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银行彰显中国形象

平静_之心 收藏 0 307
导读:称,成立金砖五国开发银行将提升金砖五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成为催促世界金融秩序改革的动力。 [/size] [/size] 分析称,在金砖五国中,中国积极坚定地推动构建合作机制,国家的综合实力雄厚,上海有条件作为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的首选地。 [/size] 称,在围绕设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长达两年的谈判中,拦路虎不是资源或承诺不足,而是中国伙伴。[/size] 表示,“中国将在开发银行中占据垄断性地位,这是不可避免的。除非


金砖五国(中国、巴西、俄罗斯、南非和印度)15日发表的《福塔莱萨宣言》宣布,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总部设在中国上海。


对此,境外媒体评论称,成立金砖五国开发银行将提升金砖五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成为催促世界金融秩序改革的动力。


中国拥有明显的政治经济优势,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落户上海,彰显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对促进金砖五国及新兴国家的互利合作、共创多赢具有重大意义。


对中国而言,往往成为项目承包商,也会从中得到资本输出和商品输出的机会。金砖国家银行的成立一方面体现了中国的国家意志和自身软实力的提高,同时使得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有了优化的出口,并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

《文汇报》分析称,在金砖五国中,中国积极坚定地推动构建合作机制,国家的综合实力雄厚,上海有条件作为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的首选地。

上海作为中国建设中的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和贸易中心,具有国际贸易和国际结算的独特优势,上海自贸区已经启动“先行先试”的改革,未来数年上海将成为人民币全球交易清算中心。把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在国际舞台上展现中国新兴大国的形象。

其实,上海作为金砖银行总部的呼声一直很高。早在峰会之前,西方媒体就广泛猜测上海将逐渐成为新兴市场的国际金融中心。


不过,据参与谈判的官员透露,最初中国想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中占据较大份额,但最终巴西和印度努力说服其他成员平均出资。不过,对于中国可能想方设法获得更大影响力的担忧并未消失。


BBC文章称,在围绕设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长达两年的谈判中,拦路虎不是资源或承诺不足,而是中国伙伴。


据悉,中国和俄罗斯曾经一度有望成为金砖银行的主要出资国,但是由于其他国家坚持平等的多边合作机制,所以金砖银行的出资结构为等额分摊。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科学家奥丹•洛伊特表示,“中国将在开发银行中占据垄断性地位,这是不可避免的。除非能获得拥有足够分量的影响力,否则中国不会参与这样的冒险。”

一些西方媒体也在炒作中印矛盾。


路透社称,金砖国家官员表示,上海可能成为新建的金砖开发银行总部,但也有参与筹建工作的官员表示,各方就银行总部地址并未达成一致。


中国的动机受到一些国家怀疑,特别是印度,有的国家担心“中国会劫持新建的金砖银行来谋取私利”。


《印度时报》称,在峰会上,印度将力促金砖银行各国股权平等,避免任何一家占据统治地位。印方不愿让金砖银行出现布雷顿森林体系下世界银行、IMF中美日等富国占据强势地位的局面。莫迪还将在金砖峰会上提出联合国安理会和国际金融架构改革问题。


鉴于经济和政治上明显差异,金砖国家面临遏制中国掌控开发银行的挑战。在此前的谈判过程中,中国、印度都极力希望银行总部落在本国。事实上,直至最后一分钟,围绕银行总部地址的僵局才被打破。


此次,巴西俄罗斯力挺金砖银行落户上海。

14日,习近平还与普京举行会晤,强调中俄双方要继续加大相互政治支持,提高合作深度和广度。俄塔社称,普京期望11月再次出访中国参加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我喜欢出访中国,尤其是能取得重大成果。如果您不反对,我将在11月再次来华”。

俄罗斯商业联合会主席卡瑞恩说,“这将是我们的银行,会是对世界银行的一个有力补充。”而上海离莫斯科更近,卡瑞恩称。


对于中国在金砖中的作用,德国财经网称,金砖国家之间目前的合作主要以同中国贸易为主,其中巴西对中国的出口从2000年的10亿美元上升到2013年的460亿美元。

2012年,中国就已超过美国成为巴西最大贸易伙伴。随着中国崛起,该组织未来会吸引更多国家参与。10年前,如果一个世界性机构没有华盛顿参与几乎无法运行。然而金砖自从成立以来,虽然没有华盛顿的参与,仍不断壮大,成为与西方G7平行的组织。

“不管从基础设施角度还是中国国内的政策定位以及中国本身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和体量而言,在上海建立金砖银行总部都在意料当中。”一位分析人士称。

至此,虽然困扰金砖银行的技术性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各成员国在金砖银行中的平等权利得到体现。

对于金砖银行的深层意义,香港《文汇报》的文章称,随着金砖五国开发银行运作成熟,更多新兴国家也可受惠,减少对西方所控制的国际经济金融组织的依赖,必将为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文章认为,二战后世界经济秩序控制在西方国家手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均被七国集团垄断,金砖五国始终未能扩大在这些国际组织的份额。

金砖银行的出现,代表着新的世界经济秩序开始,成立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正是建立公平合理国际金融新秩序的体现,增加新兴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推动国际平衡发展。

一些西方观点认为,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的设立将挑战原有的世界银行与IMF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世行和IMF的代表性不足需要新的机制出现进行补充。

“大部分国家在IMF和世行中并没有发言权,金砖银行的成立是国际金融体系变革的一部分。”华盛顿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主席Mark Weisbrot评论称。

台湾《联合报》的文章也将金砖银行的成立形容为与美国“打对台”,文章称,成立新的开发银行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融资,是有意和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打对台”。

对于国际金融体系,新加坡《联合早报》在16日的社论中指出,战后形成的由美国和西方工业国家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及话语权全在美欧国家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如今都已无法有效操作,也无法满足新兴大国的需要。


世界金融风暴更暴露了现行体制的弱点。改革在所难免,但举步维艰,金砖国家筹集开发银行和应急基金,功用不仅在于自保,也可成为催促世界金融秩序进行必要改革的动力,有其正面的意义。

数据显示,2013年底,全球GDP总量为74万亿美元,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五国的GDP总量则接近16万亿美元,占到全球GDP总量的五分之一多,但这些国家在世行和IMF的代表权却远不及此。

IMF的投票权改革到目前为止只闻“雷声不见雨”,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投票权的提高仍然因为美国议会仍不批准IMF改革决议而得不到落实。


《香港商报》文章指出,金砖国家人口、资源和市场三大优势是任何发达国家所没有的;同时,尽快启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对于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能够建立可持续的、长期风险防御机制。


而对于金砖开发银行的成立,世行表达了开放的态度。世行行长金镛在上周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强调,目前全球每年基建投资总需求为1万亿美元,世行仅能提供600亿美元,再加上其他私营部门的投资也仅为1500亿美元,投资需求缺口非常大。


“我欢迎任何应对上述问题的动议,即为基建项目融资所做的努力。”金镛说。

IMF发言人康妮•罗泽表示,重要的是任何新增的机构与原有机构一起,都能对受益国产生正效应。

责任编辑:Judy Wang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