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银行总部或落户上海 中方出资410亿美元

changsheng333 收藏 1 1440
导读:21世纪经济报道 金砖五国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呼之欲出。   在7月14-16日召开的第六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前夕,有关金砖国家将要正式成立新开发银行和进一步推进紧急外汇储备基金的消息就已经传开,各国与会官员也不时向媒体透露有关这两项金融合作机制的筹备情况。   自从2013年南非德班的第五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决定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并筹备建立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基金至今,这两项规模都在1000亿美元的合作项目有望在本次峰会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不少观察人士认为


21世纪经济报道 金砖五国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呼之欲出。

在7月14-16日召开的第六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前夕,有关金砖国家将要正式成立新开发银行和进一步推进紧急外汇储备基金的消息就已经传开,各国与会官员也不时向媒体透露有关这两项金融合作机制的筹备情况。

自从2013年南非德班的第五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决定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并筹备建立金砖国家外汇储备基金至今,这两项规模都在1000亿美元的合作项目有望在本次峰会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不少观察人士认为,金砖国家试图通过筹建自己的金融体系来替代长期受西方发达国家把控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功能。

综合目前的消息来看,筹备中的金砖银行和外汇储备基金,其功能设想分别类似现在的世界银行与IMF:金砖银行负责包括金砖国家以及其他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项目,扩大金砖国家的海外利益;而外汇储备基金则负责在成员国出现资本外流、债务危机等金融紧急情况时提供援助资金。

不过,由于目前这两大机构仍处于早期筹备阶段,关于这两大机构究竟长成什么样,外界也有诸多猜测与期待。随着本次金砖峰会的召开,一些细节问题将逐渐得到解答。

“我觉得目前集中的讨论表明,人们还没有注意到本质问题,也就是究竟这两个机构要提供什么样的产品。” 前世界银行中国业务局局长、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员亚洲项目资深研究员黄育川(Yukon Huang)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黄育川还曾经在亚洲开发银行等多个国际和区域性金融组织工作过。

而另一方面,世行和IMF都在不同场合表态,将欢迎金砖金融机制,并尝试与其合作。

金砖银行的总部之争

峰会前,有关金砖银行的总部地点选择的讨论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似乎在尘埃落定白纸黑字公之于世之前,谁都想来插一脚。

该议题最新的消息是从俄罗斯传来。7月10日,俄通社塔斯社引述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Yuri Ushakov)的话说,金砖银行决定将总部放在上海,这一点已经写进此次峰会的文件中。

此前,俄罗斯财长安顿·谢鲁阿诺夫(Anton Siluanov)曾经透露,金砖银行的总部将有可能设在上海或者新德里。

即便一直在金砖五国里显得十分低调的南非,也表示对于争取金砖银行的总部很有兴趣。7月11日,南非贸易与工业部长罗布·戴维斯(Rob Davies)在媒体吹风会上表示,约翰内斯堡也在争取成为这一新开发银行的总部所在地,他否认五国已经就总部地点达成一致并作出了最终决定。

尽管上海的呼声很高,但是不到最后仍然充满变数。

“金砖国家面临很大的压力,必须在这次会议上使得金砖银行这个项目付诸实施。”黄育川说,“至少必须清晰告知金砖银行的股份结构,其他诸如地点等,也有可能留待下一次再行讨论。”

他认为,之所以对选择上海产生犹豫,是因为金砖其他国家可能担心过于倚重中国,实际上将这一区域组织的总部设在拉美是不错的选择,而选择一个更国际化的国家,比如新加坡也不是没有先例。

“区域性银行的总部选择,必须要考虑到几点:交通便捷、国际化的工作环境以及签证许可使得该地点容易抵达。”他说,“当初日本是亚洲开发银行最大的出资方,但是总部也并没有设在日本,而是选择了菲律宾。”

留给金砖国家博弈的时间并不多。事实上,中国已经在注资份额上做了一定的让步,因此也有可能换回总部所在地设立在上海。

此前,中国和俄罗斯曾经一度有望成为金砖银行的主要出资国,但是由于其他国家坚持平等的多边合作机制,因此金砖银行的出资结构也将等额分摊:初始出资额500亿美元,由五个国家平均出资,其中仅有100亿美元为现金,七年内以现金支付完毕,另外还有400亿美元以担保抵押形式出资。同时,银行的主席将在五国之间轮值,五年为一个任期。

“金砖国家银行的建立本身是一个政治问题。”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The Conference Board)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战略官巴特·范亚克(Bart van Ark)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如何提供有竞争力的贷款产品

金砖国家试图利用新的机制来替代现有的两大国际金融机构的功能。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我们能够想到的仅仅是金砖银行的雏形,而对于其究竟能如何运作并无任何细节概念。

目前所知的仅是,这一银行将主要用于向金砖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放贷,也包括向金砖以外的国家项目提供贷款。根据谢鲁阿诺夫的表态,正式的放贷将有望从2016年开始。

黄育川表示,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到目前的阶段,基础设施建设的确至关重要,但是是否仅仅聚焦在基础建设项目上,这一点值得商榷。

“目前有相当多的现有的或者将要建立的国家金融机构,将目光聚焦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他表示,“中国提议推动的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也将此作为目标。”

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的设想规模也在1000亿美元,而中国在其中的出资比例可能达到50%。此外,世界银行也有许多项目是直接针对基础设施建设。

同时,金砖银行也不是一个封闭的不存在竞争对手的机构。按照目前的制度设计,在保证金砖国家的股份将始终在55%以上这一前提下,它在未来会向联合国的其他成员国开放注资,同时向包括金砖在内的其他国家项目提供贷款。

在世行工作多年的黄育川认为,未来金砖银行如何能够提供具有吸引力的贷款产品,如何优于其他的国际组织甚至是商业银行,还有待考量。

他表示,目前,世界银行中的欧美发达国家出资人,其本国的利率较低,因此可以为世行提供相对成本低的贷款,而世行的融资成本较低,才能够向需要贷款的国家提供富有竞争力的产品;而金砖国家的利率相对较高,想要压低融资成本从而吸引更多的项目标的,则需要通过各国补贴来解决,这就是新一轮政治上的博弈了。

世行行长金墉日前则对金砖银行表态积极。他认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每年有超过1万亿的资金需求,但世行加上所有渠道的资金总额大约仅有1500亿美元,因此世行欢迎金砖银行进入这一领域。

外汇储备基金替代IMF?

另一个试图取代IMF的紧急外汇储备基金受到的关注则略小于金砖银行。

这个基金设想的救助功能与运作机制和IMF十分相似,规模在1000亿美元,比IMF目前3690亿美元的规模小,但是考虑到这个基金仅仅为五个国家服务,就可以看出,如果运转顺利,其未来的功能绝对不亚于IMF。

设想中这一基金将成为金砖国家遭遇金融问题时的互助基金,在出现包括资本大量外流、金融市场动荡以及债务危机等各类情况时,基金池可以迅速反应,提供货币互换以增强流动性。

“新的机制将使得(我们)推动国际金融体系的运行,这一点在IMF改革搁浅的当下显得尤其重要。”乌沙科夫表示。

这一基金池的出资则由中国主导:中国出资410美元,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分别出资180亿美元,南非出资50亿美元。各国央行将继续把外汇储备保留在各自资产负债表上,一旦有需要再行提供。这对于拥有丰富美元储备的中国具有极大的优势。

不过,据悉,尽管中国在新设的外汇基金中出资最多,但是在向该基金贷款时,中国的贷款额度被限定为其出资份额的一半,南非则最多可以获得其出资额的一倍,其他国家则会按照其出资份额获得相应的贷款额度。

一位巴西的高级官员在会前表示,该基金池最快可能从2015年开始运转。而更多的细节将有望在此次峰会上浮出水面。

IMF秘书长林建海在早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不认为金砖国家的救助基金会取代IMF在这几个国家中的地位。他认为,这属于“区域融资安排”,与IMF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区域性金融机构的优势是对该地区成员国比较了解,低成本高效率抵御经济冲击,而IMF的优势在于对全球金融经济的监管能力。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