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澳日本周公开宣布两国间存在“特殊关系”,这则热情的澳日声明导致澳中外交紧张关系进一步凸显出来。

外媒热议澳大利亚政要“重日轻华”

7月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

参考消息网7月12日报道 澳大利亚《时代报》网站7月10日发表题为《外交关系愈发紧张之际,习近平主席会见约翰·霍华德》的报道称,在中国媒体连续抨击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涉日言论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日在北京会见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此前,阿博特曾公开赞扬日军士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爱国主义精神。

澳日本周公开宣布两国间存在“特殊关系”,这种关系涉及强化堪培拉与东京的军事与安全合作。这则热情的澳日声明导致澳中外交紧张关系进一步凸显出来。

在澳中关系紧张之际,习近平主席9日会见了霍华德,再次呼吁“加快推进”两国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同时强调澳大利亚经济的未来与中国脱不开关系。

习近平对来华参加会议的霍华德说:“中澳双方要放眼长远。”

外界的理解是,中国领导人很了解霍华德与阿博特间良师益友般的亲密关系。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说:“如果澳大利亚试图强调日本的重要性,同时降低对中国的重视程度,我认为中国会让它了解中国到底有多重要。”

外媒热议澳大利亚政要“重日轻华”


7月8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一起走出众议院。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7月10日报道称,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冒犯了本国老兵,还引发中方批评,原因是他表扬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展现出了“技能与荣誉感”。

阿博特此番言论导致北京强烈批评,中国国有媒体新华社发文提醒阿博特说,日军还具备*劫掠等其他技能。

二战期间,澳大利亚军队在太平洋战场上有近一万名官兵死于日军枪下。2.2万余名澳大利亚官兵成为日军俘虏,其中许多人在日本人手里遭受了极端残暴的对待。大约8000名俘虏在被强迫参与日本建筑工程期间丧命。

澳大利亚老兵对阿博特的这番言论表示愤慨。澳大利亚退役和现役军人联盟主席肯·杜兰海军中将表示,许多老兵并不认为日本兵的行径有什么荣誉可言。

他说:“我们敬重与日军作战的官兵,并不认同总理的观点。”

外媒热议澳大利亚政要“重日轻华”


7月8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到访众议院,受到议员的鼓掌欢迎。

7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议会大厦发表演讲后与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和澳反对党领导人碰面。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7月11日发表题为《阿博特颠覆在日中之间的平衡》的文章称,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希望着眼于可能的前景——比如说与日本签署自由贸易协议、与美国一道加强与日本的军事关系等,而不是纠结于过往。

但阿博特称赞日本热情地过了头,向世人呈现出一种不平衡的观点——大谈日本的荣誉感,对不光彩的事却避而不谈,几乎没有顾及这会对其他重要的地区关系可能造成什么影响。

对于日军1937年在南京杀害上万名中国人一事——有的说法是30万人,我们从未听到日本对此表达过什么由衷的想法。此外,对于遭到日军抓获和凌辱的许多战俘和妇女,我们既没有听过日本做出道歉,也没有看到它进行赔偿。

如果对现当代事件予以回应时需要直言不讳,那么澳大利亚就必须对所有伙伴国一视同仁。

外长毕晓普曾直率地批评中国人在有争议的钓鱼岛问题上做出“单边或胁迫行为”,并表示中国“不尊重弱者”。可能有这么回事。不过,如果澳大利亚无视中日间根深蒂固的敌意——造成这种局面双方都存在过失,那么中国也不会尊重这么一个伙伴国。

外媒热议澳大利亚政要“重日轻华”


7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议会大厦发表演讲后与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和澳反对党领导人碰面。

澳大利亚《时代报》网站7月11日发表题为《不要对中国窃窃私语了》的社论称,伙伴之间应当明知有时可能伤害对方,但仍然能够说出心里话,双方应当欣然驾驭彼此之间的关系渡过这些起起伏伏。

因此,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宣称,澳大利亚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维护和平、自由、公正和自由市场原则,是处理这一重要双边关系的应有态度。如果我们不明确表达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澳大利亚恐怕永远无法在澳中关系中真正得到应有的尊重。

但是,这恐怕并非易事。阿博特政府对对华关系的掌握关系重大,鉴于总理托尼·阿博特已经明确表态,澳大利亚将在地区安全问题上,特别是棘手的侵犯领土问题上,将向日本靠拢,而不是中国。

这是因为,澳中双边关系与澳日双边关系都有深厚的根基,远非依靠贸易等协议约束。在日本方面,尽管澳大利亚和日本在一场最可怕的战争中属于对立集团,但两国关系已经变得牢固。

外媒热议澳大利亚政要“重日轻华”


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右)9日与来访的日本首相安倍一同视察澳西部主要铁矿区皮尔巴拉。图为阿博特和安倍同时抬起一条腿,展示脚上的澳大利亚皮靴。(法新社)

参考消息网7月11日报道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7月9日称,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8日在欢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到访的议会演讲中强调:“澳日的合作伙伴关系并不是要抵抗谁。”如此表态是因为澳大利亚部分国内舆论批评称,进入特殊新阶段的澳日关系将引发中国的担忧。

一边是同为美国的同盟国、共享民主主义等价值观的日本,另一边是最大的贸易对象国中国。在法治支配地位等原则性意见上,澳大利亚与日美保持一致步调,与此同时,澳大利亚还希望加深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等经济关系。为了无需在中日之间二选一,阿博特可谓是绞尽脑汁。阿博特在演讲中表示“不失老朋友,也能结交新朋友”。

在强化与日美关系的同时,阿博特也十分重视中国的“参与”。阿博特列举了中国海军首次参加美国主办的多国联合军演一事,显示出欲强化中国参与其中的框架。

此外,阿博特还在致力于推动澳中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于年内达成。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7月9日发表文章称,在安倍首相访澳时,澳总理阿博特重申了澳日“特殊关系”,并高度评价日本扮演的“模范国际公民”的角色。但他也很注意平衡澳大利亚与北京的战略利益。他补充说:“我强调,我们的伙伴关系(澳日伙伴关系)不针对任何人;它是致力于和平、繁荣和法治的伙伴关系。”

澳大利亚将面临如下关键挑战:确保与日本建立更密切的战略关系不会损害与中国日益密切的经济关系。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本周早些时候提出了一项建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她强调地区内必须做到透明并进行对话,并敦促东京与北京进行更多磋商。她说:“我们鼓励日本向该地区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告知其正常化的国防态势的细节。”改善中日关系似乎是新“特殊关系”的一个不可避免的条件。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7月8日称,就连承认日本侵略战争早已结束、并且认为日本一再为自己的暴行道歉的人也觉得难以彻底忘却那段历史。德国、甚至还有造成的伤害要轻得多的俄罗斯都直面了本国的侵略史,并用司法手段严厉惩处了主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的道歉没有涉及对其领导人或整个侵略野心的批判。日本儿童不会从书本上了解到先辈曾犯下的暴行,并且有时会被引导着认为那段时期不过是一段不愉快的往事。日本对自己在中国、马来半岛以及菲律宾实施的暴行尤其没有作出深刻反省,也没有展开任何形式的学术研究。同样,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也有意采取了漠不关心的态度。

因此,与日本建立更密切的联盟关系所带来的问题是,澳大利亚会被认为认可了日本的一些领土收复主义立场,进而被认为我们在和我们毫无关系的争端中有所偏袒。自然,中国会将我们与日本的亲近视为至少是反对中国的选择。我们想和所有的国家交朋友,但是不加选择地交友会带来巨大的风险