束缚、承认集体自卫权的行使,党内基层民意是高举反旗的。照理说,安倍应当清楚此一基本态势,因此他甘冒千夫所指,既没有与国会协商,也不愿透过公民投票,仅凭内阁会议即恣意而为,其实是另有所图。

安倍自己在内阁通过决议案后的记者会上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认为,此刻的日本正面临严峻局势,尤其是在抑制那些要挑起日本战争的企图上,若有了万全准备将可发挥很大作用。

在安倍看来,那个“企图”就是来自不断增强军事武力的中国,而解除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即是日本该有的因应之道。一心想要实践外祖父岸信介未了之梦的安倍晋三,终于在回锅后出手,藉由集体自卫权解禁走向他所谓的“正常化国家”。 安倍盘算的对象看似是中国,实则又指向美国。毕竟,在安保同盟之下,日本的安全长期仰赖美方,既是被保护的小弟,又像是温顺的妻子,对华府言听计从,但集体自卫权的解禁,将可让日本无须在安保体制内自我限缩,进而光明正大地海外派兵。

从被保护国到与美方可以平起平坐的普通国家,安倍要的是由美方带头对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表示“欢迎”,据说,当美、日高层官员讨论此事时,美方一度对共同声明应否加入“欢迎”有所保留,担心介入中日对立的纷争,不料与会的日方代表还怒责:“这还算是同盟国吗?”

在中美急着加强经济合作之际,安倍却以中国军事武力扩增为由擎起“威胁论”的大旗,主张日本不能再袖手旁观,否则亚太地区的平衡将出现变化,而强化日美同盟是唯一且必要的途径。

趁美心余力绌加码翻本

这是安倍的算计,他要在老大哥重返亚洲,却又对维持区域和平显得心余力绌时,趁机加码,甚至打算一口气翻本,从和平宪法中的“专守防卫”直接跳到“集体自卫权”,悄悄地改变战后日本坚持60多年的非军事体制及发展路线,也宣泄内部的反美情绪。

不过,安倍的作法终究难被日本主流民意接受,虽然他又说希望回到日中战略互惠关系的原点,也由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释出不再参拜靖国神社的善意,但却无法抵销解禁集体自卫权带来的巨大效应。

战后的日本,在安全保障与对区域和平的贡献上有两项指标性作为,一是自卫队,另一是政府开发援助(OfficialDevelopmentAssistance,ODA),历代内阁在两者之间软硬兼施,建构了日本的国家形象及国际地位。倘若集体自卫权的解禁是日本硬实力的蜕变,那么未来确定要修正的ODA大纲,将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软实力重整。

换句话说,如果ODA的修正方向未能排除“用于军事目的”的疑虑,难保不会引起更大纷争,但以现今国际灾难纷争的复杂多元,如何回避援助有军事人员及设备参与的支持活动,诚非易事。问题是,这项重大改变影响所及是日本战后的外交政策,乃至整个亚太安全及世局走向。

安倍曾当面跟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分析,指中国军事预算增加。“在南海一直想要改变现状,美国应该发出重返亚洲的强烈讯号。”跟老大哥告状,请其主持公道,一个“围堵中国”的外交计谋及行动,无疑是安倍念兹在兹的终极目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