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憨大胆学生放炮炸山——我的爆破经历[中華鐵血軍團]

秦时明月093 收藏 63 3135
导读:(定向爆破) [/size] (飞散爆破) [/size] (不太成功的松散爆破) [face=微软雅黑][size=18]

书接上篇,拙文第一篇虽然题目是《小时玩鞭炮,大了玩炸药》,但其实,当我还是个半大孩子时,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也玩了一把炸药,今天晒出来,作为以后从军玩炸药内容的序幕吧。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定向爆破)


时间退回到1985年,我作为一名高一与高二之间的学生,被当山区农村扶贫点负责人的父亲勒令利用暑假与弟弟去村里体验生活。

这个村,位于沂蒙山区的边缘,耕地少,山地多,缺水源,土层薄,土层下面是怪模怪样的石灰岩,农民耕地时,偶然就会被埋藏比较浅的石头角把犁铧给崩断。

父亲的扶贫组进驻后,先是募集资金帮村里打了两眼机井,解决了村里吃水问题,又在山边修建了若干个蓄水池,收集雨水用来灌溉农田,目前正在进行的是第三项工作:在荒山上开凿树坑,准备种植板栗、山楂之类的耐旱果树。

该村的荒山,属于典型的贫瘠丘陵,土层极薄,下面就是石灰岩,如果要种植果树,必须要先在山坡上开凿一个深约一米多的坑,然后填上肥土,这样果树才能成活。

但是,对付土层下面那坚硬的石灰岩,用钢钎、铁锤肯定是不行的,必须动用炸药!!程序是先用凿岩机打一个深一米的孔,然后装填炸药,用炸药炸出一个倒圆锥形的坑。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飞散爆破)


当我听说了这项工作后,就坚决要求上山体验生活。我父亲没有多想,嘱咐带队的人看好我们兄弟俩,就没多管。

上山后,我看到那手持式凿岩机很是新鲜,据说是烧汽油的,力气很大,只用五、六分钟就能打出一个药孔来,我想试试,人家看我是扶贫组的孩子,就给我试试,结果那震动不是我这个半大孩子能掌握了的,只好认栽。

但是,下一个程序:装填炸药,我是坚决要参加的,而且要坚决自己包一个坑,不用人帮忙。

我在第一轮爆破中,观摩了别人的操作后,非常自信地要求第二轮就要参加,领队看我也基本学会了,就答应了,我兴奋异常,心里没有害怕,却是激动心都快蹦出嗓子眼了。

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农民们使用的开山炸药,那时政府和公安部门对于民用炸药的管控不像后来那么严格,一些企业和村,都能搞到甚至自己制造炸药。他们是贫困村,当然不会富到去购买成品炸药,而是使用了自制的硝铵炸药。

我当时很是好奇,所以仔细地问了一下,成分是这样的:从农资公司买来硝酸铵化肥,按一定比例混合加入柴油和麦麸,就成了。我一直听说这种炸药是要放在锅里炒制的,但是他们并没告诉我有这个过程,至今我还纳闷。

当领队下达开始装填炸药的命令后,我极力抑制住自己的激动,左手持一根细长的枝条,右手抓着散装的硝铵炸药往药孔里填,左手的枝条不停地上下抽动,让湿土状的炸药顺利地落入药孔底部,一直到彻底装满。

领队在逐一检查后,发给每人一个制作好的起爆管,就是一个白色塑料的民用雷管,里面插入一根长约三十公分的导火索,他的助手递给我一根点着的烟卷,并嘱咐我把导火索末端捻一下,把里面的黑火药揉碎成粉末,便于快速点燃导火索。

我按照刚才所学的方法,用枝条在压实的炸药里戳了一个小孔,把雷管插入后,再用手指把炸药压紧,最后用碎土埋实固定,然后左手拿着导火索末端,右手拿着烟卷,紧张地等待着领队的点火的命令。

终于,点火的命令发出了,我用烟卷上的火头开始给导火索点火,可是悲催的是,点一下点不着,再点一下还是点不着,点了N下,始终点不着导火索,不但如此,更悲催的是,我右手上沾的炸药里的柴油,已经把烟卷的一半处弄湿了,火头燃到这个地方,竟然熄灭了。正当我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远处那些点着火的人们,都经过我身边向掩蔽处跑了,而且不断地对我说:快跑,快跑!

最后一个人经过我身边时,一把把我拉起就跑,到达掩蔽处没多大会,就听到接二连三的沉闷爆炸声,大大小小的石块越过我们头顶,不断砸在我们的周围。领队问我:怎么样?我抬头看看大家那关切的、同情的眼神,只好低下头懊丧地说:烟湿了,没点着。

领队笑着拍拍我说:不要紧,等会我陪你单独放这炮。

在爆炸声停止约十分钟后,安全员对领队说:十炮响了九炮,可能就是小李那炮没响。

领队站起来大声说:大家都在这里别动,我陪小李上去点这炮。

然后,他带我来到我倒霉的“作业点”,还好,爆炸的石块没有把我的起爆管砸坏,还能继续引爆。

领队给我点上一支烟,然后告诉我:先使劲吸上一口,把烟灰使劲吹掉,让燃得正旺的火头去点捻松的导火索芯药。

我按他说的方法,猛吸一口,烟头的火剧烈地烧起来,我吹掉烟灰,快速地去触碰导火索,这下立即就点着了,导火索嘶嘶地喷出样子像子弹头一样的火舌。

领队一拍我:快跑!我转身就没命地向掩蔽处跑去,一下扑进人群,大家都问:点着了吧?点着了吧?我兴奋地说:点着了,点着了!

等待爆炸的时间是那么漫长,就好像我的导火索比别人的长不少一样。好不容易,一声爆炸响起,我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成功了,我终于成功地引爆炸药了!那声爆炸,在我心中,就感觉比别人的放的炮要响,要好听得多……

余下的爆破工作,领队就不再让我参加了,理由是:你也过了瘾了,你细皮嫩肉的,老是抓那炸药会把你手烧坏,带你弟弟去下边施工的地方玩去。

虽然有点遗憾,但自豪和激动的心情还是占了上风。我和弟弟在别的地方玩了好久,好多人和我打招呼,问我上山干啥,我非常自豪地告诉他们:我来帮着放炮呢!

一直到吃午饭时,才回到扶贫点。回去的路上,我就叮嘱弟弟,不要把我放炮的事告诉父亲,弟弟很不满地瞪着我不吭声。到了晚上,父亲终于知道了我参与放炮的事,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顿,勒令我第二天带着弟弟滚回家去。

说到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放炮的领队不再让我参与下面的工作时,我非向他要一根制作好的起爆管不可,他无奈只好给了我。后来父亲从扶贫点回家后,我弟弟就把这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大怒,逼我交出了那个东东,然后找他的同事给引爆了。

后来在军校学《地雷与爆破》课程时,才见到真正的军用雷管。在这里,我简单说一下二者的区别。当时那种民用雷管,外壳是塑料的,口部内侧有倒刺,导火索插入后,就被倒刺卡住不能再拿出来;而军用的火雷管是紫铜或铝的外壳,外径比民用雷管细得多,口部没有其他装置,插入导火索后,必须用雷管钳捏一下口部,用以固定导火索,当然这是教程上规定的,在后来我参与的爆破中,由于没有雷管钳,我就找军医要了胶布(橡皮膏)粘在接口处来固定导火索,也很有效,就是不知是否符合安全操作规程,哪位工兵出身的战友可以给科普一下,谢谢。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不太成功的松散爆破)


我们临沂有一个调侃词“憨大胆”,我其实就是个憨大胆,什么事都敢试试。虽然我这人生的第一次爆破不太成功,但多少也让我掌握了一些炸药和爆破的知识,算是参军搞爆破的一次预演吧。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下篇拙文。

(拙文《小时玩鞭炮,大了玩炸药——我的爆破经历(之一)》的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7921681_1.html,请点击斧正,谢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