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國際化取決資本賬目開放程度


人民幣國際化將現新局面

對於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亦引起了關注。報告提出推進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和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提出十年內使人民幣成為主要的國際結算和投資計價貨幣,在局部市場成為國際儲備貨幣,以此倒逼外匯市場、跨境投資、債券市場、金融機構本外幣綜合經營等領域的改革。

尚乘財富策劃證券業務部總經理鄧聲興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分析指出,人民幣國際化主要涉及資本帳是否能夠全面開放,這是最為敏感的一部分,資金一旦自由進出中國,對金融系統將有不可估計的衝擊,匯率及利率出現顯著的波動。

鄧聲興指出,如果不涉及資本賬目全面開放,透過增加離岸人民幣業務,增加國際結算的額度,不需要十年時間,人民幣國際化將出現新的局面。

鄧聲興認為「383」方案的內容是給予市場三中全會召開前的一個前奏,讓市場對包括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及一系列的財金改革有一個具體的概念,市場可以先消化,如果說三中全會將具體提出人民幣國際化的時間表機會很微。

拓展金融市場深度廣度

據業內人士的分析,人民幣國際化目前最重要是拓展金融市場深度與廣度。

人民幣國際化需要幾個基本條件,並非依靠人民幣升值就可以完成,包括中國的經濟規模大,國家信用等級高,經濟穩定以取得國際投資者信任;另一條件是進出口貿易在國際貿易中佔重要比重,國際結算需求大;金融市場穩定,金融衍生工具和結構性產品豐富,並且金融體制相對健全完善。

瑞銀證券特約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向BBC中文網指出,提供人民幣流動性、放鬆證券投資管制也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體現。

今年10月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已經與歐洲央行、英國央行及印度央行簽訂了合約。本月中剛結束的第五次中英經濟財金對話,英國正式獲得800億元人民幣RQFII額度。

中國人民銀行與印度銀行續簽1000億元人民幣/175萬億印度尼西亞盧比的雙邊本幣互換協議;中國人民銀行還與歐洲中央銀行簽署了規模為3500億元人民幣/450億歐元的中歐雙邊本幣互換協議。

汪濤認為,雖然互換協議最初僅作為備用工具,但時至今日已經為香港等地人民幣結算和清算活動提供充足的流動性,即便作為備用工具,互換協議也有助於確保人民幣結算和清算的流動性凖備充裕、交易順利進行。

2010年8月開始,參與人民幣清算及貿易結算的離岸銀行及一些外國央行獲准可以投資於國內銀行間市場。2013年3月,範圍已擴大至18家RQFII和部分QFII投資者;2013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將RQFII範圍擴大至新加坡和倫敦。

這次國研中心提出的「383」改革方案屬於提供予中共中央參考的眾多諮詢報告之一,市場對當中的內容較高期望可以理解,而且該報告的內容涉及改革的尺度很大,內容務實,涉及多個改革方向,包括行政審批、反腐倡廉、土地制度、財稅體制改革等內容,都是目前社會關注的焦點。

業內人士指報告的預先張揚作為"試探汽球"測試市場的反應算是一個聰明做法,可減少市場衝擊及波動。

國際結算銀行在一份最新的國際外匯交易調查報告中說,中國人民幣首次成為全球外匯市場交易最活躍的十大貨幣之一。

國際結算銀行在最新的調查報告中說,離岸外匯交易發展推動了人民幣交易量的大幅上升,人民幣交易量從一年前的第17位上升到第9位。

中國一直希望人民幣國際化,現在人民幣躍升全球外匯市場交易十大最活躍貨幣之一,國際結算銀行認為,這符合中國貨幣國際化的努力。

但一些經濟學家對此有不同看法,認為一個貨幣的國際化需要經歷國際上長期的認可過程,人民幣也無法避免這一過程。

目前已經有很多國家在實行和推動本國貨幣與人民幣的直接兌換,比如日本;還有一些國家希望建立人民幣離岸市場,其中包括英國和法國。

但由於直接兌換的匯率受到各方因素的影響,致使包括跨國企業在內的商業機構對此持反對或者至少是保守等待的態度。

所以許多經濟學家認為,即使現在人民幣交易量大增,距離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也可以說是邁進了一步,但仍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對實體經濟起作用

國際結算銀行每三年進行一次國際外匯市場成交量的調查,今年的調查結果顯示,人民幣在全球外匯交易中大幅上升,佔全球貨幣交易總量的2.2%。

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不是非常大呢?英國布魯奈爾大學經濟學教授劉芍佳在接受BBC中文網的採訪時認為,這主要對中國出口增加有幫助。

劉芍佳教授解釋說,由於人民幣目前還不是一個自由兌換的貨幣,現在外匯市場交易的人民幣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國政府給外國政府的貸款,讓那些國家的企業通過外匯市場,用人民幣貸款來買中國的商品。

這種做法的真正目的是拉動中國的出口,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它幫助了中國的實體經濟的發展,尤其是對出口的增加有正面作用和影響。

貨幣管制放鬆?

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此前一直要求中國政府放鬆對人民幣兌換率的控制,甚至還有人指責中國操縱貨幣,現在人民幣在外匯市場的交易量大幅增加,有期待說,也許到了中國必須放鬆對外幣兌換管制的時候了。

劉芍佳教授不太同意這一觀點,他認為,首先,中國政府永遠不會聽從美國政府的指導,要它放開管制就放開;但其次,中國政府一定也會考慮到美國方面的要求。

於是採取折衷的辦法,也就是放寬或加大人民幣匯率中由市場決定部分的變化幅度,比如原來只允許市場決定部分的浮動幅度為1%,現在可以變成3%或5%。

市場浮動幅度的擴大,可以顯示中國政府兼顧了美國政府的要求;但如果這一變化幅度超過了政府允許的規定範圍,那麼當局就會干預,保留了政府對外匯市場,尤其對匯率變化的最終干預的權力。

自貿區的未來

上個月,中國國務院正式批准設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大力推動上海市轉口、離岸業務的發展,自由開放的業務中包括人民幣自由兌換。

這一消息立即引起目前第一個人民幣離岸清算中心香港的關注,有擔憂稱,上海自貿區開放人民幣匯率,將對香港的人民幣離岸業務產生負面影響。

但星期五(6日)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稱,目前談上海自貿區對香港的影響為時過早,因為香港在這方面有先行優勢,只要保持努力,不固步自封,就不會被上海自貿區取代。

劉芍佳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指出,這是一個尚不知答案的問題,從未來的發展看,如果上海自貿區真的能完全做到自由兌換,那毫無疑問將影響香港的業務。

問題是,在香港受到顯著影響後,肯定會游說中央政府,其結果很可能是現在初步設定的完全開放、完全自由兌換的目標,到時可能會有所改變。

設立完全自由開放的自貿區,一定會觸動各方的利益,其中包括香港的利益,所以劉芍佳教授認為,最終拿出的自貿區政策很可能不會是原先計劃的完全開放,而是一個折衷各方利益的政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