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



大三是个炒蛋年,在这整个的一年里,非但没有一件事情做成,还白白浪费了很多很多。我的相机也没有告诉我太多信息,所以我只能够凭回忆记录这令人蛋疼的大三。

一切都起源于专业考试,可以说我们专业的存在对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为了取得它的资格证书,如果拿不到证,等于这个专业白学了,只能去参加公考或者到街上卖保险。院里系里铺天盖地宣传,班上的人什么玩的心情也没有了。连H总指挥也开始焦躁不安整天往图书馆和图书批发市场跑了。我?我可不想从事这个职业,之所以选择了这个专业是因为:这个学院另外的两个专业不适合我!现在回过头看,家中二老也不会在乎我学什么专业,他们心里也清楚,像我这种学渣,无论读什么专业,毕业了还是要回家考试的。枉我上大学的前几年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着不靠谱的职业规划。

总之就是被这个专业考试弄得没有了娱乐的氛围,加上那时候我的小说也停了,论坛也不混了,整个大学生活好像没有了主心骨。哎,还是趁年轻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吧。没错!在这个热烈的大氛围下,在大多数二货的怂恿下,我也开始考虑想要通过专业考试了,并且——随大流报了个培训班。不过你们认为我真的是去培训的吗哈哈。不,那只是给我不看书的人生寻求一点心理慰藉,既然这样当然是找便宜的班报了!和常德、衡阳、永州三个小哥报了同一个班,安庆、长沙和H总指挥报的则是高段位的培训班,结果么我就不在这里说了。培训机构不一样,但是上课的地点都在师大,离我们还是挺远的,关键是不能午休这个太让人抓狂了。子曰:中午不睡,下午崩溃。孟曰:子说得对!本来就起得早,中午还不睡,下午没精神,晚上打瞌睡。这种填鸭式的培训班根本就不符合科学发展观!

哈哈说白了还是咱不行,不是读书的料,没有本省人那种拼搏精神。我所在的这个培训机构,虽然只是上课听视频,下课做资料,但是资格考试通过率还是有3、4成的,也不知道是培训的功劳还是个人的功劳。在整个培训过程中,专业的知识到现在全部都忘光了,就学会一个博弈招数:以数量换效率。什么样的人适合报保过协议班?因为通过后收取的费用相当地高,10个人中只要有1人通过就能把成本挣回来。而有决心报班的,10个人里面高概率存在学霸(保过协议班还是有事前考察的,要发现你不是这块料,中途就整个条件让你放弃了还有别的猫腻云云),这些学霸很大程度都是靠自己的努力通过的考试,培训机构起到的作用只不过是给他们锦上添花而已。

资格考试大三下学期才开始,那这个暑假到底要不要回去?不用问家里的意见肯定是能搏就搏。哎,没有那个动力呀,我得想个办法。我的这个培训班其实就是拿上面正规班的视频来搞的,所以只要让地区负责人把视频给我弄过来就可以了啊,既能回家又不耽误学习,妈蛋我太智慧了!于是我就找到了负责人黎老师,额这个小哥也真不容易,像这种漏中班他也是接来做的,他本身也在考这个资格,据他自己说也考了有几年了。我折腾了挺久才找到他租住的地方,顿时觉得这年头混口饭吃,尤其是混口热饭吃,真是太不容易了,老子要是不努力,将来不定也是这幅模样。但这丝毫没有打动我要回家的决心!哈哈我没费什么劲就说动他把视频拷给我了(专门为这事买了个贴牌的移动硬盘),我扔了个小红包给他,把他吓的,连忙塞还给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没办法,回家勤看勤练,谢谢你的好意吧,好人一生平安,愿你已经过了资格考试,走上光明大道。

9月份的资格考试刚结束,大家伙儿又要准备1月份的考研,H总指挥也没心情和我谈天论道了,整天忙碌于图书馆和寝室之间,衡阳的和永州的就更不用说了。而我们班的另一个寝室,还是按部就班,该干嘛就干嘛。以前是青海的勤出去玩,俗称压马路,大三变老实了,改换马山的爱往外跑了(也不知道时间记混了没有,常德的有一段时间也爱跑来跑去,不过那应该是大二的事情)。长沙的在干嘛,我都忘了,借用网上的一段话:大一是呐喊,大二是狂人日记,大三是彷徨,大四是朝花夕拾。咱那会就集体处于人心惶惶的状态。算了,你们忙你们的,哥哥报个团出去散散心。

这次出去报的是华东五省七日游,接单的旅游团那叫一个良心公司,整个城市就我一人报了那个团,他给了我一张单飞的票,让我代表全省人民访问杭州去了。(后边有个地方该团里出钱的我先掏了,他回来二话没说直接给我报销了)杭州的地导接了我之后将我顺到雷峰塔下,移交给了广东来的一个旅游团,我就这样开始了五省之旅。总的来说这次出门看的东西比较多,玩的地方也不少,也长了些见识,但总是心怀不畅,想来和所剩无几的大学时光很有关系,唉o(︶︿︶)o。回来之后的不久,我妈一个同事把她儿子的联系方式给了我(到我们这个城市实习),不日便联系上了。他乡遇故交,总算给暗淡的日子增添了一些乐趣,捡了个周末去了趟岳阳,瞻仰古人风气,顿时又觉得眼前小小的雾霾不算什么了。往后秋去冬来,日子便如同往年,上课——宅寝——上课——宅寝,偶尔去步行街换换口味,时间便一拨一拨地走了。

好像还没怎么提过这个城市的吃食。算了,我一想起舌尖上的中国那些台词,就感觉无论如何描述都是达不到那个效果的,放弃了。地方的口味不一样,这儿相对我们家乡来说,太重了!尽管是八大菜系之一,但我对这里的菜色完全没有惦记。当然,出来大馆子的机会也不多,吃的也有限,不能以偏概全。光就我们学校周边的东西来说,顶多也就65分。刚开始进学校那会,我们东苑还有个两层楼的炒菜小饭堂,市场经济起到了相当好的作用,一上到二楼,各个小铺面的老板就扯开嗓子喊:同学要吃点什么过来看看呀,有什么什么吧啦吧啦,态度特别殷勤,让你有一种翻牌子的感觉。住大通铺那会我们还喜欢集体行动,没事吃一楼的大锅饭,心情好了七八个人点七八个菜,挺有味道。后来小饭堂对学校大锅饭影响太大,加上别的原因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牛逼哄哄的饭堂承包商和各种各样差评如潮的一塌糊涂菜。大二的时候还勉强吃吃,到了大三已经完全不能接受饭堂味道,还没走进门,只掀开了塑料帘子,立刻饭气攻心给熏了出来(“四风”方面存在问题之“奢靡之风”)。

不行了不行了,转移阵地。东家吃吃西家吃吃,最后定下了最常临幸的几个小馆子。湘yue网吧对面的一个小菜馆、中门对面的五味草堂(东北馆)、售票巷子最里面的一个“鱼”馆、瓦罐汤馆,还有后门的一个湘菜馆。但外卖叫得最多的还是五味草堂(H总指挥口中的五尾操蛋,别不认帐!),送盒饭的东北大叔见我见得可勤快了,有一回还问:你咋还没毕业呢,我瞅你在这念了好几年了啊。叔,你说你管那么宽干哈?!在这必须得提到的是某小区门口的烧鸭饭店,据说老板是桂林的,口味也和我们的差不多,但外卖送得特别慢,尤其是冬天,菜到寝室都腥了,腥了!烧鸭是我们那帮老乡的最爱,每逢大节假日,我们组织老乡聚餐,我都会切两只烧鸭过去,叫这帮家伙尝尝家乡的味道。可惜啊可惜,尼玛蛋这帮家伙光会吃,不会做事,我们这届撤退之后不到两年时间,老乡会基本就处于瘫痪状态了。起初每逢寒假回到家乡,我们还会大搞一次聚会,到后来弄弄没什么意思,就冷下来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千里长棚,终有一别,该怎么样的,还怎么样吧。



时光荏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