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吃火烧卷腰子的

laowang1973 收藏 8 837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图片来自网络)

“火烧卷腰子”就是在烤羊肉串的摊子上吃火烧夹烤羊腰。最过瘾的吃法是怎样的呢?让我来告诉你。

工作了一天,到了五点多种,先到小饭铺里要一碗茄子肉丁炸酱面吃,然后找个桑拿去放松一下,连洗带泡再蒸,就把肚子里的面条消化的差不多了。赶快冲到永华中路“肯得基”门口左边、“加洲牛肉面大王”门外,有一个烤肉摊子,老板是个四十开外的大叔,冬天总是穿一件空军飞行员的皮夹克,满手满脸的灰,就在他的烤炉面前的小板凳上落座,“先来一组筋,一副火烧卷腰子。”“行喽!”这“筋”实际上就是带筋的羊肉串,比单吃肉要有咬头。不一会儿工夫,筋烤好了,大叔冲我一抬下巴:“喝点儿不?”“喝着!”大叔从背后摸出一瓶“祁州大曲”,又找出两只小白瓷茶杯,“自个儿倒哈!”接着又从脚边的泡沫塑料箱子里翻出一只婴儿巴掌大小的羊腰子,暗红色的羊腰子外边还挂着一坨白里透黄的羊油。“嗨,叔,这腰子可是不赖!”“嗬,干情,你叔这腰子还能差喽!”啊!谁的腰子?!

慢悠悠的吃着烤羊筋,小口闷着“祁州大曲”,这是一种四十五度的本地白酒,入口很顺,微辣,没有高级曲酒那种浓烈的曲香,多喝点也不腻人。跟大叔扯着闲话,换着烟抽,看大叔烤腰子。

大叔用一把锋利的木柄小刀把腰子一分为二,串上铁钎,又在腰子上纵横交错地划上浅浅的纹路(为的是烤的时候进味儿),然后架在烤炉的一端,用火筷子扒拉一些碎炭,就点起一支烟,跟我一起喝上了。

“这腰子得肥,要是没有油啊,那烤完了就干了,柴!”

“这撒的是盐、嗯、孜然,要点辣的不?行喽!”

烤了有三支烟的工夫,又要了一小组筋,一瓶“祁州大曲”喝去一半,这时候大叔又从那个泡沫塑料箱子里翻出一个火烧,用钎子串上,架在腰子旁边,一边用烤着的腰子在火烧上蹭着,让腰子烤出来的油都蹭到火烧上,又是两只烟的工夫,大叔用小刀把火烧剖开,将腰子夹到火烧中间,钎子一抽,递到我面前。

一口咬下去,火烧烤的香脆,吸收了腰子的肥油,透着让人满足的香气,肥腻的腰子在嘴里几乎不用嚼,真正的入口即化,牙齿、上腭、舌头都均匀而有层次的享受到这份肥润的满足感。随后是盐香、孜然和辣椒的辛香,调料下的并不重,所有的感觉都刚刚好。前面漫长的等待铺垫了这份美味,记住了,我的兄弟们:别贪,就吃一副,把意犹未尽作为最高享受。

接下来怎么办?到旁边的小吃摊子上弄点下酒菜,和大叔把剩下的半瓶酒干掉。

1998年在保定工作过一段时间,美食和人情让人回味,撰文纪念之。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