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卫队最大的“威胁”

2014激情之夏 收藏 1 928
导读:100年前的此时,欧洲大陆濒临战火边缘。追溯一战中德国的扩张与侵略,19世纪初发生在普鲁士的一场军事变革跃然而出。审视当今日本突破束缚发展军力的咄咄势头,其道路与19世纪初普鲁士的崛起何其相似。   当年普鲁士在法国驻军的枪口下走上强军之路,最终击败丹麦、奥地利和法国,统一德国。如今的日本,面对美国不断放松的束缚,在怀揣强烈扩军梦想的安倍等右倾势力推动下,正走向一条相似的发展道路。   在外军枪口下寻求崛起   19世纪初,普鲁士在第四次反法同盟战争中惨败,被迫与法国签订《提尔西条约》。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00年前的此时,欧洲大陆濒临战火边缘。追溯一战中德国的扩张与侵略,19世纪初发生在普鲁士的一场军事变革跃然而出。审视当今日本突破束缚发展军力的咄咄势头,其道路与19世纪初普鲁士的崛起何其相似。

当年普鲁士在法国驻军的枪口下走上强军之路,最终击败丹麦、奥地利和法国,统一德国。如今的日本,面对美国不断放松的束缚,在怀揣强烈扩军梦想的安倍等右倾势力推动下,正走向一条相似的发展道路。

在外军枪口下寻求崛起

19世纪初,普鲁士在第四次反法同盟战争中惨败,被迫与法国签订《提尔西条约》。根据条约,普军被压缩至42000人;普鲁士支付法国1.5亿法郎赔款;15万法国占领军一直驻留到战争赔款偿还完为止。普军惨败后,普鲁士的政治、经济生活一片混乱。

内忧外患之下,改革派鼓动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发起军事改革。改革中,普鲁士改革派以拿破仑为师,把法国先进的兵役制度、编制、战略战术贯彻于军事改革之中,最终改变了国家的命运。 二战后的日本与当时普鲁士的境况又是何其相似。面对战后的一片废墟和美国驻军,日本也没有一刻停歇。东京的废墟瓦砾还没有清除干净,裕仁天皇就签发了向美国派出留学生的诏令。此后几十年里,日本利用日美同盟,全面向美军学习军事技术与管理经验,参与美军主导的战争与演习,踏上了军事力量东山再起的道路。

摸准底线巧用规则寻机而动

摸准外国限制的底线,借机突破军力发展限制,是当年普鲁士和如今日本发展军力的共同做法。根据《提尔西条约》规定,普鲁士只能拥有42000人的正规军,而这个条约并没有规定普鲁士不能拥有国民自卫队等民兵组织。普鲁士利用条约漏洞,缩短士兵服役期。

军队所招募的新兵,经过速成式军事训练后就离开军队,被编入国民自卫队。一旦战时需要,这些国民自卫队民兵,可立刻编入普鲁士军队投入作战,事实上突破了《提尔西条约》对普鲁士军队数量的限制。

相比普鲁士,日本扩充军力更为隐蔽。冷战期间,日本利用美国与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对抗的战略时机,重新武装起来。20世纪90年代,日本先利用海湾战争,向海湾派遣扫雷艇,突破了战后不准向海外派兵的禁区。

“9·11”事件后,日本又借国际反恐浪潮、朝核问题和伊拉克战争之机,通过一系列与军事相关的法案。依据这些法案,日本不仅进一步强化了日美同盟关系,同时也进一步解除了其向海外派兵的限制,使日本朝着军事大国的方向迈出了关键一步。

先经济后军事复苏军力

由于法军严格限制,普鲁士采取了渐进式发展道路,军事改革首先从社会改革入手。在解放农奴、推动工业革命的同时,普鲁士进行军工企业改革,克虏伯等军工生产集团迅速崛起,各类新式武器源源不断供给军队。

利用拿破仑侵俄战争失败,国内反法呼声高涨的有利时机,普鲁士的军事改革派从人(官兵)、武器、编制和军事学术4个方面入手,推行军事改革。最后,普鲁士还在军队中实施了一场影响深远的管理革命,为军队建立了一个“工业化大脑”——总参谋部。

与普鲁士相似,日本在二战后也走上了先经济、后军事的发展道路,在优先发展经济提升国力的同时,通过进行军事改革渐进式地推动军力发展。

从警察预备队、保安队到自卫队;从“先经济后军备”到“少而精”、质量建军,再到现在的“质”“量”并重的建军思想;从最小必要限度的“基础防卫力量”构想到“机动防卫力量”构想,再到现在的“联合机动防卫力量”建设;从依赖美国提供武器装备,到日本自主生产、研发武器装备,再到突破“武器出口三原则”,参与国际武器装备研发甚至对外出口武器装备,日本“小步快跑”式的军事发展路径已清晰呈现于世人面前。

当年普鲁士军力壮大后,首先打击了占领军法军,从而为后来统一德意志乃至未来的一次大战打下基础。如今的日本,正在政治右倾化、军事“正常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作为对日本负有“特殊责任”的美国,应该认真反思自己短视的绥靖政策所暗藏的风险。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一些日本人心中,驻扎日本的美国军队,才是日本实现“正常国家”梦想的最大束缚。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