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kyrie:对中国未来军事改革架构的假想

狐狼001 收藏 2 259

valkyrie:对中国未来军事改革架构的假想


此文是作者在共识网举办的第五期青年学者沙龙上的发言。原题为:《历史和外军军事改革的几点启示及对中国未来军事改革架构的假想》。

从中国历史看,迄今为止最为深刻和重大的军事改革发生在清末,起于镇压太平天国,收于清廷覆灭,从八旗、绿营军制到湘淮军制、新建海军和陆军,是对中国数千年军事制度的全面颠覆,至少在编制结构、武装装备、训练体制和军兵种构成上,当时中国已达到与世界军事强国旗鼓相当的水平。此次军事改革有如此力度破旧立新,这在今天也是想都不敢想的,是因为其本就是在一场同样为中国历史上最为深刻和重大、在今天也想都不敢想的****背景下进行的,后者准备颠覆几千年皇帝制而实行君主立宪,而此****的失败也决定了军事改革的结果,未能使中国走上正常军事发展轨道,在两次对日战争中惨败,更未能挽救清王朝灭亡命运。

从世界范围看,近代以来的军事改革主要分为三种:1.引领改革。如美国,是世界军事改革的领头者和发起源,总能出乎预料地推出各种新异军事理论、编制体制和武器装备,使其他国家应接不暇;2.追随改革。如英法等,与军事改革的领头者有较好对接和沟通,在一些领域能保留自己强项和创新;3.被迫改革。如俄朝中伊朗等,往往有超英赶美的深厚情结,强敌环视的危机意识,也自为拥有举国的制度优势,更好于宣传军功政绩,但实际上却疲于应付新军事革命的挑战,在抄袭仿制和固守传统之间争论徘徊。

由此得出几点启示:

1.政治的民主、平等、自由及良好的社会保障才能不断鼓励和支持对未知精神与物质世界的探索与创新,这才是军事改革最重要的源动力。

2.从长期看,搞万里江山万里营、先军政治的国家往往是军事改革的被动者,处于军事弱势,反而倡导自由宽松的国家在不断引领军事改革。

3.没有良好政治、社会、法治和经济基础,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军事改革。

4.对于一些国家,不存在或者说根本无资格讨论真正的军事改革,而只是军事正常化的问题。

严格讲,以上列举的被迫型军事改革及满清军事改革都只能算作军事正常化的范畴。所谓正常化,就是按正常国家的军事建设模式来办。如满清军事改革,当时世界多数国家军队都建司令部,分步、骑、炮、工等兵种,就应该模仿;而大家都没有太监监军制度,就应该弃除。正常化只是照葫芦画瓢,最难的不是创新超越,而是愿不愿和能不能从反常扭转到正常。

所以,今天中国军事也主要是正常化问题而非改革。网上有很多军迷提出所谓改革方案,有军政分离、战区合并、编制调整等,其实根本不用绞尽脑汁设计,美英等国家就是这样的,照学就可以。但是,没有良好的政治、法治、经济改革为基础,所谓的军事正常化同样很难成功。

因此,之所以说“在理想状态下(已经具备良好的政治、社会、法治和经济基础),对未来军事改革构架的假想”,所谓“假想”不是设想更不是建议,而是当前无条件而要在正常化后才能实行的空想。当然现在提 “假想”并非无意义。就象一群一直吃糠的人在犹豫是否要转变为吃饭,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饭为何物(这也是犹豫的原因之一),而“假想”的意义就在于告诉他们真的饭是怎样的,及烹饪世界的现状及未来发展。

今天,军事改革已经不再是零星自发的无序性活动,而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国家行为。在假设已完成正常化前提下,未来军事改革基本框架应该含有以下几个要素:

一、威胁的判断和能力规划

军事改革首要考虑的就是把握和平衡对现实与长期威胁的应对。在冷战及之前,面临威胁多为具体国家尤其是邻国;但在冷战后随着全球化发展,威胁变得越来越不明确,从主要来自周边拓展到万里之遥,从主要来自具体国家拓展到各种势力组织,比较突出的即“9·11”事件。美国于2001年提出从“基于威胁”向“基于能力”的转变,也就是战略关注的焦点不是针对具体的威胁目标,而是威胁的可能方式和需要具备遏止及应对的能力。对于中国,威胁来源也不再是以前前苏联大规模入侵之类明确目的,从美、日、俄、印、菲、越到恐怖势力,甚至可说,世界任何国家或武装势力,都可能成为未来作战对象。当然,中国短期内还做不到由“基于威胁”向“基于能力”的转变,而是两者的结合。“基于威胁”方面,主要包括周边国家可能发生的领土争端等;“基于能力”方面,主要包括恐怖势力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袭击、海外国家及势力对中国利益的伤害以及太空、信息等更为广阔的领域。从“基于威胁”到“基于能力”,其实就是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地缘政治虽然仍很重要,但已经式微,战略思维须向全球和太空领域扩展。未来中国需要具备遏止和打赢以下几类战争的能力:

(一)以核战争为主的灭绝性战争

很多人认为随着时代发展,世界大战的可能越来越小。恰恰相反,随着核技术的扩散和基因武器、地球物理武器、反物质武器的发展,人类正在离灭亡终点越来越近。将来很可能一个中小国家甚至势力组织就可掌握毁灭地球或一个国家的能力。所以,那些支持朝鲜、伊朗、巴基斯坦拥有核武的国家是最愚蠢的,而俄罗斯撕毁当年的安全承诺,悍然吞并弃核的乌克兰领土同样是在鼓励其他国家加紧拥核,而美国伊拉克战争击垮萨达姆政权,实际上为人类消灭了一个大规模武器的策源地。这个我在共识网的文章和微博中已多次提到。

(二)常规战争

主要包括因为领土争端、海外利益受到侵害等引发的陆域或海空作战,及太空作战等。还包括攻占周边或地球其他地区某国首都瓦解其政权,或消灭某个势力组织,迫使其变更不利于中国的政策或举动。比如类似印尼屠华事件。

(三)反恐战争

这不是指最近发生的所谓暴恐事件,只有恐怖袭击上升到战争层面才是军事考虑的范畴。反恐战争其实与以上两种战争样式有所交叉,未来恐怖势力同样可以发起核战争。之所以单独列出,是因其具有“模糊战争”的特征,也就是没有明确的作战对象、武装、战线等传统战争要素。而美国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实际是将反恐战争转换成为常规战争,应该说这种转移是成功的,其将本拉登逼得到处躲藏而最终被击毙。

二、军事领导体制与武装力量

军事领导体制改革与政治、法治等改革密切相关,在此不需多论。而若再具体到下一个层次,无非就是军政与军令系统分离的问题,这个没什么新意,正常模仿就可以。但在武装力量建设,却有超越式发展的途径可走。当前大多数国家正规军多分为陆海空等军种,此类军种划分实际已有悖于发展。因为未来多是诸军种联合行动,少有单一军种作战,一般由联合司令部指挥。联合司令部与军种司令部在职能上交叉,以及军种之间平时的相争,往往造成矛盾、冗员和资源浪费。当然美国现还是陆海空三大军种的划分,建立了庞大臃肿的领导和指挥机构,之所以如此:1.美国除空军外各军种历史较长,传统荣誉难以割舍;2.军种界限早已模糊,比如美国海军就是“小三军”;3.冷战后没有强敌挑战,缺乏改革紧迫感。也就是说,如果未来中国能在军种改革上先行一步,那就在体制方面超越了美国。具体讲:取消现有陆海空二炮军种划分,取代为若干具有作战指挥权力的联合司令部:可分为本土防卫、北亚战区、太平洋战区、南亚及印度洋战区和空天作战司令部等,具体划分可根据时势进行调整,有临时任务时还可建立相应的海外远征司令部或反恐司令部等,原有各军种部队临时转隶相应的联合司令部,核力量可归于本土防卫司令部。联合司令部重点负责相应的联合作战理论建设、战时指挥、战场建设、联合演习及训练等,而以往的装备采购、院校建设、人事调整等,可归于国防部及下属相应的专业二级部局(如舰艇部、航空部等)管理,这些部局大多可划为文官管理。如此可彻底打破军种藩篱这个世界的共同难题,有利于建立一体化的联合作战体系,更有利于理顺指挥关系、裁减冗员。

三、推动军事创新

这个话题虽然谈得很滥,但其实是军事改革中最为核心、最为重要和最为困难的。军事创新包括理论、制度、技术等各方面的创新。比如互联网、全球卫星定位系统、隐形战机等伟大创新的开发者--美国国防先期研究计划局(DARPA),其正在预研的各种项目可谓异想天开,如光子开关(Advanced Photonic Switch, APS)、量子传感器(Quantum Sensors Program, QSP)等,都是中国包括世界各国想都想不到的奇葩项目;尤其美国除了官方创新,还有更为广大的企业和个人的民间创新,包括各类研究所、智库、调查公司等,若美国按穷兵黩武的思路,将这些创新极致地运用于军事,其军事实力将会立即上升若干个数量级。中国总爱说战争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就可改变的。但其实一个重要的新技术或武器就可能完全改变战争形态甚至人类历史,如核武器。

虽然当前中国在军事上反美,但所谓的军事改革就是学习美军,理论上抄技术上仿,其实学的多是皮毛,除了军服学得最象。如果没有创新、只有模仿,中国军事只会永远跟在美国之后。以上提到的军种改革就是一种体制创新和超越,其他还有很多,完全可以做出一个方案和路线图,时间有限只能举例子。比如,我个人认为在海军方面,在反舰导弹迅速发展的趋势之下,大型水面舰艇包括美国引以为豪的核动力航母都已不适应现代战争,海军飞行化才是发展方向。当前掠海飞行的地效飞行器已可达到上千吨,时速可达数百公里每小时。这个技术美俄都没有重视。如果未来中国在此能有整体性的突破,将会立即超越现在世界最强大的美国海军。此外,还有陆军飞行化、模糊战争理论创新的问题等,很多很多。但显然,中国现在是不可能进行以上创新的,最大的创新是买了二手航母。所以创新是需要条件,当前还只能是正常化的问题,这个就又回到开头了。

来源:共识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