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中美俄三大构想逐鹿中亚-中方最佳

平静_之心 收藏 0 1046
导读:[/size] [/size] [size=16]文章称,实际上中亚国家的精英已经适应了极为复杂的局面——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利益的相互冲突。无论如何,精英们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他们已经不再与阿富汗划清界限,并在不同程度上参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但目前尚未提出一个真正将各国利益联合在一起的方案。综上所述,三个构想都只是反映出外部竞争者的利益。 [/size]

俄媒:中美俄三大构想逐鹿中亚-中方最佳


早些时候,美国提出过“新丝绸之路计划”,以阿富汗为中心,把中亚、南亚、外高加索等国乃至蒙古和中国新疆都纳入其中,又称“大中亚计划”,是美国“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地区利益格局中,俄罗斯也曾提出过“欧亚联盟”的设想,它是俄罗斯第三次外交调整的主要内容,也是俄重振大国和强国地位的战略支撑。

俄罗斯信息分析中心网站近日刊发题为《大中亚还是新中东?》作者为哈萨克斯坦政治学家塔尔加特·伊斯马加姆别托夫。文章称,苏联解体后出现了“中亚”这一概念,它将后苏联的中亚与哈萨克斯坦联系在一起。经验证明,只要精英们感兴趣,地缘政治形势的改变完全是可能的。在放弃苏联遗产后,出现了重返伊斯兰和重归传统的种种因素。从这个意义上讲,中亚某些共和国与比邻的阿富汗之间过去存在的巨大差距缩小了,还扩大了与伊朗合作的空间。


大国利益互相竞争


无论大中亚,还是新中东,都是根据外部竞争者的需要而做出的地缘政治发明。大中亚构想是美国学者弗雷德里克·斯塔尔提出的,新中东构想是俄罗斯一些学者和精英提出的。另外,“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

实际上所有这些构想都意味着,阿富汗和后苏联的中亚属于同一个地区。美国人在积极推动大中亚构想,例如几年前在喀布尔举行的一个国际研讨会上,讨论了大中亚伙伴和贸易关系问题。显然,这类会议的主要任务就是将大中亚概念引入当代国际政治的现实。


新中东构想的支持者也没有闲着。去年11月在阿拉木图举行了以“共同地缘政治空间中的中东和中亚”为主题的国际研讨会。表面上看,会议名称没有指出新中东这一概念,但用不着自欺欺人,因为将两个不同的地区放在一起讨论,就意味着认同它们在历史和现实中有着某种共同点。


在乌克兰事件和克里米亚危机后,这一地区肯定会发生更积极的地缘政治改变。旧中东与新中东有什么不同呢?

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没有脱离穆斯林世界。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有个时期伊朗、巴基斯坦与土耳其、美国、英国都一道加入了中央条约组织。而新中东有段时间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而后70年是苏联的一部分,对它进行了表面上的但仍旧是无神论的清洗。最主要一点是,按照新中东这一构想提出者的意图,前苏联的南部地区应当成为一种掩体,防止伊斯兰世界的原教旨主义者和恐怖分子的威胁。


“丝绸之路经济带”将是中国的大战略后方,是中国经济所需原料的提供者和产品销售市场,这一地区还是中国商品运往欧洲的最短陆路通道。

因此说三个构想掩藏着在中亚地区相互竞争的三个大国的利益。


中国构想更加实际


中国方案提出的时间比其他两个构想晚一些,但更有实际条件来支撑。“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立并不需要中亚共和国的精英去考虑这一地区该如何称呼和为什么。中国仅仅是建议每个国家都利用起自己的交通潜力。至于会不会成为中国的战略后方,各国精英不会反对,而且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挑战中国。至于原料供应国和销售市场这一角色,上述各国几乎都已经接受,对中国商品开放程度最高的是吉尔吉斯斯坦,已经成为中国消费品的再出口国,程度最低的是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逐渐成为中国的主要供气国。

大中亚和新中东这两个构想就显得苍白得多和复杂得多。第一,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是理论探讨的结果,尽管这种探索注意到历史和现实。第二,这两个构想迫使中亚国家的精英要明确自己在大地缘政治游戏中的偏好。


文章称,实际上中亚国家的精英已经适应了极为复杂的局面——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利益的相互冲突。无论如何,精英们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他们已经不再与阿富汗划清界限,并在不同程度上参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但目前尚未提出一个真正将各国利益联合在一起的方案。综上所述,三个构想都只是反映出外部竞争者的利益。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