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二.二六兵变事件始未



二.二六事件是指1936年2月26日发生于日本帝国的一次失败兵变.

1936年2月26日,数位青年军官率领士兵分别前往东京各地展开刺杀,并取得相当成果(其中有两名前内阁总理大臣遇害身亡),还一度占领了东京市中心。然而叛军并未成功杀害时任内阁总理大臣冈田启介和占领皇居,他们也并未成功争取到高级将领的支持,加上天皇对于本次政变行动的愤怒等因素,进而导致叛军无法实现政权的替换,最终于2月29日缴械投降]。

有别于先前数次类似的青年军官刺杀政府要员的从轻发落判例,二二六事件中的主谋起事者多被判处重刑。在历经一系列的非公开审判后,共有19名叛军领导人物被处以死刑,另有40人被判处监禁。日本陆军中的“皇道派”势力就此衰落,日本国内曾一度流行以刺杀方式达到政治诉求的活动也就此终止,军方对于政府决策的影响力也大增。

2月25日晚,东京下起了大雪,这使叛军成员想起了1860年的“樱田门外之变”事件,当时同样也是在大雪天里,一群倒幕志士成功刺杀了幕府大老兼彦根藩藩主的井伊直弼,这也鼓舞了叛军的士气[60]。

叛军集结部队兵分六支集团行动,在凌晨3点半至4点这段期间出营,并于5点几乎同时袭击了警视厅、陆军省、冈田、铃木、高桥和斋藤等人的私宅 。

行刺冈田、牧野和进攻陆军省

杀害冈田的任务由栗原安秀中尉指挥的步兵第1连队280人负责[]。叛军包围了总理大臣官邸,强迫守卫开门。在进入宅第后,叛军开始寻找总理冈田,后与四名警察交火,四名警察被叛军全数击毙,但后者也有六人受伤,且枪声大作和警铃响起也警告了冈田局势的危险。冈田在近5点时惊醒,与其妹夫松尾传藏(一名退役大佐)一同在屋中寻找逃难的出口,在局势紧张之际,一名警察将松尾与冈田推进一间当作储藏室之用的洗澡间躲起来,之后松尾出去查看局势,却被叛军所发现,后者误认松尾为冈田本人,于院子开枪将其杀害。栗原于总理房间内找了一张冈田的照片与松尾的脸相比对,认为杀害的是冈田本人无误,完成了任务。至于冈田本人则在松尾遇害后跑到走廊上一探究竟,差点被叛军士兵发现,随后被两名下女藏匿在自己房间的壁橱里,并用衣服将其掩盖起来[64]。

冈田的秘书、同时也是他女婿的迫水久常在事发后得到叛军的同意进入总理大臣官邸,无意间发现了壁橱中的冈田,于是计划将其送至他处避难。迫水与曲町宪兵分队的宪兵曹长小坂庆助等人用计将冈田混进前来吊唁冈田的民众中,后搭乘轿车逃脱,迫水再将松尾的尸体装进运来给总理使用的棺材中,在不启棺的形式下弄出了官邸,而栗原则在误认为冈田死亡的情况下布署部队守卫总理大臣官邸,之后他再与中桥率领60名士兵(来自近卫步兵第3连队的士兵,见下节)于上午10点乘坐三辆卡车,从总理大臣官邸出发至以自由主义风格闻名的朝日新闻社总部。叛军冲进公司要职员离开,进行又打又砸的破坏活动,栗原还吆喝道:“国贼朝日新闻多年来标榜自由主义,拥护重臣集团,此次行动乃天诛.”接着他们破坏了印刷用的活字板(内有4,000个字符),以此暂时阻止了报纸的发行[67]。攻击后叛军散发《蹶起趣意书》到附近的报社,一行人再回到了总理大臣官邸。

清晨5点45分,河野寿大尉指挥的一支7人行刺队(其中包括6名民间人士)抵达了牧野所在的神奈川县汤河原温泉旅馆,他们派驻两人待在外面,然后持枪进入馆内和驻守的警察交火,爆发了枪战,河野胸部中了弹。一名警员前去通知牧野并把他领到后门逃走,叛军找不到牧野,于是对旅馆放火。河野后来听到了单发的枪声,认为牧野在旅馆内开枪自杀,有另一种说法是,叛军成员追击牧野,牧野和他20岁的孙女往山坡逃走,在叛军持续对其射击,牧野的孙女突然双手张开和服袖子护着牧野,也许被对其英勇行径所感动,追击的叛军就向伙伴说了:“打中了”,就此离去。河野则因伤而被伙伴送到了就近的军医院治疗,也就在当地被警员逮捕。

另一方面,香田清贞大尉在村中与矶部等人的陪同下领军160人攻进了陆军省,并进入陆军大臣官邸要求会见陆军大臣川岛义之,清晨6点半,川岛与叛军见面,后者大声宣读著其要陆军接受的条件,并给川岛一份同样的文件,要求后者“迅速上奏陛下,仰祈圣断”,要求川岛应引领本事件步入“昭和维新”之途径、阻止对“义军”动武之行为、逮捕宇垣一成(朝鲜总督)、南次郎(关东军司令)、小矶国昭(驻朝鲜日军司令)和建川美次等“摧毁军事指挥之元凶”、尽速将武藤章中佐、根本博大佐和片仓忠少佐从军队中开除以“促进军中派系之纯正”和任命荒木大将为新任关东军司令。宇垣在以前担任陆军大臣时(1924至1927年和1929至1931年间)曾力主裁军和进行现代化工作,还曾发动未成的“三月事件”政变以夺取内阁总理大臣之位。而南、武藤、根本和片仓都是统制派的重要成员,特别是片仓还要为“士官学校事件”负责,后来隔天一早矶部在陆军省外头和片仓碰面,开枪射击后者头部(但片仓最终仍存活了下来)。

在叛军进入陆军省期间,后者内部有不少军官对叛军表以同情或认可其行动,如荒木大将、山下少将、斋藤浏少将和陆军次长古庄干郎,斋藤赞扬青年军官的精神,怂恿川岛接受他们的要求。上午9点过后不久,川岛表示要与天皇会谈,动身前往皇居。

行刺高桥和占领皇居

近卫步兵第3连队的中桥基明中尉率领120人前去刺杀高桥,中桥向上级谎称是带士兵们去参拜靖国神社(一说为明治神宫),一行人往高桥的寓所出发。叛军迅速制服了警卫人员,然后分成了户外警戒组和入屋组,高桥本人正在卧室睡觉,中桥用手枪对高桥射击,一次把所有的子弹全部打完,另一位叛军军官则拔刀一刀砍去高桥的右臂,又往他的肚子猛刺,有一说是高桥在没有醒来的情况下就这样丧了命,另一说是高桥在被叛军踢开棉被时还不忘骂对方“白痴”。高桥死亡后,中桥将参与过行刺的人马派到首相官邸和其他叛军合流,然后他本人与其他人则往皇居移动。

中桥与手下75名当日排班的“赴援队”士兵于早上6点从西侧的半藏门进入皇居,他告诉皇居守卫长本间健太郎大尉自己是因为天亮前不久发生攻击事件,而被派来增援门口守备,本间也获悉了叛军的攻击,故对中桥的言论不感怀疑。中桥被派至皇居的主正门——“坂下门”留守,他计划掌控该门后再用手电筒通知警视厅附近的叛军展开行动,以后者“排除”所有障碍,再与天皇直接见面,侍从武官本庄繁大将以及其他人也都同情叛军。不过,中桥难以联系到他的政治盟友们,而到了早上8点,本间终于知道中桥正进行着政变行动,于是举枪命令中桥离开皇居,后者也如是照作,改前往栗原所在的总理大臣官邸。中桥的部属们则就这样一直留在大门口到下午1点,后来归队回营,也因为这样,这75名士兵后来没有被官方正式计入为叛军。

行刺斋藤、铃木、渡边和进攻警视厅

坂井直中尉领着120人前往斋藤实位在四谷的寓所,叛军包围了驻守的警察,使其投降。包括坂井在内的五个人进入了宅邸,在二楼寝室找到了斋藤和他妻子春子。叛军向斋藤开火,后者当场死亡、倒在地上。春子冲到了斋藤身上护着他,要叛军杀了她,但前者只把她推开,继续对斋藤开枪,春子也因此被流弹所伤]。斋藤死亡后,两名军官带上人马前去行刺渡边大将。其余的人则往陆军省东北处移动。

安藤辉三大尉带着第3步兵连队200人从皇居前往铃木贯太郎位在曲町的侍从长官邸。叛军迅速将宅邸包围以及制服守卫,然后直接进入建筑内,在寝室中发现了铃木,随后叛军向他开了三枪,铃木身中两枪倒地,但仍有意识。安藤拔刀准备向铃木砍去,但铃木之妻上前表示自己愿意代替铃木被杀,安藤相信铃木性命垂危、不久于人世,于是将刀放下、向铃木妻子道歉,表示他们对铃木本人没有恶感,是为了国家才不得不这么做,并要部下们一同向铃木敬礼,随即离去。在认为完成行刺铃木的任务后,安藤下令调集部队前往陆军省北部的三宅坡交叉口。不过铃木并未就这样死去,经过抢救后得以康复,最终于在二次大战末期,日本即将败亡时出任总理,发挥了重要作用。

早上7点,高桥太郎少尉与安田优少尉领兵20人乘两辆卡车抵达到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大将所在的东京荻洼寓所,尽管此时各地叛军皆已行动,仍无任何消息通知到警告渡边。当叛军闯进宅邸时立刻与驻守的宪兵交火,安田与另一名叛军士兵受了伤,但其他叛军们仍强行从后门通过,并在二楼的寝室门外遭遇到渡边之妻。叛军将渡边之妻一把拉开,发现渡边用棉被把自己罩着,但随后渡边即掏出手枪开火,一名叛军士兵见状,马上使用手上的轻机枪对渡边扫射,高桥再拔刀猛力刺进渡边体内,渡边躲在现场桌子旁的9岁大女儿和子目睹了父亲死亡的全般过程。叛军们随后登上卡车离去,送两名伤兵去医院诊治,再前去占领永田町。

野中四郎上尉手下控制着全部叛军近1/3的部队——450人的步兵第3连队士兵(之所以动员这么多的部队来进攻警视厅是为了接着转进皇居),以其攻击位在皇居南部的警视厅,野中计划夺取通信设备,防止警方出动“特别警备队”。可能是出于警察不愿抵抗陆军之故,叛军几乎没遭遇到什么阻碍就占领了整栋警视厅大楼。占领警视厅后,铃木金次郎少尉率领一小队的叛军前去行刺内务大臣后藤文夫,铃木金次郎此举,为其个人决定,非叛军原先计划之内容,而刚好的是,后藤人外出不在家中,就这样躲过了行刺.

天皇的态度

步兵第1连队副官、同时也是叛军支持者山口一太郎大尉于清晨5点告知其岳父——侍从武官长本庄繁大将(皇道派)关于政变的消息,皇居因而得知发生了叛变事件。本庄随即联络属下和警察总长,并动身前往皇居。裕仁天皇本人则是在5点40分才得知政变的发生,6点,他与本庄会面,虽然并未得出具体手段,但裕仁要求本庄立即终结这场叛乱。随着内大臣斋藤死亡、铃木侍从长重伤,天皇身边的高级顾问只剩下内大臣秘书官长木户幸一、宫内大臣汤浅仓平等人,在得知铃木遇刺后,他们随即会面商讨对策,决定采取强硬手段,他们建议天皇必须迅速镇压叛军,若内阁改组,叛军将会轻易取得全面胜利,绝不能接受此条件。在收到如此建议后,裕仁便决心采取强硬立场处理此事。

上午9点30分,川岛谒见裕仁,宣读了叛军的条件与请求,并建议天皇组织新内阁以“纯净国体、稳定民生、健全其国防”,但裕仁拒绝,还要川岛镇压叛军。在冈田生死不明的情况下,其剩余内阁成员试图请辞,但裕仁表示,除非叛乱被镇压,否则他绝不同意内阁改组一事。

谈 判

时至26日晚,“起义”行动陷入了僵持。天皇与杉山的反对成了叛军谋求建立以真崎为中心的军部内阁愿望的最大障碍,尽管后者借由行动取得了军方与政府部份人士一定程度的认同,但他们也不能这样无限期的一直占领政府机关下去。叛军拥有的最大筹码即是宣告自己的存在,但即便是他们的支持者也感到事件该落幕,“起义”必须结束。

因此,荒木、真崎以及其他军事参议院成员出面,于26日晚与栗原和村中会面,他们再次向叛军表示恭喜,但也要求后者回到自己的单位上去,其余的交给军事参议院处置,然而叛军军官们深信其成功、再次提倡实施“昭和维新”来建设一个“坚强的军事内阁”的必要性,双方没达成什么共识。深夜,石原与满井佐吉中校(皇道派、叛军支持者)于帝国饭店谈判,达成一个妥协方案出来:由海军大将山本英辅任新任总理来组织一个新内阁,叛军也将回到各自的单位去,但这些条件被杉山(出于天皇不接受新内阁之故)和叛军军官们所拒绝(他们只接受真崎组阁)。

事态至27日叛军要求真崎前来时终于有了进展,当日下午4点,真崎在阿部信行与西义一两位军事参议院成员的大将陪同下赴抵陆军省。除了驻守城外的安藤、栗原以及住院治疗中的河野外,所有叛军军官都聚于该地,他们向真崎表示将会将一切交托给他。真崎对他们表示感谢,但解释道,他在叛军们回去各部前他不会有任何行动,同时也表示叛军若违反天皇的意愿行动,他将不惜与叛军们交战。叛军则表示,倘若他们收到正式的撤回命令也当然会服从之。经过本次会面,真崎与叛军两方都松了口气,真崎相信叛军将在不流血冲突的情况下离开占领区,而叛军方则认为真崎的内阁在他们撤退后不久将会正式成立。不久,香椎下令叛军(此时名义上为戒严部队)继续驻于陆军省的大厦中,同时也回报给天皇:局势将在一早获得解决。

平定叛乱

大本营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下给香椎的命令,要求后者令叛军回到各自的单位去。

然而香椎、真崎与叛军军官们有所不知,杉山早于早上8点20分晋见天皇,请求批准以武力解决叛军,天皇很快便许可了,并授权其可自主行事。不久,大本营命令就传到了香椎那里,要他迅速将占领着三宅坂的叛变军官和人群驱离]。

早在26日当天,天皇即已下令镇压叛军,然而时至27日,军方仍旧对采取强硬措施犹豫不决,天皇因此极不耐烦,他身边的侍从武官长本庄同情叛军,故上奏天皇:“彼等行动部队军官之行为,虽系任意驱使陛下之军队,严重干犯了统帅权,这当然不能容许,但其精神则是想到了君国,故未必需要责备。”然而天皇却怒斥本庄:“似此杀戮朕之股肱老臣之凶暴军官等,其精神又有何可宽恕者耶?将朕最为信赖的老臣悉数杀死,正如同以软刀子对付朕一样。”甚至表示要亲率近卫师团将其镇压。据本庄的回忆26日当天,天皇几乎是每十分钟一次召集他本人,询问是否平定叛乱,到了27日甚至一天要晋见13次之多[121]。

参谋本部与戒严司令部于28日早上5点决定发布大本营命令,从此刻起,所有正式文件上皆统一将“起义”之名由“叛乱”所取代。早上8点,名义上为叛军指挥者的小富士少校收到了大本营的命令,要叛军回到各自的单位去,然而村中与野中已先听到了中桥的命令,故认为小富士此时的命令应为错误,两人便要去确认下。当他们遇到小富士后,后者也只告诉他们回到第1师团的师部去,回去后,他们又遇见了堀将军,后者欺骗村中与野中,大本营根本没发出归营命令,故两人松了口气、又有点感到怀疑地离开了[126]。

清晨,川岛、香椎和杉山等几位陆军首脑举行会议(荒木与真崎曾试图参加,但被告知两人不具实权而拒绝)。川岛和香椎尝试避免暴力冲突的发生,但10点过后,叛军仍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故他们批准动武。然而,崛与小富士于10点40分前来见香椎,他们三人一致同意大本营的镇压命令发出的太早,先按兵不动,另一种说法是政府军仍需时间准备,无论如何,政府军的镇压行动真的推迟了。

山下于中午12点前去陆军省,他告诉叛军军官执行大本营的驱逐命令也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应当“负起责任”。12点半,堀与叛军会面,证实了山下所言属实。不久后,栗原代表叛军发言,要求送去一篇书信到大本营去,他表示叛军军官们将会自杀,而士官们将会带领部队回到各自的营房去。同情叛军的山下与川岛因而前去皇居和本庄会面,提出此一“谢罪”方式转奏给天皇,但后者相当不满,他表示:“若要自杀,尽管恣意而为,无须如此派出使节”。

并未所有叛军成员都准备要自杀,安藤对此想法特别愤忾,骂道:“那些将军们把我们当作踏脚垫外,还要我们自杀!”安藤拒绝自杀以及天皇的镇压态度从根本上影响了叛军内部。时至下午1点半,他们决定战斗,小富士于下午2点做出最后一次命令叛军回营的尝试,但同样遭到拒绝,他也因此知道叛军决心反抗的意图。下午4点,戒严司令部宣布动武,晚上6点,叛军不再隶属于小富士的指挥下。晚上11点,大本营发出命令,要政府军为29日早上5点发动总攻击作准备。

落 幕

时至29日早上,不到1,500人的叛军已被超过20,000名士兵和22辆坦克的政府军部队包围,预计将于9点发动总攻击,清晨5点30分,所有包围地区的居民都已撤离完毕。

从早上8点开始,日本陆军就一直在对叛军作心战劝降,三架飞机从空中洒下大量名为《告下士官兵》的传单,写着:

1:速回原部队,为时未晚。

2:抗拒者将为叛匪,将予枪杀。

3:汝等父母兄弟皆因各位成为国贼而哭泣


写着“敕令已颁,勿抗军旗”标语的大型气球也高挂了起来、日本放送协会(NHK)也发出一系列的心战广播,播报员和田信贤以哽咽的语调说道:“你们真心诚意地服从你们的长官,相信他们的命令是正义的。但是现在天皇敕令你们归队,如果继续顽抗,你们就成了违抗敕令的国贼。你们曾相信自己做得对。现在,你们既然知道错了,就不该继续背叛陛下,成为国贼,遗臭万年。回头是岸,为时不晚。你们过去犯的罪行将会得到赦免(后来成了个争议点)。你们的父母兄弟、全国男女老少都真诚希望你们回头。立刻离开现在的阵地,回原部队.”由于政府军的心战作为,加上毫无希望的情势,叛军的团结开始瓦解,进入午夜后,叛军士兵开始有人逃兵,到了早上10点时已经有多人离去。中午,除了安藤外,所有的军官都已让士兵们回营。

最终在下午1点,安藤也命令部队回营,并试图开枪自杀,但并未成功。叛军其余人员集结到陆军省去,并在该地遇见了山下和石原,两人皆以为叛军都自尽了,他们让叛军军官保留随身武器,并令其离开了该地。参谋本部成员,同时也是野中前上司的井出宣时大佐来到了陆军省,要野中自杀,后者也如是做了。矶部声称野$L̪ԌE$L̪Ԍߺ的是逼使其他叛军成员走上相同的路。最终,叛军军官河野也在刺杀牧野时受伤而住院的一周,以一把利刃自刎而死。其余人员则在晚上6点被宪兵逮捕,所有叛军成员都被剥夺了军阶。

3月4日,天皇签署法令,设置“特设军法会议”来审判政变参与者。1,483名叛军参与者皆被审问,但最终仅124人被起诉,包括19名军官、73名士官、19名士兵和10位民间人士,其中,所有的军官和43名士官、3名士兵以及全数被起诉的民间人士都被判有罪,审判程序共历时18个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