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1942,知新1959

1959年河南信阳大饥荒的事实记忆

读了两篇写冯小刚电影《一九四二》的文章,他们说1942年河南人因灾四处逃荒,饥殍遍野,心情非常沉重,我估计就是我堂哥所说“霜打荞麦”那一年的事。这件事我曾写过,估计年代有误,请读者原谅。堂哥说,那一年洪水退得晚,冷霜来到早,把晚茬儿的荞麦都打死了;那一年放高利贷可暴利了,一斗三斗都不愿意往外借。

写到这儿,我要停下来喊一句蒋介石万岁:老蒋虽然赈灾无功,但允许穷人煮青菜吃草根芽呀,允许灾民逃荒要饭啊,允许富人放高利贷呀!可是1959年的信阳,煮青菜没有锅,逃荒被拦截,人民公社消灭了富人更没有放高利贷这一说了。——信阳人想不死都不行!

信阳人为什么没有死绝?这是好在了大将尤太忠。尤太忠,曾任广州军区司令员,1959年回信阳光山县老家看望母亲,亲眼目睹了老家的惨状后,直接去北京汇报。据当时的行署专员张树藩回忆,中央派陶铸(?)到河南落实情况,才引起中央的警觉,后来召开了郑州会议和成都会议。这两个会议果断地取消了吃食堂和炼钢铁,打开粮仓,每人每天发粮七两……再后来,庐山会议本来也是纠正过左的做法,可惜会议主题被彭老总打乱了……不打乱哪会有60年61年全国性地饿死人啊!彭老总,谁稀罕你为民请命啦?你真为民请命,就伸枪毙掉那个阎罗王!

——我是1957年出生,1959年不记事,但是打我记事起,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1959年。如果谁家孩子挑食,或者谁家用人吃的饭食喂猪,或者浪费了粮食,人们就说,要是搁59年……

我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59年饿死的青年壮劳力居多,妇女饿死得少一些,儿童差不多饿死一半。我小时候跟同伴玩儿,那些同伴几乎都是有娘没爹,所以对他们的“娘”记忆最深:长春娘,长苏娘,公义娘,面罐娘,来娘,省娘,唐娘,长阁娘,中礼娘,社娘,和尚娘,熬震娘,长斌娘……

以上都是男人饿死女人还活着的。绝户的也有,只是我记不起了。老人双双饿死孩子还活着的,有我大伯父和大伯母,鲁长梦的父母,鲁景盘的父母……但是母亲饿死父亲还在活着的没有一例。

以上情形仅仅发生在一个人口180的生产队。这个生产队是信阳市息县小茴店公社鲁老寨东。1959年过后,全生产队剩下不到一百人!

请问有些人,我这是造谣吗?你如果肯定我造谣,你就按照我提供的地址亲自调查吧。如果有假,我承担你的全部车旅费!

下面就我听到的悲惨事件记述如下——

我母亲:

59年开始紧张的时候,你二舅隔三岔五来咱家一趟,我给他弄点吃的,后来很长时间不来了,我就觉着有事。我趟过冰冷的河水去看他们,你二舅已经断气。当时姥姥庄上的男人剩下不多了,都是骨瘦如材,我只好和你二妗子把二舅的尸身放在拖犁耙的托车上,弄到村头埋了。本来想送进祖坟里埋的,可是没有力气……唉,那时候人都傻了,你二舅死我都不知道哭……后来,我再没有去过他家。59年一过,原来你二妗子和两个孩子都不在了……

我堂哥:

59年我从三门峡工地回来,走到岗李店被一群人截住,他们把我绑了起来,我知道我是活不成了。碰巧,一位干部发现了,不让他们吃我,才放掉。当时天色已晚,我在前头走,就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原来他们又追了上来。巧的是我赶紧藏在一个小石桥的下面,那伙人从桥上走过,却没发现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