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开国上将被西点军校评为世界十大军长第二


核心提示:梁兴初,以解放战争中的黑山阻击战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二次战役著称于世,所率38军被彭德怀元帅誉为“万岁军”,美国西点军校评他为二战后世界十大著名军长中的第二名。

哪位开国上将被西点军校评为世界十大军长第二


梁兴初全家福

本文摘自:凤凰卫视7月12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郑浩:梁兴初,高个、长脸,浓眉下一双眼睛不大,却动不动就瞪得老大,最惹眼的是那张大嘴,上颚门齿突,张不张口,都显得一口大牙,早在红军长征时,就得名“梁大牙”,他一生身中九弹,从战士到大军区司令,共九级,一弹一级,他赢得了“虎将”威名,以解放战争中的黑山阻击战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二次战役著称于世,所率38军被彭德怀元帅誉为“万岁军”,美国西点军校评他为二战后世界十大著名军长中的第二名。

从山东到东北,好多人不知道梁兴初这个大号倒晓得铁打的“梁大牙”。

解说:1947年8月,6纵副司令员兼16师师长梁兴初奉命来到东北民主联军总部,林彪和罗荣桓要找梁兴初谈话。

梁晓源(梁兴初之子):谈话的目的就是要成立东北民主联军10纵队,10纵队以后呢就让我爸爸去当副司令,完了把这个纵队组建起来,在东北野战军里面,敢和林彪和罗荣桓开玩笑的人也没有很多人的,为什么就是一个他敢说俏皮话,二个呢可能林彪也好罗荣桓也好,他很喜欢他,为什么喜欢,他作战太好了,就是什么问题上只要把他拉出去一定能解决。

解说:从士兵到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红军时期的梁兴初一步一个台阶,都是军事主管,1932年冬,在第四次反“围剿”中梁兴初荣获“模范连长”称号,并被授予红星奖章,红星奖章红军时期一种非常高的荣誉,获得者少之又少。

梁晓源:红星奖章它这个有说法,叫得了红星奖章就是犯了死罪都不准枪毙,都不能杀,得过红星奖章的人除了对中国革命有重大贡献,像什么朱德、彭德怀他们这些人授予一级红星奖章。

解说:对梁兴初的能力,林彪和罗荣桓心里特别有数。

梁晓源:那么当初也是让他去做副司令,我爸就说你要不然就让我到一纵,回去当师长,要不然你就让我当司令,副的我就不干了,就这么个事。

解说:梁兴初直接表态,我是宁当鸡头不做牛尾。

梁晓源:他这个人就是这么怪里怪气,就非常有个性这个话吧,就说他,他们也没说啥,完了我父亲就敬个礼走了。

解说:望着梁兴初的背影,罗荣桓对林彪说这个梁兴初就这脾气,让他当1纵副司令员非要兼1师师长不可,到6纵当副司令员又要兼16师师长。

梁晓源:我爸出门走了以后,林彪说了一句话,一拍桌子,说好钢就得用刀刃上。

解说:1948年10月初,梁兴初率部奔赴辽西,一天下午,他到28师参加干部会,散会后他走出屋子,他看到一个女兵穿着单衣冻得发抖,缩着身体坐在背包上。

任桂兰(梁兴初妻子):我冻得直哆嗦,你知道黑山那地方辽宁那一带多冷啊,11月份,那时候呢梁司令员就到车上来了,说这是哪来的,是东北来的,他们是支援前线那个什么,他就说手术组不是全炸了吗,28师,就是分配我们到那里头去,这里还有个女同胞呢,就是我,我冻得直接咬牙,梁司令说叫那个谁,叫某某某人拿来,拿个衣服来,给她拿个大衣,棉大衣,我穿上,我心里在想这个管理员真不错,很负责任。

解说:10月21日,梁兴初指挥10纵打响黑山阻击战,26日最激烈的那一天,梁兴初来到28师指挥所,正好看见那天那个女兵在给伤员做护理,保温瓶不够,她就用烧热的砖包上棉花垫在伤员的身边,梁兴初在一边站着,忍不住赞扬说这个办法好,女兵光顾忙自己的,没有理会这句话,警卫员急了。

梁晓源:他的警卫员就过来了,你干什么,首长喊你你不听,谁是首长啊,我就回过头去一看,想了想那不是给我棉大衣那管理员吗,但是我不知道啊,完了我就那我说你没看我忙着呢,等我忙完了这个病人交给别的护士,首长这时候就过来了,小鬼,不错这次表现,在前线,没有哭鼻子,为人民服务,死了也心甘,不错不错,立功。

解说:前方的炮声激烈,梁兴初带着警卫员急忙去了前沿,辽沈战役,锦州攻坚战炮火连天,塔山阻击战血肉横飞,梁兴初带领10纵在沈阳西北及长春、沈阳间转游,10纵的任务是对付从沈阳出来的廖耀湘兵团。

黑山县中学一间教室被10纵团以上干部挤满了,黑板上挂了幅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梁兴初手中的指图长杆在上面指点,布置战斗任务,下午他带着团以上干部一个阵地一个阵地交代任务,研究打法,估计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如何应对。

郑浩:对下面对上面他都说了一句话,你打剩一个团我秋收去当团长,打剩一个营我就去当营长,打剩一个连我去当连长。

嘉宾:梁司令的特点,第一,对林罗这个意图林罗交给我们的任务理解得很正确,这就说死守黑山大虎山,死守3天,绝对不能丢,这要要和敌人死打硬拼到底,人在阵地战,一定掩护主力保证主力,到达以后歼灭廖兵。

解说:黑山城东是一带长约3000米的丘陵,由几个小山包组成,最高的海拔101米,被称为101高地。

马伟志(原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作战科参谋国防大学副校长):千军万马,敌人往哪里攻,攻哪里,说林彪给交代,林罗交代是黑山大虎山,他一判断黑山。

梁晓东(梁兴初之子):离教堂很近的一个位置,就是像地窖这样类型的这么一个地方,那么当时那些参谋还有这些底下都说了,说不行,这个指挥部放在黑山太近了,离这个前线太近,后来我父亲就是说,就放在这儿,就是说指挥部放在前线,放得离前线近的地方便于指挥。

解说:从10月24日开始,连续3天,在空地火力掩护下由营而团而师的敌人一拨拨地攻击,仅一个“101”高地敌人每天就丢下数百具尸体,28师要伤亡一个营的兵力,硝烟弥漫中,没人说得清究竟落下了多少炮弹、炸弹,反正山头被硬生生地削去2米。

梁晓源:到晚上以后,炊事员就给他拿回来了,是吧,端了个饭盒给他吃饭,那个饭盒打过来的饭以后呢,我爸就吃,一吃第一口哐啷一下子就把牙给硌了,硌了以后呢,我爸就跟那人说,就说一看是块弹片,说是哎呀,没有肉哪来的骨头。

解说:师政委晏福生建议梁兴初往后撤一撤,梁兴初怒吼,战前我已宣布不准后撤一步,我不撤看哪个敢撤,谁要想撤就从我身上踩过去,指挥所一片宁静。

梁晓源:我父亲当初就想,101高地再一失守就等于黑山的门户就被打开了,打开了以后呢,那我爸爸当时也肯定也很着急,作为他来说,纵队司令肩上重任很大,因为东北野战军的总部给他的指示就是必须守3天,72个小时。

解说:梁兴初马上给贺庆积打电话,电话里,贺庆积沙哑着嗓子报告,说部队伤亡太大,非常疲劳,准备等到晚上再发起反击,梁兴初火了。

梁晓源:我们疲倦敌人也疲倦,我们修工事敌人也修工事,但是你等到敌人工事修好了是吧,你再去反击,夺回阵地,那你划算不划算,就伤亡会更大,我爸爸当初想的就是说一刻不能停,101高地失守就意味着黑山阵地就全线要失守。

解说:26日即黑山阻击战的第3天,也是最后一天,101高地再次失而复得,炮火急袭后,官兵从被“犁”过多少遍的泥土碎石中扭动着拱出来,文书、卫生员、司号员、炊事员都操枪战斗。

梁晓源:黑山阻击战以后,他走到101高地,就是主阵地,那我父亲看到前面有一个雨沟,里面有很多牺牲的人,一排排排在那里,我爸爸当初就马上就说了,你们为什么不把他抬下去,他的部下也没说什么,可能呢,当初也想想也是没有人呢,因为整个101高地就小小的这么一个高地占据500多人死亡、伤亡,就全部死了500多人,那整个部队可能也没有人埋,把这些就战死的人烧焦的或者缺胳膊少腿的,那就放在那个雨沟里面,就一个小雨沟里面,就放在那边,就没办法往后撤。

马伟志:说成黑山阻击战打最后打成大胜仗,说10纵队一战成名,梁兴初起绝对作用,没有梁司令这个决心,很难说黑山能胜,我告诉你,打仗打个主帅,你连长知道不怕死,这个连队绝对是好的,你再老的连队能打的连队连长一怕死完蛋,我见着多了我都。

解说:第10纵队黑山阻击一战成名,后来东北电影团要拍摄黑山阻击战影片,梁兴初再次登上了黑山城东的101高地,他慢慢摘下军帽,垂首向牺牲的战友致哀。

东北全境解放后,梁兴初一连睡了3天,3天过后,乏劲儿解除,他想起来之前那个战场上的卫生员女兵。

任桂兰:他就跟我谈,他说我看你小任不错,还挺活跃,在战场上也不怕炮弹也不怕子弹,结果呢他就说我认为你和我两个人挺合适,我们成为一个革命的伴侣吧,你同意不同意,我都不懂得什么革命的伴侣,我回去就跟我们班长说,班长什么叫革命的伴侣啊,我们的班长捂着嘴就笑,谁跟你说的,我说谁说的,人家爱上你了,这个革命的伴侣是这么回事。

解说:1949年10月初,梁兴初率38军在广西堵截白崇禧,他打了15次战斗,消灭敌人5000余人,解放了百色等地,这时梁兴初才与任桂兰结婚,可没多久,梁兴初就被派往了抗美援朝的战场,抗美援朝,38军出师不顺。

梁晓源:我父亲他们是最后一个过江,38军是最后一个过江,那我爸爸过了江以后呢就往前赶,往前赶的时候呢,碰到美国飞机轰炸,都特别厉害,部队就比较有点乱。

解说:25日,40军在温井地区打响第一枪,将南朝鲜1师、6师先头部队几百人全歼,志愿军总部即命令38军迅速向军隅里、熙川方向穿插,断敌退路,而以39军、40军向正面突出冒进之敌攻击。

梁晓源:这个时候呢,在赶的过程中间,我爸爸就接到这个志愿军总部的就是让他们就先期包围熙川,那为什么要包围熙川,就说包围熙川的目的,说熙川呢就有一个韩国的营,这个韩国的部队有一个营在那边,那希望我父亲他们把这个营消灭掉,消灭掉以后呢就是可能想让他就打响抗美援朝的第一枪,就是完全的消灭。

解说:按照梁兴初的部署,112师穿插到位了,担任主攻的113师却出了岔头,开进途中碰上个刚从前线撤下来的朝鲜人民军师部,说熙川有美军千余人,都是黑人,而总部的通报上说熙川只有南朝鲜军1个营。

梁晓源:我爸爸呢就是没有听说熙川有美军,那怎么会有美军,但是我父亲又不能不相信,因为他下面的师长向他报告,他也不能不相信,万一要有这个事,那不就是也是个大问题嘛,是吧,攻击的时候突然出现这个问题,可能就会有失误,那我父亲想来想去,就原来准备下午攻击的事,我爸爸就想说不行,我必须要集中兵力,一定就是绝对集中兵力,把这个熙川拿下。

解说:刚出国门,人生地不熟,一时难以查实,但出国第一仗必须打好这个原则,则是无须质疑的,那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作一个黑人团来打,以期获得更大的把握,梁兴初一面向总部报告,一面考虑重新部署战斗,同时派副军长江拥辉赶去113师加强指挥。

梁晓源:等到天亮了我父亲就说那部署完毕,向熙川进攻吧,等到打开熙川以后呢,就没有人是个空城,那空城以后呢那我爸爸就赶紧追呀,说一打听还有极个别的散兵游勇在那边可能留守人员可能散兵游勇,就在那我父亲就马上把他们抓了,抓了一审问俘虏就问到说部队呢,说部队今天早上4点钟就撤了,就刚走四五点钟刚走,那我爸一听说那赶紧命令部队追击,就指示着追,追了5辆车,5辆弹药车,加上供给可能是后勤保障的东西。

解说:结果29日傍晚发起攻击时,熙川已是一座空城,南朝鲜8师主力这天凌晨刚从熙川南撤。

任桂兰:总部告诉你熙川没什么人,你为什么不听总部的,其实那是112师的一个师长,他也不是坏意,他是原来老战友留在朝鲜,这次从前线回来,他说敌人有一个黑人团在那儿,我们过来时候看见了,其实不是,是李承晚的伪军,不到一个营。

解说:11月13日,志愿军司令部在大榆洞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进入作战室,将军们起立敬礼,39军军长吴信泉,40军军长温玉成,42军军长吴瑞林,66军政委王紫峰,彭德怀与之一一握手。

任桂兰:握到梁兴初这儿,本来是第一个应该先握手,他装没看见,他握别人的手,梁兴初下来就有点纳闷,怎么这样呢,彭老总又不是不认我,就马上坐下开会了,开会以后挺严肃,彭老总那人平时也很严肃,就是说梁兴初来了没有,梁兴初到,你怎么打的这仗,熙川没告诉你们吗,怎么你们就有黑人团呢。

解说:彭德怀越说火气越大,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邓华赶紧插话,38军这仗没打好,下一仗一定要打好,38军还是主力,一定会重振军威,没想到彭德怀的火气更大了。

任桂兰:你什么38军能打仗,你梁兴初写个鸟字,其实就是,什么38军能打仗,就这样,那骂的,梁兴初也挨骂呀,跟着骂梁兴初,骂完了以后梁兴初就说,彭老总你骂我是应该的,不应该骂部队,334团还是你在长征带着大刀起义过来的,334团就是38军的一个团,你怎么不骂他们呢,不怨呢。

解说:作战室的空气好像要爆炸了,彭德怀一下子拍了桌子。

任桂兰:我没有别的本事,我斩马谡的本事我还是有的,这个情况下,梁兴初也只有吞口气,你不能说人家112师师长不对,是不是,你责任,你是军长,你出现了这个问题,你能说谁呀,就怨自己,不吭声。

解说:那天的战役总结会上还有一个小插曲,彭德怀火气冲天,整个会议的气氛也随之特别紧张,在部署第二次战役的时候,志愿军总部作战处副处长杨迪指地图指得稍微偏了一点,彭德怀便又大声责骂,怎么连地图也不会指了,就在这样的时刻,有一位年轻人站起来说话了,毫不胆怯地指点着地图侃侃而谈。

梁晓源:都是阎王殿里走过几回的人,不比他懂的多吗,他们都不说话,他为什么说话,他为什么敢在这样高级的会议上就侃侃而谈,但是作战处的处长丁干如就告诉他,说你不知道他是谁呀,他是毛主席的大公子,他是叫毛岸英,所以毛岸英讲话所有人都没说话。

解说:彭总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各军军长低着头也不吭声,他是谁,这位个头略高的年轻军人就是毛岸英,他在志愿军总部的本职工作是俄语翻译,没有翻译任务时也管收发电报,当时志愿军总部也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位翻译同志真实的身世背景。

梁晓源:一次在开完会以后,那我父亲就生气,生气的时候我爸就走出来,出了门以后就碰到了毛岸英,这个时候我爸出来就准备回军部碰到毛岸英,那毛岸英就见了我爸爸就说了一句就说起来,还说梁军长你怎么不吃饭呢,我爸说气都气饱了,那个说岸英你在总部干什么呢,我爸就问他,他说我在总部当翻译,但是也没有苏军顾问,就是说我这翻译呢说俄文翻译也没什么事干,说梁军长这样好不好,我呢就跟你呀到38军去打仗行吗。

解说:梁兴初问,安排他到作战科行不行,毛岸英说还在机关工作,那和在作战室还是一样,他想要领兵上前线打仗。

梁晓源:那我爸就说你下基层带兵打仗,你要干什么呀,他就说你给我一个营,给我一个团,就意思就是说我带着他们去冲锋陷阵,我爸爸一说这个话,那我父亲作为军长他也不是随便承诺的人,是吧,我爸就说,说下面很危险,就说了一句下面很危险,那毛岸英也说那我不怕,来了抗美援朝就是为了打仗,那我爸就说这个事我可做不了主,说你呀去跟彭总说吧,当我爸说完这话以后我爸也觉得挺不合适,为什么不合适呢,结果呢我爸爸认为说你看看刚才在会上彭德怀批评了你是吧,而且说得是这么言辞这么激烈,就是这么厉害的批评,你再出了门碰到毛岸英,万一毛岸英真去找彭德怀提这事,那彭德怀就说你梁大牙梁兴初你搞什么鬼呀,毛岸英听我爸说完就说嗐,你们这些人都怕彭老头儿,这样我去跟彭老总说。

解说:美式吉普驰离大榆洞回到军部,政委刘西元道,有什么好消息呀,梁兴初气得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任桂兰:回去112师师长先得要向他检讨,他是首长,今天挨骂完全是因为我惹的,他说没出事,大家的,出了事我领导不负责任我找你干什么。

梁晓源:那么我爸爸呢说这件事跟你们谁的责任都没有,这件事是我梁兴初的责任,我作为军长我没有意会好志愿军总部的意图,作为军长,我没有坚决执行志愿军总部的命令,是吧,但是这跟你们的责任没关系,虽然有很多客观的原因,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找客观,我们是找主观原因,是吧,我爸就说这些责任全我一人负,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荣誉是你们的。

解说:梁军长的右手是个残废,脸上有一伤疤,头大概也受了伤,常常歪着,那是早年在于都河附近的一次遭遇战中红一军团2师5团9连连长梁兴初率连猛打猛冲,将敌击溃并顺势抢占制高点,激战中一颗子弹从左腮打入,从头上穿出。

梁晓源:打出来以后呢他棺材放到外面3天3夜,就准备把他埋了,就是说还有一口游丝吧,一口游丝的气,就准备把他埋掉,但是呢就还看他有一口气就没埋。

解说:埋梁兴初的棺材都做好了,就放在后方医院的院子里,第3天夜里,有人听他喊饿了要吃饭,大呼小叫说炸尸了,医生跑来一看也吓了一跳。

任桂兰:在医院那个时候咱们红军缺医少药,就是那个黄布条,黄药条就那黄药条,来回给他那么所谓抽,这样抽过来,把那个腔道给它拉,来回拉,正好是赶上暑天,夏天,这头顶这块,它老遭苍蝇啊遭蛆,遭蛆就用那个镊子一个一个地夹,头一次给他夹那个蛆的时候,疼得他不行,哭了,哭得很厉害,痛苦啊,太痛苦了。

解说:枪伤、刀伤、手榴弹、炮弹,从头到脚,梁兴初身上伤痕累累,仅红军时期就负伤7次。

梁晓源:我父亲的手呢也是残废,因为我爸爸很少跟人家敬礼,因为什么,因为他手,他是右手他打不直,他右手的中指部分是没有骨头,还有这个手掌部分整个缺一大块骨头,所以他一般很少跟人家敬军礼,因为他的手指摆不平就是摆不齐,所以军礼是没有办法标准规范地做出来的。

解说:回到指挥所的那天夜里,梁兴初两眼熬得通红,时常用力把上眼皮提起来,每次用力额间就挤出一片皱纹。

二次战役,38军的任务是诱敌北进,然后穿插敌后,堵击逃敌,11月16日晚,在38军坐镇指挥38、42两个军的支援军副司令员韩先楚来到38军。

梁晓源:来了以后呢就跟我父亲讲,说志愿军总部决定给你配属一个师,除了你这38军3个师以外,决定让42军配属一个师,归你指挥,你呢就打这个德川,是吧,他们打宁远,那我爸就说了,说我们打德川我38军足够,我们包圆了,我们不要它42军派的师来支援我,那他打宁远的话,你让他该干啥干啥去,我爸就没要这个师支援,那这个事呢韩先楚很高兴,就赶紧给彭德怀打电话,就说梁大牙说了,就是他不要42军这个师,他自己一个人包打德川,那彭德怀就说了,我是要聚歼的,意思就是说不可以打的溃逃。

解说:电话里声音很大,作战室里的人都听到了,目光都聚到梁兴初身上,梁兴初接过话筒斩钉截铁地说,“军中无戏言”。

梁晓源:那我爸爸跟他说了我保证,敢立军令状,就是敢写军令状就这么个事,当初方案就这么定了,整个作战计划是我父亲考虑好的。

解说:梁晓源说,考虑作战方案的那一夜父亲来刑初抽剩的烟头就装了一大碗,规定3天打下德川,结果下午两点开始攻击,5个小时候就拿下,在戛日岭,38军把土耳其旅打了个落花流水,突破之后,38军迅猛穿插,其113师14小时跑了145里,抢占了三所里和龙源里,卡住了美第9军的南逃之路,接着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

梁晓东:二次战役之所以为什么打得这么好,其中一部分就是准备充分,这是第一,第二的话就是包括我父亲在内,挨了骂以后憋着一股气,就是说二次战役一定要打个像样的仗出来,可能当然也有一点就是说让你看看我们是不是鼠将。

解说:整个二次战役中,38军独自弊伤俘敌110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239门,汽车1500余辆,歼敌总数占全军歼敌总数的33%,38军续写了“名堂仗”,痛打伪七师奇袭武陵桥,穿插三所里,血战松骨峰,突破“三八线”,其中不少成为成功战例,后来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教案。

彭德怀大喜,他拿起笔亲自起草了给38军的嘉奖令。

梁晓源:当初呢志愿军总部呢就有彭德怀,有这个邓华副司令,也有这个洪学智副司令,当初呢彭德怀就把作战参谋的电报拿过来以后,就梁流并38军全体指战员,最后就写完了以后,现在被围敌人还很多,就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发扬更大成果,是吧,那么讲到这儿以后呢,参谋就拿着电报就要去发,那彭德怀走到门口,彭德怀突然就说你先别走,我还要加两句,这个时候呢彭德怀就把电报要回来,考虑了一下,就加上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那么加上这两句以后,他又问了身边的邓华和洪学智,说是你看我加了这两句,你们看怎么样,当时两副司令一看到这以后呢,说这样写合适吗。

任桂兰:所以呢彭老总就说打仗打好了就是万岁,那就是,其他的那些副老总都说不好表扬这个38军,彭老总说谁有他这么厉害,打仗这么样,就这样的成绩,打好了38军就是万岁。

解说:1951年5月下旬,首批入朝的4个军的军长奉命回国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当邓华介绍到梁兴初时,毛泽东握着他的手高兴地说,久仰久仰,“万岁军”军长。

戎马几十年的梁兴初很长时间是在林彪的直接统领下,也是林彪非常欣赏的战将之一,正因如此,“文革”中受到了林彪“913事件”的牵连,和地方派系的诬陷,梁兴初自然在劫难逃。

刘新龙(时任梁兴初秘书):“913事件”那天晚上,出了事以后,总理打电话,等于又找他,找他时候呢,他当时身体不太好,他也准备疗养,那时间去西藏,到西藏去考察一下,因为主席原来跟他讲过,你到西藏去过没有啊,所以他老记着他要去西藏呢,去西藏,那时他还身体不太好,他也想修养一下,把身体调一下,所以总理打电话来说他那时候没有军队的专线,那里没有的,所以就打给了当时的张国华政委,就说九届二中全会上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那个人带着他的老婆孩子坐飞机朝北面跑了,这是总理的原话,也没说谁,要他转告梁兴初同志。

解说:自从毛泽东问过西藏的事情后,梁兴初就决心到西藏考察边防建设,1971年的9月,梁兴初正在四川五湖村疗养,一直筹划进藏事宜,9月14日张国华通知梁兴初,在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人带着老婆逃跑了,军区接到通知要加强战备。

刘新龙:他当时问我,他说九届二中全会上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那个人带着他的老婆孩子朝北面跑了,他说你说是谁呀,当时我们年轻,很敏感的,当时想了一下我说我不敢说。

解说:十天以后,梁兴初才从中央文件上得知,林彪在1971年9月13日凌晨乘“三叉戟”飞机出逃,自我爆炸在蒙古的温都尔汗毙命。

10月27日,中央召集张国华、梁兴初等人到北京开会,汇报四川工作,11月14日毛主席接见。

梁晓源:在谈话的过程中间毛主席就指着我父亲,说你呀说曹仁呀喝了这个曹操的茶,他也未必是曹操的人,对吧,但是你梁兴初呢喝了林彪的茶也未必是林彪的人,对吧,那么我爸爸就没说什么,是吧,没说什么,因为毛主席嘛经常要见他们,那么作为我党我军最高的领导人,他们也都从小跟着他一块来,那么毛主席说的这些话就是最高指示了。

解说:梁兴初对这个典故不明白,但是对“不是林彪的人”几个字听得很清楚,回家后高兴地问秘书,这是什么意思,秘书也高兴,这是明摆着的毛主席帮你开脱了。

刘新龙:后来有个中央下的一个文件,说他旗帜鲜明地上了林彪的贼船,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和宗派主义错误,这个是原话,在中央文件的那个原话,接到这个东西以后呢,我们心里是清楚的,梁兴初同志的组织纪律性真的很强的,这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毛主席说的哪怕毛主席说错了,他不能说错的,我当时问他,我说你不感到委屈吗,他说毛主席都说了我能说什么呀,是毛主席签阅的呀,他就这样。

解说:1973年3月,梁兴初被下放到山西义井化工厂,工厂让梁兴初在缠线车间缠漆包线,打扫卫生,但经过一年多审查,他的身心受到沉重打击,1米78的人体重还不到50公斤,下班连上楼的力气也没有了,经请示总政治部同意,夫人任桂兰决定陪他一起劳动改造。

任桂兰:我有一次在下放的时候我哭了,他说你别哭,党就是这样的,有些地方还是有搞得不对的,过左的,这些呀你应该坚持,他就拿出来他那个是手绢不是手绢,是布也不是布的那么一个四方布,就给我擦,擦眼泪。

梁晓东:因为我父亲这个人呢是一个不善于表达什么的人,包括他在下放的初期他的精神上状况和这个身体状况也是都是比较差,那么精神状况肯定我可以感觉得出来是比较低沉,就是很低沉的那种,因为我感觉我知道我父亲已经原来是抽烟的,后来到了之前呢就已经戒烟了,戒烟了以后到太原的时候又开始抽了,抽烟。

解说:虽处逆境,可是梁兴初却赢得了工人们的同情和尊重,在车间他们不让他干活,只给他安排了一个工作,那就是讲故事,讲长征、抗日、东北民主联军抗美援朝的故事,梁兴初打的仗多,故事就多,工人们越发敬重这位将军,却无助于其政治命运的改变,不久两个儿子想入伍参军,却在政审时因父亲的问题没有通过。

梁晓东:当时当兵也不行,工作也不行,我们也就找到那个我父亲就是那个哭诉这些事情啊,说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不平等的这个什么啊,我父亲当时可能心里也比较难过,但是没有给我们表述出来,但是我们也可以感觉到算了这个事情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也是无能为力。

解说:梁兴初在太原化工厂劳动的时候,秘书刘新龙专程跑到太原去看他。

刘新龙:因为心里我老是惦记着他,看到他以后他真是,他那天晚上还跟我谈到两三点钟,半夜两三点钟了,都快,再过两三个小时天亮了,非常兴奋,我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相处,没见过喝过酒,他不喝酒的,他在那公众场合需要喝酒,倒个杯子只挨一下放下了,不喝的,但是那天他非得要任桂兰同志把酒拿出来听说这个酒是在朝鲜的时候金日成送的。

解说:后来梁兴初的儿子终于参军后,刘新龙收到了梁兴初写来的一封信。

刘新龙:新同同志,以前为晓东当兵事我找你帮我向军区转告,晓东去年当了兵,我很高兴,也告诉你我在太原工厂蹲点劳动反省错误,与工人相处很好,由于我犯错误也会影响你们,我内心难受表示歉意,你们年轻要经得起考验,永远跟党和毛主席干革命。

郑浩:1985年10月5日凌晨,梁兴初逝世,他没有对亲人留下一句告别的话,时隔多年,梁兴初的小儿子梁晓源发现他这一年7月12日写的最后一篇日记,上边有这样一段话,将尽力做一些有益的工作,我总希望党和人民的事业兴旺发达,蓬勃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