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多贺长雄的两个疑惑

商学院黄勇 收藏 2 6829

第一个疑惑,自然就是这个人物的真伪问题。多贺长雄最早应该是06年的时候,沈克尼教授在<轻兵器>杂志上的《我手中的战利品—侵华日军的单兵装具(上)》一文中提到的。但是,我习惯性的在百度上检索在个人物的相关信息的时候,又有人指出多贺长雄是1913年成为袁世凯的顾问有贺长雄的名字和北洋行营将弁学堂的教习多贺宗之合起来,编出的一个不存在的人物。 关于这个人物的真伪,我自己手头缺乏资料可以核对,网上资料也不具备任何比对价值,所以分别找了原作者沈克尼教授 方军 萨苏 和 乔良,却没一个人肯赏脸给我个答复的------于是只有暂时作罢。

第二个疑惑,就是沈克尼教唆所说的多贺长雄传授个保定陆军速成学堂中国学生的内容,是否当真具有实际的步兵战术意义。有一点很明显,多数人都是惯用右手的。那么左侧弹药包留到近距离射击使用,必然要用非惯用的左手掏弹药,那么右手在干嘛?右手在握枪时,要承担扣动扳机的动作,那么就是说有利于在近距离时保持右手的射击姿态?

旧式拴动步枪多数是五发固定弹仓,那么在近距离战斗中不仅枪身太长不利于快速瞄准,而且五发弹仓消耗速度太快又形成了固定数值的装弹规律,显然这是很容易被敌人抓住空隙发起冲锋突袭的不利因素。由于我手里没有旧日本军队的《步兵操典》之类原版史料,于是我只有大胆猜想:近距离时,在打出第四颗子弹之后须保持注意力于敌方,右手贴住扳机保持准备射击姿态,利用最后第五课子弹对于敌人的心理牵制作用,用空出的左手快速下探拿取弹药。

以上仅仅是我自己的猜测,因为想即使旧日本陆军的步兵战术思想作风再野蛮再愚钝,也不可能不知道多数人惯用右手,而左侧弹药包只适合左手抓取。要说背后的弹药包空间较大,半空状态下更不利于急切间翻找子弹。不过说来说去都是我自己胡想,仅仅是基于认定多贺长雄“教授了中国人不该教授的东西才被天皇赐死”这一点,还是要找人查问才行。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