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之变,又称夺门之变,是指景泰8年(1457年)明英宗在徐有贞、石亨、曹吉祥等人的支持下成功复辟,二度临朝这1事件。

明英宗土木堡被俘,北居1年。被蒙古瓦剌部放回来以后,被景泰帝安排在南内(在今天的天安门广场上国家博物馆到公安部大街一带)居住,加派靖远伯王骥看护,实际上是监视。不过,这个王骥是个官迷,因为于谦和宰相王文等人都很讨厌他,所以,他反而和英宗的关系越来越好,这是景泰没有料到的。英宗名义上是太上皇,实际上却是没有任何自由。景泰给他的限制很多,不仅将南宫的大门上锁并灌铅,加派锦衣卫看守,而且日常的饮食、衣物都是从1个小窗户递送进去的。为防止南宫与外面联络,纸笔极少供应。

英宗的伙食不是很好,开销也不够,都靠着英宗的皇后钱氏做一些缝缝补补的活计偷偷送到宫外去卖掉,以弥补开支用度的不足。有时还要靠娘家贴补一些。有个太监说南宫的树木多,恐怕会有人越过高墙与英宗联系,景帝遂命人将大树砍伐掉。可以说,英宗就在惊恐与饥饿中度过了7年的软禁生活。

英宗早年和太监特别是资格很老的太监们很熟,这时,看守英宗的宦官中有1位老资格的太监阮浪。此人是和范弘等4人一起在明成祖的时候就入宫的,这时已经经历4朝了,不过,阮浪的运气很差,混了这么多年,也才是个少监,连个太监都没熬上。不管怎么说,阮浪是英宗的旧相识,2个人又都运气不好,因而,供同语言就多了。英宗是个很念旧的人,他一高兴就把自己用过的1把金刀和金袋送给了阮浪做纪念。偏偏阮浪和1个叫做王瑶的关系很好,他随手就把这个金刀转赠给王瑶。王瑶和锦衣卫指挥卢忠关系很好,卢忠一见到这把金刀后就借机把王瑶灌醉,偷了金刀,送给太监高平。高平立刻上奏告变,景泰非常重视这件事,认为人赃俱在,认定是英宗准备谋复皇位,下旨逮捕阮浪、王瑶,大刑逼供。阮浪和王瑶都不肯乱咬,景泰命将王瑶凌迟处死,阮浪死于狱中(英宗复位以后,追封王瑶、阮浪)。卢忠本人没有想到惹了这么1场大祸,找人给出主意,这人告诉他让他装疯,于是,卢忠就装疯,逃脱了罪责。不过,英宗复位以后,把卢忠、高平都凌迟处死。

这件事给景泰的刺激很大,以后更加留意防范英宗的举动了。

虽然景帝时时刻刻防备英宗复辟,但他并没有对皇兄做得太过分。有个叫徐正的刑科给事中建议英宗不宜居住南宫,应迁置所封之地以绝人望。景帝听后愕然,并没有听从他的建议,反而将其治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