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打死村长“南霸天” 近百村民联名上书求情

毛毛虫008 收藏 20 5440
导读:郑立海身旁的菜地里,村长侯志强被打死。由于侯志强吃了郑家的4条大狗,郑家只好养宠物犬看家。   村长侯志强在河北侯落鸭村的暴力生活,成为中国基层法治疲软的典型案例。他除了殴打、敲诈村民,还用暴力威慑村长选举,并自填选票。最终以接近全票获选。地方镇政府回应:“这说明得人心。”同时基层警力的不足,也让村民对法治失去信任。侯志强虽然在“意外”中死亡,但侯落鸭村明天会如何,无人知晓。   郑潮军因用铁镐打死村长侯志强,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刑8年。而96名村民于今年,联名上书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释放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村民打死村长“南霸天” 近百村民联名上书求情


郑立海身旁的菜地里,村长侯志强被打死。由于侯志强吃了郑家的4条大狗,郑家只好养宠物犬看家。

村长侯志强在河北侯落鸭村的暴力生活,成为中国基层法治疲软的典型案例。他除了殴打、敲诈村民,还用暴力威慑村长选举,并自填选票。最终以接近全票获选。地方镇政府回应:“这说明得人心。”同时基层警力的不足,也让村民对法治失去信任。侯志强虽然在“意外”中死亡,但侯落鸭村明天会如何,无人知晓。

郑潮军因用铁镐打死村长侯志强,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刑8年。而96名村民于今年,联名上书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释放郑潮军,理由是,侯志强主动到郑家寻衅滋事,郑家是正当防卫。村民们,包括侯志强曾经的同伴都说,“侯志强是个恶人,我们都怕他。”

第十次袭击

只要他不高兴,毫无征兆的就会动手。他几乎是在监狱、出狱、犯罪再进监狱中度过。

红色面包车在河北泊头市侯落鸭村蜿蜒的土路上颠簸前行。车内38岁的侯志强随着车身颠簸上下起伏。侯的身边围坐着3名小伙。

这是曾因故意伤害而数次服刑的侯志强,第十次去敲诈村上的养猪户郑潮军一家。

侯志强是出了名的“爱打仗”。在这个不足千人的村庄,村民们尽量选择避免与他共事,即便是镇上的干部也会称他这样的人为“霸天”。

“其实我也老劝他不要去打仗。”7月4日,侯志强的儿子说,他知道外界一直在指责他的父亲,可谁也改不了父亲的脾气。

38岁的侯志强是村上的坐地户,身高不到1米7,身体壮实,方脸,大眼睛,看上去白白净净,但嗓门很大,“他说话很横,说一不二。”村民称,他的长相和反差很大。

“他只享受使用暴力带给他的一切。”一村民说。

侯的成长伴随着父辈们的各种暴力事件。大概在他十八岁那年,他的三叔酒后拿刀捅死了他的父亲,三叔被抓去坐牢,没多久五叔也因屡次故意伤害他人被判刑11年。

他继承了父辈性情中暴躁的基因。他会平静地出现在你面前,只要他不高兴,毫无征兆的就会动手。一位村民说,侯留给村民的印象是,他几乎是在监狱、出狱、犯罪再进监狱中度过。

侯落鸭村位于泊头市西侧,地势平坦,村民祖辈靠种粮为生。

在这个闭塞的村庄,单调的乡下生活让村民们常记不起自己的生日是哪天,不过如今,庄稼汉们在尽力恢复记忆。侯志强在郑潮军家被打死后,以往和侯有冲突的村民们开始回忆他的种种劣迹,村民把侯志强从事伤害、敲诈的事情摘录到纸上,联名要求法院从轻审判打死他的外地人郑潮军。

“这是正当防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认为,郑潮军的行为是“为民除害”,他让大家走出了持续多年的充满恐惧与暴力的生活。

村民们猜测脾气暴躁的侯志强与警方有着特殊的关系。“他打人似乎永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大家都习惯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躲着他走”,王生(化名)是侯志强邻村的村民,曾因无意碰到在邻桌喝酒的侯志强身体,被打穿耳膜。

不过对此,侯志强并不满意。“他还要我们补偿,说他打人出了力气。”王生的妻子回忆说“我们给了4000块,我们知道他的名声,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在侯落鸭村,大家已习惯了这样一幕。侯经常殴打他不喜欢的村民。被打村民多数不报警,即便报警,警察也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后出现。有时侯志强会被警方带走,但没多久就再次出现在村里。

村民们猜测脾气暴躁的侯志强与警方有着特殊的关系。

“他打人似乎永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村民打死村长“南霸天” 近百村民联名上书求情


2008年,王金刚被素未谋面的侯志强砍伤。

2008年,因抢劫入狱服刑7年的侯志强,刚出狱一年,就向村民展示了自己的暴躁。这年麦收他和另一位村民在收割小麦时因谁先用联合收割机吵了起来。

当晚,手持棍棒身后站着十几名壮汉的侯志强便出现在上午吵架村民的门前。他袭击了这位村民及其亲属,打伤十余人。其间一人被打伤腿部骨折,一人被打断颈椎,还有一人头被打出一条口子。

几乎在同一时间,侯志强在村里第二次砍人。

这次的受害者叫王金刚。他向记者展示了自己左臂上的刀疤。他说,2008年年中,因帮助朋友解决经济纠纷,站在另一方的侯志强袭击了他。“上来就砍,几乎把我左臂砍断了”。

受伤后王选择了报警,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逐渐相信,侯志强和警方之间存在着特殊关系。

“警察老找不到人,我发动了所有亲友,在镇里、在泊头市,我们找到了很多次,可是警察每次都要一个多小时才来。”王说,侯志强早就跑了。

这样持续了一年多,2011年,王金刚开始自己抓侯志强,他想逮住侯志强后扭送公安,也无果。王金刚记得,自己往刑警队跑了十几趟,为这事跑了两年多。

最后侯志强表示私了,他找了小弟顶下了砍人的罪名,并给了王金刚10万块钱,让他不深究此事。随后,侯去自首。

不知情的村民以为,侯志强这次一定会在监狱呆上个七八年。为此,文中出现数次被侯志强欺负的郑潮军一家,还把户口迁进了侯落鸭村。

由于侯志强成为了斗殴中的从犯,他只获刑了半年。

7月10日,记者就上述情况向负责侯落鸭村治安的警方提出采访请求,被告知,熟悉此事的领导已经调离,要想详细了解情况需调取卷宗。随后一天记者再次询问被告知,现在很忙,抽不出时间去调取侯的卷宗。

村长是南霸天

南北霸天的这场仗,让侯志强彻底奠定了在村里的地位,“没人敢惹他。”

客观地讲,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侯志强贿赂了警员借以让自己免遭处罚。但在警力不足的乡镇派出所,侯的暴力明显被纵容了。

尤其在2009年。这一年前后侯先后伤了多人,也遭到警方追捕,不过也就是在这一年,侯当上了村长。

侯志强当选侯落鸭村长,被十里八乡认为是件极端滑稽之事。

很多村民说,2009年侯志强让多个手下,挨门叫村民来他在饭馆摆下的酒席喝酒,“很多村民都是被连拉带扯强行拽了过来,来了你就得选我,不选被我发现了就找你麻烦。”

为了确保当上村长,侯志强还私自扣留了本应发到村民手里的选票,填上了自己名字后塞进了选票箱。

“他不是怕有人竞争村长,是怕没人来参加选举,票数不够选不出村长。”村民称。

村支书侯国胜说“当时村民对此意见很大”。

村民的意见并没有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到镇政府,“他砍了人都没事,谁敢不听他的。”一位村民说。

事实是据记者调查,在侯落鸭村的暴力行为已绵延多年。

侯国胜和多名村民称,当地民风彪悍,800来口人的侯落鸭村又是远近闻名的穷村,村穷是非多,大概20多年前,村里的一户王姓村民和侯姓村民不睦,当时的乡镇干部感到调解困难,就戏说,侯家和王家分别是南北霸天,没法管。

侯国胜甩着手说,事儿就从这坏了。他坚持认为,当时乡镇干部的这种叫法导致两个家族数十年争斗不止,“这里的人尤其爱面子,侯、王两家被干部叫了霸天,要是哪一方被对方压下去,这一方就非得找补回来。”

村里人大都记得,南北霸天发生过两次大型冲突。1991年前后,南北霸天都有人当着村干部,双方因在村里小卖部赊账争相到村委会报销而发生冲突,南霸天未占到便宜。

逆转发生在侯志强第一次坐完牢回到村里。2008年收割小麦的季节,侯、王两家因为谁家先用联合收割机收麦子骤起争执。当夜侯率领了十几号人,将王家十几口人都打进了医院。

侯国胜称,南北霸天的这场仗,让侯志强彻底奠定了在村里的地位,“没人敢惹他。”

村民称,选举那天,跟往年一样,镇上派了人来指导选举,数百名村民一脸的木然,侯志强当选了村长,得票数接近全票。

7月4日,寺门村镇政府,两名熟悉侯落鸭村情况的镇干部解释,侯志强得票很高是实情,“这也代表了村民的呼声嘛,得人心。”

对于村民反映的选举违规问题,寺门村镇的干部说,没有村民向镇政府举报过,“村主任是村民自治组织选出来的,法律没有剥夺侯志强的被选举权,所以镇里也不好说什么。”

失衡的乡村

61岁的村支书侯国胜说,对于村长侯志强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最多到他家里,“骂他一顿。”

侯落鸭村支书侯国胜说,在侯志强当选村主任之前,他听说有村民被侯志强欺负,也有村民向他当面反映过,侯国胜说,平时去镇里开会时,他提起过侯志强在村里的霸道行为,但没见镇里把这些当回事,“镇干部经常换,顾不上村里的这些事。”

侯国胜说,自从国家取消农业税后,基层干部很少到村里来,村民也想不起来去镇上反映问题,很多问题积累下来,村民矛盾最终往往依靠农村固有的逻辑解决:比如打仗。

侯国胜说,除了跟镇上反映侯志强的情况外,他还多次去找侯志强,劝他不要再打仗,不要再欺负人。

但这些显然没有奏效。

在侯国胜的记忆里,2009年侯志强当选村主任后,没人再直接向他告过侯志强的状。

多名村民提到,以往,村民被欺负还敢说说,侯志强当村长后,大家索性放弃吱声。村民们还看到,侯志强跟“镇上的干部”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关系“我们见到过侯志强给镇上的人送鱼,还老见他跟镇干部一起吃饭。”

侯国胜坦言,他也见过侯志强跟镇上的干部一起吃饭喝酒,“看上去他们关系很好。”

7月10日,寺门村镇一名干部说,当时的侯落鸭村主任侯志强只是跟镇政府保持着工作关系,“没见他跟镇干部吃饭喝酒。”

对于镇里的说法,有村民认为,这是镇里的懒政之举,“侯志强是什么人?那是秃子头上的虱子,镇里到村里问过选举的真实情况吗?不交公粮后这么多年,难得见到镇上的干部出现在村里。”

61岁的村支书侯国胜承认,自己只能用一种方式保留自己村干部的尊严,如果听说侯志强又欺负了人,他不再想着“跟上面说说”,而是去侯志强家里,“骂他一顿。”

这位22岁的青年用铁棍打跑了除侯志强以外的三名男人。接下来,他用铁棍击倒了侯志强。没人想到侯志强死了。

侯国胜承认他对侯志强的“骂”并不能感化对方。更让侯国胜无奈的是,2012年,镇上让报两名入党积极分子,并要求是村里的干部,“没别的选择,村里只有侯志强和副主任俩干部,我把俩人都报上去了。”

侯在村里依旧依靠打架、敲诈获得财富。

有装修工人说,侯志强不给他装修费;有村民说,侯把发霉的玉米强卖给自己;寺门村镇的多个工厂主称“每年过年,侯往厂里送烟花爆竹,强买强卖。”

今年7月的一个午后,侯志强的儿子在家中聊起了自己的父亲。和其他村民的住房相比,侯家显得十分阔绰。套间里摆放着专门的餐桌,屋里贴着白色瓷砖,墙壁四角钉着墙角线,院子里有个硕大的铁笼子,养着两条鬃毛油亮的藏獒。

7月4日,侯的儿子说,装修的钱是一家人工作、种地的积蓄,“家里条件在村里以前算是差的,后来才好了起来。”

在他看来,父亲侯志强正直、讲义气。如果不出事,一定是好村长。

2012年6月24日,侯志强乘坐红色面包车来到郑潮军的家里。这次他没有要钱,只是想让对方再吃些苦头。

侯上次殴打郑潮军的父亲郑立海是十几天前的事情。当时,郑立海拒绝了侯朋友购买生猪的要求。为此,侯大为光火,冲进郑的家里教训了后者。

郑立海是外乡人。据96位村民写的联名信显示,侯志强找了郑家10次麻烦,多数情况下是要钱,有些时候则是单纯为了泄愤。比如,侯志强媳妇生孩子,郑立海忙着盖猪舍,上了礼没去喝喜酒,被侯志强差人强拉过去揍得头破血流。

6月24日那天,侯志强在郑立海院门前下车,用板凳砸碎郑家房子的玻璃,又扇了闻声从玉米地里赶来的郑立海一个嘴巴。郑妻跑去村支书家里求救。

侯则开始殴打郑立海,用铁锹和菜刀。侯没有想到,郑立海22岁的儿子会反抗。他用铁棍打跑了除侯志强以外的三名男人。接下来,又用铁棍敲倒了侯志强。

据郑潮军当天的笔录称,他是看见侯志强倒地后又弓起身子,怕侯再来打人,所以他继续打了几下。

郑立海的妻子回家时,侯志强浑身是血躺在地畦里,丈夫和儿子在院里坐着,身上和头上也都是血。

郑立海告诉妻子,“再让他打我,我在这等派出所来处理这事。”

没人想到,侯志强死了。

几个小时后,泊头市贴吧里就出现了侯志强被打死的消息,网上热议的主题是“恶霸之死”。

2012年郑潮军以故意杀人罪被判15年。2013年,河北省高院以相同罪名,改判其服刑8年。今年6月10日,郑家拿着村民联名信,向省高院提请申诉,认为郑潮军实属正当防卫。2周后,申诉被驳回。

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hlon

这个恶霸这么猖狂,为什么?改判8年,凭什么?当地政府 腐败加无能 造成现状,你们该当何罪?希望当地村民继续申诉力保,直到出狱。

乡长跟乡派出所所长该判死刑。

现在村干部勾结黑涩会,或者村干部本身就是黑涩会,选举,征地,村民计划生育,村里宅基地划分,村民农业补贴,养老补贴,村里打井,修路,村干部到处都在揩油,贪污,乡政府基本都不管,派出所也是装傻充愣,有靠山的,根本不管,或者本身就穿一条裤子,村干部,乡干部,派出所的都在搞副业,反正河北这边很凶,我们这边也这样,河北保定这边,不信可以来查。

4楼 我心赤红
乡长跟乡派出所所长该判死刑。
还有乡党委书记,也要革职查办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