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资治通鉴

烨华 收藏 0 82
导读:读书笔记之资治通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资治通鉴,毛泽东说他读了17遍,每读一遍都获益匪浅,是一部难得的好书。

因为最近几年自己也比较爱看史书,而《明朝那些事儿》这种大白话终究是比较浅薄无味,于是就起了向伟人致敬的念头,买了一套大部头的《资治通鉴》。自打前年买了之后便断断续续的一直在翻,但是一方面碍于文言文的艰涩难读,另一方面因为书中的内容实在是太过饱满,每看几页就够停下来思考很多天的,所以两年多来进展十分之缓慢。

前些日子看了第三卷隋纪七至唐纪五的部分,本来就是在睡前随便翻到便看了,没想到打着哈欠看完了之后竟然对其中的内容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连日来不停的在脑袋里闪现。于是又倒回去重看一遍,这一看不得了,脑子里被书中的内容刺激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感想!为了抒发这些不吐不快的想法,干脆就写个读书笔记唠叨唠叨好了。

一、文人的气节

初,李密尝受业于儒生徐文远。文远为皇泰主国子祭酒,自出樵采,为密军所执;密令文远南面坐,备弟子礼,北面拜之。文远曰:“老夫既荷厚礼,敢不尽言!未审将军之志欲为伊、霍以继绝扶倾乎?则老夫虽迟暮,犹愿尽力;若为莽、卓,乘危邀利,则无所用老夫矣!”密顿首曰:“昨奉朝命,备位上公,冀竭庸虚,匡济国难,此密之本志也。”文远曰:“将军名臣之子,失涂至此,若能不远而复,犹不失为忠义之臣。”及王世充杀元文都等,密复问计于文远。文远曰:“世充亦门人也,其为人残忍褊隘,既乘此势,必有异图,将军前计为不谐矣。非破世充,不可入朝也。”密曰:“始谓先生儒者,不达时事,今乃坐决大计,何其明也!”文远,孝嗣之玄孙也。

癸未,王世充收李密美人珍宝及将卒十余万人还东都,陈于阙下。乙酉,皇泰主大赦。丙戌,以世充为太尉、尚书令,内外诸军事,仍使之开太尉府,备置官属,妙选人物。

徐文远复入东都,见世充,必先拜。或问曰:“君倨见李密而敬王公,何也?”文远曰:“魏公,君子也,能容贤士;王公,小人也,能杀故人,吾何敢不拜!”

以上是书中对于儒生徐文远的描述。

徐文远本是隋臣,曾经当过李密的老师。被李密的小兵抓到之后,这厮一开始见到李密的时候大咧咧的受了李密的弟子参拜之礼,然后声色俱厉的询问李密:你丫是想谋逆造反还是要匡扶朝廷?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之后便又开始了和风细雨的安抚:我知道你是忠良之后,现在这样也是被逼的!几句话下来把李密忽悠的服服帖帖,顺道便当起了李密的谋臣!而不久李密败于王世充之后,这厮又施施然回到了东都在王世充门下当起了他的隋臣。只不过这次是夹起了尾巴在王世充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于是旁人就问了:李密和王世充都是你学生,怎么你见到李密那么倨傲,见了王世充就这么恭敬了呢?于是这厮回答了这句一千多年后还让人感叹的名言:

“魏公(李密),君子也,能容贤士;王公,小人也,能杀故人,吾何敢不拜!”

徐文远这老头算是把“看人下菜碟”这句话发挥到高端大气上档次了!你得承认他是有水平有见地的文人,乱世之中他用自己的智慧保命也无可厚非!而且,这种人不论在哪个朝代都不会是少数!但是,说到气节,这种有智慧的文人就只剩下让人不齿的份了!

那么,短命的隋朝就没有坚贞不渝有气节的忠臣吗?

密之克洛口也,箕山府郎将张季珣固守不下,密以其寡弱,遣人呼之。季珣骂密极口,密怒,遣兵攻之,不能克。时密众数十万在其城下,季珣四面阻绝,所领不过数百人,而执志弥固,誓以必死。久之,粮尽水竭,士卒羸病,季珣抚循之,一无离叛,自三月至于是月,城遂陷。季珣见密不肯拜,曰:“天子爪牙,何容拜贼!”密犹欲降之,诱谕终不属,乃杀之。季珣,祥子之子也。唐王之入关也,张季珣之弟仲琰为上洛令,帅吏民拒守,部下杀之以降。宇文化及之乱,仲琰弟琮为千牛左右,化及杀之,兄弟三人皆死国难,时人愧之。

看看一门三贤的张季珣兄弟,同为隋臣,分别为叛乱的李密、李渊、宇文化及所杀,兄弟三人皆死国难,时人“愧”之!这个“愧”字用的真是太好了!荒淫无道的隋炀帝早已经到了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地步,造反作为时代的潮流席卷神州!但是李密、李渊、宇文化及这些造反的“隋臣”在杀掉曾经的同事张季珣兄弟三人的时候,恐怕多少还是心怀愧疚的吧!

也许这兄弟三人不够精明,有的只是对乱朝昏君的愚忠,但谁敢说这不是高尚的气节呢?

二、读史可以使人明智

癸巳,世民击薛仁果于扶风,大破之,追奔至垅坻而还。薛举大惧,问其群臣曰:“自古天子有降事乎?”黄门侍郎钱唐褚亮曰:“赵佗归汉,刘禅仕晋,近世萧琮,至今犹贵。转祸为福,自古有之。”卫尉卿郝瑗趋进曰:“陛下失问!褚亮之言又何悖也!昔汉高祖屡经奔败,蜀先主亟亡妻子,卒成大业;陛下奈何以一战不利,遽为亡国之计乎!”举亦悔之,曰:“聊以此试君等耳。”乃厚赏瑗,引为谋主。

这一段真是相当有意思!

这个褚亮真是让诸葛亮为与之重名而不齿!诚然,《三国演义》在隋末唐初的时候还没出版,可是陈寿他老人家的《三国志》可早早的已经写好了三百年了!褚亮同志怎么就不知道看看赤壁之战之前孙权是怎么问群臣的呢!还洋洋得意的拿刘禅来举例子,真是典型的猪鼻子插大葱!看看人家郝瑗的回答,直接羞红领导的脸还让领导佩服不已!但是,你不觉得这话像是copy了周瑜的版权吗?

读史可以使人明智,这句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说不定今天领导随口问你的一句话,两千年前已经有人为你回答过了,大家没事多翻翻书肯定是有好处的!

三、王世充的为人

王世充专总朝政,事无大小,悉关太尉府;台省监署,莫不阒然。世充立三牌于府门外,一求文学才识堪济时务者,一求武勇智略能摧锋陷敌者,一求身有冤滞拥抑不申者。于是上书陈事者日有数百,世充悉引见,躬自省览,殷勤慰谕,人人自喜,以为言听计从,然终无所施行。下至士卒厮养,世充皆以甘言悦之,而实无恩施。

世充每听朝,殷勤诲谕,言词重复,千端万绪,侍卫之人不胜倦弊,百司奏事,疲于听受。御史大夫苏良谏曰:“陛下语太多而无领要,计云尔即可,何烦许辞也!”世充默然良久,亦不罪良,然性如是,终不能改也。

“于是上书陈事者日有数百,世充悉引见,躬自省览,殷勤慰谕,人人自喜,以为言听计从,然终无所施行。下至士卒厮养,世充皆以甘言悦之,而实无恩施。” 这这这,这不是我天朝官员的做派吗!王世充,你可认识温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