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级高官赵智勇连降7级后工资减大半房子小了

北京的大头 收藏 0 577


昨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云南省委原常委张田欣、江西省委原常委赵智勇、青海省委原常委毛小兵等3名副省级官员同日被通报案情,虽然均被开除党籍,但公职处分“待遇”各有不同。赵智勇和张田欣都经历了罕见的“断崖式”降级,赵智勇从副省级连降七级到科级,张田欣则是连降四级担任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赵智勇连降七级 由副省级变科员

昨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了对于张田欣、赵智勇、毛小兵等3名副省级官员的案情,三人虽然均被开除党籍,但公职处分“待遇”各有不同:张田欣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干部,赵智勇则被罕见地降为科员,毛小兵则被双开。

通报中,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和云南省委原常委张田欣被“断崖式”降级处分尤为引人注目。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赵智勇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科员;收缴其违纪所得。而张田欣“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按照公务员法有关规定,公务员职务分为领导职务和非领导职务,领导职务分为十级: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非领导职务层次在厅局级以下设置。综合管理类的非领导职务分为: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科员、办事员。按照上述规定,赵智勇和张田欣分别连降7级和4级。

北青报记者在梳理中发现,十八大至今已有35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被调查,其中,李春城、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蒋洁敏、李达球、季建业、廖少华、陈柏槐、郭永明、陈安众、童名谦、李东生、杨刚、冀文林、阳宝华、毛小兵等18人均被“双开”。

和张田欣、赵智勇的通报结果不同的是,被“双开”的18名省部级官员除了“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还涉嫌“索取、收受巨额贿赂”等。而对张田欣、赵智勇的通报中并未提及巨额贿赂问题。

赵智勇和张田欣都是地方上的“中管干部”,由中共中央管理。与大多数高官被查稍有不同,两人“落马”的消息最先由中组部发布,中纪委的处理通报其后发布。

聚焦

官员降级之后 待遇有何不同?

工资收入将大幅减少

降级后,赵智勇降为最底层的科员,张田欣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即副调研员,两人还可以领取科员、副调研员级别的工资。

依据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在受处分期间不得晋升职务和级别,其中受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处分的,不得晋升工资档次。

江西省直机关的副主任科员白春桥(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自己的收入在扣除住房公积金等之后,实际到手的是2600元。他的收入由三部分构成,岗位工资加上职级工资的收入大概是800元,然后就是津贴补贴,“不过各个地方和各个单位执行的津贴补贴标准都不一样,就省直机关而言,一个科员的工资收入约为2400元左右。”

据他估计,江西副省级干部到手工资大约在每月七八千元,与工资水平相比,副省级干部其他方面的待遇保障更为充分。

其他待遇保障受影响

随着两人被取消“副省级待遇”,两人之前享受的副部级干部相对应的用车、医疗、住房等待遇也将面临被取消的局面。

2000年2月,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出台《在京中央和国家机关部级干部住房制度改革实施意见》,其中指出,副部级干部承租或购买公有住房的建筑面积标准在190平方米以内。白春桥告诉北青报记者,“省部级干部有专门的住宅小区,不知道降了级之后,赵智勇会不会从原来的房子里搬出来。”

对于即将年满六十岁的赵智勇和张田欣而言,退休后的医疗待遇将对他们产生重要影响。依照2012年,中央保健委员会办公室下发的《关于适当提高副部级人员医疗保障水平的通知》规定,副部级医疗待遇人员的药品费用全额报销,住院床位费用按每人每天400元报销。离开副部级岗位的两人,将无法享用原本优厚的医疗待遇条件。

此外,两人在用车上所享用的待遇也将发生变化。

2004年我国印发《中央国家机关公务用车编制和配备标准的规定》的通知。第四条对公务用车的配备标准做出界定,按规定,副部级干部使用排气量3.0升(含3.0升)以下、价格35万元以内的轿车。而2011年的《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规定,一般公务用车配备排气量1.8 升(含)以下、价格18万元以内的轿车,其中机要通信用车配备排气量1.6 升(含)以下、价格 12 万元以内的轿车。

张田欣任职安排 当地组织部门称暂不清楚

按照公开履历显示,赵智勇今年4月已满59岁,张田欣今年7月满59岁,按照公务员法,明年两人都将达到退休年龄,地方组织部门将如何处理两人的任职安排颇受关注。有关人士分析,组织部门有可能会有意淡化任职安排,并逐步过渡到退休。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致电云南省委组织部,负责副省部级官员管理的干部三处工作人员表示,张田欣的纪律处分决定由纪委发布,他们没有收到相关文件,暂时不清楚具体的人事变动交由谁负责。

对于赵智勇今后是否继续上班以及去哪儿上班的问题,江西省委办公厅的一位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目前未看到赵智勇回江西省委上班,对于今后是否回省委上班的问题,他表示不敢肯定。“个人觉得,他不会再回到省委办公了,毕竟再过几个月就可以退休了,要是以一个违纪高官的形象再回到原单位,而且是以一个最低级别的科级干部的待遇回来,那会很尴尬,而且原来的下属怎么处理和他的关系?”该人士表示。

依据公务员法有关规定,受“降级”处分的时间为二十四个月。在两年之内,张田欣、赵智勇不能晋升。此外,“解除降级、撤职处分的,不视为恢复原级别、原职务”。即便两年后两人解除了降级处分,也不等同于恢复原级别、原职务。

释疑一

为何近年来官员

较少出现“降级”处分?

公务员法第55条、56条规定,公务员因违法违纪应当承担纪律责任的,依照本法给予处分,处分类别分为: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等6种。而此前常常出现在官员通报结果中的“免职”,属于干部任用的组织措施范畴,并不在处分类别之中。

近年来,遭遇“降级”处分的副省部级(及以上)官员数量并不多。

去年12月1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对10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问题发出通报,其中,黑龙江省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因私公款消费,大量饮酒并造成陪酒人员“一死一伤”严重后果,经中央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中央批准,给予付晓光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按程序免去其黑龙江省政府亚布力度假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职务,由副省级降为正局级。

“降级在这两年比较少见,今后可能会有多用的趋势。”中央党校教授林喆指出,“近两年的干部贪腐往往涉及受贿问题,已经触犯法律。今天通报的降级处分案例属于违纪的范畴之内,够不上判刑,所以对二人的处理也只是党内处分,没有移送司法机关。”

释疑二

降几级有何种

参考依据?

同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为何两人在处分情况上存在差异?

“降级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各个级别官员的任用是有条件的。”林喆指出,“具体降到哪个级别,要看被处分官员的德行是否和职位相匹配。”

中组部有关人士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公务员法》等虽明确了“降级”这一处分方式,但在具体操作层面仍缺乏相应的法规。

此外林喆指出,“降级”处分“也给官员留有一定余地”。依照有关规定,张田欣、赵智勇在受处分期间若有悔改表现,并且没有再发生违纪行为的,处分期满后,由处分决定机关解除处分并以书面形式通知本人。解除处分后,晋升工资档次、级别和职务不再受原处分的影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