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66岁老伯欲娶35岁少妻 被骗掉10万元

鹰雄到底 收藏 0 155
导读:家住番禺大石的“包租公”甘伯今年66岁,17年前妻子因病去世,与子女关系闹僵后,打算续弦找个伴安度晚年,却怀疑遭遇“骗婚”。甘伯说,虽然阿艳常常发脾气要零花钱买衣服,甘伯不同意就出走,过几天才回家,平时也不愿干活,整天玩手机。上月初,甘伯通过一家婚介所认识了35岁的离异女子阿艳,甘伯既送项链又献礼金,花费不菲。 相识仅半个月,两人计划结婚。令甘伯傻眼的是,“新娘”竟在领证前一天消失,让老伯人财两失。甘伯说,这已不是第一次。两次共损失近10万元,无奈的甘伯最终决定报警。 66岁的甘伯穿着一


家住番禺大石的“包租公”甘伯今年66岁,17年前妻子因病去世,与子女关系闹僵后,打算续弦找个伴安度晚年,却怀疑遭遇“骗婚”。甘伯说,虽然阿艳常常发脾气要零花钱买衣服,甘伯不同意就出走,过几天才回家,平时也不愿干活,整天玩手机。上月初,甘伯通过一家婚介所认识了35岁的离异女子阿艳,甘伯既送项链又献礼金,花费不菲。

相识仅半个月,两人计划结婚。令甘伯傻眼的是,“新娘”竟在领证前一天消失,让老伯人财两失。甘伯说,这已不是第一次。两次共损失近10万元,无奈的甘伯最终决定报警。

66岁的甘伯穿着一身干净的蓝白T恤,看起来生活宽裕,在番禺大石有多套房屋的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包租公”,光靠收租就能月入过万。

甘伯回忆,他和阿艳是茂名老乡,年龄相差35岁。一开始他对年龄心存芥蒂,为了试探阿艳,他特意将染黑的头发全部剪掉,等几天后长出花白的头发,他问阿艳:“你看我头发都白了,以后老了比你先离世,没人照顾你。”阿艳的嘴也很甜:“说不定我先死,你就放心吧。”

听了爱人的保证,甘伯放下心中大石,两人很快同居。但是,甘伯说,阿艳开始张口要钱。“经常说要买项链、买手镯、买衣服……”甘伯也很大方,常常一次就给上千元。

七月初,两人一同回了趟阿艳的老家。“我比她妈妈还大几岁,但她妈妈见了我说没意见,我们就商量着把婚事定下来了。”就这样,甘伯给了阿艳家1.2万元作为聘礼。给聘礼时,甘伯告诫阿艳不结婚要赔3倍礼金,阿艳娇嗔地表示十倍都可以。

听到对方这般承诺,甘伯自觉结婚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两人回到广州后商量结婚日子,最后决定6月18日去民政局领证。

甘伯说,虽然阿艳常常发脾气要零花钱买衣服,甘伯不同意就出走,过几天才回家,平时也不愿干活,整天玩手机。甘伯心里盘算,自己虽然现在能走能吃,但以后年纪大了难保不会有病痛,他跟儿女又没什么来往,还是希望有个人相互照应。所以,对阿艳的坏习惯,他并不以为意。谁知,到了结婚的前一天,阿艳再度因为钱的事和甘伯闹起别扭出走了。次日,甘伯准备出发领证,一直打电话给阿艳都不接。

当昨天记者拨通阿艳的电话,她接连否认自己“骗婚”,对甘伯所言,她强调“没有答应他(结婚)这回事”。但当记者问她为何在结婚前“落跑”,阿艳立刻挂断了电话,并告诫记者不要再打扰她。

甘伯找到婚介所想要回1500元介绍费,老板阿丽坚称自己没有责任,并已尽了提醒的责任。记者发现,该婚介所无牌无证,却开展租房、家政、征婚、交友等业务,阿丽称刚营业不久手续没有办好。

甘伯:

以前曾被“骗”5万

甘伯告诉记者,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遭遇疑似“骗婚”,去年他曾在另一家婚介所认识了一湖南女子阿萍,两人相识不久,对方便借走甘伯5万元,随即消失。直到现在,甘伯还保留着阿萍给他的欠条:××萍借走甘××5万元,如结婚就无事,如不结婚就还款5万元。

而认识甘伯的附近街坊则认为,往往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甘伯十分“想娶”,或许正是因此容易被人利用。街坊说,甘伯平时不舍得花钱,对女人花钱却出手阔绰。常看到女人出入甘伯家中,她们通常自称在香港有工厂,或前夫留了一笔钱。在记者的劝说下,甘伯最终决定报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