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总理称赞日军荣誉感 却忘澳名港被其炸成废墟

“澳洲版珍珠港事件”,日本制造

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近日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会谈中,不仅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还称赞二战中的日军有所谓的“荣誉感”,看上去全然忘记了当年日本带给澳大利亚人的死亡与苦难。要知道正是阿博特称为“有荣誉感”的日军,在1942年蹂躏澳大利亚著名港口城市达尔文,制造了“澳大利亚版珍珠港事件”。

美澳军队麻痹大意

1942年初,连续丢掉菲律宾、英属马来亚(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荷属东印度(今印尼)的英美盟军残部纷纷撤到澳大利亚北部休整,达尔文的港口和机场一时间挤满各类舰艇飞机。一名澳大利亚老兵回忆说,“那里的舰艇密度比(1941年遭到日军空袭的)珍珠港还大,如果日本飞机来了,恐怕一颗炸弹就能毁掉一大片!”

不过,好不容易找到喘息机会的美国大兵以及在本土几百年没见过战争的澳大利亚居民并没有注意到漏洞,他们的情绪麻痹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档案显示,达尔文港周围没有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来袭日机,防空任务主要由澳陆军高射炮和一部分空军战斗机承担。与达尔文重要战略地位不符的是,澳军高炮部队只在港口内部署了18门高射炮,外加一战留下的古董级路易斯机枪,由于缺乏弹药,许多高炮射手许久未经过实弹训练,几乎忘记炮声是什么样的。守卫达尔文的澳皇家空军第12、13中队也好不到哪去,因为澳大利亚政府在宗主国英国苦苦哀求下,把最具战斗力的空军中队全派到北非去抵挡纳粹德军去了,留在国内的全是三流队伍。

幸好,美国陆军航空队的10架P-40战斧式战斗机赶来支援,它们成为达尔文“最强大的防空力量”。不过据战后评估,这些P-40战斗机要想挡住来势汹汹的日本飞机,简直是白日做梦。

“将另一个珍珠港从地图上抹去”

当美澳军方尚在浑浑噩噩之际,嗜血成性的日本侵略者早已瞄准了达尔文。达尔文战略位置重要,是同盟国在亚太方向实施反攻的重要海军基地。为了阻止盟国的反攻进程,从1942年2月至1943年12月,挑起太平洋战争的日本对澳大利亚本土进行了多达97次的“无区别轰炸”,其中驻扎有大批美澳军人的达尔文港是头号目标。按照日本海军第一航空舰队司令官南云忠一的命令,日本海军航空队于2月19日出动242架轰炸机和战斗机,分两个波次奔袭达尔文,这些飞机大多从航母上起飞,一小部分是来自刚刚占领的荷属东印度机场。为了“将另一个珍珠港从地图上抹去”,日本第一航空舰队派出四艘航母——“赤城”号、“加贺”号、“飞龙”号和“苍龙”号,这些航母正是不久前偷袭珍珠港的原班人马。

1942年2月19日8时45分,日军首波188架飞机杀奔达尔文港。大约9时15分许,澳大利亚一名海岸警卫队员发现日军机群掠过,紧接着一名牧师也看见这些飞机,他向达尔文市的军事机构发去警报:“从西北方向有大批日军飞机正朝达尔文市飞来。”9时37分许,达尔文市政当局通过广播收到两次空袭警报,然而不幸的是,上文提到的美国陆军航空队的飞机此时正在飞离达尔文途中,市政当局以为牧师看到的是美军战机,所以未能准时向市民发布空袭警报。

飞抵达尔文市后,188架日军飞机碰巧遇到正在空中盘旋的5架美国军机,毫无防备的美机一下子被打掉4架,只剩下罗伯特·奥斯特恩中尉驾驶的飞机逃了出去。9时58分,第一波日机飞抵达尔文港,停靠在码头上的“冈巴尔”号巡逻舰成为率先遭到打击的目标,在炸弹和鱼雷的爆炸声中,达尔文城中的空袭警报凄厉地响起,但跑出家门的人们发现自己已经来不及躲避,炸弹正雨点般落向港口。日军档案显示,日本战机不仅袭击了达尔文港内的舰船,还对达尔文市的飞机场、医院、公用设施、民房等进行地毯式轰炸。

眼见情况紧急,当初侥幸逃生的美军飞行员奥斯特恩中尉驾机返回战场,击落了两架没有防备的日军99式轰炸机,最后还设法摆脱了日军的围攻。10时40分,第一波日军飞机完成轰炸任务返航。在短短40多分钟里,日军击沉击伤10余艘军舰和商船,数十名在码头工作的人员丧生,至于日机“光顾”过的达尔文机场、军营及储油设施也变成废墟。只是当日军战机结束攻击返航途中,一名澳大利亚士兵用机枪对着掠过头顶的日本机群发泄式地扫射一通,没想到一发子弹居然打漏了一架日本零式战机的油箱,日本飞行员跳伞被俘。

还没等美澳士兵们陶醉于意外的小胜,当天中午,第二波起飞的54架日本轰炸机又出现在达尔文上空。11时58分,日机分两个方向在5500米高空对达尔文空军基地发起攻击,这个高度已超出盟军高射炮的射程,炮手们只能看着日本飞机将一批又一批的炸弹扔在自己头上。12时20分,结束肆虐攻击的日本轰炸机开始返航。

“2·19大轰炸”激起澳洲反抗热情

根据澳大利亚官方统计,日军对澳大利亚的“2·19空袭”造成243人丧命。当时达尔文全城仅有2000人,空袭直接死亡人数超过10%。400人在空袭中受伤,很多人不久因伤势严重而死亡。停泊于达尔文港的包括美国海军驱逐舰“皮尔里”号在内的8艘舰船被日军炸沉。“2·19大轰炸”还造成了达尔文市的全面混乱,大部分基础设施都在轰炸中被炸毁,日军即将登陆的谣言四起,很多人都在想办法离开这个“即将被攻陷”的城市。公然抢劫渐渐也在城市的一些角落发生,导致更多平民逃离达尔文市。

达尔文大轰炸的成功,刺激了日本人的野心。日军大本营旋即制定了入侵澳大利亚的详细作战计划,海军军令部长永野修身是主要倡导者之一,但是日本陆军对该计划提出异议,他们表示没有足够的兵力投入到澳洲战场,没有陆军的配合,永野修身等人最终不得不放弃了该计划。轰炸结束后,盟军丢弃了达尔文港的海军基地,他们将舰船部署到了布里斯班、弗里曼托尔和一些小的港口。盟国空军则加强了达尔文的空防实力,他们建设了一些新的飞机场,以抗击日军的再次进犯。

日军的野蛮轰炸也激起澳大利亚人的反抗热情。史学家后来评论道,日本人在开战之初便犯了两个错误,以为摧毁珍珠港就消除了美国人在远东的军事存在,以为摧毁达尔文就解除了澳大利亚对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威胁。后来发展证明,他们虽然在物质层面对美国和澳大利亚造成损伤,却从精神层面激起了盟国的战斗热情。坚强的意志最终支持着盟国军民取得了胜利。如今每年的2月19日,达尔文市都会举行活动悼念日军大轰炸的受难者,悼念活动从9时58分开始,这正是当年日军发起第一波轰炸的确切时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