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6月23日晚,《变形金刚4》的北京首映礼上,迈克尔•贝看上去很高兴,对“筷子兄弟”中的肖央说,“我的下一部戏,将会出现新角色,就是筷子兄弟。”

这一幕看上去有些奇特。因为作为儒意影业执行董事、制片人的柯利明及主创“筷子兄弟”是同档期上映电影《老男孩猛龙过江》的出品方代表。“竞争对手”如何站到了同一个舞台上?

“我们的《老男孩》,跟《变形金刚》不冲突。喜欢《老男孩》的人,同样会去看《变形金刚》。因为我们都是老男孩,很多80后都是看《变形金刚》长大的。我们一直在说服他们:我不是来分票房的,我只是来助力的,所以他们没有理由拒绝我们去。”柯利明很自信,“我肯定是要‘无中生有’,做一些能帮助到我们电影的事。这几年,我大量的时间、精力和应酬,都是为了这个电影最后的发力。”

卖座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柯利明和他的“儒意影业”主导投资的第一部电影,这是他津津乐道之处。大电影《老男孩》的投拍想法要比《致青春》要早,但出来得却要晚得多。老男孩: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制片人和导演

“中国没有真正的制片人,我也不是。”柯利明说,“好莱坞的制片人都是很有经验的,是每一个部分都很懂。剧本很懂,拍摄手段很懂,人物很懂,整体合在一起也很懂。我们还没达到那个水平。我觉得,没有谁规定制片人非要怎么样,也没有谁规定导演非要怎么样,关键是看彼此匹配的程度。”

如何给电影做广告,柯利明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在北京通州居住的人,如果早上坐地铁去国贸上班,怎么让这个人三次遇到《老男孩》?“我们在微信上制造话题,一个坐地铁的人,可能会从朋友圈先看到,这是第一次。然后呢,我们会到地铁投放广告,这是第二次。当这个人出了地铁,走进办公楼,还要看到广告,这是第三次。我们要做到这三覆盖。”

电影上映前,从电影的贴片广告、新闻、网站、电器连锁店的电视里,都会有《老男孩》出现。这是交叉覆盖。与这些形形色色的手段相比,《老男孩猛龙过江》最成功的营销是那首看上去跟电影八竿子打不着的“神曲”《小苹果》了。 你是谁的小苹果?

《小苹果》的推广有一套营销手段。柯利明并不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因为“筷子兄弟”之前还做过其他作品,传播范围并不广。“《小苹果》更多归功于词曲作者王太利的音乐才华。”柯利明觉着《小苹果》能在广场上受欢迎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大俗即是大雅。如果大妈们不跳的话,可能大家就不知道有《小苹果》这首歌。《小苹果》就像一个戏剧开场前,一个小丑跑出来说,我们今天晚上演的是莎士比亚,但是不好意思,各位,为了吸引小朋友和老朋友,我们用了这么一个开场的手段,这也是西方的经典手段。我希望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这里来,知道有这个电影。”

中国的电影产业 “这是一个什么类型的电影呢?”柯利明:“我们现在把它叫‘幻想喜剧’。一个超现实的,离开现实但又基于生活的一个戏剧形式。”

对于自己做的电影,柯利明有比较明确的方向。“我觉得我做的电影有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就是娱乐。去吃顿饭你一定希望好吃,对吧?我一直认为产品要满足消费者某一个方面的欲望,而且这种欲望是要花钱的,让他觉得是一种享受也好,是一个必需品也好,这是我所有电影的一个追求,一定是以娱乐为主。”

“每个人的性格和产品不同。我没有办法去评价别的电影,但是我自己更擅长的、更喜欢的是给消费者带来欢乐,你花了三十块钱买这个票,我希望你开心。柯利明说,《老男孩》这部电影不商业,更多是理想的寄托,同时,这部电影很娱乐。

“肖央做这个电影花了5年,绝对不是商业,商业花5年时间的话,早就崩盘了。5年还不能做点别的事情挣钱吗?商业分有道德的商业和没有道德的商业。我做电影,希望对得起观众花的钱,这是一种商业道德。”

柯利明的儒意影业投拍的一些电影《致青春》、《小时代》、《老男孩》,有一个共同特点:在电影出品之前,已经有大量的粉丝群做基础。柯利明同时做电影和图书,希望二者互为影响。我是相信数据的人。你看,《老男孩》在网上有那么多的点击量。辛夷坞的书在网络上很多是免费的,读者为什么还会花二十几块钱买纸质书回来看?心理学里面有个典型的赌马效应,就是我曾经关注过这匹马,有一天我没有钱,但我一看这个马正在跑,我会关注跑到什么地方了。如果读者有精力和金钱,他一定会去电影院看。读者到观众的转化率是多少我不知道,但我会有一个预期。”

“我觉得互联网时代的电影最大的优势,就是民主。微电影是一票一票点出来的。大电影,不好你直接可以写‘不好,我有意见’,然后,马上我们就能看到。互联网给了我们很多直接的意见和建议,我们能够直接学习。”

对于中国电影,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起码是个好时代,我不敢说是个最好的时代,我也没有见过。我喜欢美的东西和好的东西,电影能带给我这些东西。”柯利明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