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汉:没有优质国家,就没有优质民主

江湖夜雨寒 收藏 1 38
导读:我的好友福山(Francis Fukuyama),二十多年前提出“历史终结论”,一夕成名。经过多年的沉淀,他已经不再高捧民主与市场。他最近连续出书倡导新思路,大声呼吁二十一世纪国家间竞赛的主轴是国家能力建设。 福山会有这样的思路转变是因为两个趋势:第一、很多新兴民主国家并没有步上良好治理的坦途,反而陷入恶质民主的困境进退不得;第二、在过去三十多年,在“自由化”、“市场化”与“私有化”的主导思维鞭策下,国家的职能不断被消灭,逐渐失去了增进人民经济福祉与维护社会公平的能力,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根本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好友福山(Francis Fukuyama),二十多年前提出“历史终结论”,一夕成名。经过多年的沉淀,他已经不再高捧民主与市场。他最近连续出书倡导新思路,大声呼吁二十一世纪国家间竞赛的主轴是国家能力建设。

福山会有这样的思路转变是因为两个趋势:第一、很多新兴民主国家并没有步上良好治理的坦途,反而陷入恶质民主的困境进退不得;第二、在过去三十多年,在“自由化”、“市场化”与“私有化”的主导思维鞭策下,国家的职能不断被消灭,逐渐失去了增进人民经济福祉与维护社会公平的能力,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根本无力回应民众的需求。

福山提出一个简洁有力的口号:“没有优质国家,就没有优质民主。”我可以用一个浅显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道理。

《天下》杂志截图

以民主方式产生政府,就好像让一辆巴士上所有的乘客,透过投票选出一位驾驶。这位驾驶要负责将巴士驶向多数人想要去的目的地,也要决定如何让大家分担汽油费。

国家机构就是这部巴士,如果巴士的性能好、马力足、耗油少、配备齐,交给任何一位够格的司机掌控,都游刃有余。一个失败的国家就像引擎故障的巴士;一个孱弱的国家就像马力不足的巴士。国家机构不健全,无论选出谁来当驾驶都无能为力。

过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世界各地推行民主,却忽视国家建设,这是非常偏颇而天真的举措,也背离自己的历史经验。殊不知,大多数西方国家在一百多年前引进普选式民主之前,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备的现代国家机构及其职能,包括常任文官体制、独立司法机构、专业化军队、基础教育体系、现代财税体系、市场监管能力、中央银行等。而许多发展中国家,在引进代议民主的时候,现代国家机构及其职能都还处于发育不全状态。

最近,许多以援助发展中国家为职责的国际组织已经意识到,国家建设比民主建设更为关键,但也更为艰巨。他们也领悟到,在现代国家机能发育不全的条件下,贸然实施普选式民主,反而可能阻碍国家能力建设。从这个角度来看,台湾与韩国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民主化是在现代“国家”建设比较健全的基础上开展。

但不容否认,近年来频繁的蓝绿恶斗,让任何一位驾驶都无法紧握方向盘专心开车;“立法院”已经沦为金权政治的温床,“立法委员”成为扭曲公共政策制订与妨碍公权力正常运作的元凶;再加上全球化与市场化浪潮的冲击,我们的“国家”机能逐渐萎缩、公务人员士气低落、税基也不断流失。

政府在面对贫富差距悬殊、人力资源供需失调、出口产业竞争力衰退、薪资阶级实质所得下滑、基础设施不够先进、土地超限利用等这些难题时,愈来愈苍白无力。

如果我们不能设法全面提升这辆台湾巴士的性能与配备,如果我们继续让每四年选出的驾驶无法握紧方向盘专心开车,台湾将在二十一世纪的竞赛中节节败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