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国家秘密泄露——不良思潮加剧涌动 “商人干政”推波助澜

卧倒的死尸 收藏 3 3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 苏联帝国的“哗然”结局,辉煌不再、战争不止,呈现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苍凉景象,不免令人唏嘘感叹而陷入无限反思。如此前车之鉴,显然不得不防,特别是中国当前的商界、学术界与金融界,“生意不归生意,研究不归研究,经济不归经济”,其言论与行为,屡屡触碰“底线”,与苏联崩溃之前意识形态的混乱甚为相似。由于“商人干政”已初步呈现,那对商会组织、学术机构、高等学府、金融机构等领域的清理审查,也或将“时不待我”。

何为国家,国家是一个民族生存与延续的载体,而国家秘密是国家发展的运行核心,一旦遭到泄露,就极有可能会给这个国家的安全与民族的利益造成损害。维护国家秘密是最基本的国民操守,任何时候都应把它视为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6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主要是针对涉密单位与个人,严防泄密而作出的提醒与警告,而这样的“以点代面”,也不失为是一种对整个社会进行宣传守密的必要。在印发《办法》之前的4月24日,警方破获一起通过网络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并将泄密的某记者抓获,有媒体认为,这可能与去年泄密九号文件《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有关,究竟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体现出中国国家秘密的泄露程度正处于严重阶段。

《通报》于去年4月出炉、5月传达,这本属于国家秘密,可未料随后不久,明镜月刊和纽约时报竟然能同时分别全文刊发,甚至一字不差。其中纽约时报还特别指出,“从四名接近中共高级官员的消息人士那里证实了它的真实性,其中包括党报的一名编辑”由此可见,一方面反映出我国涉密人员的政治意识不强、警觉性不高,另一方面反过来也证明了《通报》内指出“境外势力加紧了网络渗透”的要害的确属实。

通过纽约时报“证实文件真实性”的来源“渠道”,可以得出网络渗透无时无刻不在,只要中国有任何重要的活动或文件传达,它就想尽办法接近我国官员、记者、商人、学者以及相关人员,以“点对点”的方式在网络上套取涉密内容,并加以核实而为它所用。关于网络泄密问题,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涉密人员的警惕性不高,被对方花言巧语的“爱国需要”所迷惑,以为对方想了解涉密文件的目的是出于共同“为国服务”,不加以核实对方身份(如国籍、电话、职业等等),就把不能对外的活动与文件内容告之他人;另一种是为己私利的执意为之,这类主要是以所谓政治利益或商业利益的幌子,堂而皇之的出卖国家信息而谋取非法报酬与利益,如所谓的宪政论、自由主义者或无良商人等等。

除了在网络上直接买卖中国情报以外,境外也还在在网络上“点对点”的刺探情报,这有几种明显的特征:第一,物色“爱国言论”具有前瞻性的人员,以“认同与支持”的方式不断套近乎,最终建立起所谓“感情”。第二,以“携手爱国”为幌子,并伪装成境内身份,在境内生活与工作,以此博取信任。第三,这也是几点中最为核心的,一旦国家有任何风吹草动,便利用感情与信任,变换不同方式不断打探“内幕”以及“真实性”。对于这类刺探,只要学会与利用反侦察能力,比如向对方讨要公开学术文章、电话、地址、国籍等证明,并加以核实,便能试探出对方的真实意图。

中国是一个政治大国,国家秘密关乎着整个民族在世界的利益与未来。国家秘密是对国际局势或社会发展的综合研判、规划、指导与执行,皆以国家民族利益的至高无上为原则。国家秘密遭到泄露,将会对军事要地、国防安全、金融发展、政治方向等领域产生不可预测的损害。因而,任何人、任何行为都应毫无条件的把国家安全与民族利益放在首位,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无论属于行业内还是行业外,无论处于何地何时何境,只要接触到国家秘密,都必须要做到“守口如瓶”,绝不能“和陌生人说话”。要提升自己的政治觉悟,要分清个人利益与国家民族利益的联系与区别, 要站稳民族最起码的立场,方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对于维护国家秘密,国家不可能面面俱到,个人觉悟应成为关键。 在“大时代”来临之际,为有效的参与“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为响应“给予每一个人都有出彩的机会”的号召,为彰显爱国理念与实现人生梦想,网络上逐渐形成一批自发的爱国群体。它关注国家的方方面面,力图能尽到绵薄之力,与崛起中国同航。它并不一定具有知名的社会地位,也并不一定拥有异于常人的满腹经纶,甚至或许没有一份中产阶级的殷实生活,但它却秉持“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的信念,时刻搜集各类信息,经过综合、串联、分析,深度揭露危害国家安全与民族利益的各类活动。它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其保密意识堪比专业情报人员,这与那些政治意识不强的官员和出卖国家信息的个人形成了鲜明对照,并使之无地自容。但也要防范境外反华势力,借此在网络上“伪装”与“潜伏”,进而套取重要情报,这就需要提高警惕性,利用反侦察能力予以还击。

对于“国广局”印发《办法》,维护国家秘密,防范泄密,显然不会止步于网络与媒体行业,它只是中国防范国家秘密被泄露的开始。当前中国社会不良思潮涌动,源于渗透思想加剧,更为主要的是“商人干政”的推波助澜。解放军军报刊文内容“部队阵地建到哪儿,涉外企业就跟到哪儿”,毫不讳言的指出我国国家秘密已随时处于被窥探的危险境地,这并非空穴来风。中国改革开放多年,在获得辉煌成就的同时也让思想渗透有可趁之机,商会组织、学术机构、企业团体、高等学府等领域被无形渗透,在利益的驱使之下,公然“配合”涉外企业的“所作所为”,“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甘愿充当“代言人”,甚至直接或间接的泄露国家秘密。而且中国的“代言学者”,其身份极其“怪异”,大部分集商人、政治人物、学术研究员等多重身份于一身,并多有“涉外成分”。正当中国步入“划时代”之际,某些学者、财团便利用自身有影响力的平台,为个人或小集团的“一己之利”,明明暗暗的不断“呛声”,悍然与境外遥相呼应,加剧不良思潮的涌动,这显然是“商人干政”的苗头。而“商人干政”的最大特点便是“内外勾结”,出卖国家秘密与情报。

一旦国家秘密多方位被长期泄露,必定走向亡国之路。苏联解体最关键的深层诱因,那就是意识形态领域最先被瓦解。在苏联解体之前,自由主义泛滥,普世价值弥漫,宪政思潮高涨,新闻媒体沦为寡头“代言”,否定革命历史,质疑社会主义的过去与未来,攻击政权的合法性,并进一步演变成“******”得以实现,“主席”称号变为“总统”称谓,甚至“沦落”到国家名称必须要“改名”的境地,从而逼使“八一九政变”产生,最终在“一夜之间”化为全面崩溃。苏联崩溃的核心原因之一,是因国内各类商会组织、学术机构、企业团体、高等学府、金融组织被长期渗透,形成了对抗政府的组织力量,完全蜕变为“第五纵队”;以及官员与个人的政治意识普遍淡漠,全然不知国家民族已到生死存亡的边缘,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内外不一的思想状态,堪比“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联帝国的“哗然”结局,辉煌不再、战争不止,呈现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苍凉景象,不免令人唏嘘感叹而陷入无限反思。如此前车之鉴,显然不得不防,特别是中国当前的商界、学术界与金融界,“生意不归生意,研究不归研究,经济不归经济”,其言论与行为,屡屡触碰“底线”,与苏联崩溃之前意识形态的混乱甚为相似。由于“商人干政”已初步呈现,那对商会组织、学术机构、高等学府、金融机构等领域的清理审查,也或将“时不待我”。

维护国家秘密,不要误解为打压“不同声音”。中国尊重“不同声音”,但“不同声音”必须遵守国家民族利益的底线。一个泱泱大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涌现多种声音也属正常,正确对待社会“不同声音”也是大国发展的需要,但“不同声音”的底线绝不能借此而逾越国家安全与民族利益,哪怕自认为这个国家是多么的不完美。揭露社会弊端,参与解决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发展,这当然值得容纳,但切记不要沦为反华势力的渗透对象与金钱奴隶,不要把国家秘密与个人利益或小集团利益混为一谈,否则不仅自食其果,而且更有可能把这个民族与国家推向灾难的深渊。

维护国家秘密是国民最基本的操守,提高防范泄密意识,坚决与泄密行为作斗争,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遵守的义务。严于律己,恪尽职守,懂得诠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后名”的真谛,站在国家与民族的利益制高点之上,毫不动摇的向崛起中国进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