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尚可一战?从“飞行大赛”窥朝鲜空军现状

2野劲旅 收藏 4 1554
导读:据朝中社报道,2014年5月1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前往西部地区作战机场亲临指导了朝鲜空军战斗飞行技术大赛。这次竞赛全称为“朝鲜人民军航空及防空军飞行指挥成员的战斗飞行技术大赛-2014”,为朝空军成立以来首次举办。从名称中能够看出,此次竞赛主要面向朝鲜空军的飞行指挥员群体,亦即飞行联队(相当于我国空军的飞行团)的干部以及联队级别以上干部。 组织这次战斗飞行大赛的目的,正如金正恩所说,“组织此次大赛的目的是要飞行指挥成员喊着‘跟我上’的口号,带头进行训练”。金正恩还强调,“指挥成员要掌握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图 尚可一战?从“飞行大赛”窥朝鲜空军现状


图 尚可一战?从“飞行大赛”窥朝鲜空军现状


据朝中社报道,2014年5月1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前往西部地区作战机场亲临指导了朝鲜空军战斗飞行技术大赛。这次竞赛全称为“朝鲜人民军航空及防空军飞行指挥成员的战斗飞行技术大赛-2014”,为朝空军成立以来首次举办。从名称中能够看出,此次竞赛主要面向朝鲜空军的飞行指挥员群体,亦即飞行联队(相当于我国空军的飞行团)的干部以及联队级别以上干部。

组织这次战斗飞行大赛的目的,正如金正恩所说,“组织此次大赛的目的是要飞行指挥成员喊着‘跟我上’的口号,带头进行训练”。金正恩还强调,“指挥成员要掌握高超的战斗飞行技术,使部队里的所有飞行员坚决准备成为天上的敢死队”。另外朝鲜公开报道这次竞赛,也有向外界显示朝鲜空军在思想上已经做好了“战至最后一人”准备之意。

由于朝鲜这个国家一贯的神秘性,有关朝鲜的任何官方公开报道几乎都算是新闻。而朝鲜官方对这次竞赛堪称及时公开的图片和视频报道,也为我们了解这支长期隐藏在迷雾后的空中力量提供了便利。

作为朝鲜空军战斗力的象征,米格-29堪称朝鲜空军的“国之利刃”,在金正恩上台之前鲜少公开亮相。近年来随着金正恩频繁视察空军的报道被朝鲜官方公开,朝鲜空军米格-29的真面目也逐渐浮现在人们眼前。

参加本次大赛的两架米格-29,其中553号机为类似伊拉克、南联盟等国曾装备过的早期出口型9.12B(亦称米格-29B,北约称作“支点-A”型);而415号机则是扩大机背油箱尺寸(俗称“猫背”)的9.13型(亦称米格-29S,北约称作“支点-C”型)。鲜为人知的是,415号机还是由朝鲜引进散件后自行组装的两架米格-29之一,该机于1993年4月15日,亦即金日成的生日“太阳节”首飞成功,其编号也由此得来。而另一架米格-29的“820”编号则由朝鲜人民军空军建军纪念日而来。由于90年代以来受经济滑坡影响无力采购后续的米格-29散件,朝鲜最终也只组装了这两架米格-29。

目前朝鲜空军拥有12架“支点-A”型和18-20架“支点-C”型(其中部分为更先进的SE型),但受限于配件数量、机体寿命等因素的影响,能够随时出动的大约只有三分之一。从视频中可以看出,两架最近颇为活跃的飞机外表整饬一新,挂载空空导弹的挂架挂梁齐备,处在相对良好的战备状态。作为朝鲜空军战时争夺制空权唯一的希望,米格-29并没有像其他参与大赛的战机那样挂载火箭弹进行对地攻击,而是进行了较长时间的单机特技表演。通过553号机接连做出的殷麦曼转弯,半滚倒转以及超低空通场等几个特技动作,可以看出朝空军最精锐的米格-29部队仍然保持着较高的训练水平。

作为朝鲜空军中另一种精锐机型,此次参加比赛的苏-25强击机同样备受关注。依靠配套的俄制对地攻击武器,该机是朝鲜空军对地打击性能最为全面强大的机型,也是战时对韩近距空中支援和浅纵深空中遮断的主要依仗。金正日金正恩父子曾多次视察装备苏-25的部队,足见高层对该机的重视程度。不过在这次比赛中,苏-25只是进行了飞行表演,并没有进行对地攻击表演。

虽然并非朝鲜空军中性能最强的飞机,但是直到本次竞赛之前,想找到一张较为清晰的朝鲜空军米格-23的照片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从此次公开的图片中可以看出,朝鲜装备的米格-23是1978年开始生产的ML型。由于设计上更加强调机动性而不再过度重视高空高速,该机通过减小垂尾面积,取消后机身油箱等手段降低了一吨多的空重;加上采用推力更大的发动机,米格-23ML的机动性比米格-23MS/MF这样的第一代米格-23出口型有了明显提高,仅仅比后来的苏军自用型米格-23MLD略差。

但由于前苏联军火出口中“猴式武器”现象的影响,朝鲜装备的出口型米格-23ML的航电设备性能并不如苏军自用型号。而面对如今的假想敌时,囿于囊中羞涩久未升级的米格-23ML的航电设备更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其配套的R-23和R-60型空空导弹同样性能老旧、难堪大任。一架原本为了强化空战性能而生的飞机,在现代空战中却已经沦为末流货色,实在可叹。

因此,米格-23ML在本次大赛中并未进行过多的机动性能展示,而是和其他飞机一样,在机腹下挂载两个火箭发射器进行了火箭弹地靶训练。另外,由于变后掠翼飞机维护相对复杂,朝鲜空军米格-23的完好率不容乐观,其日常训练的效费比并不如米格-21,这也是为什么米格-23平时鲜少露面的原因。不过,米格-23相对米格-21更为优秀的飞行性能仍然会在实战中带来一些战术优势,尤其是其变后掠翼设计在低空高速突防作战中将发挥重要作用。

皮实耐用的米格-21及其衍生型号仍然是很多囊中羞涩的第三世界国家空军的骨干力量,朝鲜空军自然也不例外。本次大赛中,朝鲜展示了其装备的歼-7I、米格-21PFM和米格-21比斯三个子型号。目前朝鲜拥有200架左右的米格-21系列,执行大部分日常巡逻和训练任务。在战时这些性能已嫌落后的飞机也将主要负责对地攻击,因此在这次竞赛中它们大都进行了火箭弹射击表演。

“贫贱夫妻百事哀”,由于严重缺乏新机补充,本来应该在博物馆中颐养天年的歼-6甚至歼-5至今都还在朝鲜空军服役。除了在加挂火箭炸弹后改行用作对地攻击飞机,作为珍贵的苏-25K/UBK强击机的补充之外,这些爷爷辈的飞机还有另一种无奈的用途。从谷歌卫星地图中可以发现,这些老式飞机除了单独编成部队之外,往往还作为“教练机”混编在装备米格-29和米格-23型战机的部队中,以便这些部队的飞行员尽量保持飞行技术,同时还能最大限度的减少对新型战机宝贵寿命的损耗。

由于这是朝鲜官方首次以这种形式对朝鲜空军训练情况进行相对完整的公开,这段视频在国内网站上也引起了很大反响。一些人对视频的内容不以为然,认为这次比赛虽然名为“战斗飞行技术大赛”,实际上基本是个老式战机打火箭弹大赛,没有近年来我们耳熟能详的模拟空战对抗,也没有使用先进武器,而且连安-2,初教-6这样的辅助飞机都能参加打火箭弹比赛....。.所以一种看法认为,这次比赛不过又是金正恩的一次哗众取宠之举罢了。

笔者认为,这种比赛恰好说明了朝鲜空军对自身实力有着还算清醒的认识。

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面对强大的假想敌,朝鲜空军想夺取战区制空权完全就是妄想。不过,虽然“全程使用”不敢奢望,但“首当其冲”倒是十有八九,根据近年来多次局部战争中小国空军的残酷教训,朝鲜空军战时最大的使用价值,就是配合战术导弹等远程打击手段掩护陆军进行首波突袭。

而这次大赛中不同型号飞机的科目要求就再好不过的诠释了这个道理:没有参加火箭弹地靶训练的米格-29将在战时用生命延阻美韩联军优势空中力量的兵锋(考虑到汉城距离三八线很近,双方空中力量的交战距离也将被压缩,有利于形成混战局面),以换取三八线后方短时间的安宁;同样没有参加火箭弹地靶训练的苏-25将作为精锐力量打击韩军重要战役战术节点,而其他各种型号飞机则将利用这个稍纵即逝的窗口在空中集合编组并发动决死突击,以配合同样需要时间集结的陆军大部队行动。

由于在消耗很大的首波攻势后,显然不会再有成规模的后续空中掩护,这对首波空中突击兵力的打击力度要求很高。而朝鲜空军除了少数将用于打击敌重点目标的苏-25强击机之外,其余大部分用于对地攻击的飞机都是加装火箭弹和炸弹的战斗机,其作战效能和专业对地攻击的飞机相比存在明显差距,只能靠堆积平台数量去弥补。而当战斗机平台都有不敷使用之虞时,看似可笑的安-2和初教-6们也只有毅然加入攻击机群一途。

无数战争的经验告诉我们,小国空军面对强敌时的选择非常有限。上面这种看似容易的战法,对空军的组织力、行动力和战斗力的要求都非常之高,同时还需要承受巨大的牺牲。而且,即使能做到以上几点,面对优势巨大的假想敌,这种大卫对歌利亚式的悲壮战略最终失败的概率也很大。

即使囿于篇幅,暂不评价飞机数量、平台性能以及作战体系层次上巨大差距的影响;仅从这次竞赛来看最基本的机载武器装备情况,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严重缺乏精确制导弹药(只有少量装备于苏-25的型号),仍然把半个多世纪前研制的高阻航弹和57mm机载火箭弹作为对地攻击主力的朝鲜空军,即使能够在战时幸运突破三八线,面对层层防空火力的阻击去进攻普遍进行过加固的重点军事目标,再壮丽的牺牲也不过是飞蛾扑火。

本次竞赛中朝军战机发射火箭弹的场面,在外人看来似乎和我空军演习中经常组织的火箭弹地靶训练差相仿佛,实际上,我军火箭弹地靶训练不仅在地靶地形设置上日趋多样化,训练中对飞行员进入攻击航线时的动作要求也更加刁钻。飞行员经常要在山谷中进行超低空飞行以达成攻击的突然性,不仅要一边和低空紊流作斗争一边精细瞄准,同时还要计算好如何规避敌防空火力,退出俯冲攻击后从什么方向拉起脱离....。.这种攻击难度不下于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的训练和朝鲜空军进行的攻击航路、速度和高度相对固定的“套路化发射”存在本质性的区别。而且,和我军装备的国产90系列、130系列以及俄制S-8系列、S-13系列和S-25系列等堪称琳琅满目的机载火箭弹家族相比,朝军却只有战斗部仅有1.36千克重的57mm火箭弹可用,想压制面目标都需要发射多枚保证杀伤,面对稍微加固一些的目标更是有威力严重不足之嫌。而在本次竞赛中,一个架次却只能打两枚而已,足见朝鲜空军捉襟见肘的弹药储备。

对地武器惨淡至此,空战武器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举例来说,前面提到过,朝鲜空军的米格-29机队中不乏较为先进的米格-29S/SE“支点-C”,其配套的N019ME雷达理论上是可以支持使用包括R-77和R-73在内的较为先进的俄制机载武器的。可是由于经费缺乏,连R-27ER/ET都装备不起的朝鲜空军米格-29S/SE只能使用R-27R/T和R-60MK这种上世纪70年代末水平的空空导弹组合,更不要说其他型号的老式米格机了。而且,考虑到连这些老式导弹很多都因出厂时间较早而寿命将尽,即使朝鲜能通过装备俄制战机的国家获得一些元器件用于维护,其导弹武器储备的妥善率究竟几何,仍然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而缺乏性能可靠的空战武器的朝鲜空军,战时完成预定任务的能力又要大打折扣。

另一个问号则要留给朝鲜空军的飞行员们。飞行员是个拼身体拼脑力的行业,我空军歼击机和强击机飞行员的停飞年限一般是46岁,经上级特批可以延长到48岁。而在朝鲜空军的图像资料中,我们却经常能发现看起来年纪很大的飞行员。虽然本次竞赛是面向空军飞行指挥员的,参赛者年龄略大些也算情有可原,但是在视频中却仍然能看到大量满脸皱纹甚至满头华发的老飞行员坐在场边观阵,这种精神固然可敬,但是就不免让人产生朝鲜空军飞行员年龄结构是否有些“老龄化”的质疑了。

这种现象的产生,和90年代以来朝鲜经济严重滑坡,无力支持空军飞行队伍正常的更新换代有很大关系。培养一个能够进行四种气象飞行,具备完成高级特技动作能力和掌握空靶地靶射击要领的飞行员不仅需要足够的飞行小时数,还有对应的燃油消耗和航材损耗。以朝鲜空军飞行员平均每年50个飞行小时的数量估计,能够让90年代之前成长起来的老飞行员保持基本技术状态已属不易,对于年轻飞行员来说,想完成技术的打磨可就分外困难了。

片中有一个镜头让笔者印象深刻,当一位老飞行员坐进一架米格-21PFM的座舱准备升空表演时,铿锵有力的旁白介绍说,这是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吴琴铁空军上将。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在1999年北约空袭南联盟作战时,曾驾驶米格-29起飞升空的南联盟空军司令柳比萨·维利科维奇空军上将。

同样是以少量米格-29为拳头力量,米格-21为主力装备的小规模空中力量,15年前的南联盟空军面对强大的北约空军近乎全军覆没的遭遇不可能不给朝鲜空军以警醒。假如战争真的来临,面对装备性能比15年前还要先进的假想敌,如果不想把战鹰埋进沙子成为敌人的笑柄,朝鲜空军的飞行员们是否还能有今天这般万丈豪情,向着跑道尽头血与火交织的天空发起冲锋,用生命捍卫祖国领空的尊严和空军战士的荣誉呢?(作者署名:高卓 来源 《航空知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